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塑料袋之王”年赚千万, 用更高的价格击败同行

“东北塑料袋之王”年赚千万, 用更高的价格击败同行

来自政府的4次投资犹如及时雨。

在东北地区,欧亚集团是最大的客户,中宝新材抓住了它。

生产可降解塑料袋几乎没有技术门槛,业内一直在打价格战,但中宝新材的产品售价要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得多。

在东北,一对夫妇靠着卖塑料袋年赚千万。

2022年6月,来自吉林省长春市的中宝新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宝新材)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中宝新材由张玉秋、单玉柱控制,是他们的第3次创业。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可降解塑料袋,其原料为生物降解材料。过去3年,公司年度利润及全面收入总额分别为2714万元、4927万元及7842万元。

自2008年国务院颁布首个“限塑令”,到2015年吉林省在全国率先实施“禁塑”,再到2020年新版“限塑令”出台,中国进入“禁塑”时代。

政策推动下,大量玩家涌入生物降解塑料市场。中石化、中粮等央企在上游原材料端均有所布局。

下游制品市场相对分散,尚未出现全国性的龙头企业。以2020年的销售收入计算,中宝新材仅占全国市场收入的3.5%。

但在东北地区(吉林省、黑龙江省及辽宁省),中宝新材稳坐第一,约占40%的市场份额,第二到第五名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只有27%。

报告期内,中宝新材的毛利率保持在40%以上,这是全国同行都难以达到的水平。

1

一纸文件创造市场

 

十年前在全国掀起的生物产业发展热潮,给张、单夫妇带来了转型契机。

2012年8月,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到吉林调研时提出,要在全国开展生物质能源和生物基化工产业试点,认为吉林省在这方面具有较好的基础和条件,可以先试先行为全国探索和积累经验。

之后两年,吉林省出台了相关的指导意见和方案,明确提出发展以聚乳酸为代表的生物降解塑料。

按原料不同,可降解塑料可简单分为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和石油基可降解塑料,前者有PLA(聚乳酸)、PBS等,后者有PBAT等。

其中,PLA主要由玉米淀粉等生物质资源合成。吉林省作为中国第一大玉米主产省,原料丰富,又有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提供技术支持,不缺发展的条件。

“大家都说,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市场。”吴伟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吉林省的领导全国调研,询问做可降解材料的企业有没有兴趣到吉林省投资。吴伟从业十余年,当年在业内一家国企工作,后来离职创办了浙江播下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吉林省用一纸文件创造了市场。2015年1月1日起,《吉林省禁止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盒规定》正式实施,吉林成为全国首个升级“限塑”为“禁塑”的省份。

吉林省发改委官网曾发布一篇题为《吉林省聚乳酸产业发展情况》的文章,其中预测,“禁塑令”的实施可在省内创造三万多吨生物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具的市场空间。

吴伟的老东家被市场前景打动,从浙江跑到吉林省开了一家分公司。吉林省发改委公开的名单显示,截至2018年1月,已报备的生产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的企业共有35家。

当年闯入新风口的既有来自浙江、广东等地的企业家,也有近水楼台的本地商人。

中宝新材的前身吉林省开顺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吉林开顺)也出现在上述报备名单中。吉林开顺成立于2014年3月,最早是做橡塑材料及制品的生产、销售,2015年起涉足生物降解材料行业。

彼时,单玉柱和张玉秋夫妇已有十年创业经验。招股书显示,2004年,单、张在物流行业成立了两家公司。单玉柱此前在长春市运输经营总公司做过物流服务,还在长春市消防支队做过2年的驾驶员,有相关经验。

8年后,两人又创办了一家新公司,业务范围很广,涉及机械生产、非木质建材贸易、建筑保温材料销售等。

2

2000万及时雨

 

政策支持之外,吉林省政府还为生物降解塑料行业提供了资金支持。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当时政府给予的补贴从100万元到300万元不等,企业需要满足投资规模、产品质量等要求,最终能拿到补贴的不多。

吉林省发改委官网显示,自2014年起,吉林省还设立了生物质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共扶持了长春大成禾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吉林中粮生化有限公司、长春必可成生物材料有限公司、中国科学院长春应化所等9个项目,支持资金3300万元。

