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争夺战已经打响,为何我国5G建设速度如此缓慢?

相较于国内5G芯片厂商、手机厂商们高涨的行业热情,作为5G网络建设方的运营商却不紧不慢。在5G投资方面,根据规划,2019年三大运营商的5G总投资在310亿左右,远低于4G和3G商用元年的投入。

2019年被称为“5G商用元年”,全球各国都在争夺5G的制高点。

GSMA Intelligence最新发布全世界5G用户数情况显示,截止至2019年6月底,全世界5G用户数约213万人,其中韩国作为全球率先开通5G网络的国家,用户数占据77.5%即165万人,远超其他国家人数。

有分析认为,在5G市场初期,拥有高质量的智能手机将成为吸引客户的关键。5G市场预计将在2021年后全面繁荣,但要想长期占据市场领先地位,在早期阶段运营商的“卡位”就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已经明确表示将在今年商用5G的国家包括日本、加拿大、英国、西班牙、法国、墨西哥、波多黎各、智利、阿根廷、巴西等。各国都在抓紧时间积极抢占5G第一梯队的位置,中国运营商的步伐看起来有些缓慢。

我国5G部署情况以及存在的挑战

相较于国内5G芯片厂商、手机厂商们高涨的行业热情,作为5G网络建设方的运营商却不紧不慢。在5G投资方面,根据规划,2019年三大运营商的5G总投资在310亿左右,远低于4G和3G商用元年的投入。

尽管5G商用牌照的发放加速了5G红利的释放,但从三大运营商最新的表态来看,目前,国内5G网络建设仍在缓慢而有序的推进中。

在上个月举办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三大运营商对各自的5G部署情况和计划进行了介绍: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宣布,2019年中国移动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超过5万个5G基站,在超过50个城市实现5G商用服务;2020年,将进一步扩大网络覆盖范围,在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城区提供5G商用服务;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表示,在5G建设初期,中国电信将在全国40个城市建设NSA/SA混合组网的网络,提供5G服务,同时,力争在2020年率先全面启动5G SA的网络;

中国联通总经理李国华则透露,联通今年将在40个城市建设5G试验网络,搭建各种行业应用场景。

结合三大运营商的表态,业内普遍预计2019年三大运营商将在全国建成10万到15万座5G基站。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报告显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将在今年9月份开启商用5G网络,而目前三大运营商在首批城市的5G网搭建和测试工作已经完工。

三大运营商在2019年开始商用5G网络,前期主要以NSA组网方式,后期则是SA组网方式,而今年年底时候,运营商选定的一线城市都可以完全商用5G网络。、截止目前,宣布将在今年年底前建成超过1万座5G基站的城市有北京、上海、深圳和成都。

考虑到在最早进行5G商用的韩国,仅在首尔周边就已建成了超过5万座5G基站,仍无法实现5G信号的完全覆盖,被用户们诟病其5G网络的覆盖率和速度,以此可以判断1万座基站估计还远无法满足上述城市正常的5G商用。

5G网络建设略显缓慢,一方面有三大运营商整体业绩下滑以及5G商用前景尚不明朗的背景,但另一方面,建设5G网络核心的5G基站的建设、前期的成本控制,后期的维护支出等都是面临的诸多挑战,也是三大运营商未能完全放开部署的重要原因。

5G商用挑战

对于运营商而言,目前建设5G存在很多挑战且投入巨大,在收益上却不会有什么改变,毕竟5G的真正意义并不是只为了让大家手机上网网速更快,而是为了万物互联、自动驾驶等等。

但是,万物互联、自动驾驶等目前还远未到真正的商用落地阶段,只有手机厂商们在发布5G手机,因此,这时候大力建设5G,这于运营商而言吃力又没收益。

再考虑到,当前三大运营商还在4G网络建成回本的阶段,新的网络资费标准也让运营商的业绩在不同程度上承压。考虑到先期采用NSA组网方式的5G网络仅能支持面向eMBB(增强移动宽带)场景,面向C端的流量生意还是运营商先期的主流。但4G时代,运营商之间低资费的流量竞争就已趋于白热化,单纯向个人用户售卖流量已经不足以支撑运营商的5G建设成本,三大运营商亟需寻找新的增长空间。

