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欧盟是气候领域的先行者,也是全球碳减排的坚定执行者。早在 2005 年,欧盟就开启了碳交易市场(即 EU-ETS),多年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对我国来说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2019年12月中旬,欧委会强推的重磅政策《欧洲绿色协议》(European Green Deal)揭开面纱,该协议旨在通过向清洁能源和循环经济转型以阻止气候变化,进而提高资源利用率,恢复生物多样性,以期最终实现欧委会女主席冯德莱恩在2019年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做出的“让欧洲成为全球首个碳中和大陆”的承诺。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绿色新政”虽然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但却难逃“众口难调”的结果。以波兰为首的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东欧国家,发起了强烈抵制,呼吁欧盟不要“一概而论”地制定气候政策。显然,欧盟如果希望尽快实施这个协议,势必要抓紧调和内部分歧,否则“百日新政”恐将沦为“一纸空文”。

“绿色新政”涵盖所有领域

2019年12月12至13日,欧盟冬季峰会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欧洲绿色协议》正式亮相。该协议涵盖交通、农业、建筑以及钢铁、水泥、信息和通信技术、纺织和化工等所有领域,旨在彻底变革欧洲大陆的经济体系,目前尚待欧盟成员国和欧洲议会的批准。

这是冯德莱恩履新后的首份提案,也是引领欧盟可持续发展的“新增长战略”。“绿色主线将贯穿所有政策,从交通到税收,从食品到农业,从工业到基础设施。”冯德莱恩表示, “我们希望通过该协议兼顾防止气候变暖与经济发展,最大程度地减少交通运输排放、提升建筑能效、增加可再生能源利用、保护生物多样性,为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努力。

英国《卫报》指出,《欧洲绿色协议》是一项改变食品生产、工业、运输、建筑和能源使用等领域的全面计划, 该协议还将建立一个1000亿欧元的“转型资金公平供给机制”(Just Transition Mechanism),以帮助部分欧洲国家加速抛弃化石燃料。

国际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协会发言人Nareg Terzian表示:“仅在一个或两个部门采取行动将无法实现所需的变革,欧委会应该对所有部门进行评估,这样才能让《欧洲绿色协议》更全面且更有影响力,更有助于实现碳中和目标。”

欧委会指出, 将于2020年3月提交《气候法案》,届时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将具有法律约束力。同时,争取2020年夏季公布修订后的2030年减排目标,计划从目前的较1990年减排40%上调至50%并力争55%。2018年欧盟整体排放量比1990年降低了23%。

“气候税金”将是税改重点

值得关注的是, 加强征税是《欧洲绿色协议》的一大亮点,化石燃料生产商和运输企业未来可能将多缴纳数百亿美元的“气候税金”。

《华尔街日报》指出,《欧洲绿色协议》敦促欧洲各国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广泛的税制改革机制,在考虑社会因素的前提下,取消对化石燃料的补贴,并将税收负担从劳动力转移至污染源,包括重新修订航空等相关部门的能源税等。预计税改中将纳入提高现行能源税最低税率、取消对空运海运部门税收豁免等条款。

欧委会指出,这或将使航空公司每年花费144亿欧元的税款,是其目前每年缴税规模的两倍以上。包括英国在内, 这项税收可能为欧盟带来高达170亿欧元的收入。

海运公司也无法独善其身。运输与环境组织(Transport and Environment)指出,欧盟目前每年向海运业提供约240亿欧元的补贴,其中大部分以化石燃料免税形式提供。 2014至2016年间,欧盟成员国每年对油气煤炭生产和消费,以及化石燃料发电提供高达550亿欧元的补贴。

欧洲气候行动网(Climate Action Network Europe)和英国独立智库海外发展研究院(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则认为,包括对能源企业提供支持在内,欧盟成员国每年对化石燃料的补贴金额高达1120亿欧元。

