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过去一周,有两件财经大事发生,即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举行。

本文对这两件大事进行分析,并对如何构建一个更有利于企业发展,特别是民营企业发展的环境,提出自己的看法。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12月13日晚,中美双方宣布,已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协议文本包括序言、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最终条款九个章节。下一步双方将各自尽快完成法律审核、翻译校对等必要程序,并就正式签署协议的具体安排进行协商。

中方认为,协议总体符合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大方向,以及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要,也有利于有效管控和解决经贸领域的分歧,增强全球市场信心。

美方停止了原定12月15日对大约15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的15%关税,并将今年9月加征的15%关税减至7.5%(涉及约1200亿美元产品),但仍维持了对大约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占中方全部出口的45%以上)加征的25%关税。美方承诺分阶段取消加征的关税,具体视乎中方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方面的一些做法的调整及落实。

我认为,中方谈判代表在非常复杂的内外环境下,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历时22个月协商的结果,不是脱钩,而是新的挂钩。美国和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的40%左右,每年贡献世界经济增长的50%左右,如果脱钩或全面对抗,对双方和整个世界都有巨大不利影响。

更重要的是,协议文本的不少内容,本就符合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方向,如放宽市场准入,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对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各类企业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营造尊重知识价值的环境,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等等。

特朗普当然是为了美国利益向中国加征关税,但中国如能善用外部压力,促进自身改革,打造新的更高水平的开放高地,就能化危为机。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只是一个起点,未来仍然存在着不确定性,但从中方代表的努力中,可以看到他们致力于让中国走向何方。那就是,一个更开放、更高发展质量、更加法治化、对待所有市场主体更公平的中国。

回首1978年,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很低,但通过开放,一是找到了学习目标(高收入经济体),二是找到了追赶方法(引进外资和先进技术经验),再通过体制改革释放出人民活力,就把庞大的、然而处于沉睡之中的资源给激活了。这就是中国与全球化“挂钩”的好处。如果不“挂钩”,不知道别人发展到什么地步,就很容易自以为是,丧失学习的紧迫感,甚至大搞“窝里斗”也不自知。

不管中美贸易谈判今后还会有什么波折,只要中国坚持全方位、高水平、法治化的开放姿态,深刻认识到自己在基础研发、底层创新、高精尖技术、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差距,始终以世界最高现代化水平为目标,踏踏实实学习和奋斗,我们就能与世界继续保持“友好界面”,并为自己的发展赢得良好的外部环境。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对稳定中国企业预期也相当有利。

自去年3月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作为出口创汇主力军的中国民企深受影响。中国输美主要商品大类是电机电气、机械器具、纺织服装、家具,基本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加征关税后这些部门出口增速剧降,进而影响到员工就业。

深圳是外向型经济典范,今年三季度GDP增速只有5.2%,低于全省水平1个多百分点,原因之一就是贸易摩擦的冲击。今年前三个季度,深圳出口总额同比增长分别为2.6%、7.1%和3.8%,7-8月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同比下滑6.1%。

如果贸易摩擦和缓,大局稳定,出口型中国企业的信心肯定会增加不少。同时,经过此次洗礼,不少地方和企业也明白,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未雨绸缪练好内功,才不会被“卡脖子”。

苏州和深圳同为外向型经济大市,苏州外贸进出口值占江苏的53.5%,占全国的7.7%,美国对华2500亿美元加征关税产品清单中苏州的涉案金额为281.4亿美元(2018年数据),占全国涉案金额的13%。由于大部分出口产品没有绝对议价能力,承受力较弱,加征关税后遭遇了相当的打击。

这种情况倒逼苏州下决心“通过创新做好自己的事”,力求在产业链关键环节自主可控。苏州工业园区土生土长的信达生物已在科创板上市,这是一家研发驱动的生物制药企业,其大多数原料、仪器、耗材、试剂都依赖进口,且以美国为主。由于贸易摩擦,他们开始大量寻找原料替代品,比如从欧洲、日本替代,但根本方向是国产化,靠自己才最安全。这就推动了中国企业在那些过去没有想过、不敢想、不愿试的关键领域进行投入,攻关创新。

我们还看到,协议文本具有互利性。近期美方先后公布了允许中国自产熟制禽肉、鲶鱼产品输美的最终规则,中国成为继加拿大、墨西哥、智利等国之后有资格向美国出口自产原料熟制禽肉的国家,也是目前全世界有资格向美国出口鲶鱼的三个国家之一。美方还同意公布中国的香梨、柑橘、鲜枣输美监管通报程序,允许这些产品向美国出口,并在协议中就尽快解除中国输美水产品自动扣留等作出了积极承诺。这都为中国企业出口创造了市场。

