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南美的货船,行驶在今年地球最热的航线上

壹  ||为满足巴西、墨西哥等国不断增长的运输需求,4月以来,达飞轮船、地中海航运、太平船务、长荣海运、东方海外等多家航运公司公布了增设或升级南美航线的计划。

贰  ||近两个月来,受巴西对进口新能源汽车加征关税、车企大批提前抢运影响,南美航线运力持续紧张,再加上红海危机船只绕行非洲南端好望角等综合因素,中国出口各航线运价除日本航线外全线上涨。

叁  ||  贸易争端促使许多中国企业纷纷将工厂搬至墨西哥,以规避诸如关税等美国对中国施加的贸易保护主义风险。

浣熊是家族中第一个跑南美航线的远洋船员。

近一百年来,他们家族携带着成千上万吨货物,来往于不同航道之间。浣熊的太爷爷和爷爷跑的是内河运输,到浣熊的父亲这一代,随着中国对外贸易的增长,他们的足迹开始遍布世界:东南亚、欧洲、非洲、北美……

今年上半年,旺盛的贸易需求让中国和南美洲之间的航线变得异常繁忙和昂贵。

各大航运公司加开了从中国至南美洲的航线。4月以来,中远海运、长荣海运、东方海外、法国达飞、地中海航运等航运公司增设或升级了南美航线。

据海关总署数据,2024年1月—4月,中国与拉丁美洲的进出口总额为1.14万亿元人民币,出口总额为5762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11.7%和11.4%,为中国进出口贸易增长最快的大洲。其中,新能源车成为了重要的贸易产品。据巴西发展、工业、贸易和服务部4月公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巴西乘用车进口量比2023年同期增长了450%,中国汽车占进口总量的40%左右,其中大部分为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

在那艘开往墨西哥的货轮上。浣熊每天只和24个船员以及上万个装满货物的集装箱打交道。在这些集装箱中,有一些编号为3166(易燃液体驱动车辆)危险品箱,存放着锂电池、新能源汽车等工业制品,浣熊就负责检查这些危险品箱的安全。“南美航线最大的特点就是长”,浣熊说,“长到可以把一年四季经历一遍,经过不同时区的时候还要不停拨钟倒时差,所以压根没有好好睡过觉。”

01

繁忙的航线

从上海港出发,浣熊所在的集装箱船将在太平洋上航行30余天,先后途经韩国、日本、白令海峡,航行中能看见美国阿拉斯加州海拔六千多米的雪山。接着,货轮南下停靠墨西哥的恩森纳达港、曼萨尼约港等港口。驶过赤道后,船只来到隶属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这里有地球上唯一能在海洋中生活的蜥蜴——海鬣蜥,怪兽电影《哥斯拉》中的“海洋巨怪”就是以它为原型。随后,船继续南下,先后停靠秘鲁、智利。

去年10月浣熊加入一家航运公司,正式成为了一名远洋货轮船员。一个月后,浣熊首次踏上了前往南美洲的航程。

据他介绍,这艘船原本跑的是北美航线,被临时抽调来跑南美西航线,以赶在12月底樱桃成熟时,将樱桃运往中国。樱桃贮藏期短、容易腐烂,因此这个航线对航速的要求很高,浣熊说:“别的航线很少有给主机功率拉满的情况,这个航线就算船扛不住也要全速跑,毕竟它叫‘樱桃快航’嘛。”

运完樱桃后,南美航线开始繁忙起来,这艘船就留在了这条航线。

深耕拉美航线的货代吕先生对记者称,相比去年同期航运市场的惨淡,今年3月以来的市场尤其火爆。“目前低货值的货已经停掉很多了,这类企业面临这么高的海运费,基本上就没有办法做了。现在主要运输的是机械和汽车零配件等。”吕先生表示,由于6月至8月又衔接上了南美传统的海运旺季,预计这波运价上涨将持续到今年8月初。

