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2020年1月27日,全球知名防务与安全智库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发布了一份报告《估计中国企业的军工销售》,对包括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AVIC)、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CETC),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NORINCO)和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CSGC)在内的中国军工企业军售财务价值进行了评估。这四家公司涵盖常规武器生产的三个主要部门:航空航天、电子和陆军装备系统。估计显示,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武器生产国,仅次于美国,领先于俄罗斯。上述四家公司按照其公布的军售数据,能在2017年的统计里跻身全球20家最大的武器生产和军事服务公司之列,其中3家:中航工业、兵器工业和中国电科能跻身前10名(见下图,关于中国军工企业上榜全球军工百强一事,可参见防务菌之前推送:【The SIPRI Top 100】最新全球军工百强榜发布,三家中国军工企业可进入前十强?)。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一、 导言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特别是1999年以来,中国在武器工业现代化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其目的之一是在中国安全评估和2020年、2035年和2049年现代化目标的推动下,自力更生地为军队生产先进武器和技术在中国武器出口和武器出口种类的增加表明,中国国有武器工业已经处于许多生产部门的前列。然而,由于缺乏透明度,中国军工企业的武器销售价值要么是未知的,要么是基于无法挽回的估计。因此,在世界100家最大的武器生产和军事服务公司的年度名单中(即防务菌常提的SIPRI全球军工百强榜)从未包括中国军工企业。这意味着,中国军工企业不能与世界上其他主要的武器生产和军事服务公司(简称“军火公司”)相比。
早期对中国武器工业的研究主要是定性的。只有少数研究试图量化公司的武器销售及其财务价值。大多数研究集中在武器类型、中国在全球武器市场面临的挑战、中国长期以来的军工战略以及中国军事现代化与军工改革之间的联系,可获得的数据量有所增加,从而有可能对中国主要军工企业的军售价值作出合理可靠的估计。这为研究界和政策界提高对中国武器工业的认识提供了新的动力。一个有趣的例子是2019年7月由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IISS,在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研究编写的《全球智库报告2018》里,位列全球防务安全类智库的第二位)的Lucie Béraud Sudreau和Meia Nouwens联合撰写的一份报告,根据专门为此开发的方法,提供了8家中国军火公司与军事有关的销售估计(关于这份报告,可参加防务菌之前的推送:【Top 100】刚刚!中国八大军工集团跻身全球防务百强)。
SIPRI的任务之一始终是通过其武器转让、武器工业和军事支出数据库提供有关军备和裁军方面的公正和权威数据,目的是分析随着安全环境的变化,全球武器工业的发展和结构调整。如果没有中国军工企业的信息,这一评估将是不完整的。
因此,本报告旨在通过估算2015-17年期间常规武器生产、航空航天、电子、陆军装备系统和造船各主要部门至少一家公司的武器销售数据,为全面估算中国武器工业的武器销售奠定基础,这将作为全面量化中国军工大公司军售的范围研究(按所在领域划分,中国主要军工企业分布可见下图)。
本报告以Béraud-Sudreau和Nouwens的贡献为基础,并补充了他们用另一种方法估计中国军工企业公司的军售。接着(第二节)介绍了中国主要军工企业的概况和估计其军售的方法(定义见文末注释1)。然后(在第三节)将中国军工企业的军售与SIPRI全球军工百强进行了比较。本报告研究方法的两个稳健性检查如下(第四节)。首先是将这里估计的武器销售与Béraud Sudreau和Nouwens的武器销售进行比较。第二个检查是将军售数据与SIPRI的中国军费支出和武器转让数据进行比较,使其具体化。报告最后给出了一些结论(第五节)。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二、 中国企业军售估算