欧委会表示,将在2021年6月前提出能源税修订草案, 现行的能源税始于15年前,已过时且不适应气候变化挑战及能源政策的发展。“对于投资清洁能源技术的公司、尊重地球环境的投资者,我们应该帮助他们营造公平的竞争市场,免受那些投资、生产和使用化石燃料的‘污染者’的挤压。”冯德莱恩称。

欧洲天然气工业联盟(Eurogas)秘书长James Watson表示,天然气是“具有成本效益的碳中和未来的组成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应对所谓的脱碳气体有更深的认识,如沼气、生物甲烷和氢气等,这些都应该在能源税改革中有所体现。

核能“暂时”纳入气候方案

针对核能是否为《欧洲绿色协议》的一部分,欧盟内部出现较大分歧。 目前,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3个东欧国家波兰、匈牙利和捷克,不愿就“2050年碳中和”达成一致,但匈牙利和捷克同时提出,只要欧盟接纳核能技术,他们自然愿意为净零排放目标贡献力量。

美联社消息称,在欧盟冬季峰会落幕前,欧盟“暂时”同意将核能纳为气候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从而在最后时刻为《欧洲绿色协议》争取到了捷克和匈牙利的签字, 这也使得波兰成为唯一一个拒绝签署净零排放目标承诺书的欧洲国家。

捷克和匈牙利强调,能源转型成本巨大,欧盟应拿出更为具体且慷慨的资助方案。欧洲理事会指出,有必要确保能源安全,并尊重成员国决定其能源结构和选择最合适技术的权利。截至目前, 对于这两个国家提出的“核能技术是能源转型一部分”的诉求,法国表达了支持立场,但德国、奥地利和卢森堡仍然持拒绝态度。

对此,捷克总理巴比什表示:“核能是清洁能源,有15个成员国拥有核电站,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国家难以接受核能。”他强调,核能约占捷克能源供应的37%,该国希望进一步提高核电产能,以实现加速向清洁能源过渡的目标。

目前,核电约占欧盟发电量的30%。有专家指出,过去半个世纪,核电大约抵消了600亿吨来自化石燃料发电的二氧化碳排放。然而,出于对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核事故的担忧,欧洲议会绿党主席Ska Keller表示:“核能不安全,我们仍然不知道如何处理核废料,它与可再生能源无关,与气候解决方案无关,这绝对是错误的方向。”

波兰“有条件”支持碳中和

《金融时报》撰文称, 波兰或将成为《欧洲绿色协议》推行路上最大一块“绊脚石”,该国的“不合作”给欧洲的碳中和目标带来极大冲击,华沙方面以“需要额外援助”作为达成零净排放目标的条件。

据悉,波兰80%的能源依赖煤炭, 该国希望欧盟允许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经济体在2050年以后拥有“额外时间”向绿色能源过渡。华沙警告称,波兰能源经济过渡需要数千亿欧元,且将导致成千上万的工作处于危险之中。

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表示:“波兰的能源转型成本高于那些有机会依靠多种能源来维持自身经济的其他国家,我们不同意以损害波兰经济为前提的任何提议。”

对此,首次主持欧盟峰会的欧洲理事会新任主席Charles Michel坦言,气候中和是欧盟的“共同目标”。“我们明白,一个国家尚处在没准备好承担义务的阶段。”他说,“2020年6月夏季峰会时,我们将就该问题重新进行谈判。”

《纽约时报》指出, 波兰希望获得更多保证,包括确保获得大量欧盟投资贷款和赠款,以助力其向绿色经济过渡。布鲁塞尔最早明年1月公布1000亿欧元“转型资金公平供给机制”的细节,欧委会期待波兰加入。

该机制旨在积极解决成员国从化石燃料转移到气候友好能源过程中产生的就业和社会问题,以加速气候行动,创造就业机会,并指导公众行为。冯德莱恩直言:“我们承认,波兰能源结构过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我们需要更多时间来研究细节。”

 

