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互联网忙裁员,竟是互联网思维的终极“成功”?

“正常人员调整和优化”,在年末的互联网行业里,成为了“下岗”的代名词,知乎、锤子、美团、京东、腾讯、摩拜等10余家知名互联网科技公司,一个个都爆出裁员降薪的消息,并罕见的用了类似的外交辞令——结构优化。

“正常人员调整和优化”,在年末的互联网行业里,成为了“下岗”的代名词,知乎、锤子、美团、京东、腾讯、摩拜等10余家知名互联网科技公司,一个个都爆出裁员降薪的消息,并罕见的用了类似的外交辞令——结构优化。似乎,在年末,如果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不进行一次“结构优化”,都不配号称自己够“知名”。这一轮年末大裁员,造成的原因,每个公司都不一样,很多人总结为——互联网行业寒冬来临,开始裁员节流了。但如果仔细瞅瞅,会发现一个更为惊人的真相——这才是互联网思维的成功验证码,而且是若干互联网思维名词结出的硕果。举堆栗子,一个个来。

一微创新这是2010年之前,互联网思维这个词汇还没发明出来时的概念。套路很简单,用互联网和某个领域结合一下,就变得不一样了。比如说共享单车,明明就是租赁单车,过去就是单个旅游景点里的特许生意,或者一个城市里的市政工程;可连上网就不一样了——原来可以用一个App完成一个品牌对全国的覆盖,当然,车上要装定位和贴二维码。门槛很低的微创新,让所有人看到了创业的前景,然后如同之前团购的千团大战戏码,再次上演,2年时间,从繁华到落寞,原因何在?微创新的结果是,它还是一个租赁单车,如此而已。一个最可笑的结果是,本身微创新后能够在线退押金的“利好”,最终被退化回了千万人到ofo门口排队等退钱。当你用“微”的思维想快速突进时,你就要承担这个被你看似改造过的领域,原有的、无法扩张的根本性难题。解决了,就不是微创新。可没解决,就会最终崩盘。你真当微创(新)就不痛啊,看起来创口小,但麻药(资本输血)药效过去后,一样痛的死去活来。

二快速迭代作为一种模式,互联网企业都明白,微创新不靠谱;因此很快有了它的2.0版本——快速迭代。或者我们更准确的说,这叫试错迭代。说简单点,就是产品一开始肯定不完善,我不断的升级更新它,让它日渐完善。或许,我一天能更新5个版本,为了用户体验。说的直接点,就以“用户体验”为名,不断的试错,错了我就改,不是小改、是快改,然后直到用户满意为止。比如说斗鱼。由斗鱼(香港)分公司运营的,主打东南亚市场的直播产品Doyo于今年10月份上线。却在一个多月后,其香港分公司成为了被裁员的鱼肉。核心要义是什么,快速试错,斗鱼想要进入更多的市场,复制自己的模式过去,又不想改变自己的根本,就决定做一个面向某类人群的新产品,自然就要招募一批冲锋的战士。然后呢?不管是什么原因,觉得这个路数不行,就当试错了,咱迭代。至于人嘛,就不要了吧。类似这样在试错迭代,在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上演了。可为何能如此壮士断腕呢?下一个互联网思维来打补丁。

三去中心化咱不是要说那个暴雷无数,搞得好多人苦不堪言的比特币。这个罗胖子在《罗辑思维》里为国人普及的万应灵药,以前有个不太容易理解的名词——海星模式。说白了,就是不要带头大哥,切断哪根触角,都能好好的存活。用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经典老片里的话就是——你们各自为战、你们各自为战。在网传的说法利,知乎的裁员中,重灾区是商业化部门,用更熟悉的互联网思维名词,或风口概念,叫做——知识付费。“去年年底700人,今年大力发展商业化,人数扩张到1700人。结果商业化搞的很差,多出来的这些人哪来的就回哪去。”这样的话语,在一些媒体及自媒体的报道中,多有出现。不过没关系,作为试错迭代的补丁,去中心化模式确保了砍掉这些长出来的触角,是无害的,是清洁组织、完善自身、结构调整的必要手段。结果呢?去中心化的另一个副产品也出现了——在裁员风潮下,没有人是感觉安全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对不确定的大方向无害的组织。比如摩拜,爆出裁员的前夜,胡玮炜离职了。没关系,作为创始人,摩拜已经不需要她了,美团已经接管,既然连创始人都能走,还有谁不能走呢?反正去中心化的结果,是基本阵地在,其他的都可以是富余。用组织去中心化,形成各种小分子,形成用户黏性,达成用户的中心化(聚集在某个平台)。到底是有没有中心,这个没必要讨论,也没有人会和被裁员的人去讨论。反正,3分钟办离职就行,反正被裁员的肯定是被优化的富余。可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答案或许是,上述版本和补丁,都是为跨界这个互联网思维做得必要准备。

四跨界打劫好像跨界打劫和鼻涕泡都出来,是罗胖子(不是卖手机的那个)喜欢用的口头禅。不过互联网行业本身也好这口。如果说过去美图做的比较失败的手机,小米暴雷了的网贷,还多少是基于用户(粉丝)来进行的产业跨界;那美团跨界,多少让人觉得有点远,直接奔赴到打车的战场上,哪怕大格局已经定了的背景下……通过打车把用户带去目的地饭店、景点还有其他?这个梗,一直没有被论证为有效。但互联网公司依然乐此不疲的坐着一个又一个匪夷所思的跨界,正如马云说的“万一成功了呢?”当然,跨界既然和打劫连在一起,就说明风险很高,打劫很容易失败,失败就立马“枪毙”(快速迭代),没有死缓。结果,大多数时候,真的是不成功则成仁。而一起成仁的,自然是那些跨界失败领域的先头部队,俗称“炮灰”五连接需要最终,互联网思维的基本盘面被打开,这些都是裁员的根源所在。而互联网思维的最核心,也就是上述微创新、快速迭代、去中心化、跨界打劫,还有一个互联网底色——连接需要。让蜘蛛网连接所有人的需要,是互联网公司的野望,也促使他们希望自己成为蜘蛛侠,完成快速进化和变身。于是微创新、快速迭代、去中心化、跨界打劫也就顺理成章了。当然,背后更多的是资本大佬们的运作,没有资本输血,一切皆无可能。同样还是资本大佬的运作,忽悠出了风口,完成了接盘,也就盆满钵满的离场了。留下一地鸡毛,和一封封裁员信(未必纸质)。互联网思维的胜利,代价就是如此。裁员潮,恰恰是成功达成互联网思维的“验证码”。真想套用一句戏文,说一句:劝千岁,“裁”字休出口。但这几无可能。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