为满足巴西、墨西哥等国不断增长的运输需求,4月以来,达飞轮船、地中海航运、太平船务、长荣海运、东方海外等多家航运公司公布了增设或升级南美航线的计划。其中,达飞宣布开通M2X-墨西哥快船航线,先后挂靠天津、青岛、釜山、恩塞纳达、曼萨尼约、拉萨罗等港口;地中海航运5月15日推出MEXI-CAS环线,从青岛首航,连接亚洲和墨西哥的主要港口;太平船务则推出两条升级周班直航服务南美东航线1(ES1)和南美东航线2(ES2),其中ES1从上海出发,由太平船务、长荣海运、中远海运和达飞轮船联合部署13艘船舶提供服务,ES2从青岛出发,上述4家航运公司联合部署12艘船舶提供服务。

根据中远海控控股,中远海控目前有12条集装箱班轮航线挂靠墨西哥,投入运力超过22万TEU(标准箱)。2024年的前4个月,墨西哥各地的海港总吞吐量同比增长18.2%,亚洲和墨西哥之间的贸易展现出巨大的合作潜力。在这一背景下,中远海运近日开辟了墨西哥快航(WSA5)线,每班提供3000个—5000余个标准箱舱位,将连接恩塞纳达、曼萨尼约以及拉萨罗等墨西哥太平洋侧港口。

太平船务航线运营管理部远洋航线贸易总经理何玮杰(William Ho)表示:“随着拉美市场增长前景的持续乐观,我们看到亚洲和拉丁美洲之间有着强劲的贸易往来。继加强南美西航线服务之后,我们希望增强在南美东的航线服务,进一步助力联动互通,并更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

货代吕经理感受到,近两年来,各航司对南美航线投入的运力不断增加,“最明显的例子是,从前主要运营近洋航线的万海航运也接连开辟了南美航线。”2023年7月,万海航运“吉春”轮靠泊天津港集装箱码头,标志着该航司直航南美的新航线正式开通,航线途经墨西哥、巴拿马、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等国家的多个港口。

02 3166危险品箱

在货轮上,浣熊的主要工作是负责船舶驾驶和集装箱货物的管理。其中一项工作是对3166危险品箱的管理。

从浣熊跑船开始,每个航次的船上都有许多新能源汽车,在一万多个集装箱里能占0.5%—2%左右。“我同期入职的同事也说,到处都是3166危险品箱。”浣熊说,他曾与负责智利圣安东尼奥港的货代同学聊天。对方说:“货都积压着找不到舱位,都被新能源汽车占去了。”除了新能源汽车,船上的出口货物还包括各类大型机械、烟花爆竹、义乌小商品等日用消费品。

多名货代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近两个月来,受巴西对进口新能源汽车加征关税、车企大批提前抢运影响,南美航线运力持续紧张,再加上红海危机船只绕行非洲南端好望角等综合因素,中国出口各航线运价除日本航线外全线上涨。5月31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上海出口集装箱综合运价指数(SCFI)为3044.77点,较上期又增长12.6%。其中,南美航线较3月底涨幅超150%,上海港出口至南美基本港市场运价(海运及海运附加费)达7408美元/TEU。

巴西和墨西哥为中国在拉美的前两大贸易伙伴。1月—4月,中国对巴西出口1532亿元人民币,增幅达24.6%,其部分可归因于新能源汽车的大量出口。据巴西发展、工业、贸易和服务部4月公布的数据,今年*季度,巴西乘用车进口量比2023年同期增长了450%,中国汽车占进口总量的40%左右,其中大部分为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近日,比亚迪旗下一艘“EXPLORE *”滚装船装载5459台新能源汽车抵达了巴西。除出口外,比亚迪和长城汽车也已公布了巴西的投产计划。

