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始终保持民企资本金充足的三个关键环节

长期以来,许多民营企业都面临资本金短缺、低效无效资产较多、资本运作能力不强等突出问题,民营企业应有功能的发挥受到制约。为此,亟须建立民营企业资本金市场化补充机制,增强民营企业金融工具运用能力,形成与资本运营相适应的民营企业资本金常态化自我修复机制。

 

“长期以来,许多民营企业都面临资本金短缺、低效无效资产较多、资本运作能力不强等突出问题,民营企业应有功能的发挥受到制约。”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其新著《重组与突破》中表示,对此,亟须建立民营企业资本金市场化补充机制,增强民营企业金融工具运用能力,形成与资本运营相适应的民营企业资本金常态化自我修复机制,使得整个“肌体”始终充满活力、提升效率。

黄奇帆提出,建立民营企业股本市场化补充机制,主要有五个渠道:一是民营企业之间相互参股,二是各类资本运营公司及基金注入,三是民营企业上市及增资扩股,四是财政性产业扶持资金注入,五是企业利润留存及经营预算转为资本金。

在他看来,上述五个渠道得以贯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我国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要通过对股票市场有关基础性、机制性制度的改革和调整,扭转整个市场长期资金供应不足、机构投资者供应不足和市场预期有待提振的状况,让股权资本回归应有的市场地位。

对于增强民营企业金融工具运用能力,黄奇帆表示,各大型民营企业除了与商业银行合作,还应积极谋划与非银行类金融平台合作,例如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金融保理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以拓展金融资源供给来源,降低企业经营成本,提高企业运行效率。

