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琛 黄伟东 | 连续跳跃成就“专精特新”

陈琛 黄伟东 | 连续跳跃成就“专精特新”
陈琛 黄伟东 | 连续跳跃成就“专精特新”

◇很多专精特新企业都是聚焦小产品、小配套,但是企业家却拥有宏大愿景和描绘未来的想象力,敢于对标国际巨头,往往在起步之初就希望成为世界级企业

◇每一次满足跨国公司的需求其实都是一次在研发、测试、制造、供应链等方面做出系统性优化的机会

◇成为专精特新企业的关键不仅在于持续增长,更在于能够实现连续跳跃

◇成为专精特新企业往往是在对标顶尖企业中立下追求不凡之心,在满足世界级需求中淬炼蜕变,在悬崖关口中完成“孤勇者”的跳跃,在突破自身能力边界中成为全球价值创造巨网中创新支点的过程

陈琛 黄伟东 | 连续跳跃成就“专精特新”
=

作者:陈琛 黄伟东 / 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先进制造发展研究所

陈琛 黄伟东 | 连续跳跃成就“专精特新”

研究专精特新企业可以发现,其成长过程往往会经历一定时期的持续增长,因此,很容易认为持续增长就是专精特新企业成功的必要条件。但很多专精特新企业的成长不是徒步登山,而是在悬崖峭壁上攀登,并要在一些重大决策关口上进行奋不顾身的连续跳跃。这种跳跃不是简单的线性上升,而是如原子核中的电子一般在积聚能量之后跃迁至更高能级的轨道上,从而将更宽广的能力半径纳入版图,这才是专精特新企业从优秀走向卓越的关键。
与大型企业不同,大多数专精特新企业属于中小企业,这些企业在细分领域具有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创新动能,但是企业规模仍然偏小,企业内部尚未形成深入且完善的分工,企业发展更多依靠企业家的成长,大多数战略性决策都是由企业家提出并组织力量推进。很多跳跃就是来自于企业家的灵光一现,他们积极利用市场需求的力量,高效整合身边的创新资源,全力去做到此前做不到的事情,其本质就是创新发展,也是个人想象力转化成产业生产力的奇妙过程。
企业家拥有的这四种能力,在帮助企业实现连续的跳跃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想象力:宽广的视野和远大的愿景,创业之初便追求不凡
很多专精特新企业都是聚焦小产品、小配套,但是企业家却拥有宏大愿景和描绘未来的想象力,敢于对标国际巨头,往往在起步之初就希望成为世界级企业。
想象力往往决定了企业价值在未来的投影。以热处理为例,许多世界级的产品都离不开这个基础工艺,上海热处理厂有限公司总经理左孝顺2006年调研的德国克诺尔公司,是世界领先的轨道交通制动系统提供商,占据全球80%以上高铁刹车片市场,其在热处理领域的知识和技艺积累深厚。调研完后,左孝顺就决定,中国制造业朝着高端发展,重要标志是做出具有世界级品质的产品,这个趋势将会延续数十年,因此应从高端制造切入,努力成为大型跨国公司的解决方案供应商。经过多年不懈努力,上海热处理厂有限公司已经成为国内非标产品领域最大的热处理综合服务商,部分热处理工艺技术已经赶超世界一流水平。
早早定下高远目标。东莞爱玛数控的董事长王国权在企业成立之前就开始游历全球,其间看到一些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虽然规模不大,技术水平却不低,具有全球影响力,因此他在企业创立之时就定下目标,要做世界级的领先企业,希望能够对标行业前行者,满足世界顶尖企业对于柔性物料智能裁切设备的需求。
根据目标制定发展路径。这些企业家不仅希望能够在当地当下做到国内最优,还致力于在长期内做到全球领先。这些宏大愿景和全球化的视野会让企业家更加重视长期回报,而不仅仅是短期收益。例如左孝顺就反复强调,和世界一流企业的合作是专精特新企业学习的最佳途径。上海热处理厂有限公司的许多重大战略转型都是受到了西门子、通用电气、ABB、振华港机等世界级企业的影响,每一次合作都会带来明显的知识收益,比如先进企业的研发方式、管理理念和经营方针。