中宝新材也获得了资金支持。招股书显示,中宝新材在2015年至2020年间获得吉林省创新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吉林创投)、吉林省科技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吉林科投)的4次投资,合计2000万元。吉林创投、吉林科投均由吉林省财政厅实际控股。

从中宝新材的发展历程来看,来自政府的4次投资犹如及时雨。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一份裁定日期为2015年7月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因张玉秋、单玉柱至今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裁定将被执行人张玉秋所有的房产予以查封(轮候)。

该裁定的申请执行人为长春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该公司现名为长春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实控人为长春市财政局。

另一份案号为(2016)吉0104执907的执行裁定书与上述内容相似,被执行人为张玉秋、单玉柱、吉林开顺以及另一位自然人,申请执行人为长春市时代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这意味着,张、单二人刚进入可降解塑料制品行业时,资金状况并不乐观。

当时,业内竞争已很激烈。大概在2016年,孙树凤投资了上述一家已报备的可降解塑料袋公司,结果发现业内在打价格战。做可降解塑料袋前,孙树凤在吉林省开了两家纸制品公司。

“做真的(产品)赔钱,做假的我做不了。”孙树凤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她接手公司两年就亏了近三百万。2020年4月,该公司被注销。

据中宝新材招股书,2015年6月9日,吉林创投同意认购吉林开顺14.82%增资股权,价格为200万元。2017年4月10日、2018年1月26日,吉林科投分两次向吉林开顺投资,合计1000万元。

长春必可成生物的一位负责人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2018年左右,国内的原料价格有过一波涨幅,导致企业基本没有利润空间。必可成生物几年前已转向出口市场。

这一行对原料价格的变化很敏感。原料是可降解塑料袋的主要成本,占比约八成。

2021年初,原料价格又出现一轮明显上涨。辽宁省营口市一家可降解塑料企业的老板王宝生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当年1月起,全国各地都开始落实新版限塑令,农历新年后,原材料一度涨到3万元每吨。

就在半年前,吉林创投进一步认购吉林开顺的股权。据双方于2020年9月1日签订的投资协议,吉林创投增资800万元。

吉林创投、吉林科投为何四度投资吉林开顺?中宝新材在招股书中表示,单玉柱从吉林发改委了解到,吉林科投可能会为从事环境相关业务的公司提供资金。吉林科投认为吉林开顺的业务与吉林创投的投资领域一致,并有意投资生物降解塑料,故决定投资吉林开顺。

吉林创投的投资理由与之类似,招股书均没有披露更确切的原因。

2021年8月,张、单两人从吉林创投和吉林科投手中购回股权,支付了2249万元的对价。

3

依赖大客户

 

实施“禁塑令”半年后,吉林省发改委召开了一场禁塑工作协调会。

据各部门所汇报的情况,进入2015年6月下旬,生产企业可降解塑料袋出货量增长放缓,企业开拓市场困难,且出现了假冒伪劣现象。

企业向吉林省发改委报备的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1月8日,上述35家企业的生物基可降解塑料制品年产量合计约15万吨。其中,企业明确生产类别为可降解塑料袋的,总产量也有约6万吨。

2018年7月,吉林省发改委撤销了要求报备聚乳酸生产能力信息的通知。官网披露的原因为,可降解塑料制品企业的生产能力已完全满足“禁塑”要求。

当时吉林省以外的市场尚未打开,35家企业不得不争夺同一块“蛋糕”。

可降解塑料袋的主要客户是商超、集贸市场。吉林森隆达环保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东北地区,欧亚集团(600697.SH)是最大的客户。

中宝新材抓住了这位大客户。据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公众号发布的消息,中宝新材在参加2020中国国际塑料展时,对外表示公司已与欧亚集团、北京华联超市、恒客隆超市、华润万家等多家企业合作。

上述森隆达也是35家报备企业之一,但目前已经注销。该负责人表示,退出的原因是“市场不及预期”。

据财报,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东北连锁巨头欧亚集团共有各类经营门店148个,分布在吉林省的有118个。欧亚集团的控股股东是长春市汽车城商业有限公司,后者由长春国资委控股。

中宝新材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公司第一大客户为上海上市的A股公司附属的一组公司,注册资本约为1.59亿元。欧亚集团于1993年在上交所上市,注册资本也与上述信息吻合。

近年来,吉林、长春等地公开的一次性塑料制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欧亚集团旗下商超所使用的降解塑料购物袋、降解塑料连卷袋等产品,来自吉林开顺等公司。

