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7年来利润率最低!6类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寒冬下自救

导读:回顾2019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年。但汽车产业是个例外,因为全球车市只有重重挑战……

来源:国际电子商情整理

【行业】7年来利润率最低!6类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寒冬下自救

2019全球车市整体下滑

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看,整个2018年,全球汽车行业的生产和销售经历了“大幅下滑”,全球汽车行业占GDP增速放缓的20%,占全球贸易增速放缓的30%左右。预计2019年还会出现类似的下滑,2020年也不容乐观。
 
从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数据来看,2019年汽车供应行业的平均利润率预计将首次跌破7%,是近七年的最低水平!且整体估值低于过去十年的平均水平。
 

【行业】7年来利润率最低!6类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寒冬下自救

因此,无论是整车厂商还是汽车零部件公司都已经发出了警告。大众汽车下调了销售预期,预计“全球许多地区的汽车市场收缩速度将快于此前预期”。德国大陆集团宣布减记28亿美元资产,这与全球市场预期疲软有关。通用汽车由于大力投资于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需要巨额资金,将关闭部分工厂并裁减员工……不一而足。
 
至于近年来的新兴汽车领域,如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自动驾驶、智能驾驶等,虽然数据上颓势不太明显,但其销量仍然偏小。尤其是自2015年以来,汽车新技术和新玩家已获投超过600亿欧元(折合人民币4671亿)的风险资本,钱一直在烧,却没烧出个能赚钱的方案,资本方逐渐失去信心。没有资本方的青睐,这些新玩家的未来之路会更加艰难。
 
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利润率下滑

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自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在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下,生存在产业金字塔底层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首先感受到颓势,利润率下滑。2018年全球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行业利润率为7.2%。具体来看:

 

1. 地域划分

 

目前,中国供应商的利润最高,约为9.0%;美国供应商得益于之前的重组,利润率约达8.4%;欧洲供应商的表现有所改善,但仍处在较低水平,利润率约为7.1%。紧随其后是韩国(6.6%)和日本(6.2%),均低于平均水平。
 

【行业】7年来利润率最低!6类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寒冬下自救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数据将在2019年进一步下滑。

 

2. 公司规模

 

依序来看,中型供应商(收入在10亿-25亿欧元之间)多借助极具针对性的、技术赋能的产品组合实现高于平均水平的盈利能力,息税前利润率约为8.7%;大型供应商(收入100亿欧元以上)能够发挥规模效应,实现了高于平均水平的息税前利润率,约为7.3%。
 
大型供应商(收入在25亿-50亿欧元之间)达到收入增长与利润率的行业平均水平;超大型供应商(收入在50亿-100亿欧元之间)处在整车厂价格压力与实现新技术和进一步增长所需高资本要求的夹缝中,利润落后,利润率为6.5%;小型供应商(收入在5亿-10亿欧元之间)增长低于平均水平(5.7%),因其盈利能力未得到相应改善。
 

【行业】7年来利润率最低!6类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寒冬下自救

 

3. 产品结构

 

高于平均水平的有:轮胎供应商受益于后市场业务,持续实现约11.3%的高息税前利润率;底盘供应商在最新技术趋势的推动下,优于市场整体表现,息税前利润率约达8.1%;动力总成供应商市场地位下降,利润低于平均水平为6.4%。
 
低于平均水平的是:外饰供应商近期有所增长(7.4%),但仍在等待未来定制化趋势的实现;电气/信息娱乐系统供应商盈利能力仍低于平均水平(6.9%),尽管零件的重要性日渐提高,但竞争加剧;内饰供应商利润率未见提升,达5.6%。
 

【行业】7年来利润率最低!6类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寒冬下自救

至于2019年,由于过去几年持续的营收增长和利润水平已至尾声,预测2019年汽车供应商的平均利润率将首次低于7%,预计在6.0%至6.3%左右,这是近七年以来的最低值。
 
6类供应商的应对策略

对于日渐下滑的经营情况,传统汽车供应商纷纷开展自救,采取差异化的战略举措为未来转型做准备。在汽车零部件行业中,有6种最常见的玩家,他们的对策中心各有侧重:

 

1. 小型传统玩家:提高效率、适者生存

 

需针对日益增加的价格压力和潜在的销量下滑找到解决方案,包括:定制全面的成本开销规划、外包非核心竞争力业务、调整地域布局、车间流程自动化程序、确保长期投资灵活性和充分的产权比率、积极考虑合并/出售方案等。

 

2. 后市场玩家:专注垂直市场,积极整合

 

这类玩家需面对强劲的市场整合,和电动汽车远期带来的威胁,结合行业中的重大整合行为来调整战略。如接触全新和/或正趋于成熟的客户、优化垂直整合水平(作为零部件制造商)、发展数字化销售渠道及并购或合作、审视并调整产品组合、营运资本削减计划等。

 

3. 全球商品领导者:优化流程,坚守阵地

 

对全球商品领导者而言,利用流程和车间数字化尤为关键。可以尝试:调整产品组合以适应需求、最大限度规范产品并调整产品规格、确保长期投资/财务灵活性、考虑追加收购以巩固领先地位、自动化与流程优化计划、提高日常开支与组织管理效率、开发整车厂方面的新客户等。

 

4. 全球新进入者:创造新的业务生态

 

全球新进入者尽管拥有领先的产品,仍要面对技术限制以及与整车厂接触不足的问题。对策有:雇佣有经验的车企员工、与整车厂进行合作、将产品技术应用迅速落地、利用其它新思维进行创新等。

 

5. 传统多元化玩家:专注成本效益,以攻为守

 

传统多元化玩家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其部分产品单一化和高额的研发费用。可采取的对策有:制定长期产品组合战略、并购加速产品组合转型、剥离没有足够增长潜力的业务、促进文化观念转变等。

 

6. 技术系统集成商:保持系统相关性、布局新市场

 

将面临来自新玩家和整车厂的竞争。最有效的战略是通过开发未来技术捍卫其市场地位:积极的产品组合管理,进入当下数字化领域、考虑自身的风险投资、考虑在资本需求较高的领域建立合资企业或互补合作伙伴关系等。
总的来说,提升效率、加速产能调整和优化产品线这三个对策,均适合于大多数汽车供应商。
 

来源:国际电子商情整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旺材电动车):【行业】7年来利润率最低!6类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寒冬下自救


微信扫码加入本站小密圈,下载7000+最新行业报告及1年期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