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系列报告之十一:全球顶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发展历程研究(附下载)

全球顶级石油公司 :沙特阿美发展历程研究

 

报告目录

1、 坐拥全球顶级油气资源的石油公司

1.1、 资源禀赋优势明显,生产成本低于其他石油公司
1.2、 油田为公司核心资产
1.3、 炼化实力强劲

2、 石油和沙特阿美——维系沙特经济正常运转的血液

2.1、 石油是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命脉
2.2、 主权财富基金推动沙特经济发展和转型
2.3、 沙特阿拉伯的财政盈亏平衡油价

3、 沙特阿美发展历程

3.1、 第一阶段(1932-1940):签署特许权,走上探索之路
3.2、 第二阶段(1941-1960):二战后的扩张
3.3、 第三阶段(1960-1988):成为 OPEC 核心国,推动公司国有化进程
3.4、 第四阶段(1988 至今):经济现代化下的全球化整合扩张

4、 沙特阿美未来展望

5、 对我国能源安全的思考

 

报告要点:

2019 年 12 月 11 日,沙特阿美上市,成为当时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拥有远超其他国际石油巨头的油气资 源,以及更低的生产成本。且由于沙特政府财政收入对石油的高度依赖性 沙特阿美与沙特国家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希望通过对沙特阿美发展历程的研究,寻求我国在保障能源安全方面的经验和发展路径。

签署特许权,走上扩张之路
1932 年沙特王朝成立后,为增加财政收入,沙特与加州标准石油公 司签署了特许权,创立了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CASOC), 成为沙特石油产业强有力的支柱。二战期间,CASOC 持续为美国军方提 供燃料,美国也通过借款和财政援助为沙特提供资金 。在双边合作下 CASOC 借机大规模地扩张了钻井和产油业务,并于 1944 年更名阿美公 司,由 4 家石油巨头共同控股。随着二战后阿美公司发现并投产的油田大 力提升了公司的石油产量,且建造的 Tapline 管线极大地降低了到欧洲的 运输成本,阿美公司出口竞争力大幅增强,在全球石油供应中已处于重要 地位。

成为 OPEC 核心国,推动公司国有化进程
1960 年,OPEC 组织成立。在经过了两次能源危机后,OPEC 组织 的国际地位迅速上升,以沙特阿拉伯为代表的成员国从国际石油垄断资本 中夺回了石油定价权,石油收入大增。20 世纪 70 年代,OPEC 国家开始 推进石油资源国有化,沙特政府在 1973-1980 年间通过三次“赎买”使阿美公司逐步国有化,并于 1988 年将其更名为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自此 沙特阿美的时代正式到来。

经济全球化下的产业链下游整合和多元化布局
国有化后的沙特阿美顺应沙特《2030 愿景》的战略布局,通过收购SABIC、与中国石化企业签署一系列战略合作项目以及其他重组并购等方式进行全球化扩张,致力于下游炼油、化工品业务的发展布局,加速产业 链上下游整合和多元化业务转型。直至今日,在政府的管理与时代浪潮的 推动下沙特阿美已成功上市,成为了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之一,且在成 功收购 SABIC 之后,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上下游一体化石化公司。

我国能源安全的思考
自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以来,全球石油消费大幅萎缩,国际石油市场供需失衡加剧。我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第二大原油消费国,石油进口依赖度已经超过 70%,稳定的石油来源则至关重要。沙特拥有丰 富的油气资源,在世界石油市场上占有重要的地位。石油乃沙特的支柱产 业,中国市场需求广阔,两者共同构成了双方合作的基础。我们认为,在 中东范围内,我国与沙特的石油合作关系比任何其他双边能源关系都更令 人瞩目。加大双方的油气合作和多元化合作将有利于保障我国的能源安 全,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实现“一带一路”和“沙特愿景”的互利共赢。

 

