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工董事长王民:混改,一定要把骨干团队“捆”到一起

专访徐工董事长王民:混改,一定要把骨干团队“捆”到一起 | 大道直行

 

“搞制造强国,要强起来,由大到强,还有艰苦道路要走,不是轻飘飘就可以上去。”

 

划重点:

1、435名骨干,投入了8.685亿,占总股本的2.7%以上,我本人占了总股本的0.3%,很不少了。这次改革刻骨铭心!身家性命都抵押上去了!

2、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定要把骨干团队捆到一起去。如果高管和骨干对企业没有信心,或者是出资比例过小,可以说不痛不痒不彻底。

3、我们距离“珠峰登顶”还差10%的难题,最大的难题就是可靠性。

2020年以来,徐工的混改、整体上市之路在不断推进。2021年11月8日,徐工机械吸收合并徐工有限的重组方案获江苏省国资委批准,徐工离整体上市目标又近一步。

徐工集团的前身是1943年成立的华兴铁工厂(八路军鲁南第八兵工厂),新中国的第一台汽车起重机、第一台压路机都诞生于此。

王民18岁进入徐工,从车床工人、技术员、工程师、车间主任一步步做起。1985年,31岁的王民任徐州市最大的企业——徐州重型机械厂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1999年,他接任徐工集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一年后又接任董事长,成了徐工的掌舵人。

“徐工在历史上组建集团本身就是一个改革,后来又经历了股份制改造、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债转股,也包括多次重大资产重组,一直到今天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徐工每一次都没有落下。国家推动和引领改革,促进了徐工内部机制的转换。”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民说:“徐工人从一开始就有和市场对接、竞争的情怀,不是躺在大锅饭上走过来的,徐工可以讲很多改革的故事。”

刻骨铭心的混改

徐工刚经历了一场历史性的重大改革。

2020年9月22日下午,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举办战略投资者签约仪式。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与3家国有控股企业签订总额为54亿元的股权转让协议,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与12家战略投资者和员工持股平台成功签订总额为156.56亿元的增资协议。其中,以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民为核心的团队435人,共计出资8.685亿元,以徐州徐工金帆引领企业管理咨询合作企业(有限合伙)为员工持股平台,占股2.7183%。

徐工混改是江苏省国有企业改革中体量最大、交易双方最复杂的混改案例,是当年全国混改第一大单,也是近三年全国装备制造业混改第一大单,在全社会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混改到现在已经一年出头,徐工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次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非常刻骨铭心,是我在徐工当领导20多年来,非常全面、非常重要,也是比较彻底的一次改革,建立了一个好模式”,王民说,“徐工的红色基因,加上光荣传统,再加上先进的市场化机制,等于徐工的好模式好经验。”

专访徐工董事长王民:混改,一定要把骨干团队“捆”到一起 | 大道直行

“这次我们的435名骨干,包括我,投入了8.685亿,这些工薪阶层,高管、技术团队、管理骨干也好,销售技能人才也好,虽然拿的比例不一样,但都是真金白银的金额。我们占总股本的2.7%以上,我本人占了总股本的0.3%,很不少了。投资者说徐工是真干的,增加了他们的信心,规范、同股同权同价,这次改革刻骨铭心!身家性命都抵押上去了!”王民说,他最大的体会就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定要把骨干团队捆到一起去。“如果高管和骨干对企业没有信心,或者是出资比例过小,可以说不痛不痒不彻底。”

拿出 9600 万股权质押、房子质押投资入股,是什么感觉?王民坦言,自己确实有点变化,“晚上做梦都在想,那么多钱能不能挣回来。“现在他们说我,说话做事好像心态都发生变化了,我说没什么变化,他们说你不知道,你变化了。”

“以前也有压力,现在压力好像更大,一个人的思想境界精神层面一旦和自己的身家性命、和自己的追求结合在一起,他说话做事就不是轻飘飘了。”他说现在回头看看过去,有些做法自己是不满意的,“但那个时代在那里了,徐工走到今天也是一步一步上来的,走到今天开始进入新征程,感觉确实不一样。”

王民认为,企业的变化就是被赋予了活力和正能量,“又老又新,青春的活力,这个企业34岁的平均年龄,混改以后,它焕发出来的活力也是青春的活力。”

他介绍,在管理层面,新的管理层通过市场化的选聘,在决策层面,国有和市场化的战略投资者在董事会席位中都有体现,能够保证相互制衡,决策更加市场化。在激励机制方面,也实施了利润分享计划,职业经理人市场化薪酬机制,激励的程度也和业绩紧密捆绑,薪酬和贡献挂钩。

王民总结,徐工通过混改达到了“四聚”,“一个是聚焦了主业,第二是聚集了人才,第三是聚合了资源,第四个最重要,聚力凝心,一根筋干好主业。”

徐工机械今年业绩增长超预期。由于宏观经济三季度边际走弱,下游房地产和基建需求有所放缓,三季度国内工程机械行业起重机销量同比下滑51%,装载机同比下滑13.6%。但徐工机械第三季度收入仍实现2.12%增长,归母净利润8.06亿元,同比增长116.46%。前三季度收入697.96亿元,同比增长36.09%,归母净利润46.09亿元,同比增长89.35%。

王民说:“徐工还是有很大的潜力被挖出来。”

专访徐工董事长王民:混改,一定要把骨干团队“捆”到一起 | 大道直行

“手中有钢枪,眼里有敌人”

徐工每年都有1000名左右的新入职大学生,包括硕士生、博士生。这些新员工会参加20多天的军训和培训,第一课都是王民来上。他每次都会对年轻人说这样几句颇有深意的话:“心中有理想,肩上有责任,手中有钢枪,眼里有敌人。”

这句话,尤其是后两句,应该如何理解呢?

