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三个“世界第一”的晨光生物卢庆国:我是如何搞国际化的?

演讲:卢庆国(第三届“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得主、晨光生物董事长)

近日,第三届“中国造隐形冠军”评选得主、晨光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卢庆国,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原院长、管理学教授杨壮的邀请下,在“北大跨文化领导力论坛”做了题为《VUCA时代中国隐形冠军企业海外发展战略》的主题演讲。

1990年代末,晨光生物的前身还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小型五金厂,对于生物提取堪称“四无”:无资金、无技术、无人才、无市场。而如今的晨光生物早已不再偏安一隅,发展成为了世界天然色素行业领军企业、国际重要的植物提取物供应商,成就了辣椒红、辣椒精、叶黄素三个产品的世界第一,让我国自主生产的辣椒红色素在国际市场的占有率由不足2%增加到80%以上。

杨壮表示,“卢总是我特别尊重的一个企业家,也是我认为的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因为他有他自己宏大的理想,有他自己的梦想,也有他自己知行合一的实践。今天的讲座,从大的格局讲是很有意义的。首先,俄罗斯和乌克兰正在进行战争,而乌克兰本身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国家,卢总今晚会讲到的两个国家都是“一带一路”重要的国家,因此在当今这种国际形势下,探讨国际化问题,探讨“一带一路”的问题,我觉得具有特别大的理论意义,更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会给我们很多准备在这种状况下,到海外去进行业务拓展的企业家,带来很多的启迪。”

以下为卢庆国演讲实录:

卢庆国:各位老师,各位朋友,大家好。很荣幸有机会给大家分享晨光走出去的体会。我今天介绍几个部分,一个是对晨光生物的简单介绍,另外一个是晨光“走出去”到印度和赞比亚投资的情况,最后有一些经验和体会给大家分享。

晨光生物是一个专注于植物有效成分提取的高科技型上市企业,公司在国内外有30多家子(分)公司,分布在河北、新疆、云南、贵州、辽宁等地和国外印度、赞比亚、美国。公司的产品有几个类别,一是天然色素,从植物中提取的颜色成分,包括辣椒红色素、叶黄素、姜黄色素等。二是天然香辛料提取物和精油,主要是植物中的味道成分,像花椒、胡椒、生姜提取物等。三是天然营养和应用提取物,像叶黄素晶体、番茄红素、葡萄籽提取物、银杏叶提取物等。另外还有天然甜味剂,是从甜叶菊中提取的甜菊糖苷,以及保健食品、油脂和蛋白等六大系列上百个品种。

公司辣椒红色素、辣椒油树脂、叶黄素产销量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一。其中辣椒红色素的产销量能达到全世界三分之二以上,公司2021年的销售收入为48亿,出口1.5亿美元,利润是3.5亿元。

晨光2000年成立,经过20多年的科技创新,从一个原来一年生产三四吨辣椒红色素,年销售100多万的小企业,发展成现在初具规模的跨国公司。可以讲没有科技创新就没有晨光的今天。通过持续的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晨光在2008年把辣椒红色素做到了世界第一,这也意味着企业的发展遇到了天花板,这时公司利用在辣椒红色素生产过程当中积累的工艺、技术,以及装备的基础,组建了高标准的实验室和研发队伍,开始开发新的品种。我们开始从实验室小试,然后中试,放大,再到生产应用。在打通销售之后,根据市场反馈不断优化工艺,进一步建设规模化的生产线。新产品开发,从三步走扎扎实实的做成了五步走新产品开发模式,基本做到了新产品开发一个成功一个,现在晨光已经发展成为植物提取行业的领军企业。

公司在常规科技创新的基础上,也在做一些新的成分开发,这些新的成分是国内外其他企业从来没做过的,从成分鉴定到生产工艺开发,到产品功效验证,还做一些动物试验和应用试验,最终到建立标准,法规审批等等,这些都是完全自主创新。公司制定了三步走的发展战略,第一步是辣椒红色素做到世界第一,第二步是做十个左右世界第一的植物提取品种,在植物提取这块做到世界领先。第三步就是不满足于做植物提取原料,要进一步向保健食品和中药现代化方向发展。

