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摧毁的二十年:中国国产工业软件,正面临欧美“零价倾销”的绞杀(上)

被摧毁的二十年:中国国产工业软件,正面临欧美“零价倾销”的绞杀(上)
 蒋寻涯
被摧毁的二十年:中国国产工业软件,正面临欧美“零价倾销”的绞杀(上)

“工业软件行业观察”公众号特约专家,复旦大学教授、博导,上海东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引    子 

我们首先来看一个例子:如果你是一个希望投资的有钱人,看中了一个似乎很有希望的行业,但是,当你稍微了解一下,就发现这个行业极其诡异,最好最新的产品在市场上“免费”,还免费保送到家,而且几十年如一日地送。你心里立刻想了:难道这个行业的市场疯啦?这个行业没法投,“稳亏不赚”啊!现实中有这样的“疯了的行业”吗?有!这个行业就是中国的“工业软件”(以前也叫“科技软件”)行业。

中国等到美国开始以国家之力要消灭华为、中兴等高科技企业时,才惊醒:高科技战争来了,工业软件成为卡脖子的关键点。而实际上,另一个高科技战争已经进行了几十年,只是国人普遍不知而已,那就是工业软件的“绞杀战”,而这个绞杀战也恰恰为美国对华为、中兴的“卡脖子”做好了准备。

终极三问 

最近有人提出中国“工业软件”的终极三问:为什么中国工业软件没有发展起来?中国工业软件还有希望吗?如果有,如何才能真正的发展中国工业软件?我本人作为曾经在美国长期工作过(能源部国家实验室、硅谷光电公司和麻省理工学院)工作过的科研人员,一个目前还在职的中国大学教授,同时也是一个把两套房子投入到电磁/光电仿真软件的从业人员,也一直在痛苦地思考这些问题。个人浅见,我认为中国主要存在三个层面的问题:(1)被绞杀和毒化的国内工业软件市场;(2)对工业软件认知的一些错误;(3)针对工业软件的国家策略。如果问这三个层级问题哪个“最严重的”和“是决定性的”,我肯定选“欧美软件公司巨头与它们政府联合起来对中国(和广大第三世界)工业软件的绞杀,其基本手段就散布大量的所谓‘盗版软件’(或‘破解版’软件)。”这导致了中国工业软件生态的崩溃和核心观念的扭曲,“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对应到中国工业软件发展,就是“‘盗版’不死,国软难立”。所以,这篇我就专门说说这场绞杀战,并提出我的认知和见解。

 

欧美软件公司绞杀中国的工业软件的方法似乎很简单:大面积散布所谓的“盗版软件”。我在几年前给国家写的建议中就强调:所谓的“盗版软件”并不是中国人偷盗的,而是欧美软件巨头有意在市场上广泛精心散布的市场工具,其目的对中国中低市场的绞杀和毒化,其本质是赤裸裸的产品“零价倾销”,从法律上来说是一种“非典型”的市场竞争“违法行为”,中国政府必须出面进行制止。有一些人看到我的建议就曾经问我:你有证据吗?基于以前的了解和近年的调查,我有了一些证据和“合乎逻辑的推理”(将在后面阐述),但是,真正的抓住“狐狸尾巴”,应当国家层面进行调查。关于“盗版工业软件”近期也有一些文章进行了阐述,例如较早斯伦贝谢软件公司的“盗版软件背后的陷阱,你知道么?”和近期林雪萍、赵堂钰的“盗版软件的枪口对准了谁?”等文章,说的很好,但是,我觉得似乎还是“太含蓄”,难以纠正国人的核心认知。还有很多其它文章提到盗版软件的危害,但是,并没有深入探讨。甚至,我认识的一些工业软件从业人员和官员,对“盗版软件”的认知还是“很糊涂”的状态,更别说普罗大众了,所以,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更加明确的说明“盗版软件”的本质和背后精心谋划的策略。

