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转型挑战 我国传统制造业仍有巨大空间

目前来看制造业智能升级有美国工业互联网和德国的工业4.0两种主流,据我国制造业所处的阶段,多数企业选择德国工业4.0的方案,工业4.0指的是工业价值链及其产品转向数字化与联网的全球趋势。
  工业和信息化部苗圩部长最新撰文指出,推动制造业结构优化升级,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传统产业改造升级,一手抓新兴产业培育,加快制造业向高端、智能、绿色、服务方向转型升级,推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智能制造不仅给产业带来新的活力,智能制造发展更影响着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
 
  目前来看制造业智能升级有美国工业互联网和德国的工业4.0两种主流,据我国制造业所处的阶段,多数企业选择德国工业4.0的方案,工业4.0指的是工业价值链及其产品转向数字化与联网的全球趋势。
 
  从概念上讲,智能制造产业链又涵盖智能装备如机器人、数控机床、服务机器人、其他自动化装备,工业互联网如机器视觉、传感器、RFID、工业以太网、工业软件ERP/MES/DCS等、3D打印以及将上述环节有机结合的自动化系统集成及生产线集成等。
 
  近期慕尼黑上海电子展,TechSugar举行2019国际智能制造生态链峰会,国际知名企业分享智能制造领域的见解。尽管智能制造发展迅猛并影响着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但TechSugar创始人王树一认为,“我国制造业中传统产业占比仍超过80%,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具有巨大潜力和市场空间。”
 
  印刷电路板PCB制造商迅达科技(TTM Technologies)CEO Tom Edman从PCB市场角度介绍了工业4.0、智能工厂概念对其的影响:“PCB需要智能制造战略,不可讳言,目前还存在许多问题,我们需要循序渐进的来克服各类挑战。”
 
  西门子全球客户经理David Rogers则从如今火爆的数字孪生(Digital Twin)概念讲解了西门子智能制造的布局,凸显了虚拟制造与实体制造之间的映射关系。
 
  ADI系统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赵轶苗则从工业以太网、软件可配置I/O、边缘技术、边缘安全、生态系统同盟多个技术角度分析了工业4.0的优势:“工业4.0不仅仅是一系列的运营升级。这是一场商业革命,为其赋能的是不断融合的强大网络-物理技术,而这些技术则消除了古老的界限。此时此刻,革命正在进行。”
 
  在讨论智能制造升级的经济价值时,赵轶苗认为:“针对中国的实际情况,有大的制造商、小的制造商,有不同门类的生产,并非所有的制造商都要一步到位实现工业4.0,还是应该由每个生产制造单位和企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根据自己的痛点来选择合适的方案,来改变自己生产的环境。”
 
  ASM太平洋技术公司高级项目经理Andy Tee认为,工业4.0成功的关键取决于硬件和软件自动化解决方案。而ASM一直致力推动智能工厂解决方案的整体解决方案,以实现工业4.0计划。
 
  Broadcom产品经理陈红雷具体讲解了智能工厂和工业机器人中,机器人伺服驱动器及光耦合器的应用;Synergies集团特助暨项目总监蓝子翔分析了人工智能概念是如何实现工业自动化。
 
  华为2012实验室中央硬件工程院工艺技术首席专家、先进组装实验室主任曹曦讲解智能制造产业背后那些重要的基础课题,从实例中点出那些智能制造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天风证券电子行业分析师陈俊杰从半导体产业分析“芯片处于整个工业4.0架构的基础,解决联、感、知的基础问题和执行问题,芯片企业在工业4.0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扫码加入本站知识星球下载6000+最新精选行业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