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美国数字政府建设的经验

欧盟美国数字政府建设的经验

欧美都坚定不移地通过立法推动政府数据开放,在数字政府的运营模式和资金来源方面,也探索出各不相同但行之有效的办法

“数字政府2.0”编写组 | 文

马克 | 编辑


早在1945年,美国政府就出台了《科学:没有止境的边疆》的研究报告,认为科学是取之不尽的资源。从国家发展和城市发展来说,科技是突破规模瓶颈,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在DT(Digital Technology)时代,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正成为推动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而基于数据资源的“数据智能”相关技术与创新模式,将推动城市的智慧化转型。


另一方面,新一轮科技革命以及全球格局重塑使得全球政府都面临高度不确定、快速变化的社会环境与国际环境,经济与社会的矛盾冲突呈现复杂多变的格局。此时,一个持续创新的、具有敏捷感知能力,并拥有全局治理能力的数字政府体系就成为国家竞争力和创新发展的必然选择。


在建设数字政府的过程中,各国政府都面临着两大难题,一是政府数据的开放问题,二是数字政府建设的技术依托和资金来源问题。在解决这两大难题的过程中,欧盟和美国探索出了若干行之有效的办法。


欧盟美国数字政府建设的经验

2013年,欧盟对该指令进行修订,进一步扩大了公共数据开放的覆盖范围,将图书馆、博物馆 和档案馆的数据纳入其中。图为法国卢浮宫博物馆。图/东方ic


欧盟的数据开放制度


欧盟对于公共数据开放持积极推动态度。欧盟委员会在2018年发布的《迈向共同的欧洲数据空间》(Towards a common European data space)中指出,数据的自由流动是促进数据密集型产业发展的关键性措施,而推进政府数据的公开和再利用,将是确保数据自由流动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早在2003年,欧盟就发布了《关于政府部门信息再利用的指令》(Directive 2003/98/EC,PSI Directive),确立了关于在整个欧盟范围内开放数据的可得性(availability)、可获取性(accessibility)和透明度(transparency)的框架规则,鼓励成员国将尽可能多的信息公开再利用。


法案旨在通过以下措施,促进公共数据更有效开放:第一,促进欧盟市场中基于开放数据服务的进一步发展;第二,提升开放数据在商事领域的跨境使用;第三,鼓励内部市场竞争;第四,统一不同成员国之间的规则。


2013年,欧盟对该指令进行修订,进一步扩大了公共数据开放的覆盖范围,将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的数据纳入其中,同时创造数据复用权(right of re-use),从权利赋予角度为社会公众获取政府数据提供了制度依据。此外,该指令还特别强调了政府数据应以可机读形式呈现,以提高数据利用的效率。


2019年1月22日,欧盟对该指令的再次修订达成一致,鼓励欧盟成员国在没有法律或法律、技术和财务不健全条件下,促进公共部门数据再利用,并在具体制度层面,进一步提升了公共数据开放程度和数据获取的便利性。


美国的数据开放制度


美国对于公共数据开放机制的建设,始于奥巴马政府2009年签署的《透明与开放政府备忘录》(Memorandum on Transparency and Open Government)。其中提出要建立透明、开放、合作的政府,并要求各联邦机构负责人尽量公布所有数据。


美国联邦政府还于同年颁布了《开放政府指令》(Open Government Directive),其内容涉及透明、参与和协作三原则的践行,涉及政府信息在线公开、政府信息质量的改进、开放政府文化的创设与制度化以及创设开放政府的政策框架。


在此基础上,联邦政府于2009年5月推出了政府数据开放网站Data.gov,以一站式的方式对各级政府提供的公共数据进行整合,并以标准化的数据格式对外进行公布。


2013年5月9日,奥巴马总统又签署了名为《将公开和机器可读成为政府信息的新常态》(Making Open and Machine Readable the New Default for Government Information)的总统令,要求政府数据必须具备开放性、易于获取、免费使用、机器可读等特性。截至2018年,Data.gov开放的数据集已由最初的76个增加至20余万个,覆盖部门包括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市政府,还有一些国际组织提供的数据集。