中宝新材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很高。过去三年,公司超过九成收入来自常客,即购买产品超过一年的客户。

2019年至2021年,中宝新材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4700万元、9230万元和1.33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45.7%、55.4%、51.8%。其中,来自欧亚集团的销售收入约占总收入的15%。

风险在于,中宝新材与客户签订的是一年期框架销售协议,而非长期销售协议。

中宝新材也在招股书中提醒,倘若主要客户减少采购订单,且公司无法及时从其他客户招揽类似数额的订单,公司的业绩等会受到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中宝新材只有3名人员负责销售和营销业务。

“他有一些渠道优势。”提到单玉柱,一位与他相识的老板脱口而出。但单玉柱为什么有渠道优势,这位老板也说不清。

单玉柱和张玉秋夫妇比较低调,几乎没有公开露面。公众号“中华单氏宗亲会”在2018年发布的一篇文章曾介绍过单玉柱。该文称,单玉柱的办公室挂着一幅写有“舍得”两字的书法字画。

文章有9张配图都出现了单玉柱。他留着平头,穿着最常见的黑色夹克外套。

4

毛利率远超同行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中宝新材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67亿元及2.57亿元;年度利润及全面收入总额分别为2714万元、4927万元及7842万元。

3年间,中宝新材营收、利润翻倍,但其他企业的日子没那么好过。据南方周末记者统计,截至2022年7月,在吉林发改委报备的35家企业中,6家已注销,2家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3家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单。

中宝新材的毛利率也领先同行。2019年至2021年,中宝新材的毛利率分别为40.5%、42.1%、44.1%。

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可降解塑料袋的毛利率通常在10%—20%。

吴伟认为,40%的毛利率非常难达到,一种可能性是,原料价格跌价,但公司未及时调整产品售价,导致毛利率突然变高。

中宝新材在招股书中解释,2021年生物降解塑料产品的毛利率增加主要是由于公司有能力控制平均单位成本以及主要原料PLA及PBAT的下跌。另外,由于生物降解购物袋的产品规格更复杂,公司通常以高于生物降解连卷袋的价格销售,毛利率更高。

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指出,企业一般能同时做可降解的购物袋(放在收银台提供给顾客)和连卷袋(装蔬菜水果等),因为两者的成分相似。由于购物袋更重,定价会相对更高。

购物袋通常有外观性、定制性的要求,因此会多几道印刷、切割等工序。企业在每一道工序都留有利润,加起来毛利率会比连卷袋高些。

据中宝新材招股书,2021年购物袋的毛利率是47.6%,连卷袋是41.5%,都超过了40%。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中宝新材的产品售价要比行业平均水平高。报告期内,公司生物降解塑料产品的平均售价在33500元/吨—34900元/吨之间。

上述受访的老板们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行业内常打价格战,所以售价一直不高,目前可降解塑料袋的售价约为21000元/吨。

打价格战的原因之一是生产可降解塑料袋几乎没有技术门槛。可降解塑料袋的主要流程为,原材料经过物料改性等步骤,能产出生物降解母粒,工厂再利用吹膜机等机器加工,最后成型。

大多数公司都是直接购买生物降解母粒进行加工。据吴伟介绍,物料改性有一定的技术门槛,但近年来已有较多企业掌握这项技术,估计全国有2%—3%。

华芝路生物的老板杜泽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公司通过改良物料改性的技术,能降低成本。2014年,杜泽鑫的父亲也前往吉林设立了工厂,现在已停止生产。

招股书显示,中宝新材从2021年开始制造和销售生物降解母粒,当年该部分收入为397万,约占总收入1.5%。

中宝新材还计划扩充生产线,并在广东省惠州市建立新的生产基地,以扩大东南地区的业务覆盖范围。目前,公司近八成的收入都来自东北地区。

杜泽鑫的公司从2008年起步,就设在广东省。但他现在把业务重心放在了国外,原因是国外市场空间更大。

吴伟表示,国内一次性购物袋的市场用量大概在200万吨至300万吨,但是可降解塑料袋的市场需求“可以是200万吨,也可以是零”。

目前来看,政策执行状况、消费者习惯、商家成本考量等因素的变化,都会影响可降解塑料袋的市场需求。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了单玉柱,他以公司处于静默期为由婉拒了采访。

来源:《南方周末》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