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愿景下绿色金融路线图研究(附报告)

2020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世界宣布,我国力争于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0年12月,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巴黎协定》五周年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2021年3月,在两会期间发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也明确提出要“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到碳排放峰值,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2021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指出“到2060年,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和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全面建立,能源利用效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

从技术路径上来看,各方研究已经就满足碳中和要求的未来能源系统和实体经济减碳路径达成如下初步共识:

  • 零碳电力将成为现实,绝大多数发电需求将由非化石能源满足,主要通过可再生能源,以及核电和少量配备了碳捕获和封存技术(CCS)的化石能源发电;
  • 几乎所有的建筑用能、一半左右的交通和工业用能可使用零碳电力,从而实现极低排放;
  • 某些配备分布式光伏等节能技术的建筑,还有可能实现负碳排放;
  • 航空、重型车等交通方式有望由生物燃油或绿色氢能驱动,满足约两成以上的交通用能;
  • 尽管工业部门在整体上达到零碳排放仍有一定难度,但有可能通过氢还原等技术替代部分工艺过程所需的化石燃料,实现超低碳排放;

最终剩余部分则要通过碳捕获和利用技术(CCUS)以及碳汇等方式实现零碳排放。

我国宣布的“30·60目标”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首先,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碳排放国,我国承诺并落实碳中和目标大大提升了全球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可能性。它不但会加速我国的绿色低碳转型,也正在激励其它主要国家做出碳中和承诺,有望成为确保《巴黎协定》在全球实质性落地的最重要推动力,进而避免出现亿万气候难民的危机。因此,它将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第二,碳中和将带来巨大的投资需求,可以支持我国经济持续以较快的速度增长。本课题的研究显示,在碳中和背景下,未来30年内我国在清洁能源、绿色建筑、绿色交通、低碳工业、环保和林业等领域将产生487万亿人民币的绿色低碳投资需求。与传统的发展轨迹相比,碳中和意味着更强的投资拉动,有望提升我国的长期增长潜力。

第三,宣布并落实碳中和目标,将为我国未来科技创新提供新的动力。要实现碳中和,需要在清洁能源、节能、储能、碳捕捉、低碳材料、工业交通电气化等领域中进行一系列技术创新。确立了碳中和目标之后,各类经济主体将会以更大的力度投资并参与低碳、零碳技术的研发和运用,有望开启一个以绿色低碳技术为主导的新的能源和产业革命。我国作为这些绿色技术最大的市场,享受规模效益和成本优势,有望在全球取得领先地位。

第四,绿色低碳转型将为我国企业带来巨大的全球市场机会。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技术投资、制造、出口和消费国。2019年,我国多晶硅、光伏电池、光伏组件的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份额的67%、79%、71%。我国清洁能源技术的市场渗透率也在加速提高,由于我国制造业产业链的完整性和国内规模效益的巨大潜力,我国在包括清洁能源设备、氢能技术、电动车、智能制造、低碳工艺、低碳材料等领域都有望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成为最主要的全球供应商。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已占全球市场53%。

第五,明确碳达峰目标和碳中和愿景,将有助于持续改善我国生态环境。碳排放与空气污染、资源过度消耗等问题有高度相关性和同源性。落实碳中和的各项措施,可以降低与碳排放同源的各类污染物排放,尤其是空气污染;降低资源消耗,改善生物多样性,提升人民健康水平和生活环境质量。

第六,碳中和目标的确立,将引导我国金融体系更加有效地服务实体经济。以碳中和为引导,规划主要项目融资需求并构建绿色金融服务体系,有助于保证金融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高质量增长,防止金融“自我循环、自我膨胀”所带来的金融泡沫和金融风险,同时规避由于金融体系对高碳产业的过度暴露所导致的金融风险。

当然,实现碳中和将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对许多行业、地方来说还是巨大的挑战。尤其是我国经济的如下三个特点,更使得我们要比许多其他国家付出更多的努力。首先,我国经济结构中工业比重高、服务业发展相对不足。2017年我国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约为40%,OECD国家平均水平为22.5%(世界银行,2019)。我国第二产业中钢铁、水泥等重工业占比远高于发达国家,高附加值产业占比仍处于较低水平,2018年工业能耗在终端能耗中占比65%左右(王庆一,2020)。要实现碳中和目标,需要在保持经济中高增速的同时大幅调整产业结构,减少工业占比,促使工业新增产能向高附加值和低碳甚至零碳的方向发展。第二,目前我国能源结构仍以煤炭为主。2020年,煤炭占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为56.7%,远高于多数发达国家。现阶段的CCUS和氢能技术水平还不能进行大规模商业化。第三,我国人均生活耗能仍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2018年我国人均用电量约为美国的1/3,是OECD国家平均水平的60%左右(王庆一,2020)。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提升,电力需求未来将会长期持续增长,2050年我国人均用电量可能达到现有水平的一倍以上(国网能源研究院,2019)。

实现碳中和需要数百万亿绿色投资,是金融机构绿色业务快速成长的机遇,但金融业也需要防范和管理气候风险。过去几年,我国初步建立了一个绿色金融体系框架,在绿色金融产品创新和国际合作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和丰硕的成果。但是,与碳中和目标的要求相比,我们的绿色金融体系在界定标准、激励机制、信息披露和金融产品等领域还有许多不足,金融机构也面临着许多能力建设的问题。本报告试图比较系统地分析碳中和为我国金融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并就如何完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以及各主要金融业态和创新领域(包括银行、资本市场、保险、基金、金融科技等)的创新能力提出了一系列具体建议。

本报告以下部分分为五章:第一章讨论碳中和对宏观经济的影响;第二章讨论碳中和目标下实体经济的转型轨迹,研究了电力、工业、建筑和交通领域的转型路径,并对碳中和背景下我国绿色低碳的需求进行了预测;第三章讨论了金融业如何把握碳中和带来的机遇,从银行、资本市场、保险、机构投资者、碳市场、金融科技和转型金融共七个方面提出了具体建议;第四章讨论了金融业如何防范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即气候相关风险的识别、量化、管理和披露;第五章就如何以碳中和为目标完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提出了建议。本报告的附录提供了许多国内外的具体案例和技术性参考文献。

碳中和愿景下绿色金融路线图研究(附报告)

碳中和愿景下绿色金融路线图研究(附报告)

碳中和愿景下绿色金融路线图研究(附报告)

碳中和愿景下绿色金融路线图研究(附报告)

碳中和愿景下绿色金融路线图研究(附报告)

碳中和愿景下绿色金融路线图研究(附报告)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