公司在科技创新的过程中,引进、培养了一批高素质人才。公司共有800多名员工,其中博士和硕士有100多人,本科以上学历占整个员工总数的比例超过一半,也培养了一批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百千万人才专家,省三三三高层次人才等一大批人才队伍。公司建立了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农业部辣椒加工重点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院士工作站等众多科研平台,也很好的支撑了企业科技创新。公司也获得了许多科技奖励,2014年,辣椒提取分离关键技术与产业化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7年的番茄加工产业化关键技术创新应用,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拥有260多项国家专利,80多项省部级科技成果和科技奖励。

整个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工艺、技术、人才和装备的优势,具备走出去的条件。晨光带着技术、人才、资金和装备到印度和赞比亚开工厂,利用全球的资源优势在国外做原料种植基地,然后进行原料粗加工,做成半成品再运到河北进行精加工,然后再把产品卖到全世界。

下面介绍一下公司在印度的投资情况。印度有香料基础和英语优势,是提取物产业先进的国家,特别是辣椒、胡椒、姜黄等提取物世界上领先。2000年前后,印度的辣椒红色素、辣椒油树脂产销都是世界第一。

中国和印度都是辣椒生产大国,但是印度的辣素辣椒更有优势。晨光在2008年辣椒红色素做到世界第一之后,希望在辣素这块也能取得突破,但是中国的原料不具备优势,我们就有了在印度建工厂的想法。

2006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印度考察,对印度整个的原料和产业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感觉到印度有原料的优势,也有产业基础,当时中国的工艺技术也在快速进步,且已经超过了印度,在装备上也还是有优势的。晨光具备装备和技术的优势,有去印度建工厂的合理性。但当时我们的人才还比较短缺,尤其是外向型人才,印度是英语国家,我们当时几乎就没有英语人才。

2007年我们先派员工去印度留学、培训。在培养人才的基础上,我们又安排人在印度做系统的产业调研,对印度整个的原料基地,产业情况,以及风土人情有了初步的了解。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开始从印度买辣椒,通过海上运输,运到河北工厂加工,再卖到国内,也出口到国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印度的国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也结交了好多印度朋友,这给在印度建工厂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2010年我们开始准备筹建工厂,在这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好多困难和问题。首先在印度购买土地就是个非常大的问题,印度是一个私有制国家,土地是归私人所有,我们要买几十亩的土地建工厂,可能要涉及到很多农户,其中如果有一个农户不卖,这个事就谈不成。外资在中国建工厂,中国政府会非常欢迎,提供很多有利条件。在印度不同,基本上没人搭理你,就是靠自己寻找资源,通过政府审批建工厂。最后是一个供应商把他的一块土地卖给我们,我们在那里建了工厂。

解决了土地问题,还有许多其他困难和问题。在那里建工厂要争得当地村民的同意,跟他们搞好关系,最后通过政府的审批,开始建设工厂。架电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印度电力短缺,建工厂用电比较多,需要架设专线。还有在建设过程当中,印度效率低、工期慢,我们依靠供应商朋友支持,共同努力克服了种种困难,受到了大使馆的称赞。

工厂于2012年春节的时候投产,每天可以加工干辣椒200吨,与印度的同行相比产能最大。工厂建起来之后,我们一方面依靠供应商采购辣椒,一方面也直接跟农户收购辣椒,印度所有的企业原来都没有这样做过。我们解决了周边农民卖辣椒难的问题,对农民增收致富起到了非常好的带动作用,也受到了当地政府和农民的认可和支持。

2017年印度遭遇了辣椒产能过剩,当地的辣椒堆积如山,价格连降,引发农民的不满,造成了政府事件。在这个情况下,政府多次找到晨光,要求晨光不能停止收购辣椒。在这样的形势下,公司克服了重重困难,从原来的计划收2万吨辣椒,最后收到6万多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当地政府和农民的燃眉之急。