因此,站在上述立场来看,对5G的投入小心谨慎也在情理之中。先不断优化稳固4G市场,获取更多收益,待5G技术更为成熟时再加大投入资金,或许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

5G基站建设挑战

另一方面,5G网络基站不同于4G基站,相比于4G网络,5G通信系统的各项设计指标和性能都有大幅提升,由于5G基站的传输距离大幅缩短,覆盖能力也大幅减弱,覆盖同一个区域需要的5G基站数量将大大超过4G基站,5G组网需要的基站的数量将是4G的4到5倍。这也意味着运营商一方面需要向通信设备商支付更多的采购费用,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基站建成后,运营商需要支付更高的运营成本。

因此,运营商5G基站设施的共建共享就尤为重要。4G时代,中国铁塔很好的解决了三大运营商铁塔等基站设施重复建设的问题,不过由于运营商基站密度和用户分布不同,4G基站设施的共建共享效果并不算理想。到了5G时代,三大运营商采用统一制式,而且在5G建设初期采用的NSA组网方式需要4G和5G双链接,三大运营商各自单独采购通信设备,再共建共享铁塔等5G基站设施就完全具有可能性。

事实上,包括铁塔在内的5G基站设施的共建共享已成为加速5G组网的必然趋势。各地的政策大同小异,核心都是通过鼓励基站设施的共建共享以及社会公共资源的开放,需要三家运营商在基站设施建设上的共享共建,也需要社会公共资源的充分供给,以此来降低5G基站的建设成本,从而加速5G网络的部署进度。

5G基站维护成本挑战

在5G网络使用的后期,基站本身的维护成本可能还会比4G基站的维护成本高出10倍左右,受限于成本原因,运营商在5G基站建设初期将主要围绕NSA展开,5G NSA能从原有的4G基站直接升级改造而来。

公开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三大运营商4G基站总数超过了372万个,其中中国移动约占一半,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各约占1/4。改造这些现存的4G基站,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运营商初期在5G基站建设上的投入成本。

除了选择从更为经济的5G组网方式外,运营商也将从基站本身的成本入手,包括选择更便宜的基站和建设更多的微基站。

5G基站功耗和其它挑战

同时5G基站的功耗几乎可以达到4G网络基站的4倍左右,5G基站能耗上升,部分原因是引入了Massive MIMO(多天线技术),4G基站主要采用4T4R MIMO,而5G基站则采用了64T64R MIMO,这增加了基站总功耗。功耗的上涨意味着电费支出也将增加,这无形中又增加了运营商的成本增加,并且为5G资费的制定增加了更多的难度。

此外,5G基站建设还面临其他配套设施改造的问题。在5G时代,基站上的挂靠的天线(负责线缆上导行波和空气中空间波之间转换的单元)和RRU(负责射频处理的单元)被整合成了AAU(有源天线单元),使得5G设备的重量相比于4G设备更重,这给一些现有的基站设施带来了挑战。

结语

国际标准化组织3GPP定义了5G三大应用场景包括eMBB(增强移动宽带),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和uRLLC(超可靠低时延)。而对于5G网络的部署架构,3GPP则定义了非独立组网(NSA)和独立组网(SA)两种标准选项,NSA仅能支持eMBB的业务场景,SA则主要能支持mMTC和uRLLC的业务场景。

5G网络部署将从NSA开始,逐步过渡到SA,而应用场景也将从主要面向C端流量用户的eMBB(增强移动宽带),转换到主要面向B端用户的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和uRLLC(超可靠低时延)。随着5G网络的逐步部署,运营商对5G商业模式的探索,也亟需从单纯的数据流量服务转向低时延、高可靠、大连接等多元化的应用场景。

就目前看来,5G商用还不能满足大众对5G的期待。无论是技术还是标准,实际上并不足以发挥出5G应有的优势。就像当年3G、4G时代一样,在更新换代之初,总会有网络覆盖有待提升等问题,需要时间和实践经验不断完善。

面对技术更复杂、部署难度更大、成本更高的5G,与闷头狂奔相比,结合实际情况稳步推进显得更是尤为重要。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