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案例:树根互联打造工业领域的共享经济

 

摘要:制造企业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是:不转型是死,转型可能死得更快,因为转错了,投入的资金就打了水漂。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了小步迭代转型的可能,大幅降低了企业的试错成本。

 

 

/ 树根互联CEO 贺东东 编辑/王延春

树根互联的创立起源于2015年对工业4.0的深度调研,在拜访了德国工业4.0之父、GE等企业后,我们认识到:工业互联网是必然的大方向,但如何具体落地还有待时日,那么这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未来制造业必定是基于工业互联网来进行、中国制造不应该构建在国外平台上,中国需要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2016年创立起,树根互联给自己的发展定下两个关键词——“专注”、“平台”,专注做好工业互联网平台。团队搭建、研发目标、技术构建都围绕着建立平台进行。

 

基于“平台”性质,树根设定了四个目标:一、服务中国制造,能够提供端到端的低成本服务;二、发掘跨行业、跨领域的平台价值;三、要打造底层操作系统,搭建一个底层连接不同设备、中间进行数据分析、上层支撑各种应用的体系;四、中国企业已经有大量海外业务,一定需要全球化服务的能力。

 

走“平台”这座独木桥很艰难,投资大、技术跨度大、时间跨度大,需要先把平台基础搭建起来,当架构在平台上的应用足够多时,平台才会发挥它的作用。这是一个需要耐心,持续投入的过程。

 

目前树根互联覆盖行业为70个,平台用户数接近30万,活跃用户为5万左右,开发者用户数约为2000个,存储数据总量为1300多个TB

 

权威市场分析机构Gartner基于两个维度——落地性和执行能力、愿景的成熟度,对全球的工业互联网进行排名,树根互联榜上有名,并列排在第九位。Gartner对树根互联的评价是:在物联接入、应用实践案例、全球化能力方面具备优势。

 

端到端的体系

 

树根互联的方向,是做一套完全端到端的体系。从最底端的物联接入开始,到云计算、通信,到PaaS应用、SaaS平台,再到行业的通用应用,最后是行业解决方案。

 

这样的设计基于中国市场的特点。中国绝大部分制造业企业IT技术薄弱,急需补课信息化时代的差距,依赖企业自身IT能力部署工业互联网难以落地。树根互联给自己的定位是提供端到端保姆式的服务。

 

构建这样一套体系,最重要的是没有核心短板,在设备接入、数据处理、数据分析、应用方面、后市场管理、能耗管理等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存在短板,才是一个真正端到端的方案。打个比方,在中关村攒电脑的时代,只有高手才能攒一台机器,而树根互联要做的就是一台品牌机,非专业人士可以即买即用。

 

另一个重要能力是统一的架构和数据。如果纯粹从应用角度来看,单独做生产流程管理、后市场管理、能耗管理难度不大,但这些应用的内在架构和机理不同,系统之间难以打通,导致现在很多企业面临信息孤岛问题,难以形成统一场景、统一应用,这也是传统信息化方案最困难的地方。底层架构和数据统一的价值在于,可以形成平台支撑,靠单个微服务或者单个APP形成的大场景,既灵活又可以产生整体效益。

 

最大优势:工业经验

 

树根互联最大的优势,在于工业经验。树根互联脱胎于三一重工,在产品的智能化、研发、制造、服务方面都已经有深度应用。在服务三一重工的过程中,已积累十余年、几十万台设备实战的演练,三一重工所涉及行业的工业机理、研发仿真、数据算法、业务流程模型等都沉淀下来。

 

第二个优势是接入能力。一方面覆盖的通讯协议和工业协议要足够广泛;另一方面是设备连接的双向性,设备的动态数据能够采集上来,反向的控制数据可以落实下去。

 

第三,跨行业、跨领域。这是树根互联一开始就定下的目标,但一家企业不可能在每一个行业都能解决所有的应用,最上面行业级的应用一定要依靠行业企业来完成。树根互联提供的是扎实的平台能力层,例如,统一的物模型、能够快速进行数据清洗和建模的大数据平台、可通过拖拉拽快速构建可视化报表和设备呈现的云视界等,用这些基础能力来支撑行业龙头企业快速构建行业工具和应用。最终要达到的效果是,当一个企业与树根互联合作,两三个月时间就可以构建出一批行业级应用。

 