内容精选

沙特阿美(Saudi Aramco)是全球最大的油气生产公司。1933年,沙特阿拉伯与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SOCAL)签署了特许权协议,并创建了子公司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CASOC)来管理该协议,该子公司就是沙特阿美的前身。1938年,达曼7号井发现相当数量的石油,奠定了沙特阿拉伯未来繁荣和沙特阿美的成功——1958年公司石油产量超过100万桶/年,1962年公司累计原油产量超过50亿桶。

图:2019 年全球顶级石油公司油气资源和生产成本比较

油田是沙特阿美的核心资产,也是公司核心竞争力和国际化的基石。公司拥有极高的油气储量和产量,2019年原油储量1985.69亿桶,天然气储量190.58万亿立方英尺,油气总储量高达2586亿桶。2019年,公司平均原油生产能力为994.3万桶/天,占据全球原油总产量的13%,天然气生产能力为89.78亿立方英尺/天,油气总生产能力为1317.2万桶/天。

图:沙特阿美油气储量

沙特阿美有较多大油田,其中五个主要油田和产区分别为:Ghawar、Khurais、Safaniyah、Shaybah和Zuluf,Ghawar为其最大油田,截至2019年,公司石油储备高达2267.7亿桶,总油气储备高达2568.9亿桶当量。

图:沙特阿美主要油田所在地

沙特阿美拥有强劲的炼油实力,2019年公司的总炼油能力为486万桶/天。公司强力的上游生产能力能持续为公司下游业务提供高质量的原料保障;而公司的下游业务又是上游板块的最大客户,2019年公司炼油板块总共消耗了其原油产量的37%。

图:沙特阿美下游基础设施图

石油是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命脉。沙特作为主要石油生产国,政府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依赖于石油的出口收入,以及出口税收、石油生产矿税等税收;还有一小部分来自非油气行业的财政收入,以及国家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的投资收益。政府的财政收入除用于预算和预算外支出,还可能流入国家主权基金或财政稳定基金(Fiscal Stabilization Fund)。

图:沙特原油出口金额及其占 GDP 比重

图:典型 OPEC 国家财政预算模型

沙特阿美发展历程。沙特阿拉伯具有得天独厚的丰富原油、天然气储备,自1932年统一之后依靠石油行业筚路蓝缕成为了世界石油储量和产量第一的“石油王国”。沙特阿美作为国有石油公司,长期以来负责管理国家的石油勘探与生产,其发展历程自然与石油产业甚至国家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从沙特对外签署石油开采权起,沙特阿美就成为国家石油产业强有力的支柱;随着二战后沙特国际地位的提升、石油大量的出口推动阿美进一步扩张;再到OPEC的成立与国有化进程阶段,沙特逐渐获得在国际石油市场定价权,阿美与国家的石油收入也受市场极大影响;伴随全球化趋势,公司逐步完善上下游、扩展国际业务,被宣布将所有权转移主权财富基金后,成为沙特《2030愿景》战略布局的重要成分。直至今日,在政府的管理与时代浪潮的推动下沙特阿美已成功上市,成为了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之一。

图:沙特阿美国有化进程

对我国能源安全的思考。我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第二大原油消费国,石油进口依赖度已经超过70%,稳定的石油来源则至关重要。国际能源市场大幅波动不利于我国能源产业和经济健康发展。从保障我国长期能源安全的角度出发,我们应该密切关注国际石油市场发展和全球能源治理格局的变化,并持续审视我国油气资源供应链和基础设施的安全性。更重要的是,我们理应加强国际合作,共同维护全球石油市场稳定。
沙特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在世界石油市场上占有重要的地位。石油乃沙特的支柱产业,中国市场需求广阔,两者共同构成了双方合作的基础。我们认为,在中东范围内,我国与沙特的石油合作关系比任何其他双边能源关系都更令人瞩目。加大双方的油气合作,并推动中沙之间的合作多元化,将有利于保障我国的能源安全,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实现“一带一路”和“沙特愿景”的互利共赢。

PDF完整报告下载

本报告PDF版已分享至本站知识星球,欢迎加入查阅和交流。原网站年度VIP联系“dongxizhiku”微信可免费加入。

如无法下载,请文末留言,感谢。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