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

原标题: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

截至2月9日,温州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448例,占浙江全省确诊总数的41%,是湖北省外疫情最严重的城市。

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温州

地处浙江东南沿海,距湖北武汉市直线距离900公里的温州,为何成湖北之外的新冠肺炎重灾区?此前,温州市政府称,温州在武汉经商、务工、就学的有18万人左右,前期累计排查出武汉及周边重点地区返温人员约3.3万人,发病曲线与这部分回温的人流高潮成正比。

面临巨大的疫情防控压力的温州,是国内民营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数据显示,温州市GDP中,民营经济占比超过90%;温州民营市场主体总数超过100万,

熟悉温州模式的专家周德文介绍称,温州民营企业有两大特点:一是以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为主;二是主要是出口导向型的企业。基于这两个特点,部分温州中小民营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

最担心资金及订单交付问题

“现在企业面临两个难关,除了病毒的难关,还有梳理和维护经济的难关,渡过这两个难关,企业才能是健康的。”从大年初二到正月十一的9天内,人民电器董事长郑元豹已经连开了13个视频会议。62岁的郑元豹,是温商的代表。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业。2017年,浙江省工商联发布的“浙江民营企业百强榜”中,人民电器列第24位。

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中国人民电器集团

疫情期间,郑元豹一直通过会议布局工作,安排员工做好各项安全措施。

在他看来,温州民企大多在实体制造业,压力非常重,“当下的温州企业面临五个困难:一是做工困难,二是银行还贷困难,三是原材料困难,四是合同交付困难,五是支出面临较大压力。”

郑元豹担忧,银行如果不能给一些企业减免这两个月的利息,大批中小企业可能会面临倒闭的风险。

“我们贷款的利息每个月都要付的。银行利息能减一些,那是最好的。”温州真菁眼镜有限公司董事长叶真清,希望银行在贷款利息方面能够尽可能的减免。

叶真清的公司,因为疫情期间延迟开工。他正在和客户沟通处理交货期延迟的问题,“大概还有几十万的订单还没有完成。”

为维持现金流,叶真清说,“只能拿自己的房子去抵押。”

位于温州市永嘉县的桥头镇,被称作“中国钮扣之都”。

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中国钮扣之都”温州市永嘉县

据桥头钮扣商会会长陈纪介绍,桥头钮扣年产值三十多亿元,占全国产量的40%,有60%出口国外。陈纪估计,此次疫情可能使桥头钮扣行业的总产值下降20%-30%。

“企业的外贸出口面临订单延误、无法交付的问题。”陈纪担心,如果短期内无法解决交货问题,国外客户很可能转向南亚以及东南亚的国家。

浙江正尚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威华也在担心“订单违约”。他的公司承接一些拍摄和制作广告的公司。

“我们以前拍好就可以马上拿到拿钱。我们做的视频,搞特效都是用分去算的,一分钟多少钱,因为延期复工影响很大。”据王威华介绍,目前要交的成品拍摄还有6、7个,现在都没办法进行拍摄和制作,只能停掉。

高昂的租金也是王威华公司的一大笔支出,“一层楼租下来一个月就是上百万”,“如果政府能够出台一些相关政策,我觉得是一个最大的支持。”

温州鹿城区娱乐行业协会会长白克说,大部分娱乐行业本身只能靠年底赚钱,但疫情爆发,娱乐场所要想活下来只能从减少人员成本、开支成本等各项支出,“可能有一小部分生意不好的,面临着转型或关闭。”

对劳动密集型、外向型企业影响大

“此次疫情对温州中小企业打击很大。温州是中小企业大市、民营企业的发源地。这些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正是温州的经济基础、本土特色。”浙江省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上海中和正道集团主席周德文表示,由于温州是重灾区,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中小制造业企业,正是疫情影响的“重灾区”。

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经济学家、浙江省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上海中和正道集团主席周德文

