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众多公司放弃VR或AR?

英特尔的AR眼镜Vaunt最初于2018年2月曝光,从造型来看,Vaunt是一款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眼镜了。

扛过了2016年、2017年的“寒冬期”,本来以为今年VR/AR将会迎来发展“黄金期”,没想到情况却不尽如人意。据有关报道称,很多家公司都传来了放弃VR或AR的消息,这让2018年的冬天显得格外的冷。

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公司选择放弃VR/AR?

卖专利、卖业务:

英特尔Vaunt、ODG以及Jaunt

英特尔的AR眼镜Vaunt最初于2018年2月曝光,从造型来看,Vaunt是一款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眼镜了。但只要戴上,你就会看到信息流像出现在屏幕上一样出现在你的眼前——实际上这些信息是被直接投射到你的视网膜上的。

自2月份首次对外曝光以来,英特尔一直在为Vaunt项目寻找外部投资。此前的英特尔认为,Vaunt至少价值3.5亿美元,并且有着相当大的量产和商业化可能。

但Vaunt眼镜的市场推广始终不明确,有消息人士透露英特尔曾经希望找到零售领域的专业机构进行合作。Vaunt创始人Jerry Bautista在去年12月份曾表示,英特尔已经同核心生态硬件提供商进行合作,包括眼镜框架和镜头等等。

在Vaunt原型机曝光、媒体大量转发报道后的两个月时间里,英特尔迟迟没有为Vaunt找到合适的买家。在一份就关闭NDG部门做出的声明中他们这样说道:

“英特尔一直都在不断开发新技术、打造新体验,但并不是所有技术都能最终走向市场。在开发真正具有差异化的消费级增强现实眼镜的道路上,Superlight项目(即Vaunt眼镜)是一次伟大的尝试。但当市场动态无法支撑起对这类项目的进一步投入时,我们不得不做出如此艰难的决定来保证其他技术研发和投入。”

另一家老牌AR公司ODG也难逃相同的境地。ODG由Ralph Osterhout于1999年创立的,曾负责PVS-7夜视镜和《007》系列电影中高科技设备的开发。过去几年中,ODG推出了一系列头戴式眼镜,最终推出了R-9智能眼镜。R-9曾承诺会新增一系列关键功能,包括6DoF和大视场角,售价2000美元左右。截止此时,ODG网站仍在“预订”选项中声明该产品“限量供应”。

就在R-9刚推出前一个月,该公司就完成了一轮58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对于任何一家可穿戴设备以及AR/VR公司来说都是很大的一笔A轮融资。

Jaunt曾为VR捕捉开发过Jaunt One摄像头,并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设有一个大型VR电影工作室,在那里利用其专业知识和技术在XR中讲述故事。目前该工作室已经推出了350多部作品,包括数量众多的VR电影。Jaunt在其相机硬件和VR播放器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在本月,Jaunt还宣布将拍卖该工作室的众多设备,包括VR头显,VR外设,以及显示器、数位版、机顶盒,甚至包括PS4游戏主机。

在最后通牒中挣扎:StarVR

曾经被许多人看好的StarVR也处在岌岌可危的状态中。在推出价值3200美元的超大视野VR头显仅几个月后,StarVR将面临关闭或被出售的威胁。不久前,StarVR在经过六个月后从台湾证券交易所退市,

StarVR在其大视场角StarVR头显的生产与营销上投入了1500万美元。今年11月20日,主打210°横向视场角、售价3200美元的升级版头显StarVR One(搭载两块1830×1464 AMOLED显示屏和SteamVR 2.0追踪传感器、刷新率达90Hz)开始面向开发者预售。

今年4月23日,StarVR公司曾经在台湾的兴柜市场(相当于大陆地区的创业板)上市交易,但是在11月9日,该公司从股市摘牌。宏碁公司表示,之所以让这家子公司摘牌,是因为对VR行业的状态以及子公司的未来发展进行了认真的评估。

今年上半年,StarVR公司一共亏损了1.18亿元新台币,约合379万美元,而在去年同期,该公司一共亏损了807万元新台币。今年十月,该公司获得17亿元新台币的销售收入,同比暴跌了89.94%。

凉了:IMAX VR、Blippar

比起仍然能挣扎一下的StarVR,与之有着密切合作关系的IMAX VR已在今年12月正式宣告死亡。

公司声明表示:“随着IMAX VR中心试点计划的启动,我们的目的是测试各种不同的概念和位置,以确定哪些方式能良好运作。经过多个VR中心的试验后,我们决定结束IMAX VR中心试点项目,并在2019年第一季度关闭其余三个地点,同时将注销某些VR内容投资。”

Blippar声称其倒闭源于公司内部股东的一些闹剧:公司有一笔来自马来西亚政府的500万美元战略投资基金,却被Khazanah(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阻止了,因此直接导致了公司的倒闭。

Blippar在公司博客中写道:“一旦破产管理员接受了Blippar的业务及其服务器,Blippar的服务就会停止。作为破产流程的一部分,所有员工都将被解雇。我们都很抱歉宣布这样一个令人伤感、失望和不幸的结果。

原因在哪?

目前市场发展还不成熟,VR/AR领域还处于早期阶段,大家都还在寻找盈利方式。

以StarVR为例,其早期将业务重心放在线下娱乐市场中,在与迪拜VR Park合作时采取的是分成模式,来客消费越多,StarVR就赚得越多,营收高低完全取决于线下体验馆的运营情况,且投入高、回款慢。而在这期间,还必须不断更新软硬件设备来保持对游客的吸引力,这种投入必然是一笔长期的巨额费用。

虽然后来StarVR决定减少线下娱乐的投入,转而以高阶商业应用领域为发展重点的发展方向,并计划全力开拓企业解决方案市场,包括建筑、汽车、军事、航天、医疗、零售等不同领域。但也只能说想要盈利还需要时间。

虽然IMAX有着足够的IP和资源来吸引大量人群,然而到目前为止,IMAX仅投入了400万美元用于制作VR内容。这导致其仅推出了一部体验并不算好的《正义联盟VR》,于2017年11月在IMAX VR中心首次亮相。该公司的独家专利窗口仅持续了两周,之后就被提供给消费者VR头显。

可以看到IMAX VR并未继续开发自己的IP,而只是简单的选择一些玩家在家也能体验到的现成的VR体验,这实在很难对玩家产生太大的吸引力。

而Blippar也是一样,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曾是AR领域的独角兽,当时它被定位为“面向广告商的第一个通用AR平台”。

总的来说,目前的VR/AR市场发展还不成熟,从现在来看,不成熟的C端还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这也是目前大部分VR/AR厂商选择B端的原因。

(原标题:VR/AR迎来倒闭潮?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公司选择放弃VR/AR)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扫码加入本站知识星球下载6000+最新精选行业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