(一)概述

中国武器工业主要由10家主要武器公司(即母公司)和1家研究所组成(见表1,相关注释见文末注释2)。为了清楚地了解本行业的财务规模,这里选择了七家公司进行审查,多数情况下是本行业最大的公司(根据公司已知的生产活动):中国最大的飞机生产商——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航工业);中国主要导弹和航天系统生产商——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CASIC);军事电子及元器件(如雷达、软件)的主要生产商——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CETC);中国陆军装备系统的主要制造商——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NORINCO)和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CSGC);主要的造船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CSIC)和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CSSC)。
其中四家公司——中航工业、中国电科、兵器工业和兵器装备——获得了可靠的财务信息,涉及航空航天、电子和陆军装备系统三个部门。这四家公司的估计军售涵盖2015-17年。由于没有找到足够的公开资料,无法对航天科工、船舶重工和船舶工业的军售作出可靠估计。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二)估计军售

所有10家主要武器公司(即不包括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都生产军用和民用物资并提供服务。有关其民用销售和总销售的信息可在各种文件中查阅,如债券报告、信用评级报告、审计报告、年度报告和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见文末注释3),但这些报告都没有列出军售情况。
然而,在各种文件类型中,经常使用一个称为“其他”的销售类别来表示中国政府对“机密”信息的定义。例如,在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报告中,“其他”(other)类别被明确解释为“涉及机密信息”(involve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其内容不得披露以“维护国家利益”(Guarding national Interest)。中国电科和兵器装备也有类似的例子。将已知的公司产品类别(即显示在公司网站上的产品类别)与现有文件中列出的产品类别交叉匹配,支持“其他”类别最有可能指武器或武器的概念。
中国军工企业的军售被认为涵盖了所有军品和服务的销售,不仅是向中国人民解放军(PLA)销售,而且还向准军事武装警察(PAP)销售。这一点特别重要,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使用了许多由兵器工业和兵器装备两家集团公司制造的相同武器。中航工业向PAP的销售将包括直升机等设备,而中国电科的销售将包括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C4ISR)系统。
这里使用的一般方法是假设,在计算了所有民用销售之后,任何“其他”销售都与军事有关,换句话说,由于民用销售是清楚和充分报告的,估计的武器销售将是总销售额减去民用销售(通常等于公司文件中的“其他”类别)。即使采用这种方法,估计武器销售的来源和方法也因公司而异。因此,提供每个公司的简要说明和在每个案例中使用的具体方法是有益的。
1.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在接受评估的四家军工企业中,中航工业拥有的机密财务信息最少。根据对该公司的各种信用评级报告,总销售额分为三个部分:整架飞机、非飞机相关业务、服务和其他业务。这与中航工业网站上列出的军用飞机、民用飞机、工业部件以及后勤和服务四大类相匹配。服务和其他业务收入约占中航工业总收入的35%,来自后勤、服务和运输,可以合理地视为民用产品的销售。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中航工业剩余65%的总收入大致平均分配在整机销售和非飞机相关销售之间。对于整架飞机的销售,目前还没有军事和民用飞机的销售比例。然而,2018年中航工业信用评级报告指出,中航工业的大部分飞机销售与军事有关,其目标是到2020年将民用飞机销售增长至占飞机总销售的5%。中航工业的公司报告和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支持了对军用飞机生产的关注。然而,中航工业已经与空客在商用飞机方面进行了商业合作,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10亿美元。