企业家对于未来的认知和想象是产生连续跳跃的动力本源,不仅会激发企业做得更好,还会让企业做得不同。这种想象力也会激活团队的创新意识,甚至会吸引到优质的投资者和客户。上海万工总经理夏小虎,在2018年左右参与了几个全球灯塔工厂的建设项目之后,决心对公司战略做出重大调整。他认为,未来工厂将会由软件驱动,而这些软件将会从中国最好的工厂中诞生。基于这种认知,他开始重新规划,将软件定义为未来工业的主要生产管理工具,研发重心也转向软件与生产的深度整合上,例如用软件帮助工厂解释生产需求、用软件连接生产能力、用软件进行生产调度。
想象力的落地基于加倍的执行力,善于把战略分解成规划、计划和行动方案。左孝顺会定期拜访德国同行,细致学习国外同行的先进管理经验,了解对标企业发展历史。通过这种拜访,他会把此前不可见的缄默知识转化成自己企业在战略和管理上的知识,比如他在2015年开始意识到,聚焦细分工艺应该成为自己企业的发展战略,必须打造全球性的竞争长板,大幅提高技术专业化水平,才有可能进入全球一流客户的供应商范围。同样,夏小虎发现,软件并非能凭空得来,而是要通过对工业知识的总结和凝练,于是他带领团队制定了企业技术规划,通过服务三一、中海油等一流企业,积累知识和经验,进而打磨出一套适用于中国工厂的控制系统,希望通过这条路径成为世界级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供应商。
洞察力:敏锐感知、逐层拆解,主动在世界级企业需求中不断淬炼
沈阳海默机床创始人郑师光在回国以后决定进入精密机床行业,他发现,企业每次大的进步几乎都是“发现需求—满足需求”的过程。在他看来,每一次满足世界一流企业的需求其实都是一次在研发、测试、制造、供应链等方面做出系统性优化的机会。因此,他习惯于研究跨国公司的招标文件,分析其产品需求方向,并对比自身和中标企业之间的差距。
从创新角度来看,发现需求和满足需求的过程,本身也是供需双方共同创造知识的过程,这种新的知识才是优化资源配置,构建先进生产力的关键。
在很多专精特新企业的发展故事中,需求往往是企业跳跃过程中的唯一“抓手”。发现和抓住需求本身就具有门槛,首先需要企业家拥有敏锐的洞察力,能够在需求变化中发现机会,察觉那些不为人所知的机会,进而高效快速抢占新的市场空间。
郑师光能够在2012年抓住一波机器换人的需求浪潮,就是因为他提前两年就察觉到,中国制造业的规模在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后,必将加快从规模向质量的转变,此时人口红利的支撑将逐步减弱,劳动力成本必然上升,必须依靠提升效率来支撑下一阶段的发展。因此,他和国内几家企业合作开发机器人零部件自动化精磨工艺,满足迎面扑来的自动化升级潮流。王国权的企业在2018年后走向了快速发展也是因为他观察到阿迪达斯、耐克、安踏等大型企业开始调整产品战略,新设计和新技术势必对整个供应链体系带来巨大转变,于是通过两年时间打磨新的产品,最终成为制鞋物料剪裁设备出货量的全球第一。
其次需要理解和拆解需求,把需求转化成对企业进步的要求。丰富的行业经验和完备的知识体系也会帮助企业家深刻理解需求,很多专精特新企业的老板都是行业大师或技术专家,能够把“客户要什么”转化为“自己干什么”。夏小虎很早之前就职于一家德国隐形冠军企业,创业以后他深知要想满足客户,必须比客户懂得更多,看得更深。最近几年,夏小虎的上海万工成功帮助多家世界500强客户建设数字化工厂,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能够抓住需求的本质,在第一时间理解客户到底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实现哪些目标。
跃迁力:一面深渊、一面顶峰,具有连续跳跃的勇气
这种“孤注一掷”的跳跃是指企业战略上的重大调整,不是企业家的灵机一动或心血来潮。2018年,深圳吕华集团将企业业务从简单的产品贸易转向更高技术复杂度的技术贸易,希望给跨国公司提供精密制造解决方案来创造更多价值。公司董事长兼CEO吕华的研发团队、生产设施以及营销服务体系都需要做重大调整,经营者需要拿出一半的时间常驻日本、泰国、越南等地,原先的团队也需要做出精简,并在越南开设新的工厂来满足东南亚市场的需求,这种调整基本上是重新建立了一个公司。