2024年1月—4月,中国向墨西哥出口198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1%。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林博对经济观察报分析,汽车贸易和跨境电商出海是中墨贸易的两大亮点。中国同墨西哥的汽车贸易增速较快,墨西哥是中国在海外的第二大汽车出口市场;SHEIN、Shopee、拼多多旗下的Temu、速卖通等电商平台纷纷出海,由于墨西哥青年人口比例高,线上购物需求旺盛,极大带动了中国对墨西哥日常消费品的出口。

林博说,除跨境电商外,墨西哥有几大线下的中国小商品城,也带动了中国商品的批发和零售。从投资方面看,中拉在“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共建上取得了良好合作,中国的私营企业如汽车和汽车相关配套企业也正积极开拓拉美市场。

03  到南美洲去

大学毕业后,学习航海技术专业的浣熊没有立刻开启他的海员生涯,而是跟随自己的兴趣,成为了一名摄影师。他发来曾经拍摄的一连串人物摄影作品,并告诉记者,因为家里嫌他“不务正业”。

当上船员后,浣熊也没有完全放弃摄影,只是他镜头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变成了码头边巨大的船舶和起重机、停在集装箱上休憩的海鸟、借船首破浪的海豚群。

在墨西哥最大港曼萨尼约港,各国船只都在此停靠,港口附近有不少中国人聚集。浣熊下船休息,在港口区域一条较为繁华的街道上发现了四五家中餐馆和一家中国连锁超市“大润发”。其中一家中餐馆,店里除老板外,只有零散的一两桌中国客人。浣熊发现当地物价并不便宜,“一碗盖饭花了我80元人民币。”

在港口停留的中国船员,很难不对出现在异乡的本国超市感到好奇。浣熊走进这家三层楼高的大润发超市,和老板攀谈起来。老板是一对带着儿子的夫妻。浣熊在交流中得知,这对夫妻来自广东,属于20世纪末最早打入墨西哥市场的那批中国人,最初是向墨西哥出口一些小商品,随着规模壮大,就逐渐发展成了超市。但浣熊只是转了转就离开了,“一包虾片价格是18元人民币,一瓶酱油要50元,两瓶老干妈的价格在国内能买一箱。”

近来企业出海墨西哥的热度不断上升。林博举例说,由于出海考察的人多了,中国企业去墨西哥出差的签证现在都较为难办。他在墨西哥从事厂房租赁的朋友也发现,开始有越来越多人向他咨询租赁相关事宜。

据墨西哥经济部数据,截至2023年底,墨吸收外国直接投资(FDI)360.58亿美元,同比增长27%。按投资来源地看,美国是墨西哥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占38%;2024年*季度,墨西哥吸收FDI为203亿美元,比2023年同期增长9%,创历史新高。出海全球化新型智库EqualOcean的《中国企业出海墨西哥研究报告》分析,墨西哥承接了大量美国“近岸外包”业务,这吸引了一批想要进入北美市场的中国企业前来投资建厂。此外,贸易争端促使许多中国企业纷纷将工厂搬至墨西哥,以规避诸如关税等美国对中国施加的贸易保护主义风险。

同时EqualOcean主理人李嘉祺观察到,墨西哥的一些零部件厂商存在产能不足的情况,当地的高新技术人才短缺,这些人才一般由中国外派到墨西哥;另外,墨西哥、巴西等地的机械设备不如中国完善,因此现在很多企业还是会选择在中国生产,后续再运往拉美国家

从墨西哥南下,浣熊搭乘的那艘船会经过秘鲁首都,最终来到车厘子的盛产地智利。在智利最大的港口圣安东尼奥港,街上可以看到中国人的身影,智利共产党散发着印有镰刀和锤子的传单。浣熊说,智利有便宜且丰富的车厘子和红酒,当地的车厘子仅需2元人民币一斤,红酒最贵的刚超过百元。

2月初,浣熊再回到智利的这个港口时,运输回国的就不再是车厘子了,等待他的是新鲜采摘的葡萄、桃子和香蕉等当季水果。

欢迎加入东西智库微信群,专注制造业资料分享及交流(微信扫码添加东西智库小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