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指日可戴


口罩指日可戴

口罩指日可戴

撰文 /   邵蓝洁 宋家婷

编辑 /   张硕






一“罩”难求,八方支援


2月9号晚上十一点半,爹地宝贝副总经理林颜挺刚刚从生产线下来,但是生产线的技术工人还在做试产的调试。为了保证这条生产线能够快速生产,爹地宝贝安排了技术人员两班倒24小时调试。


爹地宝贝所调试的并不是他们新引进的纸尿裤生产线,而是一条口罩转产生产线。 


从大年初四开始,原本生产纸尿裤的爹地宝贝,开始研究怎么转产做口罩。作为福州市唯一指定的口罩生产企业,爹地宝贝压力大、任务重、时间紧。林颜挺告诉AI财经社,“现在初步测算,中国口罩每天的需求量是1.5亿个,陆续复工后,需求会更大,用量翻一番”。

口罩指日可戴

图/爹地宝贝微信公众号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口罩一夜之间脱销。2月10日起,全国多地企业陆续复工,已经成为必需品的口罩,供给不足的矛盾更是与日俱增。


一方面,出入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企业复工也需要有一定量的口罩储备保证每天提供给员工;另一方面,无论是线上电商平台还是线下药房,一“罩”难求已是常态,即便一线医护人员的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也处于紧缺状态。


国家发改委最新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0日,全国22个重点省份的口罩企业复工率已经超过76%。2月初工信部总工程师田玉龙曾透露,我国口罩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这也是全球最大产能。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估算,2月底每天预计能生产各类口罩1.8亿只。2月8日,华创证券报告显示,乐观估计到2月底,我国口罩日产能有望提升至2亿只。


但是对于目前市场需求而言,这个数字一点也不乐观。根据2020年1月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9年末中国内地总人口首次突破14亿人,其中16岁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约为8.9亿人。即使按照人均每天一只的用量,目前的口罩供给量缺口仍旧是天文数字。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场口罩支援大战中,出现了越来越多像爹地宝贝这样“不务正业”的企业。


“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2月6日下午,中国石化官方微博、易派客官方微信发布英雄帖:“我们需要口罩机。您若有富余、可用的设备,可转让给我们,我们将协调生产、增产口罩。增产的口罩,我们可全部收购支持湖北抗疫一线,也可支持企业所在的地方防疫抗疫”。 这则消息发布后,得到800多万次点击阅读,2.5万次转发,易派客微信阅读量迅速达到10万+,文中联系人沈先生的电话也被迅速打爆。 


承担中石化口罩生产任务的正是中石化子公司易派客,后者也是最大的工业品电子商务平台,拥有丰富的口罩原材料熔喷布储备。中石化表示,若有企业缺此原料,公司可运输上门。


 除了口罩原材料的直接提供者们,看似毫无瓜葛的电子企业、汽车制造商也通过各种方式加入战场。


2月5日,代工巨头富士康集团旗下工业富联的口罩生产线顺利实现试产,预计2月底可达日产口罩200万只。富士康方面称目前公司正在申请产品资质认证。


2月6日凌晨,上汽通用五菱发布消息称,在广西区、柳州市政府支持下,公司联合供应商广西德福特集团,通过改建后者生产线的方式转产口罩,本月内12条口罩生产线(4条生产线生产N95口罩,8条生产一般医用防护口罩)可投入使用,日生产量预计达到170万个以上。

口罩指日可戴

图/受访者提供


同一天,由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带队,负责此次转线生产任务的广汽部件专门前往东莞考察口罩生产设备制造商快裕达,了解口罩生产设备的制造、组装和调试技术,研究新建口罩生产线的技术可行性。3天后,广汽部件第一台口罩生产线样机就已制造完成。


 2月8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公司转产口罩进入生产环节,预计将在2月17日前后量产出货,2月底口罩产能可达500万只/天。比亚迪方面告诉AI财经社,具体由深圳宝龙工业园比亚迪第九事业部组织生产。除了口罩,比亚迪还同时宣布生产消毒液,具体事宜由比亚迪中央研究院负责,2月底消毒液产能可达5万瓶/天。


除上述企业外,AI财经社粗略统计,包括OPPO、三友化工、和硕等制造/代加工企业,水星家纺、三枪内衣、华纺股份等纺织服装类企业,以及青蛙王子集团旗下的润美纸业、中顺洁柔纸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都在2月初成为口罩跨界援产大军的一员。此外,包括陕汽、红豆股份、报喜鸟等企业也改线转产护目镜、医用防护服等医疗防疫物资。


