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特聘教授芮明杰:中国制造业规模全球第一,竞争力也是全球第一?

新开放时代,如何增强我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

芮明杰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

复旦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站长

复旦大学企业发展与管理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在新开放战略时代,怎么来增强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围绕这个大问题,我今天主要讲三个方面:第一,传统制造业与新兴制造业竞争力基础不同,因此判断它的竞争力,方法可能也不太一样;第二,通过一些关键效率数据来看看我们国家制造业的竞争力状况;第三,提一点增强我国制造业竞争力的建议。

01、制造业两分法与国际竞争力的总体判断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的经济和产业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其中最关键的成就是我们建立了比较齐全的产业体系,我们的制造业规模在11年前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我们的制造业规模已经是全球第一,我们的竞争力是不是也是全球第一呢?

即便我们的竞争力已经是全球第一了,我们要不要在新的时代下继续增强我们的竞争力呢?个人觉得,肯定是要继续增强我们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的。我把我们现行的制造业分成两类,一类是传统的制造业,一类是新兴高技术的制造业。从2016年以来的统计数据来看,大致上可以观察到这些年我国传统制造业增长基本上是走了下行通道,新兴高技术制造业的增长呈上升通道,而且速度也很快。在这样的状况下,传统制造业竞争力究竟怎么样,新兴制造业竞争力又怎么样?

1、我们有很多的制造业产品在全球产量是世界第一的,大概有220种,如果市场占有率也是世界第一的,大约有100多种。我分析了这份清单后发现,这些我国生产的世界第一产品目录当中,大概可以分成三类产品,一类是基础材料产品,钢、铁、化肥等等;第二类是家用电器产品,电视、冰箱等等;第三类是生活用品,自行车、塑料、维生素、食用油等等。这些产品附加价值虽然不是很高,但基本上可以判定这些世界第一的产品是有国际竞争力的。

只是它的竞争力主要源于我国这些产品价格低质量也不错,而我国制造业产品价格低的背后是比较低的劳动力成本,而不是相应的技术领先和高的生产效率。但是长期用劳动力低价导致的产品价格来进行国际竞争是不可能持续的,因为人们需要不断增加自己的劳动收入进而生活不断改善,所以长期来看我国传统制造业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有点危险。

2、现在我们大力发展新兴制造业,比如高铁的车辆制造、智能手机、5G通讯、半导体、装备制造等等很多,这些产业都在发展,发展速度虽然很快,但这些新兴高科技制造业目前国际竞争力怎么样呢?我以为这些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不高,不及传统制造业有国际竞争力。这是因为这些制造业在我们这里是刚刚开始成长的幼稚产业,正在发展中,还有许多技术短板约束了竞争力的提高。这些产业竞争优势目前是在发达国家的相应制造业行业方面。

2020年年末,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单位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报告》也佐证了我的观点。该报告显示,制造业强国的指数显示美国是第一位的,第二方阵是德国和日本,第三方阵有中国、韩国、法国、英国。从制造业强国指数来看,我们大概在第三方阵,总体来看第三方阵的新兴高技术制造业竞争力不够强。

3、从上面分析可见,我们现行制造业无论是传统制造业还是新兴高科技制造业都面临转型升级的重要任务,因为我国制造业过去那么多年发展的内在逻辑主要是依靠低价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禀赋,借改革开放加入了国际分工,先从全球价值链低端环节做起,“三来一补”生产加工,实施出口导向面向国际市场,逐步积累资本,才推动了我国制造业有了大规模的发展,进而成为世界第一。然而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人民币逐步升值,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我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优势开始逐步削减,这正是我们担心的问题。

未来的中国产业,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他们竞争力不应该建立在劳动力的低价上,而应该建立在生产与服务的技术领先和效率领先上,这是我的观点。

02、从关键效率数据进一步看我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

1、第二产业的GDP贡献一定比制造业来得大,因为第二产业不完全等同于制造业。2008年我国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为47%,到2020年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下降到37.8%。其中我国2016年制造业占GDP比重是32.4%,2019年下降到27.17%。可见这些年第二产业比重在下降,其中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下降幅度很快,这是好还是不好?工信部王志军认为,制造业占GDP比重下降速度过于快了,我也觉得过于快了,相比于其他发达国家,我们好像有了一个过早“去工业化”的现象,这是令人担忧的。欧美发达国家都让制造业回归叫“再工业化”,我们则有了过早去制造业的状态,这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

2、从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来看,2018年我国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大概2.8万美元,是美国的19.3%,日本的30.2%,德国的27.8%。也就是说,我国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和发达国家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相比差距还是很大。实际上美国全员劳动生产率并不是世界第一,只是位居第四。如果按照全员劳动生产率的计算公式,大概可以发现,全员劳动生产率低有三个可能,第一是技术装备与劳动力技能差导致生产效率低,第二生产的产品附加值低,第三生产效率低同时产品附加值也低。我国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比较低总体来看属于第三种情况,就是技术相对落后,个人技能不高,生产的产品低端,附加价值低。

