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东南亚掘金指南

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至2022年期间,东南亚11国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40%,超过了外资对中国、拉丁美洲和非洲的投资增幅。而中国企业也贡献了不少力量,在2018至2022年间,中国对东南亚国家的投资高达685亿美元。

东南亚市场正在成为掘金热土,不少中国企业从2018年开始便已布局并走进东南亚,有些企业是为了降低出口成本,有些则是看中当地政策,还有些看到了独特的机会。东南亚市场真的如想象中那么美好吗?诸多企业开启新版“下南洋”的同时,该如何平衡机会与风险?

“下南洋”2.0

11月24日在2023“一带一路国际商协会大会”现场,东南亚商协会的展台前挤满了前来咨询的人群,其中不少都是对进军东南亚市场抱着跃跃欲试心态的商人。一位从事现磨咖啡零售的企业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国内咖啡品牌竞争非常激烈,听闻东南亚咖啡市场还有不小的市场空间,就想去东南亚考察。另一位旅游行业的从业者也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现在国际旅游也是听闻东南亚市场比较好做,所以借此机会看看能不能找到那边的地接资源拓展业务。

抱有此类想法的商人并不少,重庆飞盈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娴也是其中之一。飞盈供应链最早是做服装出口的,经过几年的发展完善,现在主要从事服装行业进出口供应链。其之前面向的客户主要在欧美,但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从2023年年初开始,王娴便有进军东南亚的想法,“其实也不只是东南亚,共建‘一带一路’国家是我们目前考虑的主要方向”。

之所以想要拓展东南亚,不仅是因为王娴看重那边的市场,更多是来自同行的压力。重庆飞盈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查楠楠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通过他查到的数据显示,其主要出口市场之一的意大利市场,毛衣品类中仅剩飞盈一家中国供应商。“其余的供应商都集中在了印度、孟加拉国、越南这些国家。”王娴认为,毛衣是工艺相对简单的服装品类,没有过多的原材料,供应链不会太复杂,所以这个品类的供应商选择将工厂开在劳动力价格偏低的南亚与东南亚国家可以理解。尽管目前飞盈主营的裙类工艺与原材料都相对复杂,暂时没有将制造环节转移到南亚与东南亚的条件,但东南亚市场拥有大量年轻消费群体,这也是王娴看重那边市场的原因之一。

早在2023年上半年,王娴与查楠楠便跟随重庆商务委进行过多次赴东南亚的考察,其中马来西亚市场让王娴印象深刻。他们专门逛了多个批发市场,市场内的服装产品无论是工艺还是品质都远逊于国内,但依然供不应求。

2023年像王娴这样去东南亚考察的企业很多,重庆市商务委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重庆2023年前8个月,已组织近50个政府贸易团组,支持500余家企业参加近100个境外展会。这些贸易团主要去的市场就是东南亚。

充满诱惑力的东南亚市场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已经在那边站稳脚跟的中国企业最有发言权。

加工制造聚越南

越南三力达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是坐落在越南北部的一座电子面板制造工厂,它的老板是来自中国重庆的朱江。

朱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们远赴越南建厂是被下游企业拉过去的。作为隆鑫、宗申等链主企业的配套厂商,2019年朱江跟随隆鑫、宗申等国内通机厂商的步伐前往越南考察并建立了工厂。朱江说,这些机械制造商之所以前往越南建厂,主要是因为针对欧美市场低廉的关税,“这部分产品主要是出口欧美,从中国大陆出口北美会被增加25%的关税,而从越南出口就没有这部分,且在越南只要30%的制造环节在本地就可以算作越南制造的产品进行出口。

随着在越南的顺利投产,朱江还发现越南除了有进出口关税优势,还具备劳动力成本低与行业竞争小的感受。“这里的工人工资只有国内的三分之一到一半,人工成本不高,并且不像国内机械制造行业,上游产业想同时去做下游,下游行业则也想做上游。这里本身工业化程度就不高,中国企业又是组团去的越南,难有竞争对手来抢生意,生存的空间相对舒适。”据朱江介绍,越南主要分为南北两部分,北边以中日韩企业居多,在国内企业大举迁入之前,工业园区主要为日韩园区,国内企业大量进入越南后,在工业领域中国企业占比越来越高。因为是上下游整个链条组团发展,与南边的欧美企业竞争相对较少

在越南的三力达电子经营规模也越来越大,朱江开玩笑地表示:“我们公司也是一家万亿 (越南盾)级企业了。”

