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多国竞相采用NSA方式部署5G,怎么就成了“假5G”?

当海外运营商已经在埋头推进的时候,国内很多人还在打口水仗,争论NSA是不是真正的5G。市场竞争只争朝夕,NSA是假5G这个观点应该尽早摒弃。

2019年4月3日深夜11点,韩国SK和KT两家运营商同时宣布开启5G网络服务。而在此前,两家运营商本来计划是4月5日宣布正式商用的,但鉴于美国运营商Verizon将于4月3日宣布正式商用5G网络,韩国果断决定提前两天发布,正好比Verizon提前1个小时,抢下5G“全球第一”的桂冠。

在此后美国的新闻发布会上,Verizon表达了大大的不服,认为4月3日韩国宣布商用时仅有临时的6个用户,普通用户能够正式注册只能在4月5日开放,所以韩国的抢发并不是实质的商用,仅仅为了公关宣传和炒作而已。

美韩的运营商如此在乎5G的抢先商用,而且实际上两国的运营商也做好了准备,采用已经冻结的NSA方式在多个城市部署5G网络,发展商用用户。

海外打得火热的同时,在国内5G也已经成为今年经济社会的最大热点之一,然而产业发展过程中总是伴随着各方面质疑的声音,给业界带来不少困惑。在很多场合中,各种带有阴谋论、民族主义等情绪的推文往往更能吸引眼球,迅速引来业界热议,但可能造成一些负面影响。其中,针对NSA和SA架构的争议是焦点之一,不少从业者提出“SA组网才是真正5G”,甚至有人直接抛出“NSA组网是假5G”的言论,给业界带来极大的误解。

在笔者看来,且不说NSA本身就是3GPP官方明确定义的第一个5G组网标准(2017年12月3GPP宣布首个5G标准冻结,支持NSA部署),仅仅从“NSA组网是假5G”这个观点论据的逻辑性来看,这一观点就站不住脚。笔者提4个问题,对这一观点论据的逻辑性进行澄清。

第一,将支持不同业务场景定义为“真”、“假”5G,是不是偷换概念?

所谓的NSA组网,就是借助4G现有的核心网+新建5G基站快速实现5G部署,而SA则是核心网和基站全部新建。NSA组网可以支持5G eMBB业务场景,SA则可以支持5G eMBB、uRLLC和mMTC业务场景。

那些“NSA是假5G”观点的推文中,基本的论点是NSA只支持eMBB场景,只有支持uRLLC和mMTC场景的SA才是真5G。这不免有偷换概念的嫌疑?eMBB当然是无可争议的5G业务场景,能够支持这一业务场景的网络部署方式怎么就是假的呢?如果“真”与“假”的评价标准是必须同时支持三大业务场景,以此逻辑推断,那么2018年6月冻结的SA标准也是假5G,因为这一版的标准只定义了对eMBB和部分uRLLC场景的支持,针对mMTC的标准化并未定义。

很明显,支持业务场景的多少作为判定“真”、“假”5G的标准并不合理,NSA不能支持5G所有场景,但现阶段的SA也没法支持5G所有场景,不过确定的是两者都支持5G的场景,那么就不能判定NSA是假5G。

第二,海外运营商争破头去抢先商用5G,是在抢一个假5G的名分?

正如文章开头所提,美韩为争夺5G商用的“全球第一”可谓竭尽全力,不仅仅抢一个名分,也基于5G基础设施迅速推动产业发展。近日,韩国科技电信部表示,在正式商用仅一个月后,几家运营商已有26万的5G用户,5G基站已增长到超过5.4万个,一些初期的网络缺陷和效率问题正在得到解决,今年年底前,韩国运营商的5G通信服务将会覆盖93%的全国人口,建设23万座5G基站。这些基站的部署,都是基于成熟的NSA方式来建设的。

作为一个拥有5000万人的国家,韩国曾经在3G/4G时代表现的也非常积极,由此带来高达94%智能手机渗透率和全球网速最快的成果,为该国的电子和信息通信产业形成强有力支撑。5G的抢先商用不仅仅是噱头,更在于尽快给国民经济各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基础设施。

大洋彼岸的美国当然不甘示弱,4月13日,特朗普在美国5G部署活动的演讲中指出,2019年年底,美国将有92个5G城市准备就绪,超过韩国的48个城市,计划在5G网络上投资2750亿美元,为美国创造300万个就业机会,为经济增加5000亿美元动力,而且强调“美国必须赢”。从5G当前标准成熟度来看,特朗普口中所指的今年92个城市5G建设当然是需要用NSA的方式来部署。

此前的3G/4G网络主要面对的是人与人的连接,能够影响的产业数量有限,而5G面对国民经济千行百业,一些行业转型升级的瓶颈就在于网络基础设施,因此5G尽快商用不是通信业一个行业的事,而是满足整个产业经济发展之需。

若真如一些人认为的“NSA组网是假5G”,那么美国、韩国等国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在国内几十个城市用NSA方式建设的是一张假5G网络,这些国家政府和运营商决策有那么随意吗?

