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原副市长唐杰:长三角远超越珠三角,我们需如何补短?

日前,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在出席一场主题为“大学的发展与城市创新”论坛时,他指出“长三角是目前为止我国创新水平、创新能力、城市发展最高水平的区域,远超越我们(珠三角)。”本文选取唐杰主旨演讲核心观点(演讲摘要)以及他过往对于深圳产业的主要观点供参考。

受合肥刺激:那是“一座弥漫着科学气氛的城市”

刚才北方主席(深圳市政协原主席戴北方)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怎么研究长三角?”说句实在话,研究长三角还是受了点刺激。

受什么刺激?有一个项目,到合肥调研,到了合肥,见了企业家和处级以上干部有30多位。给我最大的刺激,就是只要说到一个问题,他们可以如数家珍地说,“中科大哪个教授、哪个团队在研究这个问题,进展到什么样了”。

我不知道在座的企业家,认识几个教授呢?你们和几位教授是朋友呢?刚才凤亮书记(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李凤亮)说对工学院的要求是“1+2+N”(注:工学院10个系要做到“1+2+N”,即:每个系要有1个领军企业/人才支撑、2个骨干企业亲密合作、N个企业保持非常密切的合作),这具有重要意义。

大学对于一个城市,要起到保驾的作用。深圳到目前为止,我们和合肥的差距是巨大的,那是“一座弥漫着科学气氛的城市”。

长三角优势:近两百所大学和52所国家重点实验室。长三角是目前为止我国创新水平、创新能力、城市发展最高水平的区域,远远超越我们(珠三角)。

“创新的过程是科学发展的过程”,知识要从原创性的基础科学走到应用,走到“最后一米”的时候,可能失败了。所以高水平创新性大学是重要的,大学要为解决“最后一米”作出贡献。在这方面,长三角形成的能力、强度是很高的。

长三角是我国经济发展最强劲、创新要素最完备的跨省域城市群。2019年,长三角GDP达到24万亿,约占全国的24%。大家知道全广东是11万亿。长三角的人口和我们差不多,GDP是我们的2倍,人均GDP是广东的2倍。

长三角的重大优势,就是拥有将近两百所大学、52所国家重点实验室,其中985、211大学有24所,普通本科院校173所。在这样的地区当中,排名领先的地级市,比如说苏州、无锡、常州等地区的在校大学生数量,都超过了深圳。

长三角启示:深圳10区需要错位发展

长三角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一是要增强企业的创新动力,企业要想创新、愿意创新。企业不想创新,没有创新动力,创新是不可能发生的。

二是要高度重视基础科学的引领作用,在重视前沿性、引领性、新思想对创新产生的影响。一个城市弥漫着科学的氛围,大家就更愿意创新。

三是要构建合理的大学体系。

四是城市间的产业差异化很重要。错位发展很关键,深圳10个区,要形成有效的错位发展,这样才能产生更加广泛的创新发展。

在长三角城市群中,有上海这样的核心经济中心、科学中心、贸易中心,也有合肥、南京这样的科学中心,还有像苏州、无锡、宁波、台州,它是分层的,城市分层、产业分层、大学分层,构成了特殊的创新体系。

我国产业链复杂程度亟待提高

如何实现习主席所讲的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任务呢?从这个创新报告来说,当我们处在全球100名的这些城市中,有更多的城市进入了前20名,我们就是创新。大家还可以看到长沙、长春、成都、南京的位置,我们大概有17座城市进入全球前100,但是只有4座是在全球前10,多数是居在中后第三批的。那就意味着这些城市集中了优秀大学,但是没有更多优秀的科研产品

我们需要讨论的是什么?为什么集中优秀大学的城市,它的基础科学和产业技术的发展并不能够领先?我们其实还可以讨论什么,未来谁可以进入中国一线城市?那么很显然,走到创新的前列就是中国的一线城市,你不能够走向创新的前列,你就不能够成为一线城市。

用经济复杂性、产业链与创新的关系来说说中国未来创新发展的方向,2005年,研究显示按照世界大类制造品门类生产力排名,中国排全球第10,日本则是第16位;但如果考虑到产业链的迭代,去看制造业和其他产业的关系,则日本排名全球第一,中国是第51。