在与飞机无关的销售中,中航工业制造了大多数军用航空子系统(如航空电子设备、雷达、备件)。然而,与整架飞机的销售一样,军事系统的销售没有分类。根据中航工业的信用评级报告,很明显,非飞机销售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非军事和非飞机相关部件,涉及范围广泛的产品(如电力和能源、电气设备、电子产品,这表明中航工业在工业部件制造方面有相当大的参与。
一般来说,对于一家大型武器公司来说,航空电子设备和备件等军事子系统的价值是巨大的。然而,就中航工业而言,这一领域包括范围广泛的非飞机相关民用产品,这降低了军事相关产品在非飞机相关产品总销售额中的份额。这可能意味着,这一部门的军售价值没有其他主要武器公司高。然而,由于缺乏分类,因此无法可靠估计中航工业非飞机相关销售中的军售价值。
基于上述情况,中航工业军售总额的估算仅包括整架飞机的销售。这一估计数平衡了包括整个飞机部门(其中包括一些民用飞机)的高估与排除整个非飞机部门(其中可能包括军事子系统)的低估。不过,中航工业2017年的军售估计值很有可能达到1361亿元人民币(201亿美元),由于军事子系统的遗漏价值可能大于民用飞机的价值,因此可能被低估。
2.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中国电科的主要信息来源是公司的债券报告。根据2018年债券报告,中国电科主营业务占公司总收入的99%,分为军民两类销售。2017年,中国电科主营业务收入2039亿元人民币(300亿美元),其中民营业务收入1196亿元人民币(179亿美元)。因此,剩下的843亿元人民币(122亿美元)必须是军售。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中国电科对研发的投资使其在中国军工企业中独树一帜:研发占总销售额的22%,这一比例远远高于任何其他中国军工企业。中国电科被认为是中国军事研发和中国推动发展军队先进技术的重要贡献者。然而,必须谨慎解读研发数据,因为该公司没有给出武器研究所占比例的细目。
3.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兵器工业的网站指出,该公司的五大主要业务产品是重型机械、设备和车辆;石油化工和矿产;电子光学;金融服务和武器相关生产(包括小武器和轻武器)。这与该公司2018年债券报告中的五大产品类别相匹配,其中明确规定,公司总收入由重型设备、石油和民用产品、电子光学、金融服务和“其他”组成。前四类为民用销售,其余为与武器有关的销售。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兵器工业总销售额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虽然电子光学产品类别完全列为民用销售,但众所周知,它具有实质性的军事用途。电子光学产品类别约占总销售额的5%,其中一部分可视为军用产品。然而,如果没有关于这一类别的充分分类信息,并且考虑到电子光学在总销售额中所占的份额很低,就无法估计光电设备的军事份额。
2017年,兵器工业总销售额达4276亿元人民币(643亿美元),其中“其他”类武器销售额约占27%,即1162亿元人民币(172亿美元)。对兵器工业军售的这一估计可能有点低估,因为它不包括用于军事目的的光电产品的销售。
在与军事有关的生产之外,兵器工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40%是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勘探、生产和贸易。另外12%来自石油化工,15%来自重型机械和设备,5%来自电子光学。
4.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
来自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Bond report)和企业社会责任(CSR)报告以及公司网站的信息可用于估算兵器装备2015-17年的总军售。该网站显示,兵器装备的总收入包括六大类。这与债券报告相对应,债券报告将总收入列为汽车、汽车、石油、矿产、“其他主营业务”和其他业务收入的总和。其他业务包括汽车租赁、劳务和少数未指明的其他活动。唯一剩下的未知类别是“其他主要业务”。根据此处使用的一般方法,并与兵器装备的网站和CSR报告交叉检查,这被认为是与军事有关的货物的销售。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据报道,“其他主营业务”销售额约占兵器装备总收入的11%。2017年,兵器装备总销售额为3027亿元人民币(合445亿美元)。减去民用销售额2714亿元人民币(399亿美元),武器销售额为313亿元人民币(46亿美元)。
