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两年的疫情封锁、芯片短缺和能源减产,终于让iPhone制造商赶上了……
作为消费电子行业的羡慕者和全球顶级采购力量,苹果公司每年生产超过2亿部iPhone、2000万部MacBook、5000万部iPad和超过7000万双AirPods,但即便如此,苹果公司也摆脱不了全球供应链混乱的影响,在其传统的销售旺季,迎来了圣诞节前的噩梦
疫情导致的工厂停工、物流受阻和能源生产紧缩的剧烈风暴,打击了长期以来为现代制造业提供动力的全球化生产模式,成为了供应链问题对全球消费品公司广泛破坏的一个突出例子。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来源:日经亚洲

翻译:东西智库

 

每年的十一黄金周,都是苹果供货商最繁忙的时候。

在这一周,富士康、和硕和其他公司将生产提高到一天24小时,轮班雇用工人及时生产新推出的苹果iPhone机型,以满足假日季节的需求。

 

然而,今年的情况却有些反常,工人们大部分时间都在休息,而不是加班

 

“由于零部件和芯片有限,在假期为一线工人支付额外的加班工资是没有意义的。”据多位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这是十多年来首次iPhone和iPad因供应链限制和中国用电限制而暂停组装数日

 

Apple网站显示,全球消费者如果现在订购新iPad,他们可能会错过圣诞节窗口,因为交货时间已经延长到1月中下旬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短暂停产:十多年来第一次
2021年对苹果来说是销售强劲的一年。
疫情期间在家工作、学习和娱乐的需求,让手机、平板和电脑市场得到提振。个人电脑去年全球出货量增长了13%,平板电脑市场的增长势头也一直延续到今年的前三季度。
 
由于美国制裁,华为难以获取高端芯片组件,苹果公司趁机抢夺华为的市场份额,严重削弱了华为高端智能手机业务。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今年11月2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九个月,iPhone的出货量比2020年增长了近30%。在iPhone 13系列的推动下,10月份苹果手机整体销量环比增长46%,在中国所有手机厂商中增幅最高。相比之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同比环比增幅仅为2%
时隔6年,苹果再次成为中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数据来源:Counterpoint Research
但是,问题来了,一切都变味了。
如果说在一年前,“到2021年底都已被预订满的产能”是芯片行业的好消息。那么现在,它已经变成一场供应链管理的噩梦
 
从电源管理芯片和微控制器,到服务不同功能的传感器,这些大型半导体公司像百货公司一样运作,提供各种类型的高质量外围芯片。它们不仅广泛用于消费电子产品,还广泛用于工业、航空航天、汽车和医疗应用,同时也是苹果iPhone、iPad、Mac和手表中芯片的重要供应商。汽车行业的复苏对芯片产生庞大需求,很快开始反噬手机制造业。
在全球半导体和零件供应短缺的背景下,福特汽车、日产汽车、丰田汽车和宝马等制造商削减了数百万辆汽车的产量,芯片短缺衍生出“工人就业”等一系列问题。美国、日本和德国政府开始向全球芯片制造商施压,要求增产并优先向汽车制造商供应。这引发了一波全球恐慌性的抢购,一些采购经理甚至会同时向多个供应商下订单。
手机芯片的短缺问题雪上加霜,微型控制器、电源管理芯片、Wi-Fi芯片的交货时间大大延长,被推迟到“52周以上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也潜在地“鼓励”买家们不断加大订单。原本不到1美元的芯片,上涨了200%-300%,有时甚至上涨10-20倍——现货市场中可以即时交易的芯片还会更贵。
“即使手头有99%的组件,如果你缺少一两个或三个组件,也不可能开始产品的最终组装。”苹果一家顶级供应商的高管说。
拥有2000多个组件的iPhone 13 Pro Max,堪称一部超级复杂的电子产品,它拥有45美元的核心处理器(A15)、最新一代无线通信5G调制解调器和每台成本可能高达105美元的优质有机发光显示器(OELD)。 
然而,瓶颈并非来自这些最昂贵组件
真正令人头疼的是那些曾经只花费几美分并且过去很少引起关注的微小“外围”组件。例如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的电源管理芯片、 安世半导体(Nexperia )的收发器,以及博通(Broadcom)的连接芯片。这些芯片并非iPhone、智能手机甚至消费级电子产品所独用,它们可以广泛应用计算机、数据中心、家用电器和联网汽车上。根据日经对从芯片开发商、模块和电子制造商到分销商等公司高管的采访,造成跨行业瓶颈的组件包括:电源管理芯片、Wi-Fi 芯片、LAN 芯片、晶体振荡器、二极管、微控制器、接口芯片、音频芯片和驱动集成电路,以及安装芯片的基板等材料。这些芯片都不是特别先进或设备的核心,但它们在制造各种电子设备和汽车时不可或缺。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长期以来,苹果公司一直享有全行业优先考虑的芯片和组件供应。而且苹果公司很少同意支付更多费用来确保材料安全。“大多数供应商会尽其所能支持苹果。因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就有可能在下一次失去苹果的订单和分配给竞争对手的订单。”一位消息人士说。
凭借如此强劲的购买力,苹果此前预计今年将是顺风顺水。它将在秋季推出iPhone 13 系列,并于 8 月底开始生产。
 
