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智库 | 联合国:病毒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正由中国向全球传导,装备制造业首当其冲!

冠状病毒(COVID-19)流行病对全球贸易的影响

编写人:联合国国际贸易和商品司

2020.03.04

 

 

 

译者注
这份联合国关于疫情对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冲击报告值得阅读,主要观点如下:
1、冠状病毒将影响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正常运转,2月份中国从汽车到手机的重要零部件出口额(按年度计算)减少2%,致使其他国家及其产业损失了500亿美元。

2、除去最终产品的制造和消费,疫情对于中间产品的冲击也非常严重,装备制造业首当其中,欧盟(机械、汽车、化工)、日本(机械、汽车)、美国(机械、汽车、精密仪器)和越南(通信设备)的不同产业将受到严重冲击;

3、对于中国制造业而言,短期内不会导致明显的供应链转移,但从长远来看可能会,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物流运输网络,包括港口,航运专线和飞机。

 

 

 

总览

 

“新冠状病毒的流行不可避免地将对经济和社会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2月23日的电视讲话中。

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说:“新的冠状病毒的传播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可能由于生产活动的中断,人员流动的中断和供应链的中断而对宏观经济构成严重威胁。” 二十国集团(G20)于2020年2月24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举行。

“本田汽车公司将在3月减少其在琦玉县两个国内工厂的汽车产量一周左右时间,原因是担心来自中国的零部件供应,而新的冠状病毒的爆发仍在继续扰乱经济活动。”-本田发言人3月3日 ,2020年。

除了对人类生活的令人担忧的影响外,这种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不仅可能极大地减缓中国经济,还可能极大地减缓全球经济。中国已成为许多全球业务运营的中央制造业中心。预计中国产出的任何破坏都会通过区域和全球价值链在其他地方产生影响。

 

联合国:病毒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正由中国向全球传导,装备制造业首当其冲!

确实,来自中国的最新数据表明产量大幅下降。 关键生产指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在2月份下降了约22点(图1a)。 该指数与出口高度相关,这种下降意味着按年计算的出口量下降了约2%。 换句话说,观察到的2月份全年降幅相当于中间产品供应量的-2%。

联合国:病毒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正由中国向全球传导,装备制造业首当其冲!

 

航运指标也表明2月份中国出口减少(图1b)。2月上半月从上海出发的集装箱船数量明显减少,而下半月有所增加。但是,上海集装箱货运指数继续下跌,这表明运输能力过剩和集装箱船需求下降。

 

分析方法

 

本说明中使用的方法旨在确定最容易受到中国中间投入品出口中断影响的经济部门和国家。该分析基于联合国统计司的贸易数据,涵盖约200个国家和13个制造业部门。总而言之,每个国家和行业与中国经济的一体化程度都通过行业内贸易的Grubel-Lloyd指数(GLI)进行衡量。GLI是根据归类为制造中间投入(例如零部件)的产品计算的,在行业级别(由4位统一制度分类定义)上计算,然后使用双边贸易份额在部门级别进行汇总。然后,将GLI用作衡量特定国家/地区在每个行业中容易受到中国供应中断影响的出口百分比的代理。

值得注意的是,分析假设供应中断仅限于中国。在现阶段不考虑COVID-19可能直接导致其他国家输出的中断。分析结果被认为是短期效应,因为它们假设世界其他地区的供应能力保持不变。本说明不考虑商品和矿物(例如稀土),而仅关注制造业产出。最后,本说明未研究由于中国的任何经济放缓而导致的退货减少的影响(例如,中国商品进口减少对第三国的影响)。

 

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国已成为全球经济的关键。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日益重要的地位,不仅与其作为消费品制造商和出口商的地位有关。中国已经成为国外制造公司中间投入的主要供应国。截止到今天,制造中间产品的全球贸易中约有20%来自中国(2002年为4%)。

 

联合国:病毒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正由中国向全球传导,装备制造业首当其冲!