第三,5G有明确的技术和体验标准,NSA满足了标准为什么还认为是假的?

3GPP在2017年12月宣布首个5G标准冻结,这一支持NSA的标准是3GPP专家为了满足全球运营商快速、低成本商用5G的需求,加速标准进程形成的。若“NSA组网是假5G”这一观点站得住脚,那么3GPP众多专家夜以继日地加班,就为了加速一个假的5G标准出炉?3GPP专家的工作意义何在?

既然是3GPP宣布冻结的标准,NSA一定满足了eMBB场景下几个KPI的要求,可以说NSA达到了5G的KPI要求,满足5G定义中KPI要求的被定义为假5G,那么什么是真的?

除了技术方面的标准外,对于最终用户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使用的体验,至于采用什么组网方式和技术,并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事情。当NSA能够为最终用户带来5G所宣称的体验时,NSA当然是标准的5G组网方式。

NSA所支持的eMBB场景,必须达到5G eMBB场景体验速率。实际上,早在2018年9月,中国联通在北京金融街区域完成的5G NSA峰值速率验证中,选用对现网影响小的Option 3x NSA 组网方案,以4G作为控制面的锚点,构建4G与5G双连接的组网形式,测试的单用户体验速率超过3Gbps。

多家运营商对于NSA的实际测试已达到最低1.5Gbps以上峰值速率,同时在NSA的组网下,运营商可以综合利用4G/5G频率,进一步提升用户下载速率,下载速率体验上比SA组网具备了一定的优势。由于SA的组网方式将部署在2.6GHz、3.5GHz以及更高的频段上,而NSA则可以充分地将4G/5G频率捆绑在一起,充分利用4G的低频,实现比单纯SA更高下载速率。

频谱效率提升也是ITU对5G提出的KPI之一,NSA的部署若能实现频谱效率的进一步提升,也是进一步满足5G要求的表现。原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在多个场合呼吁,运营商可以推进频率共享来应对5G资源稀缺的问题。无线电频谱是非常稀缺的资源,未来5G商用中确实需要着重考虑,NSA或许是一个提升频谱效率、节约资源的有效方式。

既满足5G定义中的技术要求,又能达到实现体验标准,而且还提升频谱效率,那些认为“NSA组网是假5G”的人对此为什么视而不见?

第四,只盯着一步到位,经济社会总体效益不去考虑了吗?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这一观念已经深入人心,5G不仅仅给自身行业带来新的机遇,更为整个社会带来大量新增产值和就业,那么对5G产业的发展、尤其是5G网络部署的节奏需要充分考虑对整个社会带来的影响。

早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加快5G商用步伐”就写进了2019年中央经济的重点工作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在近日一次演讲中表示,5G正在给数字经济带来新一轮洗牌,哪个国家能够走在前头,就占领了下一轮世界经济竞争的制高点。在国家的顶层设计中,对加快5G商用的决策是站在更高的层面和角度。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仅仅盯着一步到位的SA部署方式,有可能延缓5G商用的步伐,无法对国家顶层设计中期望5G快速带来社会变革形成支撑。NSA作为快速部署的方式,在5G加速商用、快速为经济社会提供赋能、形成国民经济投资驱动等各方面中做出贡献。

从具体的应用案例来看,韩国、美国等海外运营商采用NSA方式抢先商用5G,也开启了很多5G应用场景的试验和落地。NSA虽然主要支持5G eMBB的场景,但通过NSA部署的5G网络不但为未来5G手机的应用提供支持,而且已在大量垂直行业中得到应用,这些垂直行业应用是原有4G网络无法支持的。

当前5G使能千行百业的大幕已经拉开,5G医疗救护车、5G公安高清视频监控、5G商飞智能制造、5G+4/8K超高清直播、5G特种车辆(如挖掘机、重型货车)远程操控等垂直行业应用场景,都是通过5G NSA支撑部署的。当然,对于那些要求极度严苛的关键应用场景,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等场景,还有待R16标准冻结后基于uRLLC的技术来实现。

当新的应用、新的商业模式的出现,而且是以前2G-4G网络无法支撑的,就在为各类垂直行业带来新的机遇和为行业转型升级形成赋能。当NSA快速部署为运营商和产业界带来5G应用落地的先机时,“5G改变社会”正在到来。从这个角度看,NSA一定是真正的5G标准。

总结来说,对于一个重要事物给出“假”的轻率结论可能会造成业界大范围的负面影响,我们需要更加理性的思考、更充分的论据来得出一个结论。不论是从权威的评价标准、部署效果还是应用案例来看,“NSA是假5G”的结论都具有误导性。当海外运营商已经在埋头推进的时候,国内很多人还在打口水仗,争论NSA是不是真正的5G。市场竞争只争朝夕,NSA是假5G这个观点应该尽早摒弃。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