三、 中国军工企业排名
根据对以上中国四大军工公司2017年军售的估计,他们可以与SIPRI全球军工百强进行比较。SIPRI于2019年12月发布的基于2017年度数据的全球军工百强榜主要由美国、西欧和俄罗斯的公司组成:在100家公司中,它们共占76家,军售占比超过90%。在前20强公司中,11家位于美国,6家位于西欧(2家位于法国,2家位于英国,1家位于意大利,1家为泛欧),3家位于俄罗斯(见下图)。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SPIRI全球军工百强榜上榜企业国家占比(基于2017年度数据,于2019年12月发布)

如果这里调查的四家中国军工企业进入前100名,它们将跻身世界上最大的军火生产商之列(见表2)。事实上,根据他们2017年的军售情况,其中三家将跻身前十大军火公司之列,分别是中航工业、兵器工业和中国电科。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2017年,中航工业的武器销售额为201亿美元(占其总销售额的34%),估计是中国最大的武器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它将是仅次于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的第三大飞机生产商,也是第六大军火公司,其军售可与波音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雷声公司和BAE系统公司相媲美。中航工业的军售是俄罗斯最大的军火公司——“金刚石-安泰”的两倍多,是俄罗斯最大的飞机生产商联合飞机公司的三倍多。在中国的军工企业中,中航工业也是最大的雇主,拥有约46万名员工,其中包括100多家从事武器相关和民用生产的子公司。中航工业垄断中国军机制造业,2015年至2017年间,军售增长34%。随着中国飞机采购的不断增加,这一显著增长并不奇怪。随着军用飞机和子系统订单和交付量的增加,中航工业的军售预计将在未来几年进一步增加。
据估计,兵器工业是中国第二大军火公司,可在2017年被列为世界第八大军火生产商。2017年,兵器工业的武器销售额为172亿美元(占总销售额的27%),是世界上最大的陆军装备系统生产商。它是中国军工行业第二大雇主(超过24万名员工),仅次于中航工业,拥有51家子公司和26家研究机构。2015年至2017年,兵器工业的军火销售额增长了6.3%。随着中国争取在2035年前完成现代化建设,预计军售将继续保持高水平,甚至进一步增加。兵器工业的军售规模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联合采购的结果。
中国第三家军售规模足以跻身全球军工十强的公司是中国电科,2017年的军售为122亿美元(占总销售额的40%)。中国电科专注于电子(如雷达、软件、军事通信网络)、组件、研发和服务。中国电科的研究人员数量最多,约为93000人,与兵器工业持平,2015年至2017年间,中国电科的军售保持相对稳定,增长6.1%。
就军售而言,兵器集团是四家中国军工企业中规模最小的。它与兵器工业在同一个领域开展业务,重点是军用车辆。兵器集团2017年的军售为46亿美元(占总销售额的10%),可在全球军工百强中排名第19位。相比之下,以制造军车闻名的美国奥什科什公司2017年的军售为18亿美元。在分析的四家中国军工企业中,兵器集团是唯一一家军售大幅下降的公司,2015年至2017年期间,军售下降了47%。由于缺乏有关该公司军售情况的信息,很难查明造成这一大幅下降的确切原因。
在这四家公司中,中国电科的军售占总销售额的比例最大,2017年为40%;兵器集团的军售占比最小,为10%。与全球20家最大的武器生产公司(通常军售比率超过50%)相比,这这样的占比都很低(波音、空客、联合技术和霍尼韦尔国际除外)。这些中国公司高度多元化,大部分收入来自民品业务。
排名前20位的其他国外军火公司大多倾向于生产各种各样的军品。例如,BAE系统的产品范围从船舶、坦克到飞机和导弹。相比之下,中国的武器公司虽然在生产民用和军用物资的意义上多样化,但更多地集中在一个武器部门,它们通常专门从事四大常规武器生产部门之一:航空航天、电子、陆军装备系统和造船业。
2017年,这4家中国军工企业的军售总额估计为541亿美元。虽然这已经比2017年全球军工百强的10家俄罗斯公司的总额多164亿美元,比百强中的7家英国公司的总额多184亿美元,但很可能仍然被低估了。根据这一估计,仅用这4家公司的军售总额,中国将在全球军工百强的总军售中占据世界第二大国家份额。可以肯定地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武器生产国,仅次于美国。
