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因素影响2020年全球半导体行业走势

三大因素影响2020年全球半导体行业走势

2019年全球半导体销售总额为4121亿美元,与2018年(4688亿美元)相比下跌12.1%,这是自2001年以来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最大降幅。进入2020年,半导体行业会继续下滑,还是止跌回升?《电子工程专辑》对影响2020年全球半导体行业下滑还是上升的三大因素做了概括分析……


2019年全球半导体下滑12.1%

根据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和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WSTS)发布的最新数据,2019年全球半导体销售总额为4121亿美元,与2018年(4688亿美元)相比下跌12.1%,这是自2001年以来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最大降幅。

从半导体产品类别来划分,存储器和逻辑器件是最大的两个类别。其中存储器的2019年销售额高达1064亿美元,但相比2018年下滑也是最厉害的,达到32.6%(虽然平均单价下滑严重,但存储器容量却仍在增长),其中DRAM下滑37.1%,NAND闪存下滑25.9%。第三大类别是微处理器芯片,2019年销售额为664亿美元。去年的增长亮点是光电器件,销售额增加了9.3%。总之,2019年除存储器外的产品销售下跌仅1.7%。

从地域划分来看,中国市场的半导体销售份额最大,占了全球的1/3,相当于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总和,但是中国本土芯片厂商的销售额仅有约400亿美元。中国是全球制造中心,尤其是电脑和手机等电子产品,需要消耗大量的芯片,但最终产品是销往全球市场的。2019年销售下滑比例分别为:欧洲(-7.3%)、日本(-10.0%)、美洲(-23.8%)、中国(-8.7%),以及亚太/其它 (-9.0%)。 

三大因素影响2020年全球半导体行业走势从过去24年来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整体发展趋势来看,逐年的上升或下跌幅度变化很大,比如2019年12月销售额达到361亿美元,相对2018年同比下降5.5%。但总的销售规模是稳步增长的,变化趋势跟全球GDP变化趋于一致。

进入2020年,半导体行业会继续下滑,还是止跌回升?SIA/WSTS给出了温和增长的预测,预计2020年将增长5.9%,2021年增长达到6.3%。然而,这一预测是基于这些宏观和微观因素,即中美贸易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美国-墨西哥-加拿大(USMCA)自由贸易协定达成,以及存储器价格周期性调整和5G网络拉动半导体需求等。

影响2020年全球半导体行业下滑还是上升的三大因素

除了国际贸易、存储器产业周期性调整这两大因素外,中国突然爆发的冠状病毒疫情也给中国和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这三大因素对半导体和芯片的销售各有消极和积极的影响,然而综合效应对整个行业的影响目前还不确定,也许要到今年年中才能比较明朗。整个2020年的半导体市场走势和最终行业销售是继续下滑,还是有所增长,仍不得而知。笔者尝试对这三大因素的一些影响做出一点分析,希望对行业同仁有所启发。

  • 冠状病毒疫情

在中国春节假期前夕,一场意想不到的新型肺炎疫情爆发了。春节假期后复工延迟、城市和交通封锁等应急措施会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对半导体产业会产生什么短期和长期影响呢?

首当其冲的是5G手机换机潮延缓。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在其报告中指出,2020 年春节期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下滑了50% – 60%,目前市场上有近 6000 万部滞留。受疫情影响手机厂商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出货量会下跌 10%。鉴于目前市场受5G换机需求低于预期和肺炎爆发对消费信心的负面影响,郭明錤预计 2020 全年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会下滑 15%,约为3.1–3.3亿部,而2019年约3.6–3.8亿部。

5G手机销量不及预期不但影响华为和小米等手机厂商,芯片供应商也会受到拖累。除了高通、联发科及紫光展锐等5G芯片供应商外,还有众多的RF前端、功放、摄像头和图像传感器、指纹识别、显示驱动和电源管理等元器件供应商也将遭遇销售下降的境况。