此外,中方将加大进口美国的农产品和能源,这些方面美国有比较优势,多进口美国产品有利于抑制国内下游产业的成本,是两全其美的事。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上周的第二件财经大事,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

这次会议的一些精神,和中美贸易谈判中的中方立场是一致的。比如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加快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对外开放要继续往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方向走,加强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继续缩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依据新华社消息,我对去今两年的经济工作会议进行了比较,觉得今年的一个突出特点是,高层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形势,有了更高重视和更多关切。

比如“明年要抓好的重点工作任务”,2018年会议提了7项,“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放在第7项,这部分消息有290个字;今年则将“确保民生特别是困难群众基本生活得到有效保障和改善”放在第3项,消息有366个字,增加了“有效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上学难问题”、“要兜住基本生活底线,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等要求。

具体到就业,去年的一个口径是“重点解决好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等群体就业”,今年是“确保零就业家庭动态清零”,即每个家庭至少要有一份工作,有固定收入。

关于僵尸企业处置,去年的口径是“加快处置僵尸企业”,今年是“有序推进僵尸企业处置”。

这些微妙的措辞变化,说明下行压力已对企业和民生产生了相当的负面影响,必须直面。通过各种方式稳定人心,至关重要。

以大学毕业生来说,从2016年起有一个趋势,即每年考研人数不断增加,2016年为177万人,2017年为201万人,2018年为238万人,2019年为290万人,明年预计为330-350万人,5年间考研人数差不多翻一番。考研竞争越来越激烈,一个重要原因是大学毕业生想找一份“心水”工作不容易,延缓就业。

再以僵尸企业(zombie)来说,这个名词是舶来品,国外有机构以“连续3年利息支出高于营业利润”为标准,发现2018年世界主要地区上市公司中有5300家是僵尸企业,占全部样本的1/5,数量比2008年翻了一倍。它是一种客观存在。

中国很多地方把持续亏损3年以上的企业也看作僵尸企业。事实上这是有问题的。不少新兴企业盈利前的亏损不止3年;不少发生财务危机的民营企业不是因为缺乏做好主营业务的能力,而是因为在正规金融下得不到融资,企业间相互担保,受到周边牵累;也有的企业是受周期性影响,熬过去就好了。这都要仔细区分,不能把“僵尸”扩大化,或者像“立军令状”那样限定12月31日前全部清掉。

最近一家投资机构告诉我,他们投资了晋江某运动鞋服企业,这两年市场不景气,该企业没有完成对赌。投资人到企业仔细了解情况后,没有按对赌协议剥夺其股权,而是又支持了几千万元流动资金,企业就活了。而我熟悉的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则因为国资入主,公司没有完成任务,国资严格按章办事,创始人被赶走。估计这个失去创始团队的互联网公司很难再发展下去了。

只要是市场经济,就有优胜劣汰,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靠政府“父爱主义”、“撒钱”、“软约束”不是正确选择。但在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交织并发,“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的大背景下,确实又需要包容性思维,厘清企业遇到的困难到底是什么原因,增强同理心,而不是简单归为“落后生产力”、“僵尸”、“早该淘汰”,等等。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来看,对企业困难的复杂性有了更充分的判断和理解,这有利于接下来对症下药,辨证施治,而不是“一刀切”。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今年我调研了不少企业,最大的如PATH(平安、阿里、腾讯、华为),行业领导者如美的、新奥、中国巨石,还有不少创新型企业和中小企业。

创新兴,则民企兴;民企兴,则经济兴。这是调研中的一个深刻体会。

中国有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有庞大的人力资本和人才资源,只要充分调动起企业家、创业者的积极性创造性,给他们稳定预期,支持他们走高质量发展道路,他们就会还中国一个惊喜。

有调研对象说“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只是怕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有调研对象说“现在是中国创新最好的年代,中国新兴的消费群体是世界上最愿意尝试新产品新服务的群体,针对他们的需求进行技术创新,这种加速度的正反馈每天都在发生,前途不可限量”,我也亲眼看到很多开发区、园区为高科技创业者提供了无微不至的服务。