另一个重要指标是全要素生产率。这个指标通常是用来衡量技术进步和资源配置效率的。从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来看,我们的制造业竞争力到底怎么样呢?有证据表明,我国现在的全要素生产率水平相当于美国的43%,应该说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2010年以前多年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大约每年平均4.4%,非常好,然而从2010年开始到今天其增长率已经降到年均2.1%,说明最近十年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速度大幅度放慢,其中就是制造业的技术进步贡献放慢了,配置效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下降了,这也是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

3、另一方面我国制造业的能耗状况不容乐观。我们生产单位GDP能耗大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注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而不是发达国家的1.5倍。因此在这样一个条件下要实现我国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特别指出,我国第二产业用电量是全社会用量的70%,其中又主要是制造业用电,我国的发电结构中火力发电为大头,因此我们要减碳,火力发电短期内还限制不了,于是只有限制某些能耗高的制造业行业,有时不得不拉闸。

4、数据表明我国制造业人才短缺严重。从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来看,2018年制造业从业人员1亿多,但是制造业从业人员平均受过教育的年限是10.19年,换句话说平均高中都没有毕业。而制造业从业人员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仅仅为13.4%,比例并不高,虽然我国这些年看上去培养了很多工程师,但很多工程师去搞金融了,没有继续在制造业发展,目前制造业的人才流失也很大。另外一个数据表明,90%以上的小微制造企业基本上没有持证上岗的技术工人,总体技术技能不高。总体看,我们要实现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和发展新兴高科技制造业形成国际竞争力还是缺很多高端人才、缺关键技术的人才。上述这些问题表明我国要从制造业大国转变为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强国,还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还需要我们大家积极努力。

03、进一步提高我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六个建议

我们需要进一步解决制造业发展的问题,进一步改革开放,在新开放时代中提高我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才是正确的道路,为此提出如下建议:

1、继续扩大开放。扩大开放有很多好处,第一进一步开放后,我们的产业和产品可以到全世界跟其他国家企业进行竞争,惟有竞争中我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才能进一步提高。第二扩大开放以后导致新产品、新技术、新知识的流入,导致我们可以不断地接受新知识新技术,推动现有的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第三扩大开放可以促进全球创新合作,从而推动我国科研创新能力水平提升,进博会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

2、稳定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十四五”期间,上海的制造业对GDP的贡献基本稳定在25%。上海作为一个城市型经济地区都如此,那么从全国来讲,制造业占GDP的比例应该更稳定和应该更高一些,我的建议是至少要稳定在30%。我国不能有过早的所谓的“去工业化”的状态,特别是今天,我们制造业主体是传统制造业,还需要不断地转型升级,要向智能化、数字化、低碳化的转型。稳定制造业发展比例是制造业强国非常重要的战略举措。

3、提高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如果未来五年能把全员劳动生产率提高,达到发达国家二分之一左右水平的话,我觉得就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当全员劳动生产率提高,我们的同等劳动付出的条件下,我们就可以创造出更多的附加价值的产品,因此工人劳动收入也可以大幅度增长,这样恰恰是共同富裕当中的初次分配所要解决的问题。

4、推动全要素生产率恢复较快增长。具体可以有很多做法,比如应该推动制造业企业在设备快速折旧、研发投入、管理创新等等一系列方面采取措施,提高研发投入量,提高技术创新的效率,提高管理水平,使得技术进步与资源配置效率首先对企业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然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增加。

5、给予能耗高的排放高的制造企业一个时间表,设计政策与机制推动其节能减排。我国碳达峰的目标是2030年,碳中和的目标是2060年,既然有了时间表,那么在这样的时间目标下,也给我们的制造企业一个时间表,让他们有时间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技术进步逐步地达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而不是简单地处罚或拉闸限电,要有有效的政策措施使制造企业加快转型节能减排的速度。

6、进行教育改革,加快制造业高级人才培养。这个方面我们高校也有很大责任,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培养一些高级的制造业技术与管理的复合人才,让企业到大学里面定向培养,比如计算机加设计,数据分析加工业工程、通讯加供应链管理等等,开展多学科联合培养复合型高级制造人才,以适应我国新兴高技术制造业的发展与传统制造业的智能化、数字化、绿色化改造升级。为此我们高校也要作出一定的教育改革调整,制造企业也要做一些调整配合。

总而言之,在新开放时代,还需要通过各方面的努力,增强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把我们上海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进一步提高,谢谢大家!

来源:三思派

 

注:本站文章除标明原创外,均来自网友投稿及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dongxizhiku@163.com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