公司通过持续的技术改造,不断扩大生产线产能,从开始的200吨,最后做到600吨,现在的生产能力超过印度几家企业之和。晨光利用印度高质量的辣椒原料和自己的加工工艺技术,包括装备的优势,快速提升产品的综合竞争力,把辣椒油树脂做到了世界第一的位置。而且晨光在印度的提取设备是我们自己公司生产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在印度实现第一次辣椒提取工厂投建成功之后,经过充分调研,2015年我们在印度筹建了第二家子公司,叫印度提取物公司,在当地发展了3万多亩的万寿菊种植基地。我们通过给农户提供种子和技术,指导农民进行田间管理,为当地提供了上百个就业岗位,同时让很多印度农户增加了收入。

公司在经营过程当中也克服了环保问题、处理好与当地政府以及村民的关系,让村民支持企业正常发展,在这些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

大家知道印度的员工比较散漫,一开始在那儿招工,员工不守纪律,第一天招了工人,第二天有一大半就不来了,后面通过不断地招,持续进行培训教育,过程中也在不断地走。最后公司通过关心员工、爱护员工,对当地员工进行技能培训,包括教员工学习汉语,培养骨干队伍,灌输爱岗敬业的企业文化。同时持续提高员工的待遇,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发挥中国员工的种子和酵母的作用,在人与企业共发展的理念下,使印度员工认可了企业文化,逐渐培养了一批纪律严明、责任心强的优秀员工队伍。我觉得这个过程确实不容易,是靠时间和持续的培训学习,去灌输企业理念,同时也是真心去对待员工、爱护员工,让员工在企业能有更多的发展机会,让员工逐渐能感受到一个非常好的氛围。企业做好了,员工就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同时员工的努力也能推动企业更好的发展。

公司鼓励员工提合理化建议,建议采纳之后会有奖励。另外,每年度开展员工满意度调查,让员工参与管理,有发言权,发扬民主,让大家感觉到企业的发展和自己有关系。同时企业有什么问题,员工能有发言权,也有融入感。通过这样的民主管理增加了员工对企业的认同感,员工过去是被动地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现在能积极主动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整个团队的凝聚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同时我们也在印度的媒体上宣传晨光在当地做的贡献,让当地认可晨光,接纳晨光。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我们也积极参与捐资助教,包括公共设施的建设,给贫困居民捐助物资,在疫情期间捐赠防疫物资等,同时跟当地政府也搞好关系。在企业发展的同时也充分尊重和融入当地的文化,像企业的员工结婚生子的时候,公司安排送礼慰问、祝贺,印度的员工对这些事也比较在意,会觉得企业对我非常重视,觉得有面子。这些活动拉近了公司和员工的感情。

在多年的培养教育下,印度的员工从开始的自由散漫,到现在一个印度员工能顶多个岗位,互相协作,整个工作也变得积极主动。

在2021年疫情严重的情况下,公司派不出去员工,当时中国和印度关系比较紧张,另外印度的疫情非常严重。当时印度政府不给企业发签证,我们只有两个工作签,只能派出去两个员工。这两个员工过去之后,有很多业务不是特别熟练,我们通过视频去做培训,经过充分的准备,在中国员工和印度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去年顺利完成了辣椒加工和万寿菊的种植采摘任务。去年4月份,公司内部出现大量确诊病例,感染比例达到了全部的41%。面对如此困难的形势,没有人退缩,大家积极主动,最终圆满完成了生产经营任务。这个事在印度是很难得的,很多印度同行企业,在疫情严重的时候都不得不停工,我们一直没有停产,坚持克服困难较好的完成了各项工作。