下周“大视野”我将聚焦于这些方面,将看到的创新案例和方向与大家分享。

同时,我也真切地感到,民企不兴,经济难振。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和很多民企日子不好过、投资意愿与信心降低是分不开的。民营经济是就业主渠道,中国3200多万户私营企业和7600多万户个体工商户吸纳了3.8亿的就业,每年平均提供1000万以上的就业岗位。如果他们状态不好,就业就会不稳,社会和谐也会出问题。

最近两三个月,我在几个地方就制造业发展作报告,现场互动时,有四五家民企都反映政府平台和央企、国企拖欠账款的问题。

有一次,一家央企下属造船企业的员工就在现场,说确实拖欠了供应商账款,名声不好,现在招标都很少有企业应标,“但我们也没有办法,政府下给我们订单,资金也不到位”。一家混改上市公司董事长告诉我,一家央企欠了他们几千万元材料款,几年也追不到。至于给地方建这个馆那个馆(如科技馆、艺术馆)的总包公司、分包公司,因为欠款或付款进度太慢、比例太低,不少都难以为继。

中小民企抗压能力弱,受不了太多拖欠,这两年一些有实力的大企业也扛不住了。

与东方园林(002310,SZ)创始人何巧女相熟的一位媒体老总说,东方园林的困境,主要是由于2016年底到2018年初在PPP项目(政府与私人组织合作开发公共服务)工程招标上非常“进取”,拿了价值数百亿的项目,基本都要前期垫资,为垫资而融资,但实际操作中地方政府常常欠款。

东方园林2019年一季报显示应收账款为80.46亿,大部分源自地方政府。政府欠东方园林的,东方园林欠债券投资人、材料方、施工方和员工的,最后爆发债务危机。

幸好北京市朝阳区出手,何巧女夫妇向朝阳区国资中心全资子公司转让控股权,这才有钱结清了部分欠账,特别是欠薪。国资入股后,在存量贷款续贷、部分新增融资增信、融资渠道拓展、项目融资推进等方面,获得了明显支持。如债期由1年变成了1-3年,后续还会增加3-5年期的贷款,偿债压力大大降低,流动性改善了不少。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同一个企业,当国资代替民资成为实控人,金融待遇迥然不同。这背后,是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和“三个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实际上并没有很好落实。

我请金融数据公司万得做了一个近两年债券市场净融资额的比较(发行量-偿还量,包括同业存单、金融债、企业债、公司债、中票、短融、定向工具、资产支持证券,不含可转债),见下,上面是民企的情况,下面是国企的情况。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数据显示,民企2018年的净融资额为-383.15亿元,2019年为-2976.61亿元,两年从债券市场得到的融资是负数,-3360亿;国企2018年的净融资额为15417.39亿元,2019年为21558.12亿元,两年加总接近3.7万亿也就是说,债券市场对民企充满了不信任,民企几乎丧失债券融资能力

这两年的资管新政,防范金融风险,方向是正确的,但资管新政在客观上的挤压对象,以民企为多,也是不可回避的事实。民企贷款难,发债难,原来还可以通过表外去融资(虽然利率高),现在又被严厉收缩;上市民企拿股权质押融资,股市2018年不景气,很多“大块头”民企的股价也跌破平仓线,被清盘,股权清零。

所以这几年不难看到如下两个现象:

民企违约多。根据惠誉评级12月10日发布的《中国企业债市场蓝皮书》,2014年以来中国境内企业违约债劵数量持续上升,从2014年仅5家发行人发生违约增加至2018年的45家和2019年前11个月的51家,而从违约发行人数量以及违约债劵本金金额来看,民企占比均超过了80%,尽管民企占发债数量和金额的比列远低于国企。

上市民企实际控制人变更多。万得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150家A股公司公告完成了控制权变更,同比增长幅度超过50%。中国证券报记者梳理发现,150家上市公司中,41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自然人或无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国资系”公司,仅6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国资系”变更为自然人。“国资系”控股的上市公司数量持续增加。

最后还有一多,即民企实际控制人被采取强制刑事措施的多,今年A股有17家公司的18位实控人上演了“监狱风云”。此外因为P2P等涉案被采取措施的也不少。具体分析,确有不少失控人存在机会主义和败德行为,但相当多是源于债务危机,而债务危机在一定程度上又是因为以民企之身融资不易,特别是在资产价格下降之时。很多民企不是不愿意卖资产还债,是市场没有接盘者,所以丧失了流动性。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作为一个商业文明领域的研究者,我从创立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和秦朔朋友圈开始,一直呼吁民企走阳光大路,正道光明,坚持生产性创新,我也批评过很多民企和富豪。