第四个优势是全球服务。树根互联在海外基于亚马逊的AWS,已经平行构建了一个海外平台,在20多个国家实际服务客户。

 

“P to P to B”模式

 

跨行业、跨领域是工业互联网平台普遍面临的难点,难点在于对细分行业缺乏了解,IT人员与OT需求的不匹配。树根的解决方案可以概括为“P to P toB”,树根提供一个平台(Plat),客户是合作伙伴(Partner),用他的行业经验,一起为终端客户(Business)服务。

 

这同时也是一种商业模式,树根互联为行业龙头提供底层技术平台,向其收取服务费,行业龙头以行业应用服务其行业内企业,向他们的客户收费。服务费按照管理设备的数量、所用通信费用、流量费用,对云平台资源的占有量收取。行业伙伴服务客户的蛋糕越大,平台收取的服务费越多。

 

与行业伙伴的合作,还可以带来商业模式的迭代,这是树根互联与新能源电池行业的优力电驱动系统有限公司合作带来的意外发现。优力电池最初利用树根平台的目的,是做其产品锂电池包的管理系统,在积累大数据后,得到了重度用户——快递小哥的用户画像,以此深入到了快递物流的上游,做起物流行业的融资租赁服务。这是一个典型的利用工业互联网,帮助企业自下而上将行业打通的案例。

 

必要的治理模式支撑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讲,很多人看重技术和产品,但互联网创业尤其要做一个公共平台的愿景,治理结构和资本模式非常重要。大量具有工业背景的传统企业在互联网领域创业都以失败告终,因为两者的盈利模式、投资模式和逻辑完全不一样。虽然对于GE和其工业互联网品牌Predix究竟谁拖累了谁,存在争议,但持续的高投入、不及预期的收入,显然受到了华尔街的打压。

 

因此,树根互联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独立公司,而不是三一集团的子部门和子公司,股权架构被规划为在上市之前至少要完成“三三三”,即三分之一为原来的投资股东,三分之一归团队,三分之一为外部股东。这样社会化的股权架构也有利于保持公共平台的中立性,减少企业对平台为谁服务的猜疑。

 

独立的治理架构还可以保证团队人才的高水平。树根互联现在有600多名员工,70%是研发人员,都挖掘自BAT等互联网、高科技企业,由全球化的顶级人才组成,也是支出成本最大的一项。

 

树根互联成立三年来,估值成长60倍,B+轮融资额5亿元。只有和资本市场打通,才可以支撑起大量且持续的投入,这也是树根互联必须从三一集团独立出来的原因。

 

工业界的Windows

 

经过几年的探索,树根互联这样定义工业互联网:工业界的Windows操作系统,下连各种工业设备,上层将平台能力提供给各种开发者,利用他们开发出来的应用来管理设备。

 

随着新一轮“工业革命”的脚步加快,到2020年工业社会的基础将发生深刻变化。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制造企业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不转型是死,转型可能死得更快,因为转错了,投入的资金就打了水漂。

 

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小步迭代转型的可能,企业要转换生产模式或商业模式,可以先连接几台设备尝试,而以往一家企业要想连接设备,需要进行服务器、软件、实施的一系列工作。工业互联网平台大幅降低了企业的试错成本,是工业领域的共享经济。

 

随着基础的逐渐牢固,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发挥加速中国制造业发展的作用:大数据缩小企业从“知道到做到”的差距;积累多年的工业经验可以依靠数理进行分析,依靠数据传承下来。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另一个意义不容忽视,它可以帮助企业有效利用现有的存量生产资料。工业企业转型的一个方向是技术改造,普遍想法是要更换新的生产线,但是这样的做法投入大,并造成工业企业现有资产的浪费。AI算法等互联网技术可以洞察出工厂设备的整体开工率,检测出某个工序的不完善,改善因此造成的产能浪费。对于众多中小企业来说,帮助企业在不增加投资的情况下,提高效益,是更现实的事情。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工厂走出去,工业互联网又有了一重新的意义。在中国制造业从价值链低端到高端发展的进程中,有一些产业外迁不可避免,老板对于国外工厂的实时监控、运营管理有了新需求,工业互联网可以帮其进行远程管理,同时数据、设备对象、场景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对中国制造业的意义,则是低端制造业即使迁移出去,但制造业微笑曲线两端的核心还掌握在自己手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智库CJZK):企业案例:树根互联打造工业领域的共享经济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