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华为芯片供应链,半导体产业机遇挑战并存(附下载)

1、贸易纠纷再起波澜,自主可控重要性凸显:中美贸易纠纷是宏观环境的重要影响因子。自5 月5 日以来,美方态度发生急转,无端提升税率、对华为实施禁运等一系列举措均为已渐趋和解的中美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贸易纠纷波澜再起。从征税角度看,前期2000 亿美元税单对电子产业影响不大。新增的3000 亿美元或将促使消费电子对美出口的成品组装业务产能对外转移。相较征税,技术禁运的影响更为深远,在中美贸易纠纷的大背景下,半导体自主可控的迫切性凸显。

2、华为引领硬科技发展,沉着应对禁运令重压:华为历经三十余年耕耘拼搏,构建了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消费者业务三大板块。2018 年公司营收7212 亿人民币,研发投入率达14.1%,全球专利申请数第一。或许正是感受到了华为引领的中国科技力量的威胁,5 月16 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内,实施禁运。面对断供威胁,华为一方面提前预备了半年到一年的库存,同时通过自研及导入国内供应商的方式,打造了“备胎”计划。同时公司还得到了全球其他国家供应链及下游客户的支持。

3、华为供应链分析:短板依旧明显,但不必过于悲观。手机终端和基站设备为华为公司最重要的产品。通过拆机分析华为手机供应链可知,海思在手机处理器,电源芯片方面已基本实现自给。而汇顶科技,豪威科技等国产厂商的突破亦有力支撑了进口替代。存储器芯片方面虽依赖进口,但日韩厂商可满足需求。唯有射频领域对美系供应商高度依赖。射频作为模拟芯片皇冠上的明珠,门槛最高。虽然近两年国产射频芯片厂商逐步起量,但距离进口替代仍有较大缺口。目前国产射频PA 厂商主要有唯捷创芯(2018 年打入华为供应链),慧智微(正在OPPO等厂商处验证),中科汉天下等。而射频开关及LNA 厂商主要有卓胜微。基站侧,缺芯现象进一步凸显。由于基站产品需要高可靠性及高精确度,所以芯片自给率较低。目前高度依赖美系供应商的主要有中射频芯片,FPGA 两大类产品。由于微基站对于体积大小有严格要求,所以中射频芯片逐步由分立方案改为射频ADDA 或Transceiver 两类单芯片方案。这一趋势提升了技术门槛。据产业链验证,海思早已开始射频Transceiver 的研发,但前期测试结果相对不太理想。而FPGA 在基站中主要用在数字前端实现数据压缩,加速等功能。目前FPGA 市场主要被Xilinx 及Altera 垄断,大陆公司有紫光国芯,安路科技等,但距离在基站上商用仍有距离。

 

报告下载:

详解华为芯片供应链,半导体产业机遇挑战并存


本站所有资料均已分享至本站小密圈,微信扫码加入下载7000+最新行业报告及获取1年期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