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以自由贸易协定机制为支撑的“一带一路”长效合作机制

一、问题的提出

各种学理建议,从不同视角提出了借助国际法治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路径。这充分说明,在促进国际关系法治化背景下,建立“一带一路”长效合作机制必须以法治和规则为依据已成为学界共识。据此,本文以为,鉴于“一带一路”建设处在现行国际秩序中,且沿线国家绝大多数为世界贸易组织( WTO) 成员方,故作为世界贸易组织合法例外机制的自由贸易协定机制,可被打造成“一带一路”长效合作机制的支撑,既符合国际法规定,展示我国维持现行国际秩序的大国态度,又能发挥其规则创制功能,掌握区域性国际规则制定的主导权,并由此影响全球性国际规则的重构,增强我国参与国际规则制定的权重,这是全局性的战略考量,应着力加快推进。

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处在现行国际秩序中,客观上要求主要采取自由贸易协定机制这种国际法治形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处在现行国际秩序中。就此而言,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含义:

(一)当代国际社会已建立有较为稳定的国际秩序体系,中国是现行国际秩序的坚定维护者当代国际社会,已建立有较为稳定的国际秩序体系,主要包括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和以世界贸易组织为中心的国际经济体系。首先,联合国主要机关( 联合国大会、国际法院等)、和联合国专门机构( 如国际劳工组织、世界银行等)均承担职责对相关实质性问题进行决定或制定公约。其次,世界贸易组织作为独立于联合国的国际性经济贸易组织,负责制定全球性贸易规则,管理世界经济和贸易秩序。因此,无论是全球性的政治和军事制度,还是全球性的经济和贸易制度,已经基本上构建成纷繁复杂的规制网络。这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所处的国际规制环境。换言之,“一带一路”是在既有的国际规则内与沿线国家发展经济交往,而不是挑战当今自由、开放、稳定和民主的世界秩序,它不会冲击现有国际秩序,反而会主动与现有国际秩序进行对接。

(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绝大多数是WTO 成员方,这一客观事实要求“一带一路”长效合作机制以自由贸易协定机制为支撑,以其他合作机制为补充

第一,依据WTO 网站信息显示,在“一带一路”沿线64 个国家中,有51 个国家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方。在此基础上,实现“一带一路”主张的“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客观上要求中国与这51 个“一带一路”沿线WTO 成员方进一步开放市场并提高贸易自由化水平,但是这些国家追求的经济一体化程度并不相同。对此,在现行国际法框架下,自由贸易协定机制是达成这一目的的有效途径。

第二,自由贸易协定作为国际法渊源之一,从性质上讲是WTO 成员方之间签订的有法律拘束力的国际协定,其作用或是固化当前的行为规则,亦或改变当前的行为规则,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今是规范各国经济合作的重要法律手段。

(三)是指现行国际法仍存在创制更加公平合理国际规则的空间。

自由贸易协定本质上是政府间国际经贸协定,但它具有创制国际规则的功能。首先,由于不同协定方产业与经济活动处在不断变化发展过程中,新议题不断出现,调整这些对象的贸易规则也在不断变化发展。二是保护国内劣势产业或产品,以免受外来竞争的冲击。

三、自由贸易协定机制功能可被用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 ) 自由贸易协定作为WTO 例外合法机制,可被“一带一路”沿线WTO 成员方用于签署贸易自由化水平互有差异的自由贸易协定

第一,WTO 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相关规定,允许WTO 成员方相互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为多个议题设定实体性和程序性规则,增强法律确定性; 确定相互有别的贸易自由化水平,规范特定WTO 成员方之间经济合作。

第二,自由贸易协定机制具有明显的歧视性,它允许自由贸易协定缔约方采取较低关税和较少贸易限制措施。

第三,WTO 成员方之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签约成本要低于众多企业分别签约,更为重要的是,可设立统一的贸易规则和程序性规则,为企业提供法律确定性。

( ) “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协定的国际规则创制功能,可被用于推进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

第一,关于实体性国际规则的创建。如前所述,自由贸易协定不仅具有固化缔约方对外贸易政策的作用,而且还具有重构政府间国际规则的功能。其次,党的十七大把自由贸易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自此,党中央对自由贸易协定作出了一系列战略部署。

第二,可通过“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协定,建立尊重我国司法主权的争端解决机制。现实中,自由贸易协定设定的争端解决机制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首先,关于争端解决场所的选择。WTO 成员方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从理论上说,基于在WTO、自由贸易协定或其他国际协定项下的权利义务的重叠性,可能会导致管辖权的冲突。

其次,关于自由贸易协定争端解决方式,实践中分为三类: 其一,以磋商等外交方法为主,如《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②》等; 其二,包含磋商等外交方法与仲裁这一法律方法的争端解决方法,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国与智利自由贸易协定》③,都建立了正式的争端解决机制,采用政治外交方法和仲裁方法解决成员间的贸易争端。这类争端解决方法包括“三个步骤”: ( 1) 强制性磋商程序,是前置程序④; ( 2) 调解和调停程序,《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争端解决机制协定》规定了调解和调停程序,《中国与智利自由贸易协定》规定了斡旋、调解和调停程序; ( 3) 仲裁程序。其三,设立常设法院,如欧洲关税同盟等。

四、建立“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协定机制的路径

( ) 与“一带一路”沿线WTO 成员方商签自由贸易协定,通过设定实体性和程序性规则,提供法律确定性

第一,设定相互有别的自由贸易协定议题与实体性规则。其一,“对于中国已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纳入的议题和规则,表明中国用国际协定固化相关领域的现行规则或是承诺实施新规则”。其二,对于中国已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尚未涉及的议题( 如政府采购议题) ,说明这些领域还没有向国际市场开放。

第二,设置多元化的自由贸易协定争端解决机制。首先,明确规定争端解决场所选择条款。其次,关于争端解决方式,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法律制度和法治水平存在较大差异,客观上要求多元化的争端解决方式。

( ) 借助自由贸易协定规则创制功能,掌握“一带一路”区域规则制定的主导权,并进而影响全球规则的制定或重构

结语

规则和法治既是“一带一路”走向世界的通行证,也是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的安全阀。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度推进,建立“一带一路”长效合作机制应主要采取国际法治方式。本文以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处在现行国际秩序中,且“一带一路”沿线绝大多数国家为WTO 成员方,这在客观上要求建立以自由贸易协定为支撑的“一带一路”长效合作机制,以防范法律风险,解决“一带一路”沿线WTO 成员方之间的利益争端。它既是保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长期合作的法律依据,同时也是推动全球治理法治化的重要途径。此外,在基于规则分配利益的当下,又能借助其规则创制功能重塑国际经济秩序,使其担负起调整国际经济关系的使命。

原文始发于:建立以自由贸易协定机制为支撑的“一带一路”长效合作机制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