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磋商的背后 智能制造关乎大国命运

在国产机器人的发展过程中,对核心技术的买买买是惯用的一种手段。埃夫特、埃斯顿等都是这方面的翘楚,通过大量的海外投资并购来满足其研发创新和生产能力,美的更甚,直接将工业四大家之一的库卡打包带走,逐步消化吸收,颇有当年吉利收购沃尔沃的感觉。

2018年以来,中美已进行了十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已围绕协议文本开展谈判,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汇率和执行机制等方面达成共识。

然而在第十一轮磋商将于2019年5月9日展开之际,5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示对中美经贸磋商进度的不满,并提出将从5月10日开始对中国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并将在短期内对另外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谈判重回紧张状态,中美股市大跌。

中美关系向来错综复杂,利益纠葛不清,而此次的贸易战也远远不是一两篇文章所能表明的,但事关两国民生大计,小编斗胆讲言,还望能够能抛砖引玉,希望各位看官不吝赐教。

现有美元体系的崩溃

货币的表现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最直接表现,二战之后确定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让美元与黄金直接挂钩,同时更是确立其全球货币的地位,一个国家货币成为了全球货币,毫无疑问,美元达到了他的巅峰,但是同时,也为后来的美国的衰落埋下了隐患。

确定霸权之后的百年内,美国开始了大量的制造业转移活动,从四小龙到四小虎,再到中国大陆,美国人靠着印刷美元攫取了大量的世界财富,过着轻松而又富足的生活。而据统计现在的美国制造业占比仅18.8%,服务业却高达80%,那么这样问题就出现了。

马克思老爷子根据前人的智慧,总结归纳出“劳动价值论”,即“只有人类的劳动,才能创造价值。”

在彼得?希夫的《美元大崩溃》中,他更是认定,只有实际生产才是财富的基础,美国“不生产、不储蓄,只消费和借贷,加上印制美元”。也就是说,这种没有实际生产的财富增长,会让占据一个国家的绝对主力中产阶层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也就预示着他不久之后一定会面临灭顶之灾。

而实际情况也基本如此,从全球的加工价值链分工来看,很容易就能够得到一个结论,即加工在中国,附加值在欧美;顺差在中国,利益在欧美。

全球价值链微笑曲线

中国得到就业、税收和经济增长,企业和劳动力凭借辛苦获得微弱的利润和收入,但环境破坏、资源浪费的问题由中国承担。中国在链条中承担附加值较低的加工、组装部分。而前端的研发设计、核心零部件的生产与后端的销售服务却在国外,大量利润却回流到欧美在华的跨国企业。

而在长期的这种过程中,忽视了消费对于生产的反作用力之后,技术转移与自主研发慢慢增加,后起之秀越来越多,像华为这种企业只会越来越多,所以美国就会不可避免的陷入衰退的地步。

制造业让美国再次强大

老唐比老马强的一点就是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承认美国在衰落的政治领袖。而他认为自己能够扭转美国的衰落趋势,能够使“美国再次强大”。而落到中美关系上,就是贸易保护主义。

老唐认为关键点就在于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包括国内基础设施的破败、制造业及其附属服务业工作机会大量流失。这些年来,美国工业机器人技术发展不断成熟,同时页岩气技术带来使得能源价格降低,老唐在全美范围内开展“Made in America”周,此消彼长下,确实有不少之前在海外建厂的公司开始回归美国,掀起一阵制造业迁美潮。

这其中,最为一波三折的就是富士康100亿美元的美国威斯康星州液晶显示器工厂的生产计划,为此郭台铭是与老唐斗智斗勇。除此之外英特尔(Intel)宣布,未来3-4年将投资7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的钱德勒设立半导体工厂,生产先进的七纳米芯片。

IBM也表示,准备在未来四年内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增添2.5万个新的工作岗位 。惠普将部分商用台式机、EliteBook系列商用笔记本和所有工作站,都搬回美国工厂生产。

老牌巨头通用电气,时隔50年,又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再设新工厂,将冰箱冷冻室生产线从墨西哥搬回美国本土。为此GE获得肯塔基州和路易斯维尔市共3700万美元的奖励,以及联邦政府2480万美元的减税。