残酷的现状 

从我个人最了解的电磁仿真软件为例来说说中国工业软件的怪现状:(1)中国可能培养了世界上培养“计算电磁学”本科人才最多的国家(我没有具体数据,但是,从几个顶尖大学对比,我认为美国都没有中国的多),在电磁计算领域的毕业硕士、博士,最起码是名列前茅,而且在世界各大工业软件公司的电磁软件研发人员中有大量的华人;(2)电磁计算领域大量的以中国人命名的基本概念和算法,例如“Yee网格”、“Liao method”、“Mei method”,大概在现代科学/工程领域,很少见到如此多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的领域了;(3)与前两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军工(航天、航空、船舶、中电、兵器)、民用高科技(通讯、电子、检测)领域工程师们的几乎所有研发依赖欧美商业电磁软件,欧美电磁软件在中国形成绝对的垄断地位,占领市场大约99%(其它工业软件普遍在95%以上),包括中国的隐身飞机、华为的5G产品;(4)每年大量中国优秀电磁算法研究成果,刊登在世界顶级计算学术刊物上,被欧美的公司转化为它们产品的营养,进行“消化吸收”(并没有什么专利费和知识产权),而中国那些研发团队只留下了“校园软件”(严格意义上应当称为“程序”,即code),被封闭在校园中,只有经过长期训练的算法专业人士才能看懂和使用(即使专业人员,如果想学习,也需要“以年记的”时间来学)。

 

这样的惨状,根本原因是什么?是中国人不适合软件行业吗?实际上,从工业软件的行业特点来看,似乎应当很适合中国人:(1)单位时间内投入资金并不太大;(2)人足够聪明,且受到良好的数学、物理等理工教育;(3)有工业界的需求和市场。但是,恰恰是全世界最应当做出一流工业软件的中国人,现状却如此的凄惨,这其中绝大部分就拜“盗版软件”所赐。

四三

“盗版软件”的危害 

下面,我们来看看“盗版软件”造成的严重危害,我把它分为三个层次。

消失的中低端市场,灭绝了国产工业软件的迭代改进之路,进而灭绝了中国工业软件公司

 

很明显,如果任何人都能轻易地从网上拿到最优秀、最先进、还免费的工业软件产品,他还会用那些“不太好用的”、“要收费的”(这点我后面专门要强调)、“功能不全的”国产工业软件吗?明显是不可能的。也就是,新生的中国国产软件必然陷入了“不好用-就没人用-就更不好用-就更没人用”的死循环

 

对比一下,看看在“工业硬件产品”中国是如何赶超的,假设某款产品欧美卖1000万(包括:欧美高昂的利润、研发和人工费,再加上关税、运输成本等等),中国厂家们因为低廉的研发费和人工费,再加上本土关税、运输等优势,可以以成本价300万出售(哇)。肯定有贪便宜的用户买啊,但是也几乎肯定会出质量问题,少数负责任的厂家就会去研究“原因”并进行质量改进,再后面就能卖350万了,再后来又解决一个质量问题就能卖400万了…在此迭代过程中,中国企业逐步进步、逐步跟上行业的前沿,等到中国厂家逐步克服了系列技术难点卖到600万时,已经基本占领了市场。

 

工业软件则与硬件产品完全不同,成本绝大部分是前期的研发投入(人的投入),后期的再生产(即“制光盘”)和传播(通过互联网)几乎都是零成本。欧美工业软件公司在主要市场(欧美市场)获得足够的回报后,完全可以利用“零成本的再生产”和“零成本的传播”来完成“零价倾销”。“倾销”全世界都有这样的竞争策略,但是,“零价倾销”是最恶毒的一种,它充分利用“零成本再生产和零传播的边缘效应”来摧毁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的中低端市场,消灭所有潜在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实际上,“零价倾销”彻底阻断了中国国产软件获得初级客户的可能,明显,国产软件免费也获得不了用户(因为盗版软件也是免费的,但是国产软件相对盗版软件还有技术劣势),只有“付钱给别人,别人才可能用”,而这样“付钱的用户”永远建立不了“真实的厂家-客户的互动关系”(真实客户关系的核心是:我付了钱就要应当获得高质量的产品,而如果产品不合格,我就有权力要求厂家改进)。软件行业有句绝对精确的话:“软件是‘用’出来的”,就是强调用户体验、用户反馈的重要性,而这对工业软件来说就尤其重要:由于没有客户,中国的本土工业软件自然难以把握准确的市场信息,更难以把握“先机”。例如“近期的行业热点是什么”、“哪些技术问题是国家急需的”等都没有欧美软件公司清楚,本土软件要么就处于“掉队”状态(跟不上行业的快速发展),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也只能勉强处于“跟跑吃土”的状态,没有超车的任何机会。

