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消费互联网是“规模经济”,工业互联网是“价值经济”?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如果中国要从工业大国变成工业强国,精细管理一定要战胜粗放发展,速度与激情将被专业与韧性取代。

不同于消费互联网的“规模经济”,工业互联网是“价值经济”——一切以为工业企业“降本、提质、增效、减存”为目标。

在消费互联网时代,评判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价值尺度是MAU(月活跃用户数),而工业互联网公司的价值在于能为工业企业带来多大的ROI(投资回报率),工业企业会以ROI来决定会不会付费。

以往蒙泰为了保证生产,工厂都是采用24小时不停机的方式,每年的能耗巨大。据统计,蒙泰控制车间的年能耗成本高达800余万元,约占全厂每年能耗的50%。

2018年12月,广东蒙泰采用了树根互联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通过精准检测设备运行状态,并基于根云云平台构建大数据分析模型,就地优化控制系统,蒙泰每年至少节约总节能量1405728kwh。

参与项目的蒙泰项目经理给「甲子光年」算了下他们的ROI,节能1405728 kwh意味着节省77万元的能耗成本,如此直观的节能降本投资,回收期只需0.65年。

这笔账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是工业企业愿意进一步尝试工业互联网的重要动力。

正是基于这四大逻辑,在工业的地盘里,消费互联网“赢者通吃”的神话结束了——短平快的打法难以为继,三年上市的神话难再出现,快速长出千亿市值的独角兽之梦也很难成为资本市场和初创企业的小目标。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如果中国要从工业大国变成工业强国,精细管理一定要战胜粗放发展,速度与激情将被专业与韧性取代。

这种变化,已开始在对一片片刀具的精确预测、对一台台空压机的精准调参、对一座座锅炉的改造优化中照进现实。

从粗到细、从莽到巧,快不起来,但必须做。

也许几年后我们将逐渐习惯:钱是一笔一笔赚的,公司是一岁一岁长大的,行业困难是一个疙瘩一个疙瘩解开的。

这是工业从大到强的进化路径,这也是一国从大到强的进化路径。

本文来自信息化观察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