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企业绿色战略升级路径白皮书(附报告)

“碳中和”:一个关于团结与和平的国际命题

过去的几十年间,全球气候变化及其带来的灾害性极端天气,危害着海陆生态系统,影响到了人类的生存和健康。

去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之际,全球的卫生系统和现代医疗技术在短时间内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一边是长期的气候变化带来的环境影响,一边是突发的传染性疾病带来的全球挑战。此情此景,人类也重新深入思考与自然的关系:如何团结起来,更为全面、深入地采取手段应对气候变化。

但应对气候变化的方式只是呼吁与制定标准吗?·“碳中和”只包含“碳测算”与“碳交易”吗?

企业除了支付更高的成本,还有可能获得新的商业机遇吗?

这是这份报告要回答的终极命题。

国际进展:这不是做不做的问题,而是够不够快的问题

随着21世纪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升级,在各行业龙头企业、公众人物及媒体各方力量的带动下,全球各行各业推动碳中和的积极性日益提高。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正在将碳中和转化为国家战略,提出了无碳未来的愿景,各界的碳中和行动也日益增多。

从国际层面,联合国多次召开气候变化大会以解决全球变暖问题从1992年生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1997年的《京都协议书》再到2015年的《巴黎协议》,清洁发展机制(CDM)逐步建立,各国政府明确温控目标。

拜登出任总统表示第一时间重返巴黎协定、支持清洁能源革命,计划投资2万亿美元支持美国相关产业的投资和发展、提出了美国2050年可再生能源要满足其809%的电力需求……欧盟也提出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占到全部能源消费的5596以上。

所以这并不是做不做得问题,而是够不够快的问题——能源革命是未来20年甚至50年世界产业升级和科技竞争的战略主线。

从国家层面,据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的数据显示,已有49个国家在201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而截止至2020年10月,世界197个国家中已有126个提出了本世纪碳中和的目标。

国内进展:踏上高耗能经济的绿色转型之旅

中国石油能源稀缺,能源结构上长期以来对煤炭资源依赖度高,且前期粗放式的高耗能经济增长模式对资源及环境的耗用极大。2019年,中国煤炭消费总量仍为世界第一,且远超排名第二的印度,同年因煤炭消耗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比78%。2020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占世界煤炭消费量的54.3%。

2020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这一目标的提出,为中国开展碳中和国家建设提供了重要的战略指引。在这一战略时间线的指引下,中国的能源革命将从原来渐进和过渡式的转向急剧和压缩式的。

这样的“急剧和压缩式”恰恰是通过大幅压减煤炭使用,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天然气等,适度调整能源结构来实现的。

任何行业的发展运作都离不开能源使用,这就意味着,中国所有行业与企业都需要进行根本性的零碳转型。

查阅完整报告请点击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