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耗资26亿,通车仅3年:珠海有轨电车该不该拆?

《南方周末》:耗资26亿,通车仅3年:珠海有轨电车该不该拆?
▲ 珠海有轨电车的一处站台,电子显示屏已关闭。(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全文共3996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 “当时引进尚未在国内落地的(国外)有轨电车技术,有赌的成分在。如果技术最终成熟并得到推广,将形成一个巨大的轨道交通产业。”
  •  
  • 珠海市公交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珠海有轨电车供电系统故障率为0.13次/千列公里,远超行业标准0.05次/千列公里要求。
  •  
  • 2017年至2020年运营期间,有轨电车1号线财政补贴拨款超过1.7亿元,年均成本高达9100多万元,但年均车票收入仅100多万元。

通车三年后,珠海有轨电车突然按下暂停键。
2021年1月21日,珠海有轨电车运营方珠海公交轨道交通公司(下称“轨道交通公司”)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称,为加强疫情防控,消除安全隐患,珠海有轨电车自1月22日起停运。
司机孙新在轨道交通公司工作7年,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晚正准备安排第二天的司机班次,却突然接到公司的停运通知。“当时我们内部都乱套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孙新说,有轨电车停运后,公司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来自市民的投诉电话,称停运耽误了他们的出行,并不断询问具体通车时间。
停运风波尚未平息,又有政协委员提出拆除建议。2021年2月初,三位政协委员在珠海市政协会议期间递交提案,认为珠海有轨电车投资巨大,但利用率极低,没有对城市公共交通起到应有作用,建议珠海市政府拆除有轨电车。
有轨电车停运一个月后,南方周末记者在珠海有轨电车一号线终点站上冲站看到,供电系统已经关闭,轨道段内没有维护,部分路段积水严重,共享单车随意摆放在轨道内,不少市民骑车在轨道中穿行。
投资26亿,运行仅3年,珠海有轨电车为何陷入拆除争议?
《南方周末》:耗资26亿,通车仅3年:珠海有轨电车该不该拆?
珠海有轨电车终点站上冲段附近,雨后积水形成了水坑,行人骑车从轨道中穿过,远处轨道内停放着共享单车。(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1

 

投资换市场

 

据国资委官网,2011年7月,中国北车集团与珠海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投资约150亿人民币,建设轨道交通设备制造基地和游艇制造等产业。双方商定,珠海有轨电车是首个启动项目。
此前一年,中国南车曾投资数十亿,在毗邻珠海的江门市建设了轨道交通维修和制造基地。
当时南车与北车在轨道交通方面竞争激烈,直至2014年,二者合并为中国中车。
中国北车与珠海的合作,被认为是与中国南车在华南的正面交锋。时任中国北车董事会秘书的谢纪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中国北车的关键生产制造、运营企业都稳居北方地区,中国南方销售市场相对基础薄弱。”
时任中车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下称“中车大连公司”)高管的高武清,曾指导大连理工大学学生刊发了一篇研究珠海有轨电车的硕士论文。
论文介绍,2012年,珠海市政府审议通过了《珠海市现代有轨电车线网规划方案》,将在2020年建设有轨电车线路7条,总长度为156公里,覆盖东西两大板块的交通走廊。
有轨电车项目投资总额为75.98亿元,项目资金的30%(约22.79亿)由中车集团以自有资金投资,剩下的70%(53.19亿),由中车大连公司的珠海分公司通过银行贷款解决。
一位接近珠海市政府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引进尚未在国内落地的(国外)有轨电车技术,有赌的成分在。如果技术最终成熟并得到推广,将形成一个巨大的轨道交通产业。”
2

 

地面供电难题

 

2013年,珠海有轨电车一号线首期工程正式动工,全长8.9公里,总投资26亿元。原计划在2014年年底举办的珠海航展前通车,但通车时间几度推迟,直到2017年。
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有轨电车1号线没有按预定的时间投入运营,主要是对项目技术应用的成熟度论证不充分。
据羊城晚报报道,此次引入珠海的“100%低地板有轨电车”,来自意大利安萨尔多百瑞达有限公司(下称“安萨尔多”)。这一套“100%纯地面供电系统”仅在意大利有几百米的试验段,尚未真正投入实际商业化运营,珠海成为首个落地该技术的城市。
此外,安萨尔多当初的实验全是直线,无曲线、无弯道、无分岔,而在列车拐弯、调头、分岔时会遇到哪些问题,技术上如何应对完全是空白。
孙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4年左右进行技术排查时,统计了有轨电车项目的技术难题和安全隐患等问题,共计一千多项,“到现在,只有供电的问题没有解决”。
供电问题主要是指,位于轨道上的地面供电模块并未密封,但主要部件由铁金属构成,下雨后容易漏电短路,线路排水问题长期没能解决。
此外,车身下方的集电靴需要贴着轨道上的胶条行驶,十字路口的社会车辆长期经过未封闭的轨道,会导致胶条一端翘起,列车反方向运行容易碰撞。“传统受电弓就没有这种设施,这不仅增加了成本,还增加了运营风险。”
2014年,珠海曾召开有轨电车建设规划听证会。在会上,作为市民代表的赵明认为有轨电车造价过高,技术不成熟,投下了反对票。为了获得广大市民支持,珠海市有关部门组织赵明等人前往苏州、沈阳、大连三个城市考察有轨电车项目。
“在沈阳考察时,我询问一位工程师为什么不采用100%地面供电技术,对方强调技术还不成熟。”赵明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珠海市公交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珠海有轨电车供电系统故障率为0.13次/千列公里,远超行业标准0.05次/千列公里要求。2019年,因暴雨长时间浸泡,供电模块故障漏电,导致一名赤脚翻越护栏横跨轨道的路人被电灼伤脚趾。
除了供电难题外,珠海有轨电车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通讯。
孙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珠海有轨电车没有建设专门用于通讯的基站或者是专用频率,列车司机都是使用手机信号进行通讯,但经常会遇到和后车司机或者调度联系不上的情况。“大家只能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进行联系,确认详细位置。”
据媒体报道,北京西郊线也采用了安萨尔多技术,但在投入运营第三天就发生了脱轨事故。除了珠海和北京外,此类技术再未被中车集团用于其他项目。
《南方周末》:耗资26亿,通车仅3年:珠海有轨电车该不该拆?
中车珠海基地维修车间的大门紧闭,门口堆满了各种维修废料,覆盖设备的布料上积满了灰尘。(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3

