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政府应当转变思路,更强调其在社会经济发展中服务者的角色定位


宋向前 | 文


苦难不期而至,却比安逸更让人接近真实世界,习惯困难将成为公司运营的常态,而常态化的困难也会是中国经济新常态的时代注解。“六稳”是中央近期发出的最有力的方向性信号之一,关键时期,稳什么最重要?稳民心。


一直以来,我们自上而下社会治理的核心都是维持全社会和谐与稳定繁荣。政府应当转变思路,站在社会公共产品供给和服务者的角度上,更强调其在社会经济发展中服务者的角色定位,用更为敏感的社会感官发现系统异动,高效迅速地抑制可能爆发的系统性风险,并由此提升整个社会共同抗击风险的能力。


所以,疫情带给我们的第一性思考,是政府应当摒弃当前社会治理模式的上帝视角,下沉到真正的社会公共生活服务中去,适应四中全会提出的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建设的方向性指引,真正走向现代化的管理模式。


中国不仅是个国家,它在全球市场上更是一个品牌。传递出属于中国的品牌内涵,讲好这个国家的故事,才是真正的“中国好声音”。


再深一层说,除了思想上转换政府角色的定位,这更是各个地方大刀阔斧地推进产业结构转型的最佳战机,重新梳理政策招商引资、重整产业结构、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我们必须再度站出来,呼吁中央挺身而出,出台更有普惠性的、长短期结合的经济托底计划,以“再一次入世”的意识决心,重新凝聚四十多年的改革共识,为民发力,惠己达众。


第一,时效性仍然是第一位的。


全国大多数地区都在2月10日陆续复工,这一波返工潮对疫情控制的节奏非常重要。改革开放四十多年艰苦卓绝的努力下,我们才建成了当前的良性产业结构,第三产业的贡献率达到57%,消费服务行业作为社会生活的基础设施才真正走向巩固期。保驾护航的消费服务业,及千万的民营中小微企业不容有失。


我们正处于“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宏大历史背景下。早动手、早反弹、早纾困、早发展、早恢复。留得好企业,何惧无税收?


第二,决定政策有效性关键在发力点。发力点无他,现金流最根本。


从2月份以来各地政府陆续出台政策,但远水不解近渴,政策既然是为了纾困与发展,首先政府应该深刻理解到目前企业的“困境”到底是什么,其次纾困的利好链条不能太复杂,政策产生作用的周期更不能太长。现金。企业需要现金。


我们并不是号召政策无差别地给企业撒钱,而更希望政府通过减税让利、财政支援等优惠手段,将现金流投放至值得救助的好企业身上。缴纳税收,正是好企业最重要的标志之一。


我倡导2020年上半年甚至全年的企业增值税全部免除;所得税上,对于盈利情况好、已经缴纳过所得税的企业进行税收返还,将更多的现金流投向经营。同时,短期的减免返还配合长期的税制改革,修改流转税的税种制度,以消费税取代增值税,并考虑将价内税改为价外税。更长期的角度看,增值税应当再减免降低甚至取消,税费不再和营业额挂钩,而在流通环节与商品消费的最终计价金额挂钩,扭转增值税遏制中小企业发展从而形成的逆向淘汰困局。


让利政策上,对业主单位给予2~6个月的房租补贴,通过发放补贴券、缓交或减免社保的方式给予人力补贴,通过企业劳资的友好协商加强灵活用工,并发放相应的工资与抗疫物资补助等。


信贷方面,中央应当挺身而出,针对特定群体如中小企业提供财政特定低息补贴,并鼓励银行给予优质企业更强的增信评级,简化贷款流程以争取时间优势,对消费服务业开放绿色通道等,降低企业的实际信贷压力。


直接融资也需要积极发力,抓住注册制的政策改革,让更多优质企业得到进入资本市场的机会,其次针对消费服务行业进行更多的上市政策优待。


财政部门更可通过发行财政专项债的形式,定向扶持消费服务行业等核心领域的中小微企业,不再把资金投向机场高铁等砖头、水泥、瓦片上,而是投放到真正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消费、服务、科技等未来行业上,更投向真正踏实勤勉、艰苦卓越的中国企业家精神上。这是国家现代综合治理能力和体系的软硬转换,发展竞争力从硬实力走向软实力,加速更具现代化意义的治理精进。


此外,我们倡议设立专门的纾困发展基金,激活财政转移支付手段,充分释放生产要素的供给约束,促进消费长期稳定增长。


第三,政策改革以减小复工难度大的阶段性新问题。


防控疫情带来工人返程困难,供应链多环节残缺,物流几乎停滞等问题,给生产复工带来了极大阻碍。疫情短期但生产经营是长期的,如何处理正常生产和疫情防控是是疫情发展到当前阶段,需要政府和企业主思考的新难题。


对此我们建议,非疫情严重地区在可控可防的前提下加大灵活用工,用好用足援企稳岗政策;改革住房公积金、城镇居民户籍制度,根本上减少人口流动风险,解决企业长期面临的用工问题,为中小企业降低12%的公积金缴纳成本;敦促尽快完善企业年金制度,形成对养老保险体制的补充,并完善资本市场长期资金供给;全面降低综合物流成本,为疫情中产生的商业新模式发展创造环境。


第四,舆论场压强在经济反弹中的作用。


媒体是思想的守夜人,舆论环境的有效监督与透明管理,会带来更为积极的信息流动,也在社会主体之间的创造更为良好的关系互动。


市场化媒体在此次疫情报道中的关键作用有目共睹,作为有责任的投资机构,我们仍然愿意倡导一个更加理性文明的舆论场。正能量要有,但公共舆论的监督体系也是社会公民的共建之责。


作者为加华资本董事长  编辑:余乐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责编 | 黄端 duanhuang@caijing.com.cn

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十一人):加华资本宋向前:稳民心以振经济,企业等待致胜一击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