惠尔浦(Whirlpool)在美国田纳西州的克里弗兰开设了新的工厂,确保该公司的KitchenAId牌手持式搅拌器,在美国进行组装。

世界上最大的工程机械和矿山设备生产厂卡特彼勒(CAT)也将整机组装业务从墨西哥迁回了美国本土。

除此之外,韩国巨头三星也宣布将在美国投资3.8亿美元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Newberry市设立工厂,生产高端家电。而中国企业,除了富士康之外,福耀玻璃、科尔集团、青岛麒麟、佳通等等也纷纷开始考虑在美国选址。

但是,真的就那么简单吗?工业化是制造业的基础,但美国实施多年的去工业化早已削弱了制造业的基础。在制造业领域,美国目前缺乏大量的管理人员、工人以及基础设施,很难一时之间建立完善制造业体系。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就曾表示:“美国如果想要恢复制造业,就要把所有的政策、法律、法规、甚至思想,动员到去工业化以前的水平。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事实上,去工业化是美国经济发展的必然,美国的制造业之所以拥有强大的竞争力、盈利能力跟去工业化是分不开的。去工业化将美国制造业转移到了劳动力廉价、配套设施低成本的地区,把制造工厂建到了世界各地,特别是消费能力强的国家,。如今,“制造业回归”意味着这些方面的优势将会失去,美国制造业的盈利能力就将大幅下降,竞争力也会下降。

双方目标同时瞄准高端制造业

那么同时满足工业化与高竞争力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包含机器人、AI、5G、生物医药等在内的高新产业。从中兴事件开始,美国更是不断以国家机器干预市场经济,试图确保美国在这些产业上的绝对优势地位。

而在“机器换人”的大趋势下,可以看出以工业机器人为首的高端智能装备受到了美方的强势狙击。但是从产销来看,目前而言其实美国与国产工业机器人的直接关系并不大。

现在国产机器人的核心零部件和本体进口来源大多来自日韩、欧盟,出口主要是“一带一路”中的沿线发展中国家,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在国家重新将重心转回到制造业之后,工业机器人必然迎来长足的发展。

那么这个时候,双方必然会直接在国际市场刀兵相见。而且,在国产机器人的发展过程中,对核心技术的买买买是惯用的一种手段。埃夫特、埃斯顿等都是这方面的翘楚,通过大量的海外投资并购来满足其研发创新和生产能力,美的更甚,直接将工业四大家之一的库卡打包带走,逐步消化吸收,颇有当年吉利收购沃尔沃的感觉。

长时间的贸易壁垒对投资并购将是一种直接打击,以老唐打击华为的频率来看,其对这种高新技术性质公司的一举一动都是非常在意的,想要得到核心技术难上加难,可以说是直接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而这个时候就必须要靠我们自己了。

新松作为国产机器人第一家,近年来的发展也很不错,不同于美的收购卡库,格力、长虹等走自主研发道路,近年来也是蒸蒸日上,同时国家在宏观政策上也不断对制造业进行倾斜,原来16%的增值税,一降就是3个点,力度相当之大。此外还有各个地方政府的高新科技产业园、机器人小镇等等,但是不得不说,目前国内国外差距还是很大。

愿谈则谈,要打便打

而除开智能制造,美国人的日常生活已经完全离不开中国制造,而为关税最终买单的将是广大的美国消费者,所以美方所谓的关税大棒政策实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中方的回应也比较冷静,甚至有点意料之中的感觉,毕竟老唐这种临时改口的事情干的也不算少。中方表示:

一是再度加征关税,对谁都不好。

二是中方态度措辞用的是“遗憾”,很中性,很冷静。

三是态度清楚。你要征税,我就反制。

题外话也谈一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然会收到众多的艰难险阻,但很多东西,不是全然通过谈判可以解决的,就如当年的朝鲜战争,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2VS16,一战打出了中国战后的国际尊严和地位,之后的对越、对印自卫反击战,更是打出了西南边境线的三十年和平。

20年前,我们驻南联盟大使馆,就那样被人堂而皇之被人给炸了,我们抗议之后沉默了,因为太弱。而前段时间海军阅兵式上,老兵的那一番眼泪与哭诉仿佛告诉我们,勤劳勇敢,自强不息是我们的民族精神,更是文化传承。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码加入本站知识星球小密圈,获取1万+行业最新精选报告。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