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互联网法院与中国网络作家村的司法区块链情缘

管平潮高兴地对凤凰网浙江表示,“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司法区块链直击网络文学作品维权的痛点,确权、取证、诉讼,全都可以在网上进行,符合网络作家的习惯,提升了便利性,降低了维权的成本和难度。”

最近一周,杭州互联网法院与中国网络作家仿佛一对热恋中的少男少女,频频互动、形影不离。

12月6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网络作家村上链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

12月9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与杭州高新区(滨江)签署“关于加强中国网络作家村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合作协议;

12月10日,以蒋胜男为代表的中国网络作家村10多位知名网络作家赴杭州互联网法院,实地观摩网络著作权保护及司法区块链应用;

同日,知名网络作家、《仙剑奇侠传》作者管平潮登录全球首个司法区块链平台,将其40多万字的新作《仙风剑雨录》进行了确权登记,得到一份永久有效、无法篡改在电子确权证书。杭州互联网法院和相关公证处、鉴定机构也同时给予存证,确认管平潮拥有对上传司法区块链的《仙风剑雨录》的著作权。

管平潮高兴地对凤凰网浙江表示,“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司法区块链直击网络文学作品维权的痛点,确权、取证、诉讼,全都可以在网上进行,符合网络作家的习惯,提升了便利性,降低了维权的成本和难度。”

在杭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王江桥看来,杭州互联网法院与中国网络作家村,这对杭州的全球首创,这段时间无疑是擦出了火花。

2017年8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亲自为杭州互联网法院揭牌,成为全国首家集中审理涉网案件的试点法院;

2017年12月9日,位于杭州高新区(滨江)的中国网络作家村正式挂牌,唐家三少、月关、管平潮、蝴蝶蓝、猫腻等五位知名网络作家上台签约,正式“驻村”,一年来已吸引107位网络作权驻村创作、创业。

网络作家管平潮《仙风剑雨录》的确权电子证书

同为杭州的全国首创,又同时具备互联网基因,一江之隔的杭州互联网法院与中国网络作家村之间的频繁互动也就不难理解了。更为重要的是,“为网络文学提供知识产权保护,本身是杭州互联网法院的职责,通过司法延伸服务,来净化网络文学创作环境,让每个人都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权利,本身也是杭州互联网法院探索、改革的试点任务之一。”王江桥告诉凤凰网浙江,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长杜前曾专门带队前往滨江区政府,对接中国网络作家村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滨江区委宣传部负责人也多次来杭州互联网法院商讨如何加大对网络作家的维权,通过一年来的发展、扶持,中国网络作家村已成为该区文创产业的新军和新的经济增长极。

知名作家、小说《芈月传》作者蒋胜男在座谈会上发言

对于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司法区块链系统,蒋胜男直言:“对我们网络作家来说,太需要、太及时了,如果早几年推出就更好了。”因为早期在确权、存证方面的问题,她至今仍为她的小说《芈月传》在奔波维权。管平潮也坦言,以前很少对盗版剽窃进行司法维权,是因为时间精力成本太大,就只能放弃。

王江桥说,网络文学作品侵权行为呈现出侵权成本低、侵权手段隐蔽、侵权主体难寻等特点,特别是网络侵权取证难问题,给网络作家维权造成很大困扰,而网络作家的维权意识也不是很强烈。“司法区块链的上线是想唤醒作家们的权利意识。”

杭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王江桥向网络作家介绍司法区块链

10日下午,在杭州市江干区钱潮路22号的杭州互联网法院三楼的法庭和新闻发布厅,副院长王江桥亲自向网络作家们介绍“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在线庭审,并现场演示司法区块链的维权流程,快捷、便利的异步审理模式赢得了作家们的一阵赞许,通过司法区块链对网络作品进行确权、存证和诉讼,更是让网络作家们跃跃欲试。蒋胜男对凤凰网浙江说,“今天晚上或明天,我就会把我的作品传上去,进行确权。”

在交流环节,王江桥还纠正了网络作家对于网络作品侵权标准的一些误解。对于一些网络作家提出的,在维权过程中,如何确定“抄袭比例达到20%”的这个侵权标准时,王江桥反问,“你是从哪个渠道了解这个标准的?事实上,在我国著作权法中并没有规定抄袭的比例,而是‘完整的、独创性内容是否有被抄袭’,”王江桥纠正道,抄多抄少是情节问题,并不影响对侵权的定性。王江桥打了个比方,“如果按照你们的理解,一百万字的小说,如果一定要抄袭达到20万字才算侵权,那对原作者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这是个误解!”场下网络作家笑声一片。

王江桥指出,通过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确权之后,不仅作家获得相关的内容和哈希值(一串函数),同步,杭州互联网法院、相关公证处、鉴定机构也存证下来,确保整个过程,不管是确权,存证、还是维权,全流程记录,全链路可信、全节点见证,有效解决了作者身份确定难、作品形成时间及内容固定难和侵权证据取证难等问题。目前该院已立案的88件案件均为网络著作权、邻接权侵权纠纷。

在演示现场,杭州互联网法院向网络作家们展示了“24小时不打烊的法院”的风采。晚上十一点多、凌晨两点多的案子立案并不在少数。王江桥说,在前期证据准备充分的情况下,网络作家们在家里点点鼠标,二十分钟或三十分钟就可以完成诉讼,足不出户就可实现维权。

王江桥说,杭州互联网法院有个愿望,那就是通过司法区块链、异步审理、在线审理等司法保障,确保中国网络作家村的作家有信心,并放心地在杭州这块土地上进行创作,使杭州成为中国网络文学之都。

而这个愿望与滨江区不谋而合。滨江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周皓说,杭州互联网法院中国网络作家村完成上链后,原创作家可以通过司法区块链平台,利用技术手段为原创作品办一张“原始电子身份证”,且永久有效,无法篡改。实现足不出户、一键维权,激发原创作家的维权热情,持续净化和维护版权生态,对于优化网络文学的发展环境,保障中国网络作家村成为中国网络文学事业和网络文学产业发展的核心区和示范区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据了解,杭州互联网法院区块链于今年9月正式上线,截至12月5日,司法区块链平台已经接入公证处、司法鉴定中心、新华社、杭报集团等多个节点,存证量突破1200万条。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