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微软击败亚马逊,抢下美国五角大楼百亿美元云计算大单

微软最大的优势,或许是其云服务可以与微软固有的产品线无缝整合,这一招“生态化反”就让亚马逊和谷歌(这三家目前是云计算领域的前三甲)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干着急。同时,公有云计算目前还是一个“烧钱”的游戏,而微软的投入手笔之大远超想象。在这一点上,谷歌或许能有得一拼。不过一旦开始了价格战,亚马逊或许就会感觉有些“肉痛”了。

”煮熟的鸭子飞了“用来形容亚马逊在美国国防部“100亿美元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架构(JEDI)商业云”计划的过程上再合适不过。

美国国防部在本周五表示,微软公司赢得了五角大楼的100亿美元云计算合同,击败了此前呼声最高,并且已经竞标成功过的亚马逊公司。

尽管五角大楼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战斗力量,但有许多官员表示“其信息技术仍然严重不足”。他们抱怨说国防部的计算机系统已经过时,无法像在私营部门那样快地访问文件或共享信息。所以这项由美国国防部数字服务部门的前任总监设计的“绝地(JEDI)”计划,是寻找公司来为美国国防部提供云计算服务,其价值将高达百亿美元,包含的利润极其丰厚。

(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PABLO DELCAN)

而且去年3月份,亚马逊就已经从竞标该项目的众多的科技公司中脱颖而出,但由于在后续签订合约过程中亚马逊一直陷于利益冲突的指控无法脱身,最终引起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注意。而特朗普曾多次公开抨击亚马逊及其创始人杰夫·贝佐斯。

在特朗普关注此次事件不久后,五角大楼随即发布了一份公告:表示在竞标过程经过彻底审查之后,与亚马逊的合同将暂时搁置。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五角大楼在设计“绝地”合同的最初,就想好要采用一些非“常规”的行为——比如,把一切的业务都交给一个承包商;并且加快对合同签订流程的推进工作。

这让许多人都认为,这笔交易是为亚马逊“量身定制”的,因为其在云计算领域一直是公认的领跑者。有人也表示,这样做将让五角大楼失去潜在的成本效率,即不再能通过多家公司的竞争来降低成本,取而代之的将是来自单一供应商的单一云服务。当然,五角大楼内部也有声音认为,这样更有利于控制,安全程度更高。

在2018年8月,甲骨文向政府问责局提出抗议,称“绝地”合同是“围绕特定的云服务而设计的”,IBM公司在不久后也随之发声。同月,有媒体指出五角大楼高级官员、亚马逊的前外部顾问Sally Donnelly曾试图偏袒自己的老东家。

随后在2018年12月,并未入围最后竞标环节的甲骨文又提交了新的文件,称“竞标存在利益相关因素”。甲骨文表示,曾与林奇一起在五角大楼国防数字服务部门工作的Deap Ubhi在“绝地”合同谈判期间,也在和亚马逊商谈雇佣事宜。此外,在2017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James Mattis前往硅谷时访问了亚马逊在西雅图的总部,并被拍到与亚马逊CEO贝佐斯并肩行走。

亚马逊和五角大楼第一时间否认了这些针对不当行为的指控,在今年7月,他们也得到了联邦法官的支持,其裁定亚马逊并没有不正当地影响“绝地”合同的签订。但也正是在7月,特朗普总统插手到这项合同的签订事件里。

而本周五美国国防部发表的声明,则侧面宣告了对亚马逊竞标过程审查的结果,取消了其签订百亿美元“绝地”合同的资格。

同时,一直走在“抗议”前线,和亚马逊“拼刺刀”的甲骨文和IBM公司也并没有分到百亿美元的一杯羹。反而让近几年在云计算领域一直奋起直追的微软公司取得了订单。

但这种没有再次竞标,直接宣布合作方的方式背后到底存在着哪些政客团队、利益集团的纠葛,或许很难有人能说得清楚。

亚马逊云服务AWS的发言人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亚马逊对该结果感到惊讶。”同时,亚马逊还表示:如果仅对云计算产品进行详细评估对比的话,显然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此外,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亚马逊云服务正在考虑抗议“绝地”计划的新合同方案。

“刺刀见红”的云服务市场

有市场研究公司曾估算过美国的云计算将是个200多亿美元的市场,并且在今年将会再次增长35%。而政府与军方的合同,显而易见的会是该市场中最大的一块蛋糕。

亚马逊的AWS在2016年,也是第一个开始以Web服务的形式向企业提供IT基础设施服务的,就是现在通常称为的云计算。目前,AWS拥有数百万客户,包括Netflix、Airbnb和GE等大型企业。此外,在2013年AWS还成为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云计算服务供应商——也正是这笔价值6亿美元的交易使亚马逊一夜之间成为了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承包商之一。

作为市场老大和商业云计算名义上的先驱,亚马逊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于先入为主。以EC2和S3形成的一系列生态圈和开发者,是亚马逊目前异常坚挺的壁垒。此外,客观来讲,亚马逊在一些关键的服务和功能上,还是一定程度上领先于微软和谷歌的。而这也是亚马逊让自己向着美国的政治中心发展业务的信心来源。

而微软公司,本身就是做企业客户产品起家的,所以微软在做公有云服务上的优势其实显而易见。但问题在于微软并没有早些开始做,浪费了先发优势。但是其本身的企业级品质,以及拥有的众多企业客户让Azure(微软云)即便在起跑线上稍有落后,却也迅速占领了自已的一片市场。

(来源:微软)

微软最大的优势,或许是其云服务可以与微软固有的产品线无缝整合,这一招“生态化反”就让亚马逊和谷歌(这三家目前是云计算领域的前三甲)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干着急。同时,公有云计算目前还是一个“烧钱”的游戏,而微软的投入手笔之大远超想象。在这一点上,谷歌或许能有得一拼。不过一旦开始了价格战,亚马逊或许就会感觉有些“肉痛”了。

至于谷歌公司,因为其参与美国军方的Maven项目时,先是有近4000名谷歌员工联署请愿书以表抗议,之后十余名员工向公司辞职。所以,谷歌在去年10月就宣布了不再参与美国军方“绝地”云服务计划的竞标——称该项目可能和企业的价值观相冲突。

总而言之,与政府和军方云计算服务的这块大蛋糕目前从亚马逊手上已经转到了微软的嘴边。至于后续是否还会发生什么变化,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