虽然这项研究至少涵盖了航空航天、电子和陆军装备系统各部门的一家公司,但由于信息不足,它忽略了造船这一常规武器生产的主要部门。然而,就造船业而言,可以根据中国海军工业总体增长的现有信息、已知军舰交付量、其中一些军舰的合同成本以及其他国家生产的同等军舰的价值,大致了解中国工业的规模。
2017年,中国两大造船公司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共交付约13艘主力军舰(2艘T052驱逐舰、3艘T054A护卫舰和8艘T056护卫舰)和4艘潜艇(1艘094型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1艘093型核动力潜艇和2艘039型常规潜艇)。相比之下,2017年,美国最大的造船商亨廷顿·英格尔工业公司(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交付了3艘军舰(1艘航空母舰、1艘驱逐舰和1艘两栖运输舰)和1艘核动力潜艇,以及欧洲最大的造船商海军集团——交付2艘军舰(1艘护卫舰和1艘护卫舰)和1艘常规潜艇。亨廷顿·英格尔公司2017年的军售为65亿美元,海军集团的军售为41亿美元。虽然两家公司也从军事相关的服务如维修和服务中获得收入,但可以合理地假设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也这样做。因此,这一基本比较表明,中国造船业规模相当大。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的军售总额可能至少与最著名的美国和欧洲造船商的军售总额相同,都是大约100亿美元。因此,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肯定也将跻身于SIPRI全球军工百强榜的前20家武器生产公司之列。
四、 估计的稳健性检验
鉴于估计中国军售的不确定性,有必要检查估计数字的稳健性。一种方法是比较不同方法的估计销售数字,另一种方法是根据已知的中国军费和武器出口数据评估武器销售估计的现实性。

(一)不同方法对中国军售的比较

Béraud Sudreau和Nouwens在第一次研究中提供了8家中国军火公司2017年的军售估计数,以根据中国消息来源制定此类估计数(见表3)。他们的方法是基于对中国8家主要武器生产公司近460家子公司的广泛调查。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虽然这两种方法对每个公司的总销售额得出了相似的数字,但估计的武器销售数字仍有一些差异。就兵器集团而言,估计数相差200%,而中国电科和兵器工业的估计数分别相差24%和19%。只有中航工业,这两种方法给出了类似的估计,2017年的军售差异仅为11%(见图1)。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虽然各公司的武器销售估计数有很大差异,但在部门总水平上的差异要小得多。中国陆地系统部门由兵器工业和兵器集团组成,根据Béraud Sudreau和Nouwens的数据,2017年中国陆地系统部门的军售总额达277亿美元,比这里给出的218亿美元估计高出约27%。因此,两项估计的军售差异200%分散在部门一级。如果关注的不是每家公司的财务销售,而是中国陆地系统的总体生产,那么这两种方法提供了一致的证据,证明其在220-280亿美元之间,数额相当可观。
在整个军工行业层面上,两项研究都估计的所有公司的估计军售总额的差异甚至更小。根据Béraud Sudreau和Nouwens的数据,中航工业、中国电科、兵器工业和兵器集团的军售总额为594亿美元,而根据这里的估计,军售总额为541亿美元,仅相差9.8%。
两个总体估计数的相似性建立了对中国武器工业已知规模的共识,并显示了估计数的稳健性。在公司层面,这种差异可能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一个原因与Béraud Sudreau和Nouwens如何估计每家公司的子公司的武器销售有关:虽然该部门的总体规模是已知的,但缺乏具体公司的信息可能意味着向每家公司的销售分配可能不正确。

(二)中国公司军售与军费及武器出口的比较

根据中国的军费数字(包括总支出及其组成部分)来衡量军售估计数,可以评估前者的现实性。2017年中国军费开支达到2280亿美元,根据SIPRI的估计。SIPRI估计中国的军费开支将大大高于官方国防预算(2017年报告为1510亿美元),因为它包括来自国家预算其他部分的各种开支。这包括大约300亿美元的武装警察需求,估计230亿美元的额外开支军事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以及大约150亿美元的士兵复员和退休津贴。