越南本土加工制造业宽松的生存空间,也吸引着许多中国工厂。

越南祥飞有限责任公司同样来自重庆,祥飞主要是做桑蚕丝的加工贸易。祥飞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寇洪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越南对他们这个产业来说也非常友好。首先依然是关税政策。寇洪说,祥飞的丝绸产品面向的客户主要来自印度。中国出口印度绸缎关税为15%,白厂丝关税为10%,而越南近10年来,分别和印度、日本、韩国、东盟签订了纺织品零关税条约,享受与印度等南亚、东南亚丝绸传统消费国进出口纺织品零关税政策。

坐落在越南林同省的祥飞还看中了这里的气候。“林同省是全世界最好的宜桑地区之一,全年气温稳定在15℃~25℃。中国养蚕每年一般分为3~6个批次,而越南林同省可以达到12个月不间断养蚕。”寇洪透露,目前越南茧、丝、绸原材料价格普遍比国内低10%~15%。当地优质的气候资源、长达40年的养蚕习惯,可保证原材料的供应,并降低物流成本。

位于越南的中国工厂 受访者|供图

在缅甸学着与武装势力共存

与越南稳定的社会不同,多股武装势力存在的缅甸一度成为中国人口中会“噶腰子”的“洪水猛兽”。但缅甸其实是与中国云南开放口岸最多的国家,同时由于与中国的边界线重合部分非常长,也使得缅甸成为中国企业最早进入的东南亚国家之一。且与缅甸北部不同的是,中部城市曼德勒是一幅安宁且古老的景象,这也是在缅甸中国人最多的城市。这里不仅有大量能说中文的人,还有不少中国企业开发的经济区。

云南恒投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就在曼德勒的经济区中。其总经理杨洪耀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尽管缅甸环境复杂,有很多安全隐患,但却是不少中国商人最喜欢来做生意的地方。他解释道,由于缅甸距离中国较近,自古以来都有很多中国人在中缅边境做边贸,久而久之,缅甸就有不少中国人生活。“所以缅甸有不少中国人,这也为后面中国人再去做贸易打了基础。至少语言习惯相通。加之缅甸本身经济不发达,大量的生活消耗品都要从中国进口,就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人在两国之间搞贸易。”

有大量的贸易市场,同时又有复杂的武装势力伺机而动。这样的环境也带来了不一样的商业需求。杨洪耀就深谙此道,常年在缅甸做贸易的经历让他明白,只要能给当地创造价值,无论武装势力怎么斗,都能拥有生存空间。这也使得他很善于与当地不同的武装势力打交道。“我们在曼德勒做供应链管理业务,其中就包括给做贸易的中国企业提供物流、报关等一系列服务,而保障客户的货物在各势力之间安全运输也是业务范围之一。”

中国澜湄律师事务所(缅甸)合伙人陈时勇的律所同样开在缅甸,陈时勇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缅甸当地情况复杂,由于政局不稳定,当地的法律保护需求也大,例如中国企业在当地遇到需要维权的情况,该如何对自己进行保护,如何进行仲裁。这也是为何陈时勇联合其他几家国内律所一起在缅甸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原因。

在缅甸,中国企业在司法层面的需求很多。一方面缅甸的中国公司非常多,当地的很多基建项目如电站等都是中国承建的。“在东南亚有个规律,本国人都优先跟本国人做生意,所以中国企业在缅甸更容易接到业务。

另一方面缅甸发展并不慢,陈时勇说,在其律所开张那一年,缅甸的公司注册手续还非常粗犷。当时缅甸没有线上注册等服务,所有公司注册全部需要在线下购买几张印刷好的申请表,然后通过手动的打字机,将需要注册的信息打在申请表的空白处。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如果申请表有打错的情况,负责敲字的缅甸大叔会直接用涂改液在申请表上进行涂抹。沾满涂改液与油墨的公司注册申请表非常常见,当地对此见怪不怪。“当地法律近百年没有改变,法律基础较落后,就像和当地企业签合同,当地人并不在意是否盖公章,而是更在意双方的签名以及有没有witness(见证人)在现场见证。”

但在陈时勇律所开业的第二年,为了适应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缅甸延续了百年的法律也有了变化,当地不仅开始有了在线注册服务,签约也都必须盖公章,“当地的公章正方形、三角形等形状各异,甚至印泥颜色也不相同”,但陈时勇能感受到缅甸为了吸引中国的资本进入,在做出改变。

中国人在老挝“扫楼”

老挝与缅甸一样紧邻中国,但不同的是老挝政局要比缅甸稳定。尽管自然资源没有缅甸丰富,但稳定的政府给了老挝吸引中国资本的机会。

元素制药就是一家在老挝磨丁的中资企业,其总经理姬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元素制药是于2018年在老挝磨丁建立的制药厂。由于老挝属于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联合国对于这类国家在制药领域有专利豁免权,“即在老挝可以生产还在专利保护期内的仿制药”。姬峰解释道,当印度不能再生产专利期内的仿制药后,不少仿制药企业转战孟加拉国、东帝汶、老挝、柬埔寨与缅甸等这几个最不发达国家,而柬埔寨与缅甸治安相对较乱,元素制药最终选定进入老挝。

