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现中的智能化组织:百年跃变-毕马威+阿里(附下载)

从工业经济到知识经济,再到创新型经济,不断变迁的生产方式推动着企业管理模式的变化,组织形态也随之不断变形,被重构与再定义,对组织的要求和新时代下的四大“变化” 息息相关。这些变化包括企业从内部的提升与聚焦到以客户为中心的“向外看”视角转变,从垂直整合和大企业主导式创新向协同创造、多元分散的模式转变,从固化流程到移动互联的办公方式转变,从稳健存续的经营方式向快速迭代和跨界竞争转变,而这些变化都驱动着组织的进一步沿革。

回望过去,从 18 世纪末到 20 世纪初人类历经过数次工业革命和生产力革命。工业经济下的企业以追求规模经济为核心,力图实现对人、财、物的占有和高效利用;规模化生产、标准化产品、相对稳定的区域市场、劳动和资本的密集驱动,致使企业将管理体系按照等级链式进行严密分工,组织以标准化运作为目标。而自 20世纪末,在信息革命和管理变革驱动下,知识经济的时代应运而生,技术创新的力量、个性化的产品需求、多样化的全球市场致使企业越发倾向于构建灵活性和适应性的组织。

展望未来,更快速的技术革新在进一步颠覆生产和消费方式,智能化的大变革浪潮来势汹涌,知识经济向着数字经济升级。据统计,到 2021 年,全球至少50%GDP 将实现数字化,亚太地区更以 60% 的比例领跑全球。这让企业面临组织形态的持续变形和重构,也让每一个个体比历史上任何时刻都更可能无限发挥自我的价值。站在新时代的起点,我们试图从摸清时代的脉络开始,去审视多变的未来到底对组织的再定义提出哪些要求,人们又应以何种视角去看待自我与组织的关系。

核心驱动之变:客户中枢的外向型企业视角

可购买的成熟技术、同质化的基础性产品、可预测的刚性需求、单边的信息优势、投资带动的规模效应,这些都是中国和世界上很多经济体在发展之路上所发生过的现象。而当传统的战略规划和集中决策无法抗衡不可预知的未来,“追随者”向“带路者”发展而失去学习范本,企业从现有技术和能力出发,将很难仅依靠“向内聚焦” 实现开疆拓土。我们发现随着外部竞争格局的激化,越来越多跨界竞争下的行业壁垒被弱化,这促使企业必须张开所有触角去对市场的变化进行快速感知和响应,对客户价值的把握成为了重中之重。

时代的诸多探路者正采取积极的“向外看”行为,如奔驰于 2017 年成立客户体验联盟,划分数字化、电子商务、零售客户三大类客户体验和客户数据应用群组,对每个项目进行全生命周期的跟踪,推动体验创新,在各品牌触点提供最佳客户体验,该联盟的构成人员来自不同的部门,从不同专业领域出发提供“服务客户”这一目的一致的解决方案。对环境更敏锐的把握,对新技术等资源更快速的吸收,以及更开放的多方连接合作共赢,才使企业能在不再有定式的游戏规则下摸索出制胜之道。而为使组织具有精准感知客户需求这一判断力,有灵活化响应需求这一反应力,更有因地制宜打造卓越体验这一灵活力,组织需要重塑并简化其流程链条,分散决策主体,围绕客户开辟多种内外部联盟。精简、灵活、无边界成为组织的核心特点。

 

升级网站VIP或加入本站知识星球下载完整报告
升级VIP

 

 

本站所有资料已分享至知识星球,微信扫码加入下载10000+最新行业报告及1年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