我们在这些年的发展中,从生产、技术、管理等方面培养印度骨干人员,逐渐形成了以印度员工为主体,依靠当地人员经营的管理模式,实现了非常好的效益。

再介绍下晨光在赞比亚的投资情况。在介绍之前,我先介绍一下辣椒提取产业的历史。辣椒提取产业中原料的地位举足轻重,晨光虽然有非常好的技术和工艺,装备和市场等优势,但是同时也需要占据原料优势才能位于不败之地。辣椒产业最早于上世纪50年代从美国开始发展,但是随着美国劳动力成本的逐渐上升,原料价格提高,加工就没有优势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辣椒产业逐渐转移到西班牙,西班牙在地中海沿岸有好多种辣椒的农民,也有几十家做辣椒加工和色素提取的工厂,所以那时候西班牙是世界第一。但是随着欧洲经济的发展,劳动力成本的提高,辣椒种植也就逐渐不具备优势了。所以到2000年前后就转移到印度,印度变成世界第一,但是中国和印度的优势是差不多的,因为以晨光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快速进步,把世界第一从印度手里拿过来了。所以说2000年之后,逐渐到2008年,中国做到了辣椒红色素的世界第一。

但是这些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劳动力成本也快速上涨,未来像辣椒和万寿菊这样劳动密集型的农产品,肯定也会走美国和西班牙的老路。尽管目前还算可以,但是考虑到长远的未来,我们不得不提前去做准备工作。所以说我们在赞比亚的发展,可以说是提前做了个备胎。

2015年春节期间,我去南非、赞比亚、津巴布韦等南部非洲国家进行考察,最终选定在赞比亚。赞比亚的土地资源丰富,到现在有85%可耕地没有被利用。赞比亚光热水资源也非常丰富,是高原气候,四季如春,赞比西河是南部非洲最大的水系。另外在走出去这块安全是最重要的,赞比亚在历史上既没有内战也没有外战,政治上也比较平稳。民选总统已经五届了,政治稳定,社会治安相对来说也还是比较好的。

但是赞比亚作为内陆国家,运输条件比较差,运输的成本很高,另外整个国家没有工业基础。有好多白人在那里经营农场,种植玉米、小麦、大豆,丰收了之后,供给过剩,价格就下跌。出口又因为运费高,没有优势,好多农场处于亏损的边缘。我们在赞比亚种植辣椒、万寿菊花,然后再加工成产品,大概每吨产品的价值在几十万,所以说运输的费用可以忽略不计。另外赞比亚有大量的劳动力,劳动力成本很低,所以发展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在赞比亚还是具有非常明显的合理性。

前些年西班牙人也曾经在非洲发展过辣椒种植,但是因为管理、气候等原因,包括有时候种了辣椒没有采摘,最终以失败而告终。我们在看中赞比亚的基本条件之后,派了一个考察小组到赞比亚进行系统的调研。在调研的基础上,我们在当地租了一个小的油厂,生产大豆油,从买原料开始,招工人,加工豆油,到卖产品,在这个过程中进一步对赞比亚当地的政策、风土人情,包括资源、企业管理,方方面面进行深入了解。在了解的基础上,我们同时也在租地试着种辣椒,积累当地的温度、光照、降水等自然条件的资料。

在经营豆油工厂和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我们公司在锡纳宗圭买了一个农场。从开始种几十亩辣椒,到种几百亩,到几千亩,到去年已经种了3万亩辣椒,收获了6000多吨干辣椒,出口到欧洲,已经实现盈利了。为什么出口辣椒?因为在赞比亚没有种辣椒的,我们是第一次在那里种辣椒,早期因为量还不够大,我们就先把辣椒出口到欧洲,辣椒出口到欧洲也还是非常受欢迎的。因为在赞比亚每亩土地的种植成本大概在1500块钱,我们现在在新疆种辣椒的成本大约是3500块钱一亩地,这么大的差距,说明在赞比亚发展辣椒种植是非常具有优势的。

在经营农场过程中,公司为赞比亚当地群众创造了3000多个就业机会。同时公司通过组织电气焊操作、设备维修、叉车驾驶、种植管理、教学汉语等技能培训,真正把当地的一些没有职业的群众,培养成为有一技之长的农业工人和技术工人。

