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全球供应链安全对经济的影响

一、全球供应链在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超级版图:全球供应链、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的作者康纳认为:全球供应链,取代了各国之间的军事和领土的竞争,成为新的焦点。在一个互联互通的世界中,传统的国家竞争理念已经发生了变化,处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位置以及能否提供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正在成为比军事和领土更重要的事。未来40年的全球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将超过前4000年建设的总和。所有国家都将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一部分,世界将进入“非国家”状态。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在《 2020 年愿景和战略》中 29次提到全球供应链将加强全球供应链安全列为主要目标指出全球供应链的相互关联的性质意味着任何中断都可能在数千英里之外产生重大影响。 渣打银行研究显示,未来10年里,全球供应链性质的改变将重塑全球贸易格局英国经济学家克里斯多夫提出:今后世界不存在一家企业与另一家企业的竞争,存在的是一个供应链与另一个供应链的竞争《世界是平的》一书认为,全球供应链是把世界夷为平地的十大力量之一。全球供应链使生产模式、流通横式、消费模式都在发生变化。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在《全球供应链未来》指出,全球贸易和支持它的供应链正在经历深刻变化,包括商品和服务跨境流动的结构性转变,以及大型出口经济体尤其是亚洲经济发生的巨大变化。

二、贸易保护正在成为全球供应链的最大威胁

在贸易保护不断升温的背景下,全球供应链面临的危险不断增大,有分析指出贸易保护主义正在导致全球供应链瓦解,呼吁重视区域贸易便利化和一体化水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经济学人》智库针对金融危机各国盛行的贸易主义分析指出,在全球供应链的情况下,贸易对关税变动的反应程度会增大。如果关税超过某个临界点,就可能令全球供应链瓦解,尽管此临界点可能低于WTO规则允许的上限。世界海关组织的两个重要概念聚焦于贸易便利化和供应链安全。在其2016—2017年度报告中提出,供应链的完整性是其最重要的优先事项之一。世界银行每两年发布的“物流绩效指数”(也称全球供应链指数)中也多次提出供应链安全,供应链发展的可持续性,并呼吁重视区域贸易便利化和一体化水准,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亚太经合组织提出成立“亚太供应链联盟”推进贸易便利化。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指出,全球供应链正面临着多项挑战。贸易本身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减小,且几乎所有重大的市场上贸易保护主义开始重现。界经济论坛发布《促进贸易:把握增长机遇》报告认为降低供应链壁垒这个不是关税,是什么,有那些是壁垒没有说明对于全球GDP增长的贡献率要比取消所有进口关税高出6倍。如果世界各国都能降低供应链壁垒,由此达到全球最佳实践水平的一半,全球GDP就可以增长4.7%,世界贸易增长14.5%,远远超过取消所有进口关税所带来的好处。

三、全球供应链安全是美国的举国体制

应对全球供应链安全,美国有国家战略、立法、联邦层面供应链委员会、联邦机构的调查以及联邦独立评估机构GAO的持续评估等举国体制为保持美国在全球供应链的地位保驾护航。

1. 国家战略

据不完全统计,2002~2017年,美国有17个国家层面的战略都写入了全球供应链安全,这些国家战略包括: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国家战略(2011年7月)、反恐怖主义国家战略(2011年6月)、美国国家创新战略(2011年2月修订版)、全球核探测体系结构战略计划(2010年12月)、知识产权执法联合战略计划(2010年6月)、国家安全战略(2010年5月)、国际网络空间战略(2010年5月)、地面运输安全优先评估法案(2010年3月)、四年度国土安全审查(2010年2月)、美国制造业振兴框架(2009年12月)、航空安全国家战略(2007年3月)及其支持计划、应对流感大流行国家战略(2005年11月)、海事安全国家战略(2005年9月)及其支持计划、打击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国家战略(2002年12月)。

2012年,《美国全球供应链安全国家战略》旨在通过加强全球供应链,以维护美国人民的福祉和利益,保障美国的经济繁荣;促进商品的高效和安全运输;培养有弹性的供应链,应对且能够承受不断变化的威胁和危害,并能可以从中断中迅速恢复的全球供应链系统。 2015年,《美国国家创新战略》同样纳入了全球供应链,聚焦供应链的创新。尤其特别提出,全球供应链和数字化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意义不断增大。2016年,《美国国家出口战略》中多次提及全球供应链安全,重申了C-TPAT项目在分析全球供应链安全,以及如何确保全球供应链更安全方面的意义。同时提出了为了提高全球供应链有效性的措施。