天眼查一组数据显示,以工商注册变更信息为标准,自2020年1月1日至2月7日,全国超过3000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其中近700家为科技推广、软件信息技术服务业等企业。 




跨界转产,各显神通



跨界生产口罩,这些来自能源、汽车、电子、消费、环保等各行各业的企业,面临的问题直接而现实,车间、原料、设备、工艺、人员,环环相扣。


口罩生产的环境要求必须是10万级洁净(即每立方米大于0.5微米的颗粒不超过10万个)车间生产,净化车间的洁净度级别,洁净度值越小,级别越高,造价也越高。医疗口罩要求更高,除了要在10万级的洁净车间生产,还需要环氧乙烷的消杀灭菌,环节更繁琐,时间更长,根据消杀设备的不同,生产期比普通口罩要长3-7天。


从目前宣布转产跨界的企业来看,他们在车间硬件上有一定基础。


整车企业、电子企业拥有丰富的无尘车间操作、管理经验,也便于改造生产线。上汽通用五菱表示,目前正在对生产线进行改造并启动生产准备工作,无尘车间的建设工作正在同步开展。


红豆股份因为服装被大众消费者熟知,但实际上还有医药业务,因此具备医药生产级别的10万级洁净厂房,可以迅速改造成医用一次性防护服的生产车间。2月3日下午,红豆股份第一件一般防护服已经顺利下线。


纸尿裤的生产车间要求在30万级洁净,但是爹地宝贝在2015年出于发展规划,预埋了10万级洁净设备,在这个“天降大任”的时机, 被提前激活。“只要做好隔离隔板,包括人员进入的洁净标准,储藏室之类,所以整体转换速度很快。”林颜挺告诉AI财经社。

口罩指日可戴

图/爹地宝贝微信公众号


“现有设备与口罩生产原理相近,但工艺不同,要进行技术改进、材料供应、设备改造。”青蛙王子集团润美纸业(福建)有限公司在接受《福建日报》采访时透露,润美纸业原本的生产范围是湿巾、纸尿裤等等,拥有30万级净化车间及自动化生产设备。


车间准备好了,第一生产要素是原料。生产口罩的原材料主要是聚丙烯,生产熔体质量流动速率在33-41g/min的聚丙烯产品,可以达到卫材聚丙烯熔喷无纺布标准,用于医用手术用品、民用卫生用品等领域。


上汽通用五菱上游供应商——广西德福特集团有限公司,主要生产NVH隔音棉等高分子材料及其零部件,目前,上汽通用五菱生产的部分产品采用了可用于医用用品的高规格材料聚丙烯来生产隔音棉。从原材料、生产技术的准备方面来说,对生产口罩具备很大的优势,对生产线进行专业改造后即可快速启动生产。


纸尿裤和口罩在原料上有共通性,简而言之,都是无纺布的一种,林颜挺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爹地宝贝的供应商同样也具备口罩原料的生产资质,口罩所用的原料生产也是他们的业务之一,因此在原料调配方面会比较容易一点。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跨行生产口罩,尤其是大型工业企业的加入,原料的供应也变得紧俏起来。


进入2月以来,中国石化已向市场投放聚丙烯等医卫原料1.5万吨,预计2月份还将继续向各大医卫材料客户保供生产原料约8万吨。也就是说,中国石化本月将加紧生产近10万吨医卫原料。


口罩的生产并不复杂,而且自动化程度较高,在工艺技术上的难度并不高,但是对于转产的企业就不一样了。


“原本尿裤生产线技术比口罩生产更复杂,转产口罩需要在设备上、刀模刀组上进行更改,而且更改是不可逆的。”林颜挺介绍,口罩生产线在疫情前的价格大概在10万-30万元左右,疫情后翻倍增长,最高已经顶到180万元甚至更高。“纸尿裤的生产线是几百万到几千万元级别的,所以这个转产其实是一个降维。”


爹地宝贝为这次转产口罩投入了将近200人,包括原料采购、生产改造、流水线,包装等整个环节。“预计可以实现1分钟600片口罩的生产,因为设备的工业化自动化水平较高,单纯流水线上不是很多人,但是改造的设备生产效率比较快,1分钟600片,需要的包装人员很多,我们也在匹配包装的自动化设备,后期可能不需要这么多人了。”




政府助攻,高效联动



林颜挺计算了一下,口罩生产从整体计划到投产,时间压的很紧,7天就完成雏形,10天就开始试产,“企业如果自主去完成,效率很难达到这个水平。”据他介绍,在整个过程中,政府组织了相应的工作小组分工配合,比如上游企业未开工的物流运输问题,医疗资质的审批问题等等。


