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提速降费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

网络提速降费是指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提高网速、降低资费的改革。

网络提速降费是指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提高网速、降低资费的改革。

自2015年国家部署网络提速降费工作以来,随着工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5G部署的加快,网络提速降费已从消费层面向工业互联网或产业互联网层面转移。由此,网络提速降费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

要想说清楚网络提速降费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即需要明白现有网速为什么不高、资费为什么不低,更需明了工业互联网对通信网络的要求是什么。

近年来,宽带“不宽”的问题,已成为媒体和社会各界热议的焦点。作为信息化工作者,我们的看法是因为有管理和投资“两座大山”压在通信网络发展的头顶,阻碍了通信网络的快速发展。

管理层面,在上世纪改革开放之初的八九十年代,地方政府把发展邮电通信事业作为基础建设的重中之重,倾力支持。但随着近二十年通信运营商的分营和央企化,地方政府对通信网络建设基本不再投入,在地方政府的固定资产投资方面,近十几年已基本见不到通信网络的预算。

可仅靠几家通信运营商是无法承担起全国的通信网络建设的,这就如同全国公路、铁路若只有中央和几家企业建设,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那现在中国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建设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投资层面,我们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能不能提供好的通信网络服务,其前提有二,一是否具备提供服务的能力,二具备能力后其是否具备好的服务水平。若第一点不能满足,则第二点就会是空中楼阁。

据《中国统计年鉴》,2004至2018十五年间,能够在目前反映国内信息化固定资产投资的“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总固定资产投资比例,从2004年2.35%,逐年减少到2013年0.69%,占比十年下降近70%。2014年开始止跌回升,2017年达到1.09%,也只相当于2004年的46.38%。

表1.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十五年固定资产投资数据表

注:2018年数据来源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全国“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投资十五年的平均增速是11.18%,低于全国固定资产总投资平均增速18.44%七点二六个百分点,这些都说明国内信息化(包括通信网络)建设不但固定资产投资水平较低,且增长速度乏力。

再来看“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中具体的“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的投资增速,从2015年网络提速降费工作开展年的18.37%,2016年降到8.28%,2017年更降到-5.96%。其中,中央投资增速从2015年2.60%,2016年快速增加到43.14%,但2017年却大幅下降到7.88%。而地方的投资增速从2015年的27.95%,2016年下降到-8.70%,2017年更降到-16.53%。

表2.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十四年固定资产投资数据表

注:2009年数据,因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0》不能访问暂缺。

投资严重不足,已明显阻碍了国内通信网络的发展。国家及各级地方政府应该向对待教育投入一样,对通信网络的投入做出明确规定,切实为通信网络的建设提供资金保障。否则,如何实现“宽带中国”的目标?如何能更好地带动“信息消费”?

接下来再来看工业互联网对通信网络的要求。首先,从技术上讲,工业互联网对通信网络的基本要求是高带宽、高速率、低时延;其次,工业互联网的通信网络包括企业内网和企业外网两部分,其中的企业内网主要是企业自己建设、管理的,与网络提速降费基本没有关系,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在《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中提出:推动网络改造升级提速降费。面向企业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网络需求,大力推动工业企业内外网建设。加快推进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与改造,扩大网络覆盖范围,优化升级国家骨干网络。

在此基础上,工信部发布了《工业互联网网络体系建设及推广指南》。“指南”明确:工业互联网网络是构建工业环境下人、机、物全面互联的关键基础设施,通过工业互联网网络可以实现工业研发、设计、生产、销售、管理、服务等产业全要素的泛在互联,对于促进工业数据的开放流动与深度融合、推动工业资源的优化集成与高效配置、支撑工业应用的创新升级与推广普及具有重要意义。但文中通篇没有提及“提速降费”。

“提速”和“降费”从理论上说似乎是一对矛盾,我们先来看实体经济中的交通网络是如何解决这对矛盾的。

可以说人类迄今建设了两个网络,一个是用于进行现实沟通的交通网络,一个是用于进行虚拟沟通的通信网络;一个是用于进行物质交流的交通网络,一个是用于进行精神交流的通信网络。

如表3所列,在中国高铁出现以前的“绿皮车”,其典型问题就是速度慢、服务差(费用高低或并不被太关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高铁应运而生,其速度快、服务好(价格也不菲),迅速被市场所接受,成为人们出行的首选,高铁也成为了中国速度和制造业的闪光名片。

至此,中国铁路基本确定了客运以高铁为主,货运以“绿皮车”为主的格局。以高铁的形式完成了对“绿皮车”提速,铁路的提速问题基本得到圆满解决。

表3.

通信网络对应如表4,宽带网络、4G及以前的网络主要是为消费互联网提供服务的,其速度较慢、费用较高。因为,它是为人联网准备的。当高速宽带网络、5G出现以后,由于其速度较快、费用较低,就具备了为工业互联网或产业互联网提供服务的能力,真正为物联网准备的通信网络就此诞生了。

因此,今后应形成工业互联网或物联网以5G等高速宽带网络为主,消费互联网将以4G等传统宽带网络为主的格局。以5G等高速宽带网络的形式完成对传统通信网络的提速,通信网络的提速问题将基本得到解决。

表4.

如同在高铁普及以后,再来谈传统铁路提速降费已无意义一样,在5G等高速宽带网络普及前,谈现有通信网络对工业互联网要提速降费是无意义的。让通信运营商在现有情况下,为其网络不能满足工业互联网的提速降费要求“背锅”,既不公平,也不明智。因为,这是在两个完全不同的语境对话。

现有的通信网络正如前面所说,无论技术还是服务模式都是为人联网设计的,物联网只是其扩展和增值服务的一小部分,它没有也不可能为物联网量身定做符合其需求的速率和资费方式。

那是否如业界所说5G将成为工业互联网的首选,或说5G已准备好了为工业互联网提供服务,笔者感觉目前看还是未必。

首先,即使当下包括中国在内的几十个国家已开始部署5G,但似乎还没有听说哪家运营商是专门为物联网提供服务的,也即还没有专门的物联网通信运营商。

因为,传统的通信运营商即使建设了5G网络,但出于思维定势和惯性思维,它会不自觉地把服务对象优先定位在人联网层面,特别是在资费设计上,由于没有物联网方面的经验和主动为物联网服务的动力,很难设计出符合物联网或工业互联网实际的运营模式和资费政策来。因此,建立独立的物联网通信运营商应是中国通信网络支持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优先选择。以此,在通信运营转型方面为全球提供中国经验,做出表率示范作用。

其次,在5G网络建设上应借鉴欧洲的经验,为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提供专门的频段(见曾剑秋接受《中国信息界》专访“5G资费将比4G更便宜”)。这就如同高铁建设必须重新建设铁轨,5G也不应该在相同频段中,让人联网、物联网两种不同的服务混行(至于5G网络切片是否适合人联网、物联网混行,还需实践检验)。

至于5G资费,10月31日在2019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上,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正式公布5G套餐。三家通信运营商首批确定的5G套餐起步价格分别为128元、129元和129元,除了包含的流量和语音时长不同外,各价位套餐支持的5G网络峰值速率也有所不同。

单看目前的5G资费是高于4G的,但长远看如曾剑秋接受《中国信息界》专访所说“5G资费将比4G更便宜”。同时,也需注意该资费还是按照人联网设计的,并没有关于物联网的资费政策。

所以,通信网络还是应加快服务工业互联网的转型步伐。正如罗振宇所说“技术,不仅带来很多新的方便,与此同时,它也可能是很多旧的难题的解决方案。”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码加入本站知识星球小密圈,获取1万+行业最新精选报告。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