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纷争的2018-平台向左,大脑向右

阿里巴巴的智慧城市则在中国掀起一场“大脑”风,在阿里巴巴提出城市大脑概念并率先在杭州,苏州等地落地之后,中国智慧城市领域就遍地大脑,甚至还有“超级大脑”出现。

TM Forum放着自己电信那一摊子剪不断、理还乱的事不管,居然也来掺和智慧城市,2017年拉着一大帮城市和机构搞了个全球智慧城市签署宣言,寄希望“使城市成为一个平台”。这些城市和机构包括亚特兰大、贝尔法斯特、芝加哥、都柏林、拉斯维加斯、利兹、利默里克、利物浦、麦德林、迈阿密、米尔顿凯恩斯、坦佩雷、乌特勒支、惠灵顿、银川、欧盟委员会等;除此之外,全球通信服务供应商(CSP)和科技公司,如Orange、Tele2、NEC;以及其它机构与组织,如CABA、FIWARE Foundation、Fraunhofer、伦敦未来城市技术创新中心、Leading Cities和OASC等也参与其中。这个庞大的阵容,姑且不论智慧城市向着平台的方向发展是对是错,光这些名字凑在一起,也是一场大戏了,不得不佩服TMF转型之快。

另一方面,阿里巴巴的智慧城市则在中国掀起一场“大脑”风,在阿里巴巴提出城市大脑概念并率先在杭州,苏州等地落地之后,中国智慧城市领域就遍地大脑,甚至还有“超级大脑”出现。在阿里巴巴看来,”城市大脑才应该是未来城市的基础设施“。构筑在超级算力之上的阿里巴巴城市大脑,将城市的数据通过智能感知,智能计算,进而支撑智能实时决策等抽象为基础性能力,赋予城市的管理者,以从根本上改变城市的运作及运营方式。

平台说,无非是希望从政策及规则层面,从顶层设计,希望参与各方组成圈子,定义好规则,以期望打破公共部门内部,私营部门内部的合作壁垒,甚至进一步打通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桥梁。这是典型的西方思维模式,在西方特有的法律,法规框架之下的必然选择。最终目的是希望在大框架制定好后,参与的各方,无论是政府机构,还是解决方案提供商,还是服务提供商,甚至中小企业创业者,都可以加入进来,一起推动智慧城市的持续建设。这确实是符合TMF一贯的作风。

大脑说,更多是在已有的基础设施之上,充分的保护已有投资,以最小的代价,将现有城市基础设施中源源不断产生的数据同步到云上,在云架构中以数据为基础,构建一个数字的城市孪生。这个数字孪生辅之以AI能力,大数据挖掘能力及大规模实时计算能力,就可以帮助城市产生自己的大脑,这个大脑最终目的是为了决策。毕竟管理的核心是为了决策,城市管理亦如是,无论是交通优化的决策,还是公共安全保障方面的决策。我理解阿里巴巴所谓城市大脑是未来城市新的基础设施,更多指的是这种smart的决策能力。大脑之所以在中国发展的如火如荼,我相信与中国文化中的务实、中庸分不开。虽然中国的智慧城市建设一样面临国外信息及系统孤岛,部门之间协调困难等挑战,但是自下而上、积沙成塔的方式,反而走的更快。

到目前为止,无论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滴滴这类互联网企业,还是IBM、华为这类传统的IT设备厂商,抑或大华、海康这类只是提供最基本的摄像头产品的厂家(慢慢也积累了自己的图形AI能力),都还是在摸索自己理解的智慧城市。

平台也好、大脑也好,细细想来并无绝对冲突,如果不是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而是结合平台建设+大脑建设,两个思路相向而行,智慧城市在全球或许可以发展的更快,这其中决心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相信。

2018年智慧城市从中国走向世界,世界也来到中国,2019年应该是更好的起点,主义之争已经很多了,价值实现是未来目标所向,无论你是西方还是东方,无论你现在向左还是向右。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