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最终报告(附报告)

美国人还没有意识到人工智能(AI)革命将对我们的经济、国家安全和福利产生多大的影响。关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力量和局限性,还有很多需要了解。然而,现在需要做出重大决策,加速人工智能创新,以造福美国,并防范人工智能的恶意使用。

在考虑这些决定时,我们的领导人面临着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提出的治国方略的经典困境:“当你的行动范围最大时,你可以作为行动基础的知识总是最小。当你的知识最大时,行动范围往往消失。”行动范围仍然存在,但美国的回旋余地正在缩小。

作为一个由15名技术专家、国家安全专业人士、企业高管和学术领袖组成的两党委员会,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NSCAI)发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信息:美国不准备在人工智能时代捍卫或竞争。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严峻现实。正是这一现实要求采取全面、全国性的行动。我们的最终报告提出了一项战略,以抵御人工智能威胁,为国家安全负责任地使用人工智能,并为了我们的繁荣、安全和福利赢得更广泛的技术竞争。美国政府无法独自做到这一点。它需要工业界、学术界和民间社会的坚定合作伙伴。美国需要争取其最老的盟友和新伙伴,为人工智能时代建设一个更安全、更自由的世界。

人工智能是一项鼓舞人心的技术。它将是几代人中造福人类的最有力工具。通过利用人工智能,科学家们已经在从生物学、医学到天体物理学等领域取得了惊人的进展。这些进步不是科学公平的实验;他们正在改善生活,揭开自然界的奥秘。对于这些发现,“改变游戏规则”的标签并非陈词滥调。

人工智能系统也将用于追求权力。我们担心人工智能工具将成为未来冲突中的首选武器。人工智能将不会停留在超级大国的领域或科幻小说的领域。人工智能具有双重用途,通常是开源的,并且传播迅速。国家对手已经在使用人工智能支持的虚假信息攻击,在民主国家制造分裂,并打击我们的现实感。国家、罪犯和恐怖分子将进行人工智能驱动的网络攻击,并将人工智能软件与商用无人机配对,以制造“智能武器”。美国的军事对手正在整合人工智能概念和平台,挑战美国数十年来的技术优势,这已不是什么秘密。如果没有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能力和新的作战模式,我们将无法抵御人工智能带来的威胁。我们希望国家安全部门和机构的男男女女能够获得世界上最好的技术来保护自己和我们,保护我们以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利益。

尽管有令人兴奋的实验和一些小型人工智能项目,但美国政府离“人工智能就绪”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委员会的商界领袖对政府进展缓慢感到最沮丧,因为他们知道大型机构有可能采用人工智能。人工智能集成在任何行业都很难实现,国家安全领域也带来了一些独特的挑战。然而,坚定的领导人能够推动变革。我们需要五角大楼和整个联邦政府的领导人建设技术基础设施,将想法和实验与新概念和操作联系起来。到2025年,国防部和情报部门必须做好人工智能准备。

我们应该拥抱人工智能的竞争。竞争已经注入了对数据、计算能力和圣杯的追求:实现人工智能突破的罕见人才。人工智能通过如此多的相邻技术发展,并在如此多的领域发挥作用,这一事实解释了其力量,并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另一个关键点:人工智能是更广泛的全球技术竞争的一部分。竞争将加速创新。当人工智能竞赛的目标是像发现疫苗一样造福人类的登月计划时,我们应该与合作伙伴一起竞赛。但我们必须赢得人工智能的竞争,这种竞争正在加剧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中国的计划、资源和进步应该关系到所有美国人。它在许多领域都是人工智能同行,在某些应用领域也是人工智能领导者。我们认真对待中国在十年内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人工智能领导者的雄心。

人工智能竞赛也是一场价值观竞赛。中国在国内使用人工智能,对于全世界任何珍视个人自由的人来说,都是一个令人心寒的先例。它利用人工智能作为国内和国外镇压和监视的工具,与我们认为应该如何使用人工智能形成了强有力的对比。人工智能的未来可以是民主的,但我们已经充分了解了技术的力量,可以强化国外的专制主义,助长国内的极端主义,我们知道,我们决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未来的技术趋势会强化而不是侵蚀民主。我们必须与其他民主国家和私营部门合作,将隐私保护标准纳入人工智能技术,并推进民主规范,以指导人工智能的使用,从而使民主国家能够负责任地将人工智能工具用于国家安全目的。

查阅完整报告请点击

 

注:除标明原创外,均为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