图2显示了根据GLI测算的中国当前在跨部门的全球价值链中的整合。中国制造业对于许多全球价值链至关重要,尤其是那些与精密仪器,机械,汽车和通讯设备有关的价值链。中国在这些领域的供应出现任何重大中断,都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世界其他地区的生产者。的确,全世界许多公司都担心采取遏制COVID-19的措施(即限制经济活动和人员流动)可能会阻碍中国生产商的关键零件供应,从而影响其自身产量。

 

中国中间投入品供应的减少会影响生产能力,因此会影响任何特定国家的出口,具体取决于其行业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程度。例如,一些欧洲汽车制造商可能会面临其运营所需关键部件的短缺,日本公司可能会发现难以获得组装数码相机所需的零件,等等。对于许多公司而言,精益和准时生产(just-in-time)流程所导致的库存使用有限会导致短缺,从而影响其生产能力和整体出口。表1按行业报告了COVID-19对受中国供应中断影响最大的国家的出口的潜在影响。总体而言,受影响最大的经济体将是欧盟(机械,汽车和化学制品),美国(机械,汽车和精密仪器),日本(机械和汽车),大韩民国(机械和通信设备) ,中国台湾省(通信设备和办公设备)和越南(通信设备)。

 

联合国:病毒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正由中国向全球传导,装备制造业首当其冲!

联合国贸易司(UNCTAD)认为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占全球中间产品贸易的五分之一,许多国家都依靠中国的制造业产品的输入。2月份中国从汽车到手机的重要零部件出口额(按年度计算)减少2%,致使其他国家及其产业损失了500亿美元。其中受影响最大出口损失最严重的的国家或地区是:欧盟(将近156亿美元),美国(58亿美元),日本(52亿美元),韩国(38亿美元),中国台湾(27亿美元)和越南(27亿美元)。

联合国:病毒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正由中国向全球传导,装备制造业首当其冲!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国际贸易司司长帕梅拉·可可-汉密尔顿(Pamela Coke-Hamilton)认为病毒导致整个全球经济受到连锁反应,相当于全球出口下降500亿美元,其中精密仪器,机械,汽车和通讯设备是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

 

UNCTAD经济学家亚历山德罗·尼西塔(Alessandro Nicita)提到,由于缺乏中国零部件,汽车制造商本田(7267.T)和现代(005380.KS)等行业正在将日本的工厂停产,对欧盟汽车行业的影响约为25亿美元。短期内制造商不会转移供应商,因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新的供应商;从长远来看可能会,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物流运输网络,包括港口,航运专线和飞机。此外,在谈到中国工业生产逐步恢复时,他认为如果反弹,则可能可以弥补2月份的损失。如果继续保持低水平,那么其他国家受到的影响将会升级,全球价值链的状况将进一步恶化。

未来关键点

尽管尚不确定COVID-19对中国生产能力的影响,但最新统计数据表明,中国经济将出现严重下滑。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COVID-19对全球价值链的全面影响将变得更加明显。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中间投入品供应的中断将如何影响世界其他地区。根据对本说明的分析,可以得出两个关键点:

  1. 即使COVID-19的爆发主要在中国境内发生,中国供应商对全球许多公司都至关重要的事实也意味着在中国境外也将感受到中国的任何破坏。欧洲,美洲和东亚区域价值链将被破坏。估计的全球影响可能会根据病毒的遏制和/或供应来源的变化而变化。
  2. 预计中国供应中断的溢出效应在各个经济部门之间将是不同的,并且取决于COVID-19爆发的地理区域和中国内部的遏制措施。例如,由于汽车行业的地理区域位于发生COVID-19的地区,因此汽车行业的中间出口可能会相对下降。重要的是,由于缺乏信息,本说明不考虑第二方面。一旦获得了有关中国产出的部门数据,对各个全球价值链的可能影响将变得更加清晰。

 

 

 

 

本文由东西智库翻译,@机工战略、@汨子提供情报支持,转载须注明来源。报告原文可关注度东西智库公众号,后台回复“联合国报告”获取。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东西智库):联合国:病毒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正由中国向全球传导,装备制造业首当其冲!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