这表明当时我国产品是浅层次的,因为没有复杂产品,创新程度也不够高,我国产业链复杂程度目前还不够。未来看待深圳发展如何、广东发展如何、中国制造业发展如何,取决于我们能不能生产出告别简单走下坡路的低技术走向高技术发展。

创新高度依赖于复杂的产业链,那么产业链走向复杂性应被重视起来,当前中国创新的发源地已经成为国际创新的发源地,要进一步发展产业链和产品的发行,政府和市场应当合力强化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

政府的重要性在于不干预企业的行为而是能够补充企业的创新能力,激励企业做创新。深圳政府就是面对一个极其发达的市场,不会干预企业行为。在这样一个竞争者公平的市场,深圳以更多的科研支出、政府公共支出、教育支出创造一个企业创新发展的一个良好的基础。

再一个,制造业的数字化和数字的产业化是构成推动经济增长未来10年至20年一个重要的方向。在这样一个方向下,以GPTs、网络与产业为基础的竞争协同是一条高效创新的基础之路。行业内企业竞争且相互知识外溢,推动行业规模扩张,行业共享技术知识越多,企业进入门槛越低,企业数量与行业规模扩张越快,数字行业中采用数字技术程度越高,企业数量就越多,数字技术在各行业中蔓延加快,产业数字化就愈发明显,是这么个理。

最后,我还想强调一下产业链是很重要的内容,没有产业链或者说不加入产业链,一个企业无法生存。识别出自己和产业链的关系,在产业链当中找到自己一个确切的背景,可能是未来企业发展的关键之处。

如何打造真正的“湾区制造”?

日本有精益生产模式,将生产环节分出去,让小企业生产零部件等等。假设技术、产品不变,只要便宜我就买你的,你就供应我。深圳不是这样的,大多数是创新性产品,不是说我将生产环节分给你。首先你要具备一定创新能力,可以加入我的供应商。深圳的技术不断变化,华为一年几变,你要能供给我产品,你得跟着我变,要求创造这么一项技术,达到华为的标准。

当我们讨论华为模式时发现华为有一级供应商、二级、三级、四级供应商,搞到五级的时候,华为在珠三角是有上万家供应商企业。这就是华为的产业链。三级供应商给二级,四级给三级。

日本的雁阵理论是我先进、你们跟着我飞,共同的福利可以提升15%。华为创新模型超越了日本精益生产模式的地方在于供应商之间背对背的创新过程,很多小企业就脱颖而出了,可能从五级供应商变成四级,从四级变成三级,从三级变成二级,再变自己独立,也许再给vivo和OPPO做,议价能力更强、获利更大。为什么在深莞惠边界上,四家企业在那儿做呢?一定有很多企业同时是华为、vivo、OPPO和比亚迪的供应商。

深莞惠三城应该抓住这个地方。这真正叫市场创造出的跨城市合作。三个城市如何为边界地方生成的企业、生活的人民提供更好的创新环境,打造真正的深圳制造或者叫湾区制造。为什么制造业一定要在深圳?我觉得这是三市应该不断地细化,向东莞、惠州境内更多地蔓延。深圳已经把很多高速公路变成市级公路了,不就是把收费权取消了吗?

当收入差距很大的时候,意味着政府管制水平的差距很大的,这会成为产业转移的制度障碍。为什么很多深圳企业愿意外迁的距离远远大于深莞惠都市圈?要论便宜,去越南;要论方便,家乡最方便。为什么要跑江西、跑湖南、跑河南、跑四川?那是家、是血脉、是熟人社会,所以一定要跑过去。广东要真正反思下,周边城市可以承接的话,企业外迁就会就近布局。

有企业家曾说,我是东莞人,在广东投了一两个项目,但真的不想投了,太累了。今天村书记找你吃个饭,明天镇长找吃饭,什么事都没有,就喜欢吃饭。不吃饭行吗?不行。就想跟你聊天。深圳就不同,是个规则社会,不是熟人社会。熟人管不管用?管点用,但更多是规则。这些都需要研究,长三角和珠三角差距在很大程度上与人文环境有关系。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