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在资本低潮中逆风而飞

事实上,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是同一概念的两种表述。有专家认为,现在谈论的工业互联网,带有自上而下推动,由政府进行规划,进行大规模投资、建设的色彩。产业互联网则相反,是自下而上的市场之路。

工信部部长苗圩在近期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5G真正的应用场景,80%应该是用在物与物的通信,如工业互联网、车联网、远程医疗等领域。

在此之前工信部刚刚公示了一份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清单涉及十个平台,分别是:海尔COSMOPlat,东方国信Cloudiip,用友精智,树根互联根云,航天云网INDICS,浪潮云In-Cloud,华为FusionPlant,富士康BEACON,阿里supET,徐工信息汉云。

就在公示的同时,有关方面在北京组织了一场工业互联网投融资对接会,尝试着为工业互联网企业与金融投资机构搭建起有效的沟通机制,为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解决资金问题。

上述平台清单中,树根互联今年6月刚完成了B轮融资,融资规模达5亿元。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由三一重工物联网团队创业组建,因而有非常重的工业基因。它在成立第二年即获得数亿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投创新、经纬创投、中移创新产业基金和海捷投资等。

资料显示,目前树根互联已落户广州、北京、上海、长沙、苏州、西安等城市,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可覆盖95%主流工业控制器,支持400+种工业协议解析,平台各类工业设备连接数超56万台,覆盖61个工业细分领域。

在资本低迷的大环境下,树根互联的黄路川分析,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有很多企业退出了工业互联网领域,也有很多小企业倒闭——原因是工业互联网业务短时间内难以产生实际价值,难以落地。而另一方面,大型企业包括国企央企等,由于内部设备、资产、生产等管理,以及外部的供应链和客户服务管理的需求强烈,对工业互联网的热情却不断升高。同时在政策方面,国家对工业互联网公的开宣讲虽然低调了很多,但实际推动力度则一直在加强,各地方政府都在落实政策、落地项目。

当下仍是工业互联网的初期阶段,在政策导向和产业的推动下,大量平台型企业包括初创企业进入工业互联网领域,整个产业对于资金的需求相当强烈。

清单中的另一个平台富士康BEACON,已经于去年6月登陆A股。工业互联网是郭台铭转型的方向,首次募资270亿元,其中计划在“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项目上总投资21亿元。去年工业富联实现营收近4200亿元,在研发方面投入了90亿元,今年上半年也实现了营收净利双增。

去年上市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除了富士康外还有徐工信息汉云。徐工信息成立于2014年,是徐工集团旗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2018年1月在新三板挂牌。成立以来,徐工信息为徐工集团建立了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平台,纳入了超过40万台设备。但在今年3月徐工信息决定终止挂牌,开始备战科创板。

尽管处于资本低潮期,但实际上今年前三个季度工业互联网领域的融资情况仍旧相当活跃。前三个季度,泰伯网不完全统计有23起工业互联网的融资案例,总融资额约60亿元,其中近半的融资额过亿。

在这二十余笔融资中,多数工业互联网企业都服务于生产制造等环节。融资额较高的几家企业包括智布互联、树根互联、黑湖智造等,分别为7亿元、5亿元、1.5亿元人民币。

智布互联在近期完成的1亿美元C轮融资,由腾讯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宽带资本跟投。此前,它已经完成由险峰长青、翊翎资本、IDG 资本、暾澜资本投资的 A 轮融资和元璟资本、经纬中国、翊翎资本投资的 B 轮融资。

在工信部公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中,之所以没有智布互联,原因在于它是一家纺织产业互联网公司。它聚焦于纺织行业,而不是清单所要求的“跨行业跨领域”平台。

智布互联创始人傅俊超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生产和出口国,产业规模达数万亿级别。但长久以来,纺织行业都是一个劳动密集程度高的产业,行业痛点明显:纺织厂以传统家庭作坊为主,规模小、行业性软件产品少、信息化程度低,企业管理方式落后,难以应对国际竞争。

智布互联思考的是互联网共享经济下纺织行业该如何突破,以及未来工厂如何建立更为高效的运作模式。目前全球排名Top200制衣厂70%都是它的客户,公司已于去年实现了千万元级别的盈利。

在智布互联之外,专注于某个产业的工业互联网企业还有埃睿迪、微云人工智能和创联科技。埃睿迪聚焦于环保,今年上半年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为BV百度风投。微云人工智能则聚焦于数字化牙科发和医疗服务,近期获得上亿元A轮融资,由沸点资本独家领投。创联科技的核心是矿业和纺织,7月完成了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峰谷顺海。

有数据统计,国内目前约有270个工业互联网平台类产品,超过其他国家数量的总和;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成员至900多家。

前三个季度,在泰伯网统计到的二十余笔工业互联网融资中,有不到四成的企业聚焦于交易、物流等领域。企业虽少融资额却很高,占总融资额的62%,超过43亿元。

另外,所有融资中57%属于A轮及A轮之前,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工业互联网的创业和投资热情仍然比较高。从今年的情况看,腾讯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意愿较为突出,它领投了智布互联、销售易、震坤行三笔融资,其中两笔为C轮及C轮后融资。钟鼎资本也参与了三笔融资,其中领投锐锢商城,跟投信良记和震坤行。宽带资本也十分活跃,领投了雪浪数制,跟投了智布互联。

今年全国两会,马化腾提出了一份关于“加快发展产业互联网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建议。他认为,产业互联网是未来全新的大领域,有很多想像空间。互联网将全面渗透到产业价值链,并对其生产、交易、融资、流通等环节进行改造升级,可以形成极其丰富的全新场景,极大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这应该是腾讯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投资活跃的原因。

事实上,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是同一概念的两种表述。有专家认为,现在谈论的工业互联网,带有自上而下推动,由政府进行规划,进行大规模投资、建设的色彩。产业互联网则相反,是自下而上的市场之路。

或者说,国内工业互联网平台,更侧重于product和production两个维度的整合。产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多以商业模式创新,通过供应链的整合来实现平台功能。相对而言,Business维度的整合更容易创造商业价值。

然而,不论产业互联网还是工业互联网,在国内的发展不仅仅需要解决资金问题,其、人才问题也相当突出。

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张建伟表示,工业互联网是需要长期投入的领域。

“这是一个需要通才教育的领域,尤其对新工科的教育变得非常迫切和重要。要培养既懂IT,又懂工业,又懂制造的人才,这对高校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挑战。”

在人才领域,来自国家的政策引导也必不可少。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