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剑: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进行价值体系重构

周剑: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进行价值体系重构

导语

我们理解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价值体系的全面重构。

来源:《财经杂志


“我们理解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价值体系的全面重构。过去十年,我们看到全球前10强都是能源企业,现在大部分都是互联网企业,未来十年是什么企业?我们应该去思考这个话题,从战略层面一定是价值重构。”1月11日,全国两化融合管理标委会秘书长、信息技术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剑在“2020中国制造论坛”上表示。


周剑: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进行价值体系重构

那么该如何完成这一转型?周剑认为,为此要实现所有知识的全面数字化,对数字化的知识做再生产、再制造,这是最重要的一步。“原来我们知识的生产是线性的创新方式,未来通过数字化生产我们可以跨企业、跨行业、跨专业学科、跨领域,融合创新的机制才是我们实现转型最重要的抓手落点。”

对于企业而言,首先,在战略层面要想清楚到底怎么做,“是做现在的业务还是能不能整出新的业务来?要落地的话,核心就是能力体系的重构,一定是能力为主线。”他解释道,在解决方案实施落地的层面,一定要选择全要素新的解决方案,进行全局优化,依靠新的数字知识的再生产,进行全员赋能,而不是去找所谓的融合型人才。最后,在转型中要避免“为技术而技术”,要注重进行全面改革,以开放的心态和环境进行生态重构和共建。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张燕冬):5G还是要针对2B的,不完全是针对2C,难度也会大一点。下面请问周秘书长,就咱们这个转型升级和数字化的转型有什么样的关联?

周剑:我理解现在转型升级的核心本质,当然首先还是转型,是升级,但是它的路径、内涵都是数字化。借个机会我想跟大家交流三个方面,第一为什么这场数字化转型对所有企业来讲都是迫在眉睫的?第二个是这轮数字化转型我要抓住的深层机理是什么?你得懂它的规律和道理。第三个,到底怎么做?

第一,我们传统的产业以制造业为代表的都在进入存量时代,增量没有了。第二个就是资源环境能源的刚性约束已经是全球性的,越来越强。第三个是数字经济是趋势,但数字经济的制高点就是先进制造业,而先进制造业的核心就是怎么样用信息产业为主导去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第二个,所有转型的核心内涵是什么?我们2019年做了数字化转型的调研,我们看到了90%多的国内企业,其实全球也差不多,都是在做智能生产运营,大家的目标都是提质降本、增效减存,但事实上更领先的企业,大家应该关注的,我们说未来转型是转什么型?刚才张总讲了是业务转型,我们理解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价值体系的全面重构。张总讲了很多,我理解是产品和服务创新,在智能生产运营的基础上是我们下一个要追求的方向,怎么搞增值服务、延伸服务等等,通过创新产品提升主营业务的增量。还有一个更高级的阶段,就是怎么样做数字产业,怎么样做好新的业态,整个产业结构的转型,结构的重构。过去十年,我们看到全球前10强都是能源企业,现在大部分都是互联网企业,未来十年是什么企业?我们应该去思考这个话题。这是从战略层面一定是价值重构。

核心内涵怎么做到?其实核心我们理解就是所有知识的全面数字化,对数字化的知识做再生产再制造,这是最重要的。原来我们知识的生产是线性的创新方式,未来通过数字化生产我们可以跨企业、跨行业、跨专业学科、跨领域,融合创新的机制才是我们实现转型最重要的抓手落点。

企业怎么做?第一个就是战略层面要想清楚到底怎么做,是做现在的业务还是能不能整出新的业务来?要落地的话,核心就是能力体系的重构,一定是能力为主线。在解决方案实施落地的层面一定是全要素新的解决方案,绝不是在市面上拿硬件软件拿来拼一拼就可以了,一定是全局优化的过程。一定要靠全员赋能,而不是去找所谓的融合型人才,你找不到那么多的融合型人才,只能用新的数字知识的再生产去全员赋能。最后一个,一定是开放的,是生态重构,是生态共建。

主持人(张燕冬):刚才余院长讲到一点,大的企业跟国外的各种跨国企业在数字化的运营方面没什么大的区别,主要区别还是中小企业。我们经过调研发现观望的企业非常多,我看不到对我企业到底转型升级有什么实际的利益和价值,对这样的问题你们怎么看?大家还是在看到底对实体经济有没有实际的用处?

周剑:实际的用处,为什么中小企业觉得很难受?因为我们所有的传统领域的需求,增量越来越慢,甚至是反的,首先受害的肯定中小企业首当其冲,他没订单了。我理解像美的,他最大的空间首先来自于智能家居全面的生态化,未来智慧生活。通过新的价值体系重构,价值生态的重构,它可以重新做大这个需求,然后去拉动新的对中小企业的转型要求。如果说你做的还是传统业务,当那个业务增量没有的时候你再怎么赋能都没有用,还是要解决需求的问题。如果有需求了,他们只是能力不够,我们现在跟很多企业也有交流合作,我给你订单,给你一个赋能的机制平台,你要不要?他一定会要,他很愿意上云,你不给他订单,只给他一个工具,说你来上云,上云之后能够提质降本增效,他说我要这个提质降本增效干什么呢?我没有订单了,就没有价值了。所以这个东西一定是价值牵引,中小企业你让他自己建这种能力,大企业都没太想明白,所以还是要赋能,但一定是价值牵引,就可以解决。

主持人(张燕冬):好的,谢谢!我想问周总和王院长,在你们看来,中国整个数字化转型应该注意什么样的问题?

周剑:中国两大板块推动发展,一个是国有企业,还有一块是民办企业。在国有企业里转型遇到的更大问题是全面改革,体制机制的约束,余总谈了很多,民企也有这个趋势,更愿意从技术的角度思考转型,这恐怕是我们最大的障碍。

主持人(张燕冬):就是为技术而技术。

周剑:为技术而技术,没想明白它的价值在哪里,没有想明白,它未来的发展真正的趋势在哪里?过去改革开放40年发展非常快,但那时候很多企业是不用思考的,只要做简单的思考,因为市场在那里,不管什么东西做出来一定卖得掉,高端有高端市场,低端有低端的市场,可是现在全世界的产业经济全部都在转型,转型就意味着一定要有洞察,一定要比人家多一个身位,你才不会被淘汰。所以这个时候技术是必要条件,但想明白产业我未来为社会。

主持人(张燕冬):他是内在需求的过程。

周剑:是的,也是一个能力重构的过程。谢谢!

主持人(张燕冬):我们下面开放一个问题,没有的话我们一每位专家用一句话,你最想讲的一句话是什么?

周剑:我的体会和建议也是一样,从转型的角度看,最大的角度总书记原来讲过,我们正在凑一个以物质的服务为主的工业规模经济发展的时代转向未来是以信息的生产、信息的服务为主的数字经济发展的新时代,所有的企业都要考虑,这个新时代你的空间在哪里?你有没有能力跟得上?谢谢!


 THE END 

稿稿稿yangpei@eworks.net.cn


周剑: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进行价值体系重构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制造业智能服务):周剑: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是进行价值体系重构


本站所有资料均已分享至本站小密圈,微信扫码加入下载7000+最新行业报告及获取1年期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