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数字竞争力指数报告-腾讯+人大(附下载)

21世纪以来,数字化浪潮汹涌而至,数字科技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不断渗透,引领发展风向标,促进产业转型与升级。在全球信息化进入全面渗透、加速创新、引领发展的新阶段、大背景下,当前已经有上百个国家和地区相继出台新时代发展政策与大数据战略规划,全球各国数字经济得到长足的发展,成为国家竞争力增长的强大动能。

本报告以国家竞争优势理论为基础,将焦点从经济领域转移到数字领域,以新时代的观察角度建立国家数字竞争力体系,对于“钻石模型”进行扩展,提出了由十个要素构成的国家数字竞争力理论模型。从数字基础设施数字资源共享、数字资源使用、数字安全保障、数字经济发展、数字服务民生、数字国际贸易、数字驱动创新、数字服务管理、数字市场环境等十个要素展开,构建了一套国家数字竞争力指数,较为全面地评估全球主要国家的数字竞争实力,研判中国数字竞争力在全球的地位,并重点对比分析中美数字竞争力的差距及影响因素。本报告主要观点如下:

一、当前数字竞争力的发展格局为:中美两国领先,欧亚国家并驱,非洲、南美洲国家暂处下风。2018年,美国以86.37分独占鳌头,并在各要素上呈现整体的领先态势。中国81.42分紧随其后,但仍然与美国有很大差距。此后,各国之间数字竞争力指数得分差距明显缩小,韩国、新加坡、日本等发达国家位居排行榜前五名,英国、德国、瑞典、法国、挪威分别位列第六至十名。

二、数字竞争力各要素的相关性呈现出以下特征:数字资源使用与数字资源共享环环相扣,一脉相承;数字服务管理与数字服务民生是数据信息提供社会效益的必要途径;数字基础设施为数字经济发展与数字驱动创新提供动力,数字创新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发展。

三、从数字竞争力阶段上看,领跑者国家(第1-30名)综合实力强,数字化发展阶段成熟,在数字服务民生、数字资源共享方面整体表现突出,集中于欧亚的发达国家;加速者(第31-100名)国家组成结构复杂,处于数字化发展的上升期,各国发展模式间存在较大差异,在数字安全保障、数字市场环境上表现尤为明显;起步者国家(第101-139名)基础实力薄弱,处于数字化发展的起步期,在各竞争力方向上都存在很大的进步空间,尤其是数字安全保障竞争力发展迟缓,大多数为亚非的发展中国家。

四、从数字竞争力的发展模式上看,根据全球139个国家(或地区)在各要素方向上的表现,利用K-Means算法聚类呈现出五种不同的发展模式,分别为全能型国家(或地区)、保障主导型国家(或地区)、效益偏好型国家(或地区)、中等型国家(或地区)和落后型国家(或地区),这些国家(或地区)在数字竞争力各要素的发展上各有特色。

五、从地域上看,大洋洲和欧洲在数字基础设施、数字安全保障、数字经济发展、数字驱动创新等多个要素上保持领先;北美洲在数字经济发展上势头明显;南美洲在数字市场环境上表现出良好的发展趋势;亚非在数字国际贸易和数字服务管理上的竞争力在逐年提升。

六、中美两国对比来看,美国在数字安全保障等要素上实力出众,中国则在数字国际贸易要素上有突出表现。中美两国在数字资源共享、数字资源使用及数字经济发展等要素上保持齐平,但是在数字基础设施和数字市场环境要素上,中国处于劣势,与美国差距较大。

未来,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新空前活跃,前沿性技术、颠覆性技术的不断涌现,必将创造出新的产业生态体系,推动全球经济格局和产业形态深度调整。加快信息化发展,建设数字国家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各国应当结合本国国情,找准优劣势,借鉴数字强国国家治理信息化的技术与经验,增强本国数字竞争力。

国际互联网的博弈与竞争,既是技术和市场的竞争,更是政策环境的竞争。中国需要基于全球国家数字竞争力这个大背景来看待产业发展,抢抓信息革命特别是5G发展的新机遇,构筑完善的数字基础设施,创造一个有利于创新和发展的政策环境,充分释放数字红利,打造国家竞争新优势,让数字经济更好地造福人民。

升级网站VIP或加入本站知识星球下载完整报告
升级VIP

 


微信扫码加入本站知识星球下载6000+最新精选行业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