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谙商业与技术的英特尔,再转型还能复制当年的成功吗?

对于未来的技术发展,计算、存储和通信是大家一致认可的三大方向。而对大公司来说,不为商业上的考虑,也为谋划更为全面的战略布局和技术融合,华为等均选择一揽子包下,Intel自然也有这样的能力。因此此刻选择放弃基带芯片部门,也就是放弃了通信领域的市场份额,这对Intel未来的发展并不有利。

最近,Intel对外的动作格外之多。明里暗里,它都在“奔走相告”着自己的转型。

在去年出席瑞士信贷的年度技术会议时,Intel的掌舵人Robert Swan对公司的转型直言不讳,“已经没有兴趣再去追求在CPU方面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这个目标了,因为这不利于公司的成长。”甚至,他对姗姗来迟的转型还颇有惋惜,“专注于CPU市场是英特尔错失转型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世人眼里,这家有着五十多年历史的公司有着不可撼动的光环,而当Swan抛出这样一番“自嘲”之后,虚实难探,想必众人也只当笑话听了。但是正如多年前花费近十年的时间才树立了自己x86架构和处理器上的市场地位,想要在冲击和浪潮下继续保持领导者地位,Intel的转型和成长之路势必充满艰辛和凶险,也少不了管理者对市场的洞察和智慧。

对于这样一家有着成功转型经验的公司,这次转型的结果也许终会化作笑谈,但客观来说,恰逢这样一个时期,似是历史的重演,它如今的一系列举措多少都值得去关注和学习。

买卖之中,Intel的断舍离

从目前公开的消息来看,及时止损是Intel转型之路的最大特点之一,这一点也极具智慧。

具体来说就是它的转型虽大刀阔斧,但其实并不盲目和慌乱,剑锋所指,首先它做的就是砍掉不利于自身发展的业务,这与早年Intel集中精力攻下CPU市场时放弃DRAM业务的果断颇有几分相像。

2019年7月下旬,Intel将5G基带业务以10亿美元卖给苹果引起了轰动,2200名员工,1.7万项无线技术专利、相关设备和租约,它尽数“拱手相让”。

其实从财报表现来看,在商业层面,Intel的基带芯片市场还并没有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在10月份公布的Q3财报上,我们能够看出,只要能够稳住苹果这位大客户,Intel在净利润同比下跌的情况下,基带芯片依然增长了10%。

而它在察觉到基带芯片技术能力不敌市场竞争之时,就选择了及早地卖掉基带芯片部门,Intel此举无疑是止损了。

对于未来的技术发展,计算、存储和通信是大家一致认可的三大方向。而对大公司来说,不为商业上的考虑,也为谋划更为全面的战略布局和技术融合,华为等均选择一揽子包下,Intel自然也有这样的能力。因此此刻选择放弃基带芯片部门,也就是放弃了通信领域的市场份额,这对Intel未来的发展并不有利。

曲线救国,降低成本,Intel还是杀了一记回马枪。在卖掉基带芯片部门的四个月后,Intel宣布与联发科合作,共同研发5G基带方案。

在这次合作中,Intel表示只做两件事:一是制定5G解决方案规格,包括由联发科开发和交付的5G调制解调器;二是进行跨平台优化和验证,为OEM合作伙伴提供系统集成和联合设计支持。

它的目的很明显,虽然放弃了直接参与这部分市场份额的竞争,但是通过与联发科的合作,它仍然能够保持自己在5G技术标准和解决方案规格的制定中的话语权,以做好相关领域的提前布局;另一方面,从软件生态着手,可以从侧面渗透进去,为未来的发展铺路。

业内有人就对此颇有赞许:Intel卖掉手机基带芯片部门,改为与其他厂商合作研发5G基带,既不必放弃5G业务,也能降低运营成本。不失为明智之举。

当然,卖掉一个通信基带部门还不足以说明Intel对这一次转变的决心和其操作上的系统性。不出意外,在卖出基带芯片部门之后的两个月,又有消息传出,Intel在为旗下互联家庭部门寻找买家,该部门年销售额约为4.5亿美元。

对相继传出的消息,Swan倒是显得坦然,直接对外公开表示他正在评估公司的运营,将针对不惧竞争力的领域考虑为相关选项。而在“卖”过之后,Intel买下AI公司Habana Labs也是没有犹疑。

延续优势,走出自己的架构路

在产业更迭的特殊时期,卖掉不惧竞争力的部门并买下未来极具潜力的方向自然是恰当的做法,那之后呢,如何才能创造更多的商业价值?

Intel要做的自然就是找准自己的产品方向,这一次,它锚定的依然是软硬件架构的搭建。曾经在CPU+x86架构上风光无限,如今依然选择深耕架构,用最低的成本去转型,继而保持住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再明智不过。

确切来说,现在用以替代曾经的新“产品”尚未露面。但是通过Intel最新发布的AI芯片、VPU,以及非正式公布的GPU,我们都可以明显察觉到其对硬件架构的诸多改革。

上个月,我们犹记得Intel带来的最新芯片产品——面向训练 (NNP-T1000) 和面向推理 (NNP-I1000) 的Nervana神经网络处理器 (NNP) 和最新一代Movidius VPU(视觉处理单元)。且不去说NNP芯片,仅仅看旧VPU的升级,我们就能发现Intel在其架构设计上的用心:在原有芯片上做改进,为其设计了一种新的片上存储器架构,将芯片性能提升约10倍。

而Intel扬言会在今年三月份带来的全新GPU,这里的“新”大概率指的也是架构的设计。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Intel GPU业务的带头人Raja Koduri就曾特别透露了这款GPU产品的架构,“Xe架构将会包含两个微架构,分别针对两种不同的应用场景,一种高性能,另一种低功耗,Intel的目的也就是通过架构设计来平衡性能与功耗之间的微妙关系,用一款产品全覆盖数据中心高性能计算和消费级游戏的低算力需求。”