 

没能形成网络

 

曾长期参与珠海有轨电车项目的李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轨电车适合每小时高峰运量5000—12000人次的公共交通,按照当时规划的方案,有轨电车是珠海各区域内部的骨干线路,区域和区域之间可通过运量更大的轨道交通方式如地铁或轻轨进行连接。
珠海有轨电车一号线首期位于珠海市香洲区东西干道的梅华路,总长8.9公里,共14个车站。
“珠海一号线整体都通过了项目论证,但是珠海出于各方面考虑,决定暂时修建一号线首期工程。”李鸣说。
2017年6月通车后,珠海有轨电车陷入运行效率低、客流量少的质疑中。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截至2020年年底,珠海有轨电车一号线的《工程可研报告》预测的每日每公里运力强度是7700人次,实际运行结果为每日每公里372人次,仅为预测客流强度的二十分之一。
上述提出拆除建议的政协委员在提案中写道,法国巴黎现在还拥有8条类似的城市轨道电车线,但是这8条城轨线承担着整个城市70%的公共交通运载。“我们一号线的利用率,每天除早晚高峰外,大部分是空载或承载几个人在空车运行。”
“沿线市民的起点和目的地无法得到有效匹配,乘坐的人就会少。”李鸣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如果先修一小段,可能要承担客流量低的先期压力。有轨电车的关键,就在于形成完整线路以及形成网络。
2015年2月,珠海市召开了有轨电车一号线二期的听证报告会。
听证会报告显示,一号线二期将连接到广珠城际珠海站,并与一号线首期形成一条完整线路。珠海站与前往澳门的拱北口岸处于同一位置,为有轨电车提供了庞大的客流基础。听证会以13人支持、1人反对、1人中立的结果通过了该项目。
但由于技术问题和一些特殊原因,随后几年间,一号线二期迟迟未能动工。“一号线二期的路线都预留好了位置,但一直没有继续修建的消息。”孙新说。
“成都有轨电车一开始也是面临和珠海类似的情况,客流量较低,但形成网络后客流量增长了近十倍。”李鸣说,待完善技术后,若珠海有轨电车一号线二期能顺利建成通车,形成完整线路,客流量会快速增加,对于有轨电车的质疑也会变少。
《南方周末》:耗资26亿,通车仅3年:珠海有轨电车该不该拆?
中车珠海基地的总装车间,除了用于参观介绍的展览板,其他设备已清空。(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4

 

拆还是不拆?

 

2019年5月,广东省政府采购网发布了一份珠海有轨电车评估报告的采购公示,珠海正委托第三方公司,评估珠海市既有现代有轨电车一号线是否继续保留、其他线路是否继续发展等问题。
随后珠海市政府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珠海有轨电车一号线不会被拆除,采购公示表述有误。邀请专业团队进行评估的主要目标是研究一号线如何改善运营状况,并探讨珠海轨道交通二号线和三号线采用何种交通制式、如何规划等问题。
李鸣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第三方评估公司的意见是保留珠海有轨电车一号线。
三位珠海市政协委员向珠海市政府提出拆除意见后,珠海有轨电车的未来再度模糊起来。
据《珠江晚报》2021年2月7日报道,珠海市交通运输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面对存在的安全隐患、极低的运行效率、沉重的资金包袱等,似乎已到及时喊停的时候了。两害相较取其轻,为避免进一步扩大损失,在保障沿线居民公交出行的前提下,“拆除或许是更加理性与合理的选择”。
珠海市公交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运营期间,有轨电车1号线财政补贴拨款超过1.7亿元,年均成本高达9100多万元,但年均车票收入仅100多万元。
珠海市交通运输局一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轨电车停运主要是考虑到安全隐患和疫情,运营成本仅是其中一个原因。“至于有轨电车是否拆除,目前没有定论,还需等待珠海市国资委完成一号线的投资报告后,再做研究。”
珠海有轨电车项目前景不明,也波及中车集团在珠海的发展。
2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在中车珠海基地看到,园区的工人没有上班,中车集团的车间处于关闭状态,内部已经没有有轨电车等设备,部分车间还贴上了封条。维修车间大门前的空地上堆满了维修废料,用于覆盖的布料积满灰尘。
中车珠海基地的工作人员高扬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公司工作的三年间,订单一年比一年少。过去一年几乎没有订单,工人也都是分两班,上一天休一天。“大连总公司为了照顾珠海员工,去年7月从大连运5辆有轨电车过来,只是进行组装,然后再拉回去。”
高扬说,公司去年还把涂装车间场地及设备出租给第三方公司,给格力的大型空调打磨、上漆。他担忧,“珠海一号线如果拆了,公司负责提供维修服务的一百多号人就没工作了”。
针对珠海有轨电车的发展问题,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中车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中德,对方以暂时不便回应为由,婉拒了采访。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