                                                         《欧洲绿色协议》:宣布欧洲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
欧盟整体于 1990 年实现了碳达峰,其中各个国家普遍于 20 世纪 90 年代实现了碳达峰,德国等9个成员国于1990年碳达峰,其余18个成员国分别在1991-2008年碳达峰,时间横跨约 20 年。尽管在 2011 年,欧盟委员会就提出了针对2050年的低碳路线展望(较 1990年下降 80%-95%的减排目标),但直到 2018 年 11 月,“碳中和”的愿景才被首次提出。在 2050 年欧盟实现碳中和的长期战略愿景提出一年后,2019 年 12 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欧洲绿色协议》,成为新时期欧盟气候政策的纲领性文件,旨在使欧洲到 2050 年成为变化总体影响为零的气候中和第一大陆。具体目标为:2030 年欧盟必须缩减碳排放至少 55%(相较 1990 年),并在 2050 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还提出了一系列关键政策和措施的初步路线图。投资方面,若想实现2030年的气候与能源目标,每年还需2600亿欧元的额外投资,约占2018年GDP的1.5%。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欧盟碳边境调节机制:重塑国际贸易,增加碳成本,中国将首当其冲

欧洲议会于2021年3月10日通过关于欧盟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的决议。自2023年将覆盖电力、水泥、钢铁、铝、炼油、造纸、玻璃、化工和肥料等高能耗产业,纳入欧盟碳交易系统的所有产品受欧盟碳边境调节机制约束。该机制的本意是,不同市场碳成本达到统一,推进国际贸易公平竞争,但过程中大概率会夹杂很多政治因素,甚至演化成贸易摩擦,削弱低成本产品国家、地区的竞争力,中国推行碳减排有助于对冲该影响。

欧洲碳中和之路:数字工业、清洁能源、绿色交通、循环经济、建筑节能

数字工业:工业数字化转型,包括1)新工业战略;2)新中小企业(SME)战略;3)改善欧洲单一市场;清洁能源:建立以能源效率为核心的更加“循环”的能源系统,大力发展海上风电、氢能;绿色交通:2050年将排放量较2019年减少90%,推行新能源车的同时,停止对化石燃料的补贴,并将排放权交易扩展到海事部门,建立有效的道路收费制度;循环经济:电子和通信、电池和汽车、包装、塑料、纺织品、建筑、食物推行资源利用;建筑节能:到2030年,建筑物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19年减少60%,为此发布“翻新浪潮”提高能源改造率。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碳成本增加后,加速能源转型、迈进高附加值方向,但保护主义也盛行

1)第1、2阶段,配额发放宽松,加上经济危机,配额过剩碳价失灵;第3阶段后,配额的收紧是时刻伴随着保护自身产业及优化产业结构的目的,而非不计成本来进行;2)对煤电的约束,起到推动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的作用,考虑能源安全,光伏产业即便对中国进行“双反”,制造端优势也是中国更强;煤电的碳配额成本高于气电,电力批发市场的调度顺序气电开始优于煤电;煤炭消费成本需要维持相对高位,综合电价整体会提升,才能加速新能源革命;3)碳成本占产品比重较高(电力、水泥、钢铁等)、或因碳成本内部化导致成本曲线陡峭的行业(铝、玻璃等)受影响较大;通过将成本转嫁到终端,会削弱产品价格竞争力,故跨境贸易占比越高的行业,碳约束越小(碳约束:电力>水泥>钢铁);如果因经济危机致需求不济,行业碳减排压力也会骤减;同时各行业产品向高附加值方向转型。4)发展智能新能源车是传统车企的唯一出路,新法案EU 631/2019后,“胡萝卜”(税收优惠/补贴)和“大棒”(碳排放罚款)正加速这一进程。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欧盟碳中和之路:能源、工业转型的过程与博弈(附报告)

 

风险提示:政策不及预期,技术路线发展不及预期,能源系统出现超预期事件。

 

本报告PDF版已分享至本站知识星球,欢迎加入查阅和交流。原网站年度VIP联系“dongxizhiku”微信可免费加入。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