中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期,曾经有一个工业软件的小阳春,那是七十年代末期“第三次浪潮”(信息化、数字化)传播和国家大力提倡“信息化”二十年的成果,据统计,当时国产工业软件的市场占有率达到近25%,但是,如此“荣景”却在九十年代末突然大面积凋零,人才飘散,公司倒闭(很多产品名字只留在了“老软件人”的闲聊中)。很多人反思是什么导致了国产工业软件的突然崩溃,有些人认为是“恶意竞争和降价”导致,我认为是错误的说法。当时,中国工业软件公司似乎突然“疯了”,以1000元(甚至500元)甩卖“源代码”!注意,是卖“源代码”(不是软件使用许可),那可是一个软件公司的命根子,是老板们的亲儿子一样,可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时市场真的彻底“疯了”。假想一下:如果您发现,您的粗糙产品将要与市场上“免费的最优秀的产品”(即“盗版软件”)同台竞争时,如果您足够“理智”,您会怎么做?肯定是“抓紧甩卖存货离场”幼年的中国工业软件何其不幸,遇到了互联网进入中国的大潮,而欧美巨头们正是通过互联网大潮,才第一次实现了大面积、无成本地播散所谓“盗版软件”。互联网时代,“盗版软件”就是市场的核武器,所过之地,就是寸草不生!

“盗版软件”根本性地扭曲了市场机制,毁灭了国内工业软件生态,更实现了人才/知识产权的无偿收割

 

欧美“盗版软件”在客观上彻底消灭了中国电磁仿真的中低端市场,另一方面,欧美的正版工业软件在中国高端市场(军工、大型企业)就卖的奇贵无比,比欧美本土要贵很多(利润就很高)。这就从根本上扭曲了正常的市场机制,毁灭了中国工业软件市场生态。

 

我们来看看欧美的成熟的工业软件生态是什么样的。欧在工业软件方面的一个极大优势,就是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圈”,除了大学、研究所进行算法研发,政府部门提供大型项目、资金补贴进行指导,同时拥有大量活跃在市场的工业软件公司和其行业协会,其中的翘楚成为世界知名品牌,如美国的Ansys、欧洲的达索系统和西门子等。这些工业软件公司具有特殊的行业功能:(i)对“新算法”进行最严格的检验和筛选,再进行稳定化/成熟化/通用化;(ii)形成优秀的交互界面和智能判断,同时把大量工程逻辑、工程知识、数据库等固化到工业软件中;(iii)积累大量算法/软件/服务的中高端人才,并形成稳定的行业协会和行规;(iv)为本国的军工/民用重大项目、国家级的综合软件系统、工业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等等提供技术支持。

 

实际上,工业软件巨头们普遍同时承接大量政府任务,是国家军工、社会产业的核心支柱正因为有这样广泛的多方利益融合和相关协作机制,保证了五个方面:(i)资金来源多样化;(ii)行业内不同层级的企业既竞争又合作,实现资源高效配置和利用;(iii)完整的人才梯队和储备,包括政府机关人才;(iv)积累各种大型/超大型软件的开发经验、组织架构等等;(v)成熟的行业协会,建立了工业软件质量标准、行业监控等。

 

但是,中国目前却没有形成这样的“生态圈”,缺乏最核心的层级:大量的具有不同产品的不同体量的工业软件公司。为什么中国缺乏这样的工业软件公司?中国有大量优秀的“种子”(即大量优秀的“校园软件”),但是,这些种子却不能发芽成长。本来,中国的中低端市场应当是国产工业软件生长的沃土(或摇篮),可惜,大量可从网上随意下载的广泛传播的“盗版软件”把这部分市场被彻底消灭了。结果就是中国的校园软件根本没有“逐步商业化的路径”,也就不能实现“从科研用品向产品/商品”的转化,没有产品/商品,何来中国的工业软件公司?