他分析,此次对温州企业两方面影响最大。

首先,受疫情冲击,许多企业复工时间暂时推迟到正月十六之后;在长达半个多月的产能“真空”期中,企业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许多中小企业的经营状况本就已经岌岌可危,如果又恰好碰到了企业偿债高峰时间周期的话,企业的资金周转就很有可能出现问题。”

除了劳动密集型的特点,温州中小企业的另一特点是生产的产品大部分是外向型出口产品。据温州海关统计,2019年1-12月,温州市进出口总值1902.2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口1685.3亿元人民币,出口增幅位列全省第一。而企业产品的出口量很大一部分依赖于国外市场对产品的需求量,在产业链上处于被动的地位。因此,在疫情等外界的冲击下,企业的生存也更容易受到影响。

周德文表示,温州的企业80%以上是外向型企业,他们原来预定的一些订单合同,现在没办法履行。对制造业企业而言,年后制造业订单交付将出现延迟,上下游产业链会受到影响,生产企业面临损失。

“生产恢复过程迟滞、交货时间目前尚难以确定,较多订单将面临延误。作为后果,生产企业将面临扣款,或者被迫采取加急、空运等方式来尽快交付订单,但这同样会产生更高的交货成本。”周德文称。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也证实,现在是交货期的敏感时期,“外向型企业在手的订单很多交不了货,对方也不敢再提新的订单。”

“温州会出台全国力度最大的扶持政策”

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

2月5日下午,浙江省出台了支持小微企业的17条意见,从要素成本、财税、经营支持、外贸出口四个方面加大支持。其中加大对小微企业外贸出口的意见中提到,应积极帮助小微企业为小微企业办理不可抗力证明,同时降低检验检疫成本,并且提高出口信用保险保费补贴,做到应保尽保。

据周德文透露,温州市政府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力度估计比全国各地都大。

在周德文看来,温州市需要从几方面对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进行帮助,“政府要真正地为企业减税、减费,要千方百计的利用政府掌握的资源,为企业赋能。”

周德文建议,财政政策方面,温州需要调动紧急资金对重点地区实施财政支持,对相关行业交通运输、旅游、文化餐饮等相关行业提出税收减免,给予企业部分受疫情影响期间受损行业的财政贴息,减轻企业各项税负。

在货币政策方面,周德文认为要适当宽松,给予企业特殊时期还本付息延期支持,鼓励但不强制商业银行对主要疫区下降利率,对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行业信贷支持。同时,金融货币政策应拿出相应应急政策,对企业有一些特殊政策出台。

“比如说允许企业贷款到期展期,展期一定的时间,比如三个月甚至六个月、一年;给予特定企业一部分特定贷款。”周德文建议。

“政府要通过各种手段,帮助企业稳住资金链条。” 周德文还建议,政府在疫情的背景下,要加快偿还对企业的欠款,以解燃眉之急。

“温州是不怕这种危机的。温州人有直面危机、战胜危机的精神。”周德文说,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自己也要转变观念,克服等待政府、政策救助的想法,“企业要直面危机,看见这场风险的严重性,要有战胜危机的信心,包括恢复生产、重振经济的信心。”

“防御疫情的蔓延,这是第一要务,但是企业恢复生产经营、重振经济也是当务之急,两者应该都要兼顾。”周德文认为,现阶段企业要积极做好恢复生产经营的准备,“一旦疫情得到一定的控制,条件允许了,企业要马上能够恢复生产。”

北京大学国发院教授陈春花建议,企业当下一方面要加快内部成本和效率的调整,练好内功;一方面要组织好员工的工作安排;要借助于疫情危机的时机,对曾经想做的转型和变革,借此机会展开。

周德文提出,大规模突发疫情,对商业社会来讲,都是风险和机遇并存。(文/郑青春)

责任编辑:

原文始发于:温州民营老板:当地中小企业面临“五大困难”,担心无法交付国外订单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