将军售预估值与SIPRI对中国军费开支的预估值相比较,2017年中航工业、中电科、兵器工业和兵器集团541亿美元的军售总额占中国军费开支的24%。如果再加上造船业的低成本数据,中国军工总销售额将达到700-800亿美元。这将占中国军费开支的30%-35%。这一份额符合中国提交联合国的2017年军费报告以及兰德公司对中国国防采购开支的估计。
除国内采购外,中国军工企业还有部分军工产品出口。然而,中国没有官方的武器出口数据。缺乏对中国武器出口的开源估计意味着它们的财务价值仍然未知。
SIPRI提供了基于公开来源的中国主要常规武器出口数据。然而,这是以趋势指标值(TIV)的形式来衡量武器装备转让的数量,而不是财务价值,因此与经济统计数据不可相比。TIV可以用来表明中国与其他武器出口国之间的主要常规武器转让趋势以及中国武器转让的相对规模。在1999-2003年和2014-18年的五年期间,中国主要武器进口下降了50%,而出口则上升了208%,中国成为世界第五大常规武器供应国。这支持了中国武器工业正在增长的观点。这不仅表明中国对进口外国武器和军事技术的依赖正在减少,而且表明中国的工业已经发展到对其海外武器需求增加的程度。
中国武器出口的总体趋势支持本文对中国武器工业金融价值的估计。上述四家公司的销售额估计为541亿美元,中国军工行业的销售额在世界上排名为第二,这与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军费国的地位以及中国军费出口上升至第五大出口国的地位是一致的。
五、 结论
这篇关于中国军工企业军售情况的报告补充了Béraud Sudreau和Nouwens之前的研究。它改善了中国武器工业规模和中国武器公司在SIPRI全球军工百强以及SIPRI武器工业数据库中的地位。与其他SIPRI数据库中有关中国武器转让和军事支出的数据一起,它提供了中国军事相关活动的更全面的情况。总的来说,本报告的估计提供了中国武器工业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武器工业之一的定量证据。根据军售情况,上述四家公司都将跻身全球20家最大的军售公司之列,其中三家中航工业、兵器工业和中国电科可跻身前十(详见下图)。这四家中国公司的军售表明,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武器生产国,仅次于美国,领先俄罗斯。然而,仍有必要对其余6家中国军火公司进行更详细的研究,以提供对中国军火工业的完整估计。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虽然在提供更多中国军火企业数据方面取得了进展,但一个重要的警告仍然存在:中国军工企业的军售数据缺乏透明度。这是对这些公司缺乏了解或信息的主要原因。与许多西方同行不同,中国政府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限制获取所有军工企业的信息。因此,本报告引用的任何公开文件都没有直接提及与军事有关的销售。中国企业的所有军售数据仍然是一系列不确定性的估计。Béraud-Sudreau和Nouwens的武器销售估计数与本报告所给出的估计数的比较就说明了这一点。军售在公司层面的差异支持了更多研究的必要性,更重要的是,它们凸显了这些公司缺乏透明度,这阻碍了人们对中国军工行业的了解。
未来的研究应该进一步发展现有的估计中国公司军售的方法。未来研究的其他途径是对中国和国外军火公司的比较研究,以及随着中国迈向2035年和2049年现代化目标,对中国公司演变的调查。

注释1:军售定义
武器和军事服务销售(简称军售)是指向军事客户销售军品和服务,包括国内采购销售和出口销售。
军事物资和服务是专门为军事目的而设计的物资和服务以及与这些物资和服务有关的技术。军品是军事专用设备,不包括石油、电力、办公电脑、制服和靴子等通用物品。
军事服务也是军事专用的。其中包括信息技术、维修、检修和行动支助等技术服务;情报、培训、后勤和设施管理等与武装部队行动有关的服务;冲突地区的武装安全。它们不包括和平时期提供的纯民事服务,如保健、清洁、餐饮和运输,但包括向实际部署的部队提供服务。
军火公司是有军火销售的公司。大多数公司都是多元化的,为军事和民用市场生产。在某些情况下,军售数据只反映了一家公司在其总销售额中所占的防务份额。在其他情况下,SIPRI使用这个数字来计算“防务”部门的总销售额,尽管该部门也可能有一些未指明的民事销售额。
当一家公司没有报告国防部或类似实体的销售数字时,武器销售有时由SIPRI估计。这些估计数是根据合同授予数据、公司目前武器生产和军事服务方案的资料以及公司官员在媒体或其他报道中提供的数字作出的。