* 本文摘自CF40书系新著《重组与突破》第五章“扶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民营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在经济发展中意义重大。截至2018年底,我国从事第二、第三产业的个体经营户6295.9万个,私营企业1565.4万家,全口径小微贷款余额33.49万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23.81%,金融资源分配不够合理。
供给上,我国传统银行业不能完全解决民营小微企业的融资要求。截至2018年底,我国共有134家城商行及1427家农商行,提供了13.22万亿元的小微企业贷款,高于国有商业银行与股份制银行提供的贷款11.67万亿元,是小微企业贷款的主力。但与此同时,不良贷款率也在持续走高,农商行不良率最高触及4.29%,高企的不良率迫使银行收缩信用,放缓小微企业贷款发放。农商行与城商行不能完全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
需求上,2018年起实体经济企业金融需求分层,呼唤新金融供给解决痛点问题。2019年底,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17.40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4.5%,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旺盛。同时,由于信用分层,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日益严重。小微企业属于金融企业长尾客户,存在业务规模小、抵押品不足、信用质量差、信息不对称、生命周期短、融资成本高等问题,银行通过传统手段进行风控的成本很高,导致小微企业金融供需的不匹配。
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除了民营企业自身需要注意在发展运行中保持资产负债率、现金流平衡之外,关键还在于始终保持充足的资本金民营企业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这就需要企业在运行中审慎、稳健、不冲动,做到不花高地价竞标买地、不用高利贷融资借款、不加高杠杆融资投资。总之,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充分的资本充足率,这是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基础。
长期以来,许多民营企业都面临资本金短缺、低效无效资产较多、资本运作能力不强等突出问题,民营企业应有功能的发挥受到制约。为此,亟须建立民营企业资本金市场化补充机制,增强民营企业金融工具运用能力,形成与资本运营相适应的民营企业资本金常态化自我修复机制,使得整个“肌体”始终充满活力、提升效率。
具体而言,应突出抓好三大环节。
第一,建立民营企业资本金市场化补充机制。
多年来,我国民营企业始终没有跳出举债扩张的怪圈,负债不仅呈现明显的顺周期特征,而且比国民经济总体负债情况更为严重。面对L形经济增长态势,寄希望于政府救灾,即大规模注入资本金,是不现实的。关键是要建立股本市场化补充机制,主要有以下五个渠道。
一是民营企业之间相互参股。这既有利于实现民营投资主体多元化,稳定股权结构;又有利于企业之间互相抑制分红要求,增加企业留存利润,充实企业股本金;还有利于企业多渠道筹措资金,降低筹资成本。
二是各类资本运营公司及基金注入。社保基金、保险资金以及民间资本大量“沉淀”,可以拿出一定比例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或资本运营公司,以股权方式注入民营企业。
三是民营企业上市及增资扩股。上市及增资扩股不仅可以使民营企业迅速补充股本,降低融资成本,还可以把占用的银行信贷资源让渡出来,使银行更好地支持小微企业发展。
四是财政性产业扶持资金注入。中央和地方两级财政每年有上万亿元产业发展资金,以前主要以补贴方式分散在各行各业,弊端日益显现。应该改革产业发展资金的使用方式,划出一定比例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投向民营企业的优质项目,补充其股本。
五是企业利润留存及经营预算转为资本金。可出台措施鼓励将民营企业利润留存部分用于充实企业股本。
第二,顺应资本市场发展趋势,使资本市场成为民营企业资本金市场化补充机制的源头活水。
上述五个渠道得以贯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我国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
我国股票市场存在三个弱化问题:一是国民经济晴雨表功能的弱化,二是投入产出功能的弱化,三是资源优化配置功能的弱化。要通过对股票市场有关基础性、机制性制度的改革和调整,扭转整个市场长期资金供应不足、机构投资者供应不足和市场悲观预期的状况,让股权资本回归应有的市场地位。
为此,提出六个方面的思考和建议:一是鼓励上市公司回购并注销本公司股票;二是建立监管部门对收购兼并、资源重组的审核批准快车道,支持和鼓励上市公司通过并购重组做强做优做大;三是建立上市公司愿意分红、国内外机构投资者愿意更多、更久持有我国股票的税收机制;四是遏制大股东本人或家族一股独大的现象;五是防范大股东高位套现、减持股份的行为,遏制大股东大比例股权质押,顺周期高杠杆融资发展,逆周期股市跌破平仓线时踩踏平仓,造成股市震荡的问题;六是遏制一些上市公司长期停牌、随意停牌的现象。
这六条措施如果落实到位,股票市场就会逐步修复功能,民营企业直接融资渠道会进一步拓宽。
第三,增强民营企业金融工具运用能力。
一些大型民营企业往往有两种不合理的发展倾向:一种是脱实就虚,热衷于涉足与主业无关的金融业;另一种是过于专注实体产业发展,对金融体系丰富的工具运用得很不充分,不利于企业集团降本增效和资源优化配置。
各大型民营企业除了与商业银行合作,还应积极谋划与非银行类金融平台合作,用好各类金融工具,拓展金融资源供给来源,降低企业经营成本,提高企业运行效率。
比如财务公司相当于企业集团的“内部银行”,不仅可以为企业集团及各子公司节省一笔不菲的财务成本,还能为上下游产业链企业提供融资支持。
再如金融租赁公司具有强大的资金通融功能和集聚辐射能力,通过设备租赁,可将一次性投资变为租金成本,降低企业负债率;通过实物转租,可促进产能转移、企业重组和生产资料更新换代;通过售后回租,可回笼初期设备或厂房购置资金,盘活大量沉淀资产,缓解企业经营压力。
又如金融保理公司可将供应商的应收账款以债权形式变现,还能提供销售分户账管理、应收账款催收、信用风险控制与坏账担保等综合性金融服务,有助于提升供应商的资金运营效率,增强整个产业链的竞争力。
还如消费金融公司顺应了“互联网+”时代购物和支付方式的巨大变化,促使大型消费类企业与零售机构、生产企业、互联网企业深度合作,挖掘消费者的有效需求,不仅可以帮助企业扩大客户量,还能降低运营成本。
总之,民营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不仅需要政府相关政策的扶持,还需要民营企业拥有善作善成的智慧。我们要全面贯彻中央各项决策部署,坚持问题导向,强化改革思维,采取科学方法,加快改革发展步伐,为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做好基础性制度安排。

欢迎加入东西智库微信群,专注制造业资料分享及交流(微信扫码添加东西智库小助手)。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