但通过调研,我不能不说,民企今天的困难,固然有周期性原因,有他们的素质性原因,也和整个经济资源配置的不合理,以及没有给民企应有的权利和机会分不开。不是说政府不关心民企(的确出台了很多政策),而是在现有的体制性结构中,民企更容易成为经济下行时的代价和牺牲。

一位地级市领导说:“我们这里以民营经济为主,知道他们的付出和贡献,怎么可能不关心他们呢?但金融体系是垂直的,地方没有发言权,我们说多了还会被误解,所以有时只能看着他们倒下,心里很痛。此外,有些社会舆论也很不负责,总是把民企和偷漏税、不环保联系在一起,看不到民企的主流。”

民营经济为中国创造了“56789”的产出。以2019年1-7月为例,民企税收占比为56.9%,固定资产投资占比为60.3%(制造业投资占比85%以上),发明专利占比超过75%,就业存量占比近80%,企业数量占比超过95%。需要特别提出一下,在某些年份,民企解决的就业增量占比超过100%,原因是当年国有单位的新增就业人数同比在下降。

可是他们占用了多少经济资源呢?不少民营企业家对我说,他们用了相当于国企的土地面积的几分之一,资金投入的几分之一,创造了相当于国企收益的几倍,以此证明民企的效率。实际上,这也是因为民企资本来源有限,资金成本高,必须精打细算。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2018年11月披露说,“据不完全统计,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占25%”。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团队的研究表明,2017年民企贷款占全社会融资的5.9%,2018年占14.5%,民企存量贷款截至2018年底只占25.8%。由此可见,从贷款余额看,民企只占用了1/4的资源。以1/4的贷款资源,创造56789的业绩,这是多么不易和可贵!

2015年的时候,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私营企业实现的利润总额是国有控制企业的2.1倍,到2018年,倒过来了,国企实现的利润是私企的1.08倍。今年1-10月,国企利润为14715亿元,私企为13915亿元,国企在营业收入利润率、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费用、每百元资产实现的营业收入、人均营业额、资产负债率、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平均回首期等所有这些经济效益指标中,基本上都好于民企。

我看到这些数据时,是真心为国企感到高兴的,这证明国企的素质提高了,竞争力加强了,这是好事。这也给民企提了个醒,民企要更加努力。

但同时又必须看到,民企和国企并不是在同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上,用同样的资源条件和规则竞争的。民企和国企各有作用,都要毫不动摇地支持发展,无须过度比较,但今天,当我们看到民企从总体上渐渐处于不利的、困难的那一边,是否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温暖和拥抱?

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证明,民企是给一点阳光雨露就能够灿烂生长的物种,有太多民企在全球性竞争中成为“隐形冠军”,通过他们的努力,无数国外竞争对手在“中国制造”面前退出,他们是中国伟大复兴中应当依靠也必须依靠的可歌可泣的力量。民企当然有枯枝败叶,这不难解决,该淘汰就淘汰,而如果民企的心受了伤,就算他们表面依然故我,看不出来,但在长期和深层次上对中国经济的杀伤力将是巨大的,万万不可忽略!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供给侧改革在路上,高质量发展方向不能动摇,新发展观必须坚持。中国民营企业要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再一次证明自己的价值。

而从政府到社会,从金融机构到司法机构,如何更深切地认知民营企业不可或缺的价值,从资源配置到竞争公平,在各个方面,更多地以建设性的目光,善待那些创造的力量——无论是创造就业还是创造产品与服务,这关乎到的不仅是民营经济的几亿人,甚至可以说牵连到中国经济的全部。

中美贸易谈判如此不易,但中方代表抱着耐心和信心,始终不放弃,始终向前走。

发展民营经济之所需,远没有这样曲折和麻烦,就是将心比心、以心换心、同气相求而已。何况我们同有一颗中国心,为的都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希望在下一个十年,中国的民企能迎来新的广阔天地,不辜负一个能让自己发光发热的时代。

华为是30多年前的故事,阿里、腾讯是20年前的故事,小米、美团和字节跳动是不到10年的故事。中国还需要新的伟大故事,这些新的故事要从今天的努力开始。我们责无旁贷。

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外安内定,经济方兴 || 大视野


微信扫码加入本站知识星球下载6000+最新精选行业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