老挝同样是个对中国人相对友好的国家,姬峰常年驻扎在老挝的磨丁,每天下班看着当地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漫步在回家的小路上时,他甚至没有感觉这是国外。“其他城市我不敢说,但中老铁路开通后,磨丁这里,中国人确实越来越多。当地服务业几乎普及了中文,甚至不少都是中国人在开店。”

短短几年时间,磨丁就建立起了由云南海诚集团开发的经济特区,以前常见的韩国与法国面孔逐渐被更多的中国面孔取代。

这里不仅中国游客络绎不绝,更多中国前来掘金的商人也乐此不疲。在磨丁,甚至不少类似保利这样的国内地产开发商也参与其中。最近几年在磨丁,不少小型公寓拔地而起,高密度的新中式风格建筑让磨丁更像一座中国城市。

“都是二三十平方米的小户型,并且买的也都是中国人。”姬峰说,整层整层拿下这些房产的风格一看就是国内的购房团。但好景不长,随着2023年国内地产市场的变化,磨丁的房产市场也受到影响,每到夜晚,零星的灯光显露出这些楼盘几乎没有人居住。“这里的地产市场周期是跟着国内变化的,大部分可能都是中国商人投资用。”

风险与机遇并存

除了廉价的劳动力以及更低的关税,还有不少中国企业是看中了东南亚偏年轻的消费市场。

合润科技是一家主营低速新能源皮卡制造与销售的中国企业,其副总经理袁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合润的新能源低速皮卡作为一款工具车畅销海外,在进入东南亚之前这些皮卡在欧美市场卖得就很不错。“在美国越野四驱版本卖2万美金一台。除了北美,也卖到德国,此前捷克军方也有采购,他们把我们的车作为修理车使用。”袁涛说。

被改造成冰淇淋车的国产低速新能源皮卡

2022年8月份开始,袁涛将新能源低速皮卡的销售目标转到了东南亚市场。通过对当地市场的调研,合润科技将皮卡产品进行了一系列改造。“我们把这些皮卡改造成可以升降的果园车、冷藏车、爆米花车、冰淇淋车等,这些产品非常适合当地市场。”袁涛透露,在东南亚,合润科技的皮卡产品售价大约5万~6万元人民币一台,目前已进入泰国、越南、缅甸、老挝等国家,从2022年8月份到目前为止,东南亚市场销量已超过3000台。袁涛感慨道,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国内各类新能源汽车都乘到了技术的东风。

尽管东南亚形态各异的市场与机会吸引着各式中国企业投资设厂,但机遇与风险往往并存。袁涛就提醒道,中国企业首先要避开一个误区,“东南亚受日韩市场影响,获得的产品品质并不差,中国企业不要认为当地经济不发达就可以用低质低价的产品抢占市场”

此外,多家受访企业均提到了汇差损失问题。姬峰就表示,当地换汇是个大问题,尽管越南盾与人民币可以直接兑换,但当地常有外汇储备不足的情况出现,这时候就不得不先兑换成美元,再在其他地区兑换成人民币,而这个过程中就不得不承受汇率波动与二次换汇造成的汇差损失。

这样的问题在缅甸更严重。杨洪耀表示,缅甸由于武装势力割据存在,缅币在当地就存在着官方与民间之间的汇差,这个汇差至少有15%。更致命的是,如果有突发的武装冲突,官方会进行强制换汇,账上的外币可能会被强制换为缅币,对企业造成不小的损失,“这也是为什么部分缅甸企业不进行货币交易,而实行以货易货换矿山或者换石油等能源。”陈时勇也提醒想要去东南亚掘金的企业,东南亚国家在国际信誉上确实逊于欧美等发达国家,当地外汇储备并不一定充裕,所以交易结算这个过程要提前规划。

另一个常被提及的隐藏风险则是当地文化与法律。朱江透露,其在越南常看到有些中国商人为了规避两边的审批手续与流程,花钱找当地人做法人代表注册公司,但这样十分不安全。“国内政府对于中小企业走出去是很欢迎的。企业去海外注册所需的国内审批手续很快,为了我们顺利去越南注册,国内政府把涉及审批的部门全部拉在一起办手续。当地大使馆也帮助很多,休息时间也在帮忙对接。不到半个月,我们在越南的公司就注册成功了,没必要搞那些小聪明。”

欢迎加入东西智库微信群,专注制造业资料分享及交流(微信扫码添加东西智库小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