不可忽视的软件生态建设

当然,架构改革不仅仅体现在硬件上,类似于当年配合CPU开发的解码器和x86指令集及架构,Intel在软件层面也正式亮出了关键产品——oneAPI。

这与当年攻下CPU市场的战略相似度极高,我们都知道在8088处理器从市场中脱颖而出之时,当时在指令集、解码器等软件层面的设计,包括及时兼容的维护,它们其实在其中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如今,oneAPI担当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据Intel官网介绍,oneAPI旨在提供一个统一的编程模型,以简化跨不同计算架构的应用程序开发工作,其中囊括了标量处理器(CPU)、矢量处理器(GPU)、矩阵处理器(AI引擎)和空间处理器(FPGA)。简单来说,oneAPI就是一个可跨多硬件架构开发的统一软件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依据现有的技术走向和市场形势去做的选择。从技术发展角度去看,oneAPI直指的就是计算机体系架构变革。

其实早在去年图灵奖颁奖典礼上,John Hennessy和David Patterson就曾明确表示计算机体系结构会迎来新的黄金时代,现场他们也给出了极具启发性的论点:由于AI算法带来的影响,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点的新一代计算机架构设计正在形成,而市场将会给出选择。

确实,当我们看向市场,会发现硬件上的异构趋势明显,而软件层面,无论是Arm建构的精简指令集架构,还是Intel打造的x86架构,都不可遏制的受到冲击,其影响力也在不断被削弱,这里面关键的原因就在于AI释放了场景的定制化需求,这就要求连接应用和硬件的中间层需要更多的支持能力,换句话说已有的指令集架构已经无法满足不断增长的开发需求,架构需要更多的兼容性,因此近两年“平台”这一产品形态也被推向了高点。

因此Intel推出oneAPI的产品可以说是十分合宜的。

有统计数据显示,预计未来全球范围内,在手机、平板及其他嵌入式芯片等高性能移动计算领域,异构多核芯片市场规模约20亿片,销售额约400亿美元;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及工业控制等个人及专业计算机领域,市场规模约3亿片,销售额约550亿美元;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性能计算机领域,市场规模约1000万片,销售额约200亿美元。

在厂商纷纷投入到AI芯片、TPU等硬件芯片的探索中,异构处理器将会越来越具备商用基础,在这一市场起来之后,市场中缺的恰恰是类似于当年的“指令集”、解码器一样的软件平台。在原有x86架构搭建的经验基础上,瞄准数据中心即高性能计算,Intel这一手棋下的是没有瑕疵的。

招揽人才,从根本点着力

当然还有一点不可忽视:无论公司要攻下什么市场,都缺不了强大的团队。

对于Intel来说,史上的寒冬无疑是1986年,那一年Intel迎来了自公司创建以来的第一次亏损。而能够扭亏为盈并成功从存储器领域转型到处理器领域,时任CEO的格罗夫及其团队可以说功不可没。

而与当年颇有几分相似,Intel一边在缕清自己的业务方向,一边也在不断建立自己的团队。

从AMD挖来GPU领域大神Raja Koduri是其中一例,其在GPU业务上的决心由此可见。后来它还先后挖走了AMD RTG显卡部门研发老将Joseph Facca、营销总监Chris Hook、显卡高级市场总监Darren McPhee、视觉技术副总裁Ari Rauch、显卡技术市场总经理Damien Triolet;而为了加强性工艺的研发,Intel今年也招揽了前GlobalFoundries CTO、前IBM微电子业务主管Gary Patton博士,一位在半导体尖端工艺方面有着深厚造诣的老将;同时,它最近以20亿美元买下的Habana Labs,可以说一方面是买技术,另一方面也是通过收购团队进一步扩充自身AI产品团队的实力。

从根本点着手,这无疑也是周全的做法。

深谙商业与技术,Intel会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我们依然会问,Intel会不会失败呢?

x86的逆袭成功历史是不可抹灭的,甚至值得一提再提。

因为当时的难处其实超出很多人想象。在那个年代,中小型机大行其道,DEC公司的VAX机是所有处理器厂商难以逾越的高峰,Motorola半导体的68K处理器如日中天,很少有人相信Intel能在处理器领域有所作为,甚至它每推出一款处理器都被学术界奚落。

可以说技术绝对不是早期x86处理器的优势,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只要市面上出现一款新的处理器,DEC就会推出一款强大到令竞争对手几乎要放弃追赶的新一代Alpha处理器产品。

因此至今回味这段Intel的逆袭路,都不得不感叹其强大的技术和商业能力。这里面无论是当时与微软的合作,还是用全力克服兼容性问题,都成为推动其冲出重围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但是同样,Intel也有过“失败”的战略决策,这也不得不提。

在Intel占据了整个处理器市场之后,贝瑞特带领Intel开始“互联网”计划,企图通过收购来的StrongARM内核来创建新的XScale架构,以最大程度匹配移动互联网应用需求,试图借此切入移动互联网市场。但正如我们所看见的,在移动端市场,Intel最终败在了Arm的手下,甚至因此战略的失败而导致了2006年公司业绩上的低谷。

两相比较,现如今再看公司的转型,大刀阔斧的投入尚需建立在管理者对市场变化的精准洞察,尤其是对真假市场时机的辨别。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即便对于此刻的Intel来说,想要复制曾经的辉煌也绝不简单,如今唯有谨慎应对当下变化。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扫码加入本站小密圈,下载6000+最新精选行业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