疫情导致的复工延迟也会对中国半导体行业带来一连串的影响。像中芯国际、华虹和台积电等晶圆代工厂商的运营倒没有多大影响,因为这些工厂本来在春节期间也不停工的。价值昂贵的半导体制造设备折旧很快,如果利用率不能饱和,代工厂商就会赔钱,因此任何非例行停工都是要尽量避免的。然而,封装和测试厂商就不同了,他们一般是正常放假和停工,现在面临国家复工延迟政策和部分员工无法按时到岗等问题,晶圆封测会受到影响,自然其客户的芯片交付也会推迟。

对于很多芯片设计企业,新产品的设计和研发也许影响不大,但已经量产和供应市场的现有产品则会受到整个产业供应链的拖累。一方面是无法按合约正常交付产品给客户,另一方面也会遇到部分客户缩减订单的情况。

然而,新型肺炎疫情对半导体行业的影响并非都是负面的,一向增长缓慢的医疗设备市场却突然爆发,让红外体温检测仪、额温枪、血氧仪、移动DR、PCR检测仪器和呼吸机等各种医疗器械供不应求。就在大年初二和初三期间,《电子工程专辑》编辑和记者团队从华中数控、江苏鱼跃和艾睿电子等厂商那里了解到,部分医疗设备用电子元器件频频缺货,这些厂商的员工都在加班工作以确保设备厂商的加急生产能够正常运行。

在接下来的返工高潮期间,各大中城市的公共交通场所都会看到高德红外等厂商的红外体温检测仪设备在密集人群中实时识别出有发烧高温的个体,有的还会利用AI和人脸识别技术辅助红外体温检测。在商场、写字楼、居民小区和公园等地方,也会看到保安人员给每个进出人员进行体温测量。无论家庭、医院还是各种公共场所,从200元左右的便携式额温枪到上百万元的大型红外体温检测设备,这些医疗设备将会持续普及,医疗设备及相关的半导体器件市场也会出现高速增长的情形。

  • 中美贸易摩擦

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这对全球经济和半导体行业都是一个好消息。世界经济论坛最近的评论文章指出,尽管该协议远不能完全解决中美经贸争端及其对世界贸易体系构成的主要威胁,但协议至少让贸易争端暂时”休战”,总的来说还是受各方欢迎的。

世界贸易在不确定性上升的情况下陷入停顿,并导致世界经济增长放缓,跟全球经济休戚相关的半导体产业也陷入不确定性和增长放缓状态。到目前为止,美国挑起经贸争端的两个重要目标还未取得多大进展。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经贸谈判来减少对中贸易逆差,并将制造业移回美国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重振美国制造业。然而,美国半导体对中国的出口并不会从经贸协议获得明显的收益,再说资本和智力高度密集的半导体产业也不会给美国创造更多新的工作岗位。

美国在限制中国企业获得美国敏感技术方面,似乎也没有明显成效。尽管美国商务部已将约200家中国企业列入实体名单,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也加强了对中国外来投资的审查,但该政策迄今还看不到任何明显效果。比如华为在2019年5月份被列入实体企业名单,在经历了一段混乱和不确定时期后,其智能手机出货量已强劲复苏,2019年第三季度的年增长率为29%。美国要求欧洲盟国禁止使用华为5G设备的努力似乎也落空了,最近英国政府公开表示不会禁用华为5G设备,会给所有5G设备供应商(全球似乎只有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这三家了)公平竞争的机会,但一家供应商的设备数量及承载数据流量不得超过35%。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对华为的限制不但没有遏制住华为,反而激发了“国产替代”热。在华为手机中,美国芯片的比例已经大大减少,而国产器件的比例则开始上升。以前对国产芯片供应商不屑的华为和其它大型OEM厂商,现在也主动欢迎本土芯片厂商参与竞标。从MCU、模拟器件到功率半导体器件,几乎所有国产芯片厂商都感受到了“国产替代”的热情。

在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乐观情绪下,半导体行业还要对可预见的未来美中经贸关系的坎坷起伏有所准备。尽管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仍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中国本土的芯片设计和制造产业将会继续增长。虽然2019年中国IC设计产业的总销售额还不足全球的1/10,但未来几年这一比例肯定会继续保持增长。