欧美数字政府项目的四种模式


基于数据开放的数字政府建设是纽约的显著特征。在政策法规方面,纽约早在2012年即出台地方性开放数据法案——《纽约市开放数据法案》,并在2013年由时任市长布隆伯格颁布《306号行政命令》,提出数据驱动的城市服务目标,要求各政府部门必须配合政府首席数据分析官(CAO),确保城市机构实现开放数据法案的承诺,打破部门壁垒,开发和构建一个全市的数据交换平台,归集和更新来自不同机构的数据或其他来源的数据。


在运营模式和资金方面,纽约市积极引入Alphabet’s Sidewalk Labs、Intersection、Qualcomm、ZenFi等科技公司,以政企合作的方式,基于开放数据开展合作。纽约市还积极参加美国运输部主办的Smart City Challenge,以期作为获胜城市赢取4000万美元的补助用于相关项目建设。


构建开放合作的数字政府生态是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特色。“阿姆斯特丹智慧城市”(ASC)计划由阿姆斯特丹经济局、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电网运营商(Liander)和荷兰的皇家电信(KPN)共同发起, 所有合作方共同提供该计划每年40万欧元的总预算资金。ASC重点关注生活、工作、交通、开放数据、医疗保健以及教育等公共方面的能源转变和开放联通性。阿姆斯特丹市指定了三个城区(新西区,艾瑟尔堡和祖杜斯特)建立生活实验室来验证ASC计划的产品和服务。


龙头企业驱动是德国法兰克福数字政府建设的特色。法兰克福市在数字政府建设方面主要以政府和企业合作的模式推进,商业化模式应用广泛。与中国不同,其推进过程中企业起到关键性作用。法兰克福数字政府项目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政府发放补助,指导企业去制定发展规划,最后选择最适合的企业作为合伙人;另一种是大型企业发布在城市建设试点项目的计划,符合条件的城市会主动提出申请并参与这些项目的投资和执行。 


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是英国布里斯托数字政府建设的特色。布里斯托的数字政府(智慧城市)建设具体由市政厅的环境部、数字化部、经济和国际工作部等部门联合组成的 “布里斯托未来办公室” 负责,并在建设过程中积极引导布里斯托大学、企业、公共部门、社区合作方以及市民的参与。其项目的融资来源主要包括三方,一是市政厅、英国政府、技术战略委员会、英国研究委员会的资金;二是私营公司的资金;三是欧盟委员会的资金。


原载2019年10月《财经》-阿里云数字政府专刊



阅读更多

欧盟美国数字政府建设的经验

5G商用:套餐为什么要按速率收费?手机怎么过渡?

卖包包的想卖珠宝,LV吃得下蒂芙尼这份早餐吗

“中国LV”的如意算盘

小米:国内滑铁卢,海外真香?

宾县双雄记:杨国福和张亮的麻辣江湖

99元游马尔代夫,”旅游尾单群”是馅饼还是陷阱?

生于流量,死于没流量:奢侈品电商十年兴亡

华为海思开售4G基带芯片,动了谁的奶酪?

拆解优衣库:日式时尚观的全球进击

为什么手机巨头热衷于布局芯片?

拯救沈阳机床 | 中国机床龙头破产来龙去脉

国企“赌王”关锡友 | 商·人

对话李宁:运动员和企业家是两种人生 | 商·人

美新一波制裁:海康大华无大恙,AI明星有隐忧

三桶油频增千亿大气田虚实

总经理李跃退休:中移动将如何落地5G新战略

海上大风机靠谱吗

铁矿石价格暴涨暴跌之谜

美国超市Costco登陆上海滩,开业半天就被大妈冲垮

AI独角兽旷视要上市了,资本市场能给它的和不能给的

如果不在中国大陆,鸿海能去哪儿

猪圈里的科技战事

页岩油能否助力油气增产“大会战”

万达安全了吗

欧盟美国数字政府建设的经验

责编 | 王悦欢 yuehuanwang@caijing.com.cn

欧盟美国数字政府建设的经验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十一人):欧盟美国数字政府建设的经验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