资料来源:SIPRIARMS工业数据库,“来源和方法”,<https://www.SIPRI.org/databases/Arms Industry/Sources-and-methods>。

注释2:关于表1的说明
本表以中国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国防科工局)提供的军工企业官方公开信息为依据。国防科工局列出了第12家军火公司——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CEC)。然而,CEC专注于非军事网络安全设备和服务。因此,根据SIPRI的定义,CEC不是一家军火公司。这10家公司是1999年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中国航空航天集团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等5家国有原军工企业各2家组建的。除了这些主要的军火公司外,还有数百家子公司属于这些公司或母公司。
另,2019年,中船重工与中船工业合并成立一家造船公司,即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本文主要关注2015-17年这两家公司分开时的数据。

注释3:用于估算中国军工企业军售的文件
(1)年度报告
年度报告由公司发布。它们通常描述公司上一年的活动以及财务业绩。
(2)审计报告
审计报告由审计事务所根据被审计单位提供的资料出具。例如,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的审计报告由北京大信会计师事务所(Wuyige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LLP)发布。
(3)债券回报
债券报告是证券公司根据出具审计报告的公司和审计事务所提供的资料出具的。本报告旨在吸引公众债券投资者。由于并非所有中国公司都向公众出售债券,因此只有少数报告可供查阅。例如,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发布了《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债券报告》。
(4)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企业社会责任(CSR)报告每年由公司发布。它们描述了公司的活动、员工发展和对社会的贡献。它们通常包括与财务业绩、雇员人数和研究人员人数有关的有限信息。
(5)信用评级报告
信用评级报告由信用评级公司出具。其中包括信用评估和对公司财务业绩和整个行业整体发展的评估。该报告主要基于公司提供的信息。例如,中航工业2017年度的信用评级报告是由中国诚信信用评级集团发布的。
最后关于报告的两位作者信息
1.Nan Tian博士
Nan Tian是SIPRI武器和军事支出方案的研究员,他负责监测和管理SIPRI军事支出数据库。他的研究兴趣集中在军事开支和内战的原因和影响上。他的博士论文题目是“军费、冲突与发展”,探讨了军费、国内冲突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他曾在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担任气候变化经济学家,并在南非开普敦大学担任讲师。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专业知识
军费、内战、经济增长、气候变化
区域专门知识
非洲
语言
英语、普通话
教育
南非开普敦大学经济学博士
国籍
南非
2.Fei Su
Fei Su于2015年3月加入SIPRI,担任其中国和亚洲安全计划的研究员和驻北京代表。她目前的研究重点是中国与朝鲜、韩国和日本的接触。在加入SIPRI之前,她在首尔生活和学习了三年,在那里她加强了自己的韩语流利性。她拥有首尔国立大学公共管理研究生院公共管理硕士学位,专注于治理。她写了一篇关于政府规模对中国腐败影响的韩文论文。
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专业知识
不扩散与制裁、治理、朝鲜半岛、东北亚国家关系
区域专门知识
中国、朝鲜、东北亚
语言
中文、英文、韩文
教育
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公共管理研究生院公共管理硕士;中国民族大学韩国语言文学学士
国籍
中国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战略前沿技术):SIPRI关于中国军工企业的研究报告(全文)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