 

因为中国没有自己产业生态圈,没有自己的工业软件公司,只有很多大学/研究所进行算法研究,同时每年培养大量的年轻优秀算法人才,那么这些人才的去处呢?除了极少部分继续留在中国大学,绝大部分都被欧美工业软件公司“收割了”。是的,如果去欧美工业软件巨头的研发部门看看,多少黑头发黄皮肤的炎黄子孙,也就是说,我们国家花费大量教育资金挑选和培养的大量优秀人才,包括他们创造的算法、创新的头脑,都成为他人的嫁衣。

“盗版软件”从根本上毒化了中国人对工业软件的认知,实现了“温水煮青蛙”的慢性绞杀

 

恐怖电影中最可怕的就是:“恶鬼”总是打不死和打不完。欧美的“盗版软件”普遍是无限期的,而且每年都同步更新“盗版软件”来补充。中国工业软件市场上充斥着这样打不死、打不完的恶鬼,也就每一个中国工业软件人都注定要与这些恶鬼进行生死搏斗。有人做过大致的统计,中国工业软件的正版与盗版的比例大约是1 :4(实际数字,我认为更高)。

 

大约是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乘着互联网大潮,欧美工业软件改变策略,开始大量利用网络投放“盗版软件”,前期还是遮遮掩掩,例如要求在破解文件中修改机器码等等,现在根本啥都不用做,安装即可使用。而恰恰是在这二十多年,是中国国产工业软件溃败的二十多年国产工业软件从25%左右的市场占有率衰败到3%左右,而且这3%还主要是管理类软件),同时也是各种歪理、谬论横行的二十多年,这明显不是偶然的巧合。如此大量的“盗版软件”横行市场,不只是毁灭市场,自然也会造成大量错误的认知,我就从一些基层科研单位领导口中听到过:“设计软件也要花那么多钱购买?”、“还要研发什么软件?网上拷一份不就可以了吗?”等等,而这些人已经是中国知识界的精英了啊。这些错误观念整整害了中国两代科技人,成功实现了“观念断代级的鸿沟”(gap)。这些严重错误的观念影响是可怕的,可以处处看到它们在中国国家政策、规章的影响,例如:在军工领域,各种软件长期不能算为“装备”(甚至在国家工业“数字化”号召了很多年后)。再例如:工业软件的定价标准居然近期还停留在“以多少行代码来定价”的认知上(这大概是“废铜烂铁称重量定价”的思维逻辑吧),而实际上,国际工业软件的定价早已经是“能为客户创造多少价值”来定价了(注意,不是“厂家开发花了多少人力”)。

同时,欧美软件公司通过在中国的代言人,散布所谓“国内研发太慢,不如购买欧美软件能够‘快速’促进中国工业能力”、“欧美企业培育了中国人对工业软件的认知”等等谬论。更进一步,这些行业巨头运用它们的影响力,与中国各个层级的部门(省部级、地市级、单位级)形成所谓“战略合作”来加剧它们的绝对垄断。作为行内人,我常常看到“某某(著名)大学与某某欧美软件公司形成长期合作”、“某某研究所的领导出席某某欧美公司XX工业软件最新发布大会”、“某某部与某某公司形成战略合作协议,将‘帮助’中国多少个大学/研究所建立多少个仿真中心”,而且报道的口气都是“欢天喜地”。这其实与“洋奶粉进妇产科医院”是一个套路啊,欧美软件巨头已经“从中国学生(科研的婴幼儿)抓起”了,为什么我们的高知们就不能觉醒呢。另一方面,弱小的中国国产软件越来越背负“不堪大任”、“土掉渣”的恶名而被同胞冷眼歧视,没有任何上场的机会。呜呼,何其悲也。

 

这就是观念扭曲的可怕之处:扭曲的市场变得似乎“看起来”很正常,例如,“软件不用买啊,当然就不值钱”、“更不需要花精力去研发”;扭曲的定价方式似乎也很正常,“代码的行数多,说明劳动量大啊”;而且,明明是恶毒的“零价倾销”,却说你偷了(所以叫“盗”版);明明是利用政府来“非市场方式”地强化垄断,却似乎在做好人好事!就是在这样扭曲现实的“哈哈镜中的世界”,欧美软件公司实现了温水煮青蛙式的对中国国产软件绞杀。

来源:工业软件行业观察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