“这个行当我是有切身体会的,真的像战场一样,强手如林,群狼环伺,如果软弱了,不坚定了,本领不强了,要想成长为优秀的企业,是不可能。而且徐工又是一个很讲情义,很讲责任感,很讲宽容的国有老企业,如何让这批人增长出责任感,增强战斗意识?市场如战场,企业是部队,企业家就是将军,职工就是战士。我们没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本事,必须通过搏杀,通过对抗来取得我们的地位。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人会退让半步。”

“我讲战斗精神,也是强调了责任,强调对外的攻击力,不管是在国内市场还是国外市场,没有一个对手愿意让出他的领地。没有战斗意识,没有必胜的信心,怎么能成为世界级优秀企业?这是对外。对内要战胜自己,过于容纳人性的弱点,过于宽容、过于宽松是不行的,所以也有内心的敌人,要战胜自己的弱点。”王民说,“这些话就是鼓励大家承担起责任来,要有战斗意识,有战斗精神,要有必胜的信心,这样的徐工才能杀出一条血路冲到世界的顶峰,而且是高质量地冲到顶峰。”

王民说,自己一直在想,这个国企还差什么。“混改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改革不是一劳永逸的,内部还需要改革。传统不能忘掉。”

他强调,“内部关爱职工,激发每一个个体的创造力和积极性,一定要有别于、高于其他企业。这样的职工,如果再增强了战斗精神和必胜的决心,杀出一条血路的战斗意志,这支部队是了不起的部队。所以我在疫情刚开始就提出来,徐工要打造一支‘本质健康’的钢铁般干部职工队伍。”

“我们的光荣传统,社会责任感,职工归属感,尊重每一个职工,让每一个职工都不掉队,都不被冷落,也是徐工这个老国企的传统,要发扬好。徐工要打造出自己的好经验好模式。”王民认为,徐工的25000名员工好比是企业肌体的“神经末梢”。他还用电影《长津湖》打比方,“每个战士都是一堵墙,挡住敌人进攻,每个战士都是披荆斩棘的刺刀,突破敌人的阻拦。”

“这样的企业,上下同欲,有这样的战斗意志,还有激发出来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是了不起的企业。”他坦言,过去的徐工有规模,但是效益不如对手,但未来的徐工“无论效益还是规模,无论质量还是速度,都会向对手学习,然后超越对手。”

“距离‘珠峰登顶’还差10%的难题”

王民提出,徐工要攀登世界工程机械珠穆朗玛峰,也就是徐工的“珠峰登顶”攻坚战役。他的目标是,用15年时间,高质量地冲上去,“可能和第一名不分伯仲,没有很清晰的界限,可能这些方面我强一些,那些方面对手强一些。”

表面看起来行业头部企业之间的差距并不很大,但实际上要赶超很不容易。“让对手俯首称臣是不容易的,”他清醒地意识到彻底击败对手,要更长时间。

专访徐工董事长王民:混改,一定要把骨干团队“捆”到一起 | 大道直行

王民算过一笔账,徐工和世界第二差几十亿美元,和世界第一可能差100多亿美元。“不仅仅是数量级的差距,还有理念、技术、人才、国际化经验,还包括品牌影响力,中国人要走很长很长的路。逆全球化潮流、贸易保护,有些是打压我们的,这是客观情况。在有些技术领域,还要长时间攻关攻克,品牌影响力和全球客户的融合,要长时间去培育打造。”

徐工在“十四五”有一个目标——总收入的40%要来自国际市场。王民认为这是个很伟大的目标,如果实现了“就说明在全球市场有了十分重要的一席之地,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但这个比其他的更加困难,说是15年,也可能要付出再长一点时间,可能要付出比前30年更大的辛苦,更大的努力,更大的不容易。”

今年徐工的出口已经实现了接近翻番的增长。疫情期间,徐工还有400多位工程师和销售人员在全球各个角落工作着。

“总书记一直讲要把制造业搞好。制造业是最基本的,互联网也好,大数据也好,都要为它插翅膀。我们距离‘珠峰登顶’还差10%的难题,最大的难题就是可靠性,就是设计和制造出来的机械设备的可靠性,比最高等级的对手还要差10%,但我们都在攻克。”王民表示,这些方面的努力已经有了初步成果。“为什么现在大批出口,就是可靠性已经上了大台阶,但是离最高峰还差一点,要突破这一点。搞制造强国,要强起来,由大到强,还有艰苦道路要走,不是轻飘飘就可以上去。”

“全球对中国工程机械,可以说是非常认可。高端市场我们在大跨步的进,今年美国是增长最多的,也包括欧洲。还有一些大客户,过去只用所谓顶尖品牌的,现在开始用我们的产品,这都是很好的势头。”王民说全国的工程机械人都是这样干出来的,“这个产业不是保护出来的,是竞争出来的,保护是保护不出先进的生产力和技术的”。

年终临近,徐工要向社会、向市场、向投资者交上混改后第一个完整年度的优异成绩单。

对于混改成果,王民说,三年就能见分晓。“包括今年,三年高质量发展,一年一步台阶去上,后面就都是水到渠成。”

现在徐工很多下属企业正在加班加点生产。王民表示,“今年肯定是一个好收成,既定目标都是可以实现的。”

他认为,中国工程机械市场肯定有个调整阶段,不会像前几年那么火爆,而徐工已经前瞻性地看到了国际市场,正在大踏步向国际市场进军。

 “一定会高质量地完成我们‘十四五’的所有目标”,他希望,“十四五”再造一个新徐工。

目前,王民最大的愿望就是争取徐工尽快整体上市,“全力往前推进,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整个把徐工推上资本市场,在那里和所有企业在一个平台上竞争。孰强孰弱,一张报表就看清楚了。”

 

来源:新浪财经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