  • 存储器产量和价格的周期性调整

存储器约占全球半导体销售的1/4,其价格下滑直接影响着全球半导体的整体增长趋势。2020年DRAM和NAND Flash的市场走势和价格波动会对全球产业造成很大的影响。中国的存储厂商产能虽然在全球占比还不高,但也会给三大存储器原厂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最新调查,从DRAM存储器市场整体供需状况来看,在历经近五个季度的库存调整,2019年第四季DRAM市场仍处于微幅供过于求,即便今年第一季DRAM的拉货状况可能呈现淡季不淡,但供需态势最快仍要到年中才会反转。

集邦预测2020年第一季NAND Flash价格会持续上涨。从客户端需求来看,数据中心客户积极准备2020年新的需求,拉货动能优于预期,预期今年第一季合约价将有所支撑。而在供给面,由于供应商自2019年第二季起已处于盈亏平衡,或甚而呈现亏损,不得不调降2020年的资本支出,产能扩张与3D层数提升的时程都较以往保守。统计各厂规划,2020年存储容量产出增长仅略高于30%,是历年来规划目标的低点,加上2019年的供给容量已因跳电事件而下调,连续两年的产出增长都不到35%,将使得2020年全年供需更显紧张。

从存储器原厂投资来看,以三星为例,由于全球性的经济衰退仍在继续,且大型IT客户对存储器半导体的需求并未像预期的那样复苏,三星电子在2019年对原定投资计划做出调整:包括韩国华城的极紫外光(EUV)专用产线、平泽的Memory 2工厂,还有中国大陆西安NAND 2厂都受到影响。有行业分析师预测,今年三星电子在半导体设施上的投资情况可能与2019年类似,不太可能超过30万亿韩元(合1768亿元人民币)。

中国的存储器产能是否会受到武汉乃至全国性的肺炎影响?据集邦咨询调查,目前中国境内存储器厂区处于正常运作,肺炎疫情尚未造成供给问题。位于中国境内的DRAM与NAND Flash工厂目前还没有任何产线有部分或全面的停线,意即生产数量在短期之内不会受到影响。从DRAM供给来看,中国DRAM生产厂商长鑫存储位于合肥,目前工厂仍正常运作,扩产计划按进度进行,短期不受疫情影响。

在DRAM原厂方面,三大原厂仅SK海力士的无锡厂区坐落于中国境内,因距离武汉较远,直接冲击不大,且春节期间厂内员工多早已有排班计划,因此产线仍如往常运作。整体而言,目前DRAM生产面实质影响不大,但后续仍须观察整体物流运输系统是否受疫情影响,会否出现物料短缺情势。

从NAND Flash供给面来看,现阶段长江存储与武汉新芯皆宣布非一线人员以外可以在家上班,厂务端人员则仍依照年节安排正常运作,并严格管制人员进出。但受到武汉封城措施影响,在2/9以后人员复工方面则有隐患。长江存储武汉厂目前产能仅占整体NAND Flash产业投片量约1%,对于市场供给造成的直接影响有限,但若疫情延长,可能影响原本安排在第二季开始的扩产规划。

结语

高达4000多亿美元规模的半导体产业是全球高科技行业甚至全球经济的龙头,其发展趋势对全球GDP的影响作用越来越大,但同时对全球宏观经济的变化更为敏感。无论突然爆发的中国冠状病毒疫情,还是持续已久且仍会继续下去的中美贸易摩擦,都会对全球半导体的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当然,这些影响并非全都是负面的,对不同国家/地区或行业的半导体企业也会有不同的影响。展望2020年,半导体行业整体是否会继续下滑,还是会止跌回升,现在回答还为时尚早。对于身处其中的企业和专业人士,从容应对这些变化,将负面影响转化为积极因素仍是可能的。

来源:电子工程专辑

作者:顾正书

版权声明:本文为ASPENCORE旗下原创作品,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面包板社区):三大因素影响2020年全球半导体行业走势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