然而,就在苹果即将开始量产 iPhone 13 之际,苹果在越南采购许多关键组件(例如 iPhone 的摄像头模块)的供应商被迫暂停运营近两个月尽管越南政府要求制造商需要保持工厂开放,让工人在现场睡觉,以防止病毒传播,但这是一个不可能的要求,特别是对于拥有数千名工人的大公司来说,没有人可以突然建造可以容纳所有现场员工的宿舍,一些小公司只能在院子里或仓库里搭建临时帐篷。当供应商在 10 月份逐渐恢复生产之后,又遇到了新的问题——劳动力短缺。封锁解除后,被困在城市数月的工人立即返回家乡。
 
在马来西亚自从马来西亚计划一项严格的封锁措施的第一天起,苹果就处于戒备状态,并开始计算将受到影响的组件。马来西亚控制着全球约13%的芯片封装和组装能力,主要芯片和组件制造商德州仪器、意法半导体、艾迈斯半导体、村田制作所、安森美半导体、瑞萨电子、罗门和 Nexperia 均在当地设有直接供应苹果的工厂。但是自6月以来的大约两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只有60%或更少的员工被允许工作。除食品和药品外,所有非必要的制造业都暂停了数周,严重影响了产量。
在中国,受排放量超过环保目标和煤炭价格飙升的影响,9 月下旬,中国广东和江苏等重点工业省份实施了用电限制,多家 Apple 供应商在这些省份运营着150多个制造工厂,生产从印刷电路板到电池的重要组件或提供印刷和包装服务,许多供应商仅在电力供应被限制的前一天甚至前几个小时才收到通知。数千家企业争先恐后地与当地政府谈判,与客户沟通,同时又因担心电力恢复时出现劳动力短缺而试图留住数万名工人。
基于以上情况,据知情人士透露,苹果被迫将其今年iPhone 13“雄心勃勃”的总产量目标从最初的9500万部,下调至8300万至8500万部。不仅如此,为了优先保障iPhone 13系列的供给,苹果还牺牲了其他产品如iPad、iPhone 12和iPhone SE等老一代产品的关键零部件供给。
但这又导致了另外一个结果:共享组件的重新分配导致iPad的产量比计划减少了约50%,而老一代iPhone的产量也下降了约25%。尽管苹果公司在11月进行了加速生产,但iPad和旧款iPhone的情况并没有太大改善。
 
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表示,因供应链受限,苹果在4-6月损失了约30-40亿美元的收入;在7-9月的季度损失了约60美元。库克表示,供应链中断将使苹果在2021年最后一个季度付出沉重代价。

蝴蝶效应

即使是强大的苹果公司,也因供应链所未有的动荡蒙受损失,那么从顶级智能手机制造商三星电子、小米 Oppo,到惠普、戴尔科技和宏碁等PC造商,再到游戏机制造商索尼集团和任天堂,以及戴森和 LG 电子等家电制造商,影响则会更深。
 
对于那些像苹果和三星没有大规模采购能力的公司来说,芯片供应紧缩带来了更严峻的挑战。“我们经常和我们的供应商交谈。但与面向普通消费者的海量智能手机和PC制造商相比,工业计算机在确保供应方面的优先级较低。有时供应商手头有芯片,但他们无法优先提供给我们。”研华嵌入式物联网业务总裁米勒·张说。研华是全球最大的工业计算机制造商,也是三星、西门子、飞利浦和通用电气的供应商。“我们往往因为缺少一些成本低于1美元的组件而陷入困境,导致我们1,000 美元的工业计算机系统无法发货。
 