另外,我们也选拔一些优秀的人员参与管理,成为骨干,给他们提升待遇,包括鼓励一些先进带头人。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员工做出表率,发挥模范带头的作用,改变当地员工单纯打工的思维方式,培养赞比亚的员工爱岗敬业的精神,灌输人与企业共发展的文化理念,为企业的持续发展打下了基础。

为了解决当地员工子女受教育问题,我们在农场办了一个小学,让当地的儿童免费入学接受良好的教育,同时也在那里教汉语。在某种程度上,比孔子学院还要受欢迎,赞比亚的总统和商务部长都对晨光在赞比亚发展给予充分的肯定。我们在赞比亚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不遗余力地参与社会公益事业,为周边村落修桥铺路,包括捐赠生活物资和防疫物资,体现了企业的社会担当。同时我们也主动在当地介绍晨光做的有意义的事,邀请政府官员参观企业,这样能让他们了解企业,认识企业,也给企业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支持。

在做好锡纳宗圭农场管理的基础上,公司又买了8万多亩土地,现在这些土地一边开发一边种植,已经种了两万多亩万寿菊,并且在农场也建了一个万寿菊颗粒加工生产线。这个农场原来完全是荒地,因为周边没有农户,公司从赞比亚首都贫民窟里招来工人,为这些人提供吃饭住宿的条件,让他们生活上有保障,也能有收入,孩子可以接受教育,完全改变他们过去的生活,让他们在晨光可以安家就业。赞比亚有好多当地的群众实际上生活没有着落,也没有固定的收入,很多孩子上不起学。我们在那儿通过招工,可以说改变了当地的生活方式。

公司谋划着建设辣椒红色素提取工厂,叶黄素提取工厂和农产品加工的园区,计划发展辣椒种植20万亩,万寿菊种植20万亩,对项目预计整个投资超过2亿美元,可实现年产辣椒红色素5000吨,叶黄素5亿克,在赞比亚每年增加出口创汇2亿美元,带动当地就业超过3万人。同时我们计划筹建集住宿、购物、医疗、教育、休闲娱乐于一体的晨光小镇。这是长期的投资,融入当地,实现与当地更好的共同发展至关重要,只有这样企业才能更好的发展。

总结一下企业“走出去”发展的经验。第一点,现在走出去,在全世界利用优势资源应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也符合国家发展的战略规律。尤其像目前在国家强调粮食安全的背景下,像晨光这样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走出去,去国外利用土地资源更是恰逢其时。现在好多企业,尤其像民营企业已经具备了资金、技术和人才的优势。另外,有一些企业在国内外市场上也有优势,所以在中国整个资源比较紧张的条件下,走出去是有更多机会的。我觉得在现在大的形势下,尤其是国家提倡“一带一路”走出去政策,和强调粮食安全的背景下,像晨光这样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走出去,应该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我觉得能在全世界更好的利用资源,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还是非常好的。所以说走出去也要抓住机遇,尽快的走出去。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走出去一定要稳扎稳打,切忌一个猛子扎进去,要提前做足功课,充分调研,深入了解,有效的规避风险,避免犯大错误。像晨光在印度投资,我们先从买辣椒开始,交朋友,在这个基础上建工厂,就避免了好多弯路。我们在赞比亚先租一个工厂,一边生产一边加工,一边了解情况,更好的了解赞比亚的这些风土人情以及政策,然后再去寻找资源,这样去做下来就少走好多弯路,能避免一些预测不到的风险。

第三点,怎么能更好的融入当地。在企业发展的同时,给当地社会各界能带来利益,切实为老百姓造福,老百姓会拥护你,当地的政府也会欢迎你。所以说能为当地经济发展做贡献,我觉得这也是企业在那里能真正的扎下根,能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必要的条件。

我大概讲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未网友或机构投稿分享,如有宣发需求或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