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光储:弱电网下的多层次、自驱动市场(附报告)

要点

产业背景:美国的碳中和目标定在2050年,要实现该目标需累计部署的光伏装机达到1050-1570GW,以满足44%-45%的电力需求。由于“页岩气革命”,美国的化石能源能够实现自给且天然气实现净出口。一方面美国在传统能源方面具备资源优势,另一方面两党在能源路线方面存在里面差异(共和党更重视扩大传统能源的生产,民主党支持优先发展替代能源),美国的能源路线仍存变数。

需求侧:电网掣肘,就地消纳为主

需求刺激政策:以联邦ITC为底色,各州因地施策。联邦ITC允许项目方从联邦税收中扣除固定比例的太阳能系统安装成本,已经历多次延期,目前政策为22年后补贴比例由26%降至22%,2023年降至10%(不含户用)。若《BBB法案》通过,则可延期10年。各州政策则以RPS为核心,辅以州级ITC补贴、净计量政策等,持续拉动光伏装机需求。

户用:模式创新,补贴退坡刺激家储需求。2021年美国户用光伏新增装机4.2GW,同比+30%以上,其中加州、PJM电力市场区域是较为重要的增量来源。美国户用光伏已衍生出多种商业模式,诞生了Sunrun、Sunnova、Sunpower等龙头企业,随着各州净计量政策逐步退出,户用储能需求有望高增。

非住宅:分为社区光伏和工商业光伏,集中于高电价地区。社区光伏主要针对中低等收入人群,受政府规划影响较大,2021年新增装机0.96GW;工商业光伏集中于工业较发达的加州和东北地区,2021年新增装机1.44GW。

地面电站:RPS开路,自发需求跟进,配套储能效果更佳。2020年以来,地面电站约占美国新增光伏装机的70-80%,驱动因素正从RPS等强制因素转向自愿驱动。历年新增签约和装机量受ITC政策驱动明显,2021年美国地面电站光伏新增装机17GW,2018年(6.2GW)-2021年复合增速约40%。地面电站与电化学储能的结合正成为趋势,带动美国表前储能高增。

供给侧:贸易壁垒下的特殊竞争环境

本土供给:截至2022年1月,美国本土仍有硅料、晶硅组件、薄膜组件及逆变器产能,主要集中在加州、五大湖地区及东南部,代表企业有Hemlock、RECSilicon、Wacker、FirstSolar等。

海外供给:2021年美国进口光伏组件23.6GW,同比下降12%,主要来自马来西亚、越南、泰国、韩国、柬埔寨;2021年美国进口光伏电池2.6GW,同比增长17%,主要来自韩国、马来西亚、越南。

对华光伏产业政策:美国自2011年开始对华施行“双反”,后经历二次“双反”,东南亚反规避调查(正在进行),以及201关税、301关税、涉疆暂扣令WRO等,力图扶持本国光伏制造业。

美国光储:弱电网下的多层次、自驱动市场(附报告)

美国光储:弱电网下的多层次、自驱动市场(附报告)

美国光储:弱电网下的多层次、自驱动市场(附报告)

美国光储:弱电网下的多层次、自驱动市场(附报告)

美国光储:弱电网下的多层次、自驱动市场(附报告)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