据报道,润美纸业在接到转产任务后,公司用三天时间学习相关国家标准,采购原辅材料,研究各类技术改造难点,完成了生产线改造。润美纸业目前所生产的口罩具备基本的防护效果,2月中下旬,其采购的专业口罩生产线将到位,届时可量产国家标准的医用一次性口罩,日产能将达到8万只。


比亚迪也以3天出设备图纸、一周出设备、10天出产品的速度,登上2月9日晚间的《新闻联播》。广汽部件从考察到生产设备调试也只花了不到5天时间。富士康则在2月5号就进行了试生产。


在中石化发出“英雄帖”后,3个小时内就找到了合作伙伴。2月7日中午,中国石化就已经与合作伙伴对接完成11条口罩生产线,并开始进入设备安装程序。


上汽通用五菱告诉AI财经社,项目从设想之初就得到广西区、柳州市、来宾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得以快速推进资金、项目审批、资质认证等方面的工作。在资金方面,由国家开发银行提供5000万元贷款;项目审批方面,得到政府相关许可,支持在可控的范围内开设“绿色通道”,办理完整的资质验证、审批认证(包括但不限于生产许可证、经营许可证、卫生许可证、产品合格证、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等),将正常流程所需的43天缩短到20天以内,预计3月前可以办理好所有所需手续。


从1月下旬起,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就发起号召,要求各地迅速组织医用防护服、口罩、医用护目镜、负压救护车生产,并为这些转产企业提供税收、金融等支持政策。


2月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关于发挥政府储备作用  支持应对疫情紧缺物资增产增供的通知”,明确提出支持有关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增添生产线(设备)迅速扩大产能,积极帮助企业解决资金、资质、生产场地、设备购置和原材料采购等实际困难,促进上下游生产良性循环,提高全产业链生产能力。 


在政府的强势助攻下,上汽通用五菱联合生产口罩项目,从提出想法到进入具体的实施阶段仅花费不到5天的时间,现有车间已有生产员工共92人。为了满足产能需求,上汽通用五菱方面告诉AI财经社,除了上汽通用五菱的支持人员,公司2月5日起面向全社会进行招聘,共计划补充85人,截至2月6日中午已经有30人应聘,2月7日前已全部到位。


AI财经社了解到,2月9日上汽通用五菱联合供应商生产的第一批20万个口罩已经顺利下线。为了扩大产能,上汽通用五菱同时自建了生产线。2月13日晚,上汽通用五菱自产口罩已经批量出货,日产量最高可达200万个。

口罩指日可戴

按照计划,爹地宝贝第一批口罩生产线投入之后,陆续第二、三、四批也将开工,“第一批出来的口罩可能相对简单,就是普通白色表面口罩,后面可能会做一些个性化的需求,现在最核心的需求是解决大家口罩荒,快速投放市场。”后续新增生产线,有改造的也有新增的,2月底口罩日产能会达到250万,3月的日产能突破350万,其中100万是医疗口罩。


AI财经社了解到,这些跨界支援大军生产的口罩将首先以政府、医院、疫区的供应为主,此外,部分企业也将为企业及战略合作伙伴自身复工做好口罩储备。富士康工业富联2月7日发布公告称,所生产口罩优先用于公司内部员工。


至于疫情结束后口罩产能会过剩的问题,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副司长郝福庆近日在国务院召开的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表示,疫情过后,符合标准的富裕产量政府将进行收储。


不过,对于这些“半路出家”的口罩生产企业来说,后续设备及生产线怎么处理也将成为一个问题。比亚迪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云飞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目前没有考虑太多。生产口罩和消毒液是紧急援产,为了战疫情,帮助大家复工,没有什么商业目的”。


虽然是临时转产口罩,但是考虑到疫情过后国内消费者对于防护意识提高,爹地宝贝计划将民用防护口罩作为一个单独的品牌来做。“毕竟现在国内除了3M等一些外资品牌,国内叫得上的口罩品牌几乎没有,还是蛮空缺的。”林颜挺告诉AI财经社。






口罩指日可戴




口罩指日可戴


口罩指日可戴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 往期回顾

口罩指日可戴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电话/微信联系:1371681006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在家没事赚奖金
多种赚钱方式,在家轻轻松松赚大钱

口罩指日可戴

口罩指日可戴更多详情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AI财经社):口罩指日可戴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