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世界围剿的中国自主存储芯片事业能否绝地求生杀出一条血路?

中国市场总共能消耗存储芯片全世界产能的百分之五十,但是我们没有一家企业能够量产存储芯片,全部需要从日本美国韩国进口,现在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投入3d nada研发接近五年的时间,在今年三十二层堆叠芯片进入生产。
目前的中国的几大存储业内翘楚包括长江存储,福建晋华,合肥长鑫,紫光集团,兆易创新,在2018年以来不断的增加产能和研发投入,合肥长鑫已于去年投产,福建晋华、长江存储也在积极投产。可是在大环境整体需求低迷,存储芯片价格暴跌,正在给刚刚起步的中国存储芯片事业带来不小的的麻烦和挑战。
 
 
中国市场总共能消耗存储芯片全世界产能的百分之五十,但是我们没有一家企业能够量产存储芯片,全部需要从日本美国韩国进口,现在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投入3d nada研发接近五年的时间,在今年三十二层堆叠芯片进入生产。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宣布中国目前已经拥有我们自己的芯片生产的U盘,告别零时代。并且紫光位于武汉的12寸晶圆厂今年投入32层3D NAND芯片生产,目前以月产能2000片小量生产,该生产基地规划三座大型12寸晶圆厂,合计单月产能上看30万片。不光如此紫光位于南京的半导体项目也将投入3D NAND芯片生产,目前南京基地已进入整地阶段,最快将于年底前动工,同时,成都的半导体项目也计划投入3D NAND芯片,合计紫光在武汉、南京、成都三大生产基地将投入1,800亿人民币生产3D NAND芯片,以冲刺经济规模的战略,换取比肩国际大厂的契机。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去年,美国商务部宣布以晋华涉及违反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行为的名义,对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实施禁售令,禁止美国企业向后者出售技术和产品。继中兴之后,又一家中国企业被美国商务部下禁售令。紧接着,中国台湾联电宣布,“美国发出制裁令,我们也会遵守美国政府的规定”,“将暂停为福建晋华开发技术,直到有关当局确认我们可以恢复为止”。
 
只要回溯此前镁光和联电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就可以发现,本次晋华是替联电挡了一枪。而联电的做法则颇有背信弃义的味道,对于当下热衷于搞技术合作和技术引进的决策者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就发展中国芯片来说,如果能够成功从海外引进技术并开花结果固然可喜,但更多的还是要立足于自身,苦练内功,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
 
日本韩国和美国作为世界上主要的的芯片生产企业几乎垄断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市场供给,国家每年花费大量的外汇来购买沙子做成的芯片,长久以来被掐住脖子,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完全没有任何的议价话语权,并且几大芯片巨头还不是很老实时不时整出工厂起火,机器损坏各种各样的幺蛾子导致减产以完成它要坐地涨价的企图,由此看来,完全掌握存储芯片技术是对以后的国家安全有着深远的影响,我们不能总是被人当做猴子一样去耍而完全没有说话的权利,这一点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和产业内科研人员的集体努力。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