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管清友:坚定保“6%”,防止硬着陆

12月20日,2019年财经头条全球经济学家年会在上海举办。本次大会主论坛围绕“全球分化 中国对策”展开,十多位深耕不同领域的经济学家和行业精英们,一同探讨全球分化中的中国对策,共同发现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下的中国机遇。

知名经济学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在2019财经头条全球经济学家年会上,针对经济增长的话题发表演讲。


时间关系,我长话短说,因为今天有很多前辈和领导在这儿,我想就经济增长说一下我的看法。我个人的观点非常明确:

坚定保6%,防止硬着陆。

为什么要保6%(GDP增速),理由如下:

第一、我们对潜在增长率没有共识。对于潜在增长率的说法,不同机构差别非常大,有的机构认为是8%,有的机构觉得是5%,这是没有共识的,这不是一条公理。减速的过程像飞机着陆一样,每下一个台阶,就得在一个平台期运行一段时间,而不是像近几年一样。

第二、过快下滑导致风险事件频繁出现。这两年很多上市公司金融机构出现风险,除了与整个金融环境,流动性的收缩有关系,还与我们经济减速过快直接相关的。从金融领域举几个例子,如果按照我们一些经济学家和机构预判,明年在6%甚至5.5%到6%之间的话,我们今天看到健康的上市公司,在明年有可能出现问题。也就是说,本来他们可以抵御过减速期,因为下滑过快,他们风险反而暴露出来了,一些健康的公司变成了不健康的公司。

我特别强调一下,刚刚张教授看法也让我深受启发,我们确实需要系统性反思最近几年的宏观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

第三、我们需要对以往实施的政策进行纠偏。主要体现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向思路完全正确,但我们确实看到实施过程当中出现了重大的偏差,比如说去产能过程当中,去掉全是民企的产能,保留的是国企产能,造成上游价格居高不下,进一步挤压民营企业的利润,这种去产能的实施方式对民企的困境难辞其咎;

另一方面,2014年以后金融强监管和金融整顿的纠偏方向也是正确的,强化金融监管没有错,但是我们金融监管过快过猛,导致流动性从宽裕到突然收缩,这也是引起大面积出现死亡、或者出现大面积的股权质押爆仓的重要的原因,需要纠偏。

第四、目前我们确实有条件,有工具提升信心。刚刚几位专家也提到了,我们无论从对外贸易还是扩大内需方面,都有很多工具、条件保住6%的增长速度。

首先,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有空间。财政政策空间比货币政策空间要大,赤字率可以提高,至少从2.3提高到3甚至更高一点,专项债对于传统基础设施和新兴基础设施建设我觉得可以力度更大一点。

其次,我们很多领域需要市场化改革。关于农村土地改革问题我提一条不成熟的建议,农地的市场化肯定是未来方向,但国内学界政策界争议比较大,核心的焦点在于:如果农村土地实施市场化,会不会导致大量农民失去土地,以及影响市场稳定。是否要鼓励各地成立农村土地流转公司,由公司代表农民,农民以土地为股份,以股东的身份参与农地流转,由流转公司进行全国的农地流转和资源配置。

最后,我们现在还有大量的领域,规制或者管制力度太过。不是不能管制,是力度太过。比如说在经济下行周期里的文化娱乐产业,已经非常庞大。但是尽管中国电影票房同比比去年高一点,环比仍是下降的。我们是全球第二大票房,在这个领域有必要实施这么严格这么具体的管制吗?文化娱乐领域完全可以松动力度大一些,这些领域稍微松动是可以创造大量的财富,出现大量的创新和更多优秀作品的。

由于时间关系,更多工具就不一一列举了,需要再重申一遍,保6%是十分必要的,我们一定要防止硬着陆,谢谢大家!

编辑:杨珊珊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原文始发于:经济学家管清友:坚定保“6%”,防止硬着陆


微信扫码加入本站小密圈,下载7000+最新行业报告及1年期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