根据日经对20多位行业和供应链高管的采访,在不同程度上,所有公司都无法生产足够的产品并在年终假期前及时交付。本财年中任天堂 Switch 游戏机的原始生产计划比原定生产计划少20%;小米表示,芯片的供应限制,使其今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只有2000 万部。全球第四大个人电脑制造商宏碁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Jason Chen 表示,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挑战。“圣诞节假期没有取消,但它们被推迟了(对于科技行业)。在这个行业光有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是不够的,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如何正确应对如此复杂的挑战。”
 
芯片短缺给全球制造业的各个角落都制造了混乱,不仅颠覆了汽车行业著名的精益供应链,还威胁到国防设备供应,甚至成为国家安全问题。此外,制造业的短缺还影响了经济增长,而产品短缺还导致许多国家的通货膨胀率飙升。
供应链短缺,起源于新冠疫情之前
其实,芯片短缺的情况远在疫情发生之前。
2018年3月,在美国威胁对中国更多商品征收更高关税并于同年4月禁止中兴通讯使用美国技术之后,中兴重要零部件的累计库存每季度都在增加。到2021年三季度,中兴的库存增加了两倍多,达到创纪录的 1100 亿元人民币(172 亿美元)。
与此同时,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美国将华为列入贸易黑名单之后,华为也开始储备从芯片到光学部件等关键部件。
两家巨头企业对重要零部件和设备供应被切断的恐惧,迅速蔓延到中国科技行业,并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囤积库存以抵抗任何可能的打击行动。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从2018年3月到今年三季度,中国两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和华虹半导体的库存分别增加了58%和292%。一些中芯国际的客户,起初选择在其他厂商那里下单,以规避中芯国际被美国打压的影响,而全球芯片短缺问题加剧时,这些客户又扭头回来,把希望放在中芯国际身上。中芯国际联席首席执行官最近证实,更多的中国客户渴望用“本土生产”来提高他们的供应链弹性,遏制他们对外国技术的依赖。“如果他们不囤积更多的零部件,在面临突然的地缘政治冲击时,可能意味着公司的生死。” 野村证券的技术分析师唐尼·滕(Donnie Teng)说。
 
新的一年,问题持续?
对于 Apple 的许多顶级供应商来说,2021年是财务上的亏损年。iPhone 组装商和硕在今年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 60%,而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立讯精密报告的净利润同比下降 25%。尽管最大的 iPhone 组装商台湾富士康公布了今年三季度强劲的收益,仍然警告明年的不确定性:全球芯片短缺、通货膨胀和地缘政治动态持续存在。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在今年芯片短缺以及各国政府将大部分技术供应链转移至国内的决心的推动下,全球芯片行业正在掀起投资热潮。
 
根据全球芯片行业协会SEMI的数据,2021年半导体设备的资本支出飙升 34%,达到创纪录的953亿美元,并将在2022年突破1000亿美元。全球三大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台积电和三星,已经开始了他们最激进的产能扩张计划,承诺在未来几年内投入超过3500亿美元以帮助缓解芯片短缺问题。与此同时,中国顶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已承诺将其产能增加两倍
 
尽管如此,大部分新投资最早要到2023年才能实现量产。而且更令消费电子类企业担忧的是,圣诞节后,一些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将出现放缓迹象。
 
“我们发现消费者对电视、Chromebook、蓝牙耳机、IP 摄像头和物联网设备的需求正在放缓。”全球领先的 Wi-Fi 芯片开发商之一瑞昱半导体的副总裁黄宜伟说。几位直接知情的消息人士透露,在2月份中国农历新年之后,对新 iPhone 的生产需求将进入传统的淡季。另一家 iPhone 零部件供应商的一位高管告诉日经新闻,苹果却不断向零部件供应商保证,需求持续存在,而且由于供应紧张,苹果只是将一些订单推迟到了后期。“但每个月我们都会看到我们没有达到出货目标,”一家 iPhone 零部件供应商的一位高管说,“我们不确定那些丢失的订单最终会回来还是会消失。”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供应链问题,圣诞节前的噩梦
商务合作、投稿、建议等请联系
邮箱:dongxizhiku@163.com
微信ID:dongxizhiku (请备注需求)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东西智库):智库译文 | 苹果公司:圣诞节前的噩梦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