分析足够的样本量可以发现,专精特新企业家选择的道路往往技术复杂度高,学习曲线陡峭,与其说他们是爬山,不如说是攀岩,需要企业家精心设计和把握切入的力度和速度。
郑师光提到,自己一直希望能够从机械加工进入到芯片加工赛道,这个领域里的高级玩家往往已有近百年的发展历史,自己只能一步步逼近目标。这个过程中他需要做多次高风险的跳跃,其策略是聚焦精密磨床主线,通过分步骤、分阶段小步快跑,先通过家电行业打磨产品,然后再进入到汽车零部件行业,再进入到精密机械零部件领域,最后进入到芯片领域。
还有一些企业家希望通过跳跃进入到价值链的高端环节,这要求他们掌握更丰厚的知识。东莞爱玛数控从简单设备供应商转变为数字化工艺的系统方案供应商,背后是团队不断满足一流客户的挑剔需求,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并在这个过程中把产品的功能、质量、交期和性价比打磨到极致,在技术研发、软件开发、数据分析和服务等领域形成体系化创新能力,并将其串联成一串能力“珍珠”,终于站上了高价值的创造环节,把爱玛数控从一个简单设备供应商变成了一家全球领先的物料剪裁数字化工艺解决方案供应商。
创新组织力:拥抱变化、以快制快,织造广泛的价值创造网络
专精特新企业往往是产业链中最灵活的一环,感应灵敏、行动迅速是它们天生的优势。这一优势的形成有赖于它们对于产业链的连接力和动态组织能力。深圳吕华集团紧密联系的是日韩大型机械、汽车制造商中的产品开发部门,吕华在产品创新和成本优化上掌握独门绝技,基于自己和团队在精密制造上积累的大量知识和经验,形成了一套高效的服务型制造流程,能够根据客户的小批量产品开展敏捷研发和精益制造,即时响应市场变化。东莞爱玛数控的王国权联系的是当地产业集群中120家机、电、软、控、光、视等技术供应商,通过开展本地化的协同创新来提高响应速度。
2015年前后,左孝顺认识到,攻克航空航天、电力装备、重型机械等领域的高端零部件势在必行,这既是国家战略,也将是市场即将喷涌而出的需求。但他发现生产这些卡脖子的小零件已经超出了自己企业的能力域,需要建立一个平台型的创新网络,于是他开始设计新的研发模式和组织架构,主动联合上海材料研究所做前端研发,联合用户企业做中端制造和后端应用验证,成立产业创新联盟,并进行商业化运作,最终成功攻克飞机关键零部件的高温合金改性加工技术等硬骨头,获得数千万的收益。
同样的还有长光辰芯总经理王欣洋,他通过引入欧洲CMOS图像传感器研发团队,并在日本、比利时设立研发中心,还和深圳大疆、浙江华睿等用户企业合作,构建了广泛的知识创新网络,2021年成功研发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8K超高清、120fps、全画幅图像传感器——GCINE4349,打破了我国超高清成像芯片及系统长期依赖国外进口的局面,并将批量应用于大疆即将发布的首款DJIcamera全画幅无反相机上。

陈琛 黄伟东 | 连续跳跃成就“专精特新”

综上,从微观层面来看,成为专精特新企业往往是在对标顶尖企业中立下追求不凡之心,在满足世界级需求中淬炼蜕变,在悬崖关口中完成“孤勇者”的跳跃,在突破自身能力边界中成为全球价值创造巨网中创新支点的过程。从中宏观层面来看,每一个专精特新的连续跳跃都是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动力基础,其每一次跳跃形成的新技术、新产品和新知识,都会促进细分领域供给体系效能的大幅跃升,而一家企业的成功也会激励更多的企业追随、效仿或者超越,大量专精特新企业的群体跃升会有效提升技术链水平,拓宽价值链边界。当前的产业政策往往会更加重视跳跃后的结果,但或许更重要的是要激发专精特新企业家把内在的想象力和对未来的愿景转化成行动,转变成产业的先进生产力。

来源:《瞭望》周刊

推荐关注:http://portal.nstl.gov.cn/

加入东西智库知识星球 获取15000+精选报告,尊享一年期更新权利!

陈琛 黄伟东 | 连续跳跃成就“专精特新”

商务合作、投稿、加入交流群等请联系
邮箱:dongxizhiku@163.com
微信ID:dongxizhiku (请备注需求)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