2. 法案

美国联邦海上运输安全法案、航空和运输安全法案、港口安全与问责法案、9/11委员会法案的实施建议……等都写入了确保全球供应链安全的措施。2017年美国海关贸易反恐伙伴关系计划(C-TPAT)重新修订,主要是应对全球供应链的威胁。C-TPAT最初是根据2006年SAFE港口法案建立的,是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全球供应链安全计划的代表性项目,旨在加强全球供应链,改善边境安全,确保货物的贸易安全。

3. 美国联邦层面的供应链委员会

美国联邦层面的供应链委员会有美国商务部的供应链竞争力咨询委员会和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的全球供应链分会。

美国商务部供应链竞争力咨询委员会,2011年成立,截至目前共召开了19次会议。该委员会设立了5个分委员会。提供的咨询建议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比如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区现代化的建议(2017年6月),特朗普新政府优先事项建议(2017年3月),供应链劳动力发展(2016年6月),支持当前贸易和经济谈判议程(2015年5月),美国供应链基础设施需求融资方法(2014年10月)等等。

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执法机构――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咨询委员会下设6分会,其中之一即为全球供应链分会。该分会于2016年11月提交了CTPAT最低安全标准工作组建议草案;2017年1月提交“C-TPAT最佳实践框架”新草案,应对全球供应链的威胁。

4. 关于全球供应链的调查与评估

美国国会、美国国防部、美国商务部等部门执行全球供应链相关调查,主要目标是确保国防安全和贸易安全。美国政府问责局(GAO)对全球供应链项目进行评估,为美国国防部、美国国会等提供意见和建议。

国防安全与全球供应链的主要部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美国国防部,美国商务部。比如,2010年美国商务部发布《国防工业基础评估:伪冒电子产品》,分析了伪冒电子产品进入美国供应链的原因。2011年GAO对国防后勤局、导弹防御局等国防部门和若干装备的供应链国防安全进行评估,发现国防供应链存在伪冒电子元器件。2012年,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发布《国防供应链伪冒电子元器件调查》2017年2月,美国国防部科学委员会(DSB)发布《国防科学委员会网络空间供应链工作组》报告分析了美国国防电子元器件供应链安全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以及相关的建议。

贸易安全与全球供应链的主要部门有: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美国商务部。比如,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海洋与边界分会的“供应链安全”项目致力于减少全球供应链对美国贸易安全的影响。

美国政府问责局(GAO)负责全球供应链项目评估,比如,美国政府问责局(GAO)对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海洋与边界分会的“供应链安全”项目进行持续评估。2012年的评估建议指出,美国政府问责局(GAO)在过去向国土安全部报告中提出了加强集装箱安全工作的建议,发现问题并提供非常细化和具体的建议。2017年,GAO从全球供应链安全的角度针对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执行“进口商安全申报及承运人附加要求” 的问题提供了3点针对性的建议。2017年,GAO发布的《通信安全:供应商和网络安全威胁国家》报告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IT硬件进出口国,此外也是工作站、笔记本电脑、路由器及交换机、光纤和打印机的制造大国。2018年4月,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发布《美国联邦信息通讯技术(ICT)供应链应对中国的脆弱性》分析了中国对美国通讯科技的影响,全球供应链安全和风险管理问题亟待解决。

四、我国亟待构建全球供应链调查与评估体系

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在出席“第十一届亚洲金融论坛”时表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同时也成为世界重要的需求来源地英国市场调查机构马基特公司指出,中国在继续作为采购目的地的同时,“已不再是廉价外包业务的对象国”,而“一跃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英国威斯敏斯特商学院国际贸易系教授罗伯茨指出,需要重新评判和审视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中的角色定位及发挥的重要作用……中国在全球供应链和产业中的位置正在前移。彼得森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奥利维耶•布朗夏尔(前IMF首席经济学家指出,现在全球供应链主要集中在中国。如果一家美国工厂从中国撤出,就有可能导致整条供应链崩溃,这种情形对美国企业将是灾难性的。

我国正成为全球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重要中心。我国《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计划到2020年基本形成覆盖重点产业的智慧供应链体系,培育大约100家全球供应链领先企业,成为全球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重要中心。但目前,我国在供应链方面与美国、日本、德国等国家尚存在一定的差距世界银行2016年发布的“物流绩效指数”对160个国家的贸易物流绩效进行排名,德国第三次位居榜首,中国排名第27位,在基础设施、服务质量、运输可靠性和边境清关效率等方面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IBM《全球一体化供应链》认为,中国已成为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市场,同时在全球供应链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但中国供应链在基础设施、支持服务和供应链合作伙伴的运作都有待完善。

鉴于全球供应链对贸易安全和国防安全的影响效应我国亟待构建全球供应链的调查与评估体系,确保全球供应链安全建设针对全球一体化供应链的核心能力,提高全球竞争优势。

原文始发于:关注全球供应链安全对经济的影响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