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除夕夜前一天,武汉政府对外宣布“封城”。对一个千万级别人口的超大城市采取最严厉的防疫措施,这在人类历史上应该尚属首次。面对疫情,其它几个超大城市如北京、上海等,同样如临大敌。

 

事实上,武汉这样的超大城市,其医疗资源实力并不差。根据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城市公共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北京、广州、上海、西宁、成都、武汉、深圳、长沙、天津、重庆等位居全国前十。

 

 

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点击放大可看高清图片)

 

武汉在疫情来临前出现的医疗资源矛盾,主要原因来自最初的医疗“挤兑”,当然也有其公共医疗资源缺位的原因。彭博社记者曾统计过最近几年武汉的财政支出去向,发现很多资金投入了科研等热门领域,相比之下,公共卫生支出几乎停滞不前。

 

过去五年,以成都、西安、武汉等为代表的一批强二线城市逐渐追赶,四处“抢人”,同时通过“强省会时代”下“举全省之力”的发展,强势冒出,成为新一批的人口过千万的超大城市。2018年的数据显示,武汉常住人口1100万,其中户籍人口800多万。

 

就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期间,武汉市地方两会也发布了其最新的政府工作报告,这篇上万字的报告中涉及医疗卫生的内容只有43个字。“完善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加强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设,提高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和医疗救治能力。”

 

这43个字中没有任何实施意义上的施政措施,也没有任何诸如其发展领域的数字目标。这是中国很多城市在公共安全方面的缩影。中国的很多城市在经济上跑步前进的同时,往往忽略了公共服务的支出,歧视公共服务是中国城市的通病。

 

医疗资源在全国尚属前列的武汉尚且如此,更遑论其它城市。

 

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城市公共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主要数据来源是国家统计部门出版的《中国城市统计年鉴2018》,这已经目前是可公开找到的最新数据。而各城市三甲医院的数据则来自家庭医生在线网站。

 

因聚焦在狭义上的城市,而非行政区划上的市,榜单主要取自各市市辖区的数据。榜单主要从市辖区医院数量、市辖区三甲医院数量、市辖区医院床位数、市辖区执业医师数以及市辖区户籍人口数量几个方面建模得出公共医疗资源指数。

 

据此得出的“2020年中国城市公共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中,北京、广州、上海、西宁、成都、武汉、深圳、长沙、天津、重庆等位居全国前十。除西宁、长沙外,其余8个城市按照目前中国城市的划分标准,均为常住人口超过一千万的超大城市。

 

西宁能在此榜中得到如此高的位次,主要源于作为省会城市,其集聚本省所有的优势资源,且市辖区户籍人口少,远低于全国其它省会城市的人口数量,按照每30万人配备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标准,其三甲医院指数2.4多,位居全国首位。

 

 

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排名前50的城市中,大体上与其经济地位相匹配,当然也与其行政级别有着极大的关系。中国的公共医疗资源配备除了按人口之外,也会按其行政级别做一定的倾斜,因此,经济发达的苏州、无锡等城市三甲医院数量与其它地级城市相差无几。

 

 

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总体而言,中国城市的公共医疗资源并不算丰富。公共医疗服务的缺失本质上就是户籍制度的副产品,大多数城市的公共服务都是以户籍人口而非常住人口作为配套的数据基础,这也是这几年各超大城市出现教育、医疗资源紧张的重要原因。

 

 

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2003年非典之后,作为超大城市的北京、上海、成都、重庆等都建设了自己的公共卫生医疗中心,比如北京的小汤山医院,可以在疫情爆发时短时间内改造重新启用,而不是像武汉这样需要花十天左右的时间新建雷神山和火神山医院应对疫情。

 

 

延伸阅读:

复旦版中国医院排行榜:原来你所在的城市也有这么牛X的医院

 

 

来源 | 封城榜(fengchengbang)

作者 | 榜爷

图表 | 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标准排名):标准排名 